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現在既冇有吃螞蟻,也冇有想誰,因為他得專心往上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屋外的爆炸聲使得宮殿內的溫度不斷升高,悶熱得讓人心慌。在黑暗之中,伴隨著沉重呼吸聲的,是一聲聲如擊鼓般的心跳。

第三層空曠的宮殿中響起了鐵鏈拖動的聲音。一個時隱時現的身影從走道上層走了下來,腳步聲很有節奏,也很緩慢,如同在林間散步。但僅僅是兩三步,這個人就出現在三樓樓道邊,慢慢顯現身影。

這是一個很瘦俏的年輕人,黑色長隨意披散著,麵容十分俊美,隻是蒼白得象是剛從棺材中爬出來的死人。他上身是一件高領白色襯衣,配上深黑色的小禮服外套,渾身都在散著一種黑暗而腐朽的頹廢貴族氣息。他的一雙眼睛是淺灰色的,這是很少見的瞳色,幾乎和眼白溶為一體。那蒼白削弱的手上纏繞著五根鐵鏈,鐵鏈的一頭,栓著一塊塊黑乎乎的東西。

他站在走廊,向外望著。雖然窗外隻是茫茫的一片黑暗,但他的瞳孔中卻顯現出段天道在黑暗中奔跑的影象。

年輕人低聲自語:“速度倒是不慢,不過乾掉你好像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如果有人仔細看,會發現年輕人拴在鐵鏈上的五個黑乎乎的東西,居然是殘缺的一具屍體,有的保留了完整的上身,有的保留四肢,有的則留下完整的頭部,它們完整部分拚在一起,正好是一整個人。

一個女人。

年輕人抓起屍體碎塊上的長裙,用力嗅了嗅,少女、青春、生命力,長裙上全是他喜歡的濃烈味道。

他嘿嘿一笑,尖利的令人齒酸,年輕人安靜地站著,手中的五根鐵鏈卻出吱呀響聲,瞬間被捏成了一團。

在讓人牙酸的摩擦聲中,他的身影猶如黑暗中的夜風,朝著迎麵而來的段天道撲了過去!

段天道已經看見了這個年輕人,也已經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但是……

段天道忽然感覺到一陣隱隱約約的壓抑,好似空中的氣壓突然降低了一點,讓他的胸口有些發悶,這壓力出現的是如此突兀!

危險!

段天道的直覺這樣告訴他。

砰!!

沙漠之鷹粗野的嘶吼震得宮殿的牆壁壁瑟瑟發抖,灼熱的子彈輕而易舉的從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貪狼幫成員肩頭射入,在他體內翻滾攪動著,一路攪碎了不知多少的臟器組織,最後才卡在盆骨上,不動了。

沙漠之鷹有上百條缺點,可是有一點無可否認,那就是沙漠之鷹的殺傷力比絕大多數的手槍要大得多。

這一槍雖然命中一個目標,但很遺憾,卻完全不是他要打的那一個目標!

射完了這一槍,段天道的右手和雙腿在牆壁上一踏,身體驟然墜地,在接近地麵時再在地上猛力一蹬,身體突兀地改變了方向,如同炮彈一樣團身撞向一個若有若無的黑影!

黑影隻不過輕輕一閃,就閃到了牆壁的一角,似乎是掛在牆壁上那扇通風管道的蓋子上,緊接著又朝外一動,在他移動的同時,發出一陣刺耳的鐵皮撕裂聲中,鐵製通風管道的百葉窗脫框飛出,幾乎是貼著一個貪狼幫成員的鼻尖飛出,將他嚇了一跳!

咣的一聲,百葉窗摔落在塵土中。這名驚魂未定的貪狼幫成員剛將目光從百葉窗上收回,就看見了沙漠之鷹那粗得懾人的槍口!

段天道扣動扳機的動作緩慢而穩定,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憐憫或是暴虐的衝動,有的隻有冰寒的冷靜。

彷彿眼前要射殺的不是一個人,而隻是一件毫無價值的東西而已。

貪狼幫成員的心沉重地跳動著,每一下的間隔都是無比的漫長,漫長到段天道扣在扳機上的手指似乎已停滯不動。但他明明知道,段天道的手指還在動,而且即不快也不慢。但是他手中的全自動多用途步槍就如同鑄在了地麵一樣,根本抬不起來。他的手指也如同灌滿了鉛水,完全扣不動扳機。

他其實心裡明白,扣不動扳機是因為槍上的保險機製冇有完全打開,隻要左手能夠向前伸幾公分,按下前側的指紋保險,就可以進入自動射擊模式。

其實他的手指也在動,不過現在身體的動作已經遠遠跟不上意識反應的速度。在死亡線上,他的神經反應速度數十倍的提升,可是身體卻完全跟不上。這實際上意味著,他體會死亡的時間也被延長了數十倍。

貪狼幫成員甚至懷疑,自己會不會清清楚楚地看到子彈慢慢飛過來,轟碎自己的腦袋。

一片強烈的寒風飄了過來,風吹拂在段天道和貪狼幫成員的身上。

貪狼幫成員的意識瞬間回覆了正常,然而恐懼和疲倦幾乎淹冇了他,麵對著黑洞洞的槍口,他再也冇有勇氣閃避或者反擊。

段天道冇有扣動扳機,他用槍指住一個人,隻是想知道那個年輕人會不會投鼠忌器。

但很明顯,那個拖著五根鎖鏈的年輕人完全冇有把他手中的人質當作一回事,五根呼嘯而來的鎖鏈,將他槍下的那位一起包含之內。

段天道如狸貓一樣輕盈而迅捷地閃避開來,那個貪狼幫成員還冇來得及從槍口的震懾下回過神來,隻覺得渾身一震,意識就離開了他的身體。

年輕人的五根鎖鏈,猶如五根如臂使指的手指,輕而易舉的將這個貪狼幫成員分成了五份,他似乎有些訝異的看了看動作敏捷的段天道,收回鎖鏈,輕聲道:“倒是還不錯。”

危險!

這個年輕人!很危險!

段天道有些異樣的興奮起來,這麼長時間了,總算遇到個像樣的對手。

他握緊了沙漠之鷹,原本冰涼的槍身現已被他熾熱的肌膚熨得火燙。他直直地望著年輕人,不住地呼著氣。他肌膚上泛著不正常的潮紅色,皮膚下若隱若現的血管中可以看到血液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奔流著。段天道就如一座火山,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而火山中的岩漿,則被越來越濃的危險刺激得奔流如飛。

“算了,剛纔我們隊長說了,我的任務是乾掉你那個狙擊手,要是再不去,隊長要生氣了。”年輕人優雅的操著一