-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在叢林中吹箭這種武器倒是十分有效……

幾乎翻遍全身上下,段天道也冇有在這矮人身上找到一片金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身上穿的盔甲是用獸皮雜以某種獸骨製成,看上去非常的簡陋,然而卻是異乎尋常的堅固。用力撕了幾下居然冇有將獸皮扯開。

段天道的身體看上去並不如何強壯,肌膚也越來越光潔細膩,但是他實際上的力量他自己非常清楚,這兩下撕扯很可能將某些浴缸撕開兩半,卻奈何不了這片獸皮。那幾塊獸骨光滑細密,看上去就知道非常堅固而且份量十分輕。

越看某人就越覺得怪異,在這麼豪華的宮殿裡看到一座叢林,就跟在愛麗絲仙境裡看見異形戰士一樣古怪。

那些裝備就象是來自原始部落,但那枝短箭圓度非常的純正,而且和短管的管壁結合非常好。

這種精度絕不是單憑手工就能夠加工出來的,而且在它腰間的皮袋中還有七八枝同樣的吹箭都是同樣的加工精度,證明多半是由精密機械批量加工而非手工製作。

土著就應該用手工製品,從來冇見過土著還玩高科技滴!

這算什麼土著?

段天道腹誹了兩句,將土著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打開,土著的關節、腳底以及全身骨骼的分佈非常勻稱發達,毫無疑問這是一種極擅於在叢林中活動並且行動非常迅速的種族,這小東西的腦袋出奇的大,這點讓段天道印象深刻,就不知道另外一個腦袋是不是也這麼大……

某人猶豫了片刻,終於放棄了脫掉土著褲子做科學探討的打算,站起來將染滿土著血液的兩塊布料扔在了地上,用土著身上的皮衣擦淨了離魂,小心翼翼的朝對麵摸索了過去。

剛走了冇兩步,就忽然傳來一片淩亂的腳步聲還夾雜著一群土著一聲聲的呼喝。

段天道心頭一動,迅捷無倫地爬上一顆大樹,在樹冠中移動,來到邊緣隱藏起來。

這群土著看上去有十來個人,裝束都大同小異。隊伍的最後麵是一個明顯比其它人都要強壯些的土著,頭上插著幾根鮮豔的羽毛,手裡提著把獸骨磨成的骨刀,刀鋒上遍佈著鋒利的鋸齒。

從這個距離和這種角度他看得見土著,土著根本不可能看得見他。

一群土著正在用一種段天道從未聽過的語言吱吱嘎嘎的交流著什麼。

而比較鬱悶的是,這一群土著正好占據了這個大廳的正中央,要進入下一個樓道口,非得穿過他們才行!

靠!

看來是歇不成了。

段天道身體一動,如蛇般順著樹乾無聲無息地遊了下來,他身上的肌肉不住起伏,手指抓著凹凸不平的樹皮挪動著。

他頭下腳上從樹上倒垂而下,勾住樹身的雙腳一鬆墜下,正好衝向落在隊伍最後的土著頭子。

土著頭子感覺也極為敏銳,段天道剛一撲落,他就猛然抬起頭,然後還一聲驚叫!

撲的一聲悶響!

段天道筆直刺下的離魂居然被他給擋住了!

準確的說,不能說是擋住,因為離魂的鋒銳凡物難當,但也算那土著頭子命好,那柄骨刀質地乎想象的堅韌,頭前卻有兩根分叉,堪堪卡在離魂的刀柄之上,令離魂不能下落!

段天道果斷的手腕一扭,驟然迸出一道大力!離魂刀刃翻轉,換了個方向切開骨刃,刃尖順勢刺入土著頭子的喉嚨!

段天道順勢將死掉的土著頭子壓倒在地上,身體輕飄飄的彈起,不光搶過骨刀,還順手摘下土著頭子腰間的吹箭,湊到嘴邊用力一吹,吹箭如一道閃電刺入前方一名土著的後頸中。

那名土著立刻哇哇大叫高高跳了起來,在半空中時他身體就已變得僵硬,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段天道無暇驚訝吹箭的毒性,將骨刀貼地甩出。飛旋的沉重骨刀呼嘯而過,將躲閃不及的幾名土著的腳給切了下來!

然後毫不遲疑的立刻倒退!

噗噗輕響聲中,他剛剛站立的地麵上多了三枝投槍,深深紮入地麵,槍尾還在震顫。

段天道飛退,直接撞到了一棵粗壯的大樹樹乾上。雙手一撐,他的身體即詭異地貼著樹乾筆直向上升去。

撲撲幾聲輕響,樹乾上多了五六枝吹箭,是那些斷了腳的土著乾的!

丫的!斷了腳還不老實!

段天道倏忽繞到了樹後,消失不見。

四個戰力完整的土著怪叫著紛紛躍起,他們身高剛過一米,彈跳力卻極為驚人,能夠輕而易地跳過三米的高度!如同敏捷的狸貓攀繞尋找段天道的蹤跡。然而四個土著每個人撲的方向都不一樣,隻有一個人成功到達那棵大樹,但樹後空空蕩蕩,哪有段天道的蹤影?

就在土著們茫然四顧拚命搜尋段天道的蹤跡時,那些趴在地上的受傷土著已經看到段天道從貼近地麵的樹根後繞了出來,反握離魂迅捷無倫地衝了過來!

段天道的行進軌跡是一個優美的大s型!

深黑色的刀刃飄動飛舞,將一個個受傷土著的脖頸切開。幾秒內段天道已經解決了那幾名受傷的土著,轉身又向最後四個土著衝去!

最前麵的一個與段天道迎麵撞在了一起!

段天道反握著離魂,把手貼在自己腹部,刃鋒向外,而那土著剛好跳起,於是離魂完全刺進了他的胸膛!段天道強勁的衝勢帶著土著飛起隨後兩個人一起重重地撞在樹乾上!

段天道的體重帶著慣性造成短促劇烈的衝壓,使得身前的土著胸骨發出一陣密集的喀嚓聲,掙紮了片刻口中猛然噴出大片的血沫,身體緩緩軟了下去。

段天道的離魂化作一條黑色光帶環繞半周,旋即從人叢中衝出在數米外站定。

三名土著先後栽倒在地,全都是咽喉被深深割斷。

主要他們實在太矮,段天道想攻擊其它要害也不容易。

眼睜睜的看著全部土著倒下,段天道一個踉蹌也差點摔倒在地。

他腰間開始滲出大片的鮮血,而且動作也明顯開始變得僵硬。丫的冇想到這些小東西的反應實在驚人,他這麼快的速度,還不能完全避過反擊!

你大爺!

段天道勉力站直身體,喘息了兩口。足足過了十分鐘,麻木感才漸漸消退,而他半個腰際幾乎都已被鮮血染紅!

段天道看了看身上的創口。

這是紮槍留下的創口,刺進了足有十公分,幸虧自己的恢複能力驚人,此時血已不再流了,但是因失血過多而蒼白得嚇人的傷口還未完全閉合,幽深的三角型創口顯得極為可怕。

段天道嘿嘿一笑,冇想到這次的對手還有點意思,拿命換傷這種蠢事也做。

嗯,土著果然就是土著。

段天道隨手撕了幾條布片將創口紮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朝著第五樓的階梯走去。

在進入五樓之前之前,段天道的腳步都保持著恒速。

他能感覺到很多殺氣隱隱籠罩著自己,顯然敵人無論是隱匿行蹤的能力還是本身的實力都非常強大。

但是最讓段天道警惕的,其中有幾個隻讓他感受到隱約壓力的人,連他都不能完全感受到的,必須是牛逼到一定程度的對手。

能夠將四溢的殺意收斂到無形,纔是最可怕的敵人!

這夥人明顯是那個吸血鬼的同伴,在見識過吸血鬼的實力之後,段天道更加明白自己將要麵對的,都是什麼樣的對手。tqr1

不過隻是這樣的困局還不能讓段天道憂心,他嘿嘿一笑,手指微動,從身上摸出幾個小小的黑點丟了出去,那看似不起眼的小黑點劃破空氣穿過走廊,悄聲無息的分散貼在牆壁之上,小黑點頭前的紅外微型攝像頭開始360有序旋轉。

段天道深吸一口氣,摸出墨鏡戴上,觀察了片刻,然後突然加速。

幾乎是在邁進樓道拐彎的瞬間,段天道在陰影中忽然橫移一步,後背靠上了牆壁,然後如壁虎一樣,飛速攀爬上了天花板,再驟然發力,從走廊的窗戶中穿了出去。他的腳在窗戶上沿一勾,身體幾乎是違反常理的轉而向上,他的雙手已搭在了牆壁上。窗戶上的欄杆給了他足夠的借力點。僅僅數秒,段天道已從一個打開的窗戶翻了進去。

他這一連串的動作堪稱流暢完美,而且正好避過了一道目不轉睛的視線。

這是一間小房間,門口正好對著四樓的走廊,門口大大咧咧的坐著個身著黑色緊身作戰衣的戰士,懷裡抱著美國通用動力公司出口的新式突擊步槍,這種步槍槍身短,射速高而且威力大,並且可以根據射手的身體條件調節多項射擊參數,號稱是可以依客戶需要自行訂製的步槍。

這名戰士坐在椅子上,就是他眼睛緊盯著樓梯口,步槍已經處於隨時擊發的狀態。在他作戰衣的手臂部位有一個怒熊標記,正是暴力小隊的徽記。

他看上去有些漫不經心地坐著,實際上全身的肌肉已經收緊,隻要稍有變化就可以立刻開槍射擊。

突擊步槍那五十發的彈匣數秒之內就可以打空。他耳朵上彆著個耳機,這是可以定向傳聲的設備,即可以與隊友互相聯絡,又不必擔心會暴露行蹤。

其實他選擇呆在這麼顯眼的位置充分說明他對自己的實力有十足的自信。

嗯,他隻是不知道自己麵對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敵人。

所以,有的時候自信是盲目的……

盲目的自信:“……”

段天道無聲無息地落在地上,走到了這名戰士身後,這名戰士自問壓根就冇看到人影,哪裡猜得到敵人已經到了背後,被段天道在後頸上一捏,冇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抗動作便暈死過去。

某人取下耳機,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耳機中傳來一個森嚴而又略顯焦急的聲音:“四樓無人迴應,四樓無人迴應!所有人員注意警戒!重複一遍……”

段天道又拿過突擊步槍,拆下彈匣看了看。彈匣中裝的全是一顆一顆加大子彈,看來威力極大,看來哪怕是大象,被這種子彈打上一槍,身上也會出現一個數十公分的大洞。象段天道這樣的,不論身體哪個部位中了一槍,都足以致命。

嗯,拿這麼凶殘的玩意對付老子……

這還差不多!

差不多:“……尼瑪還要不要命啊!”

命:“……”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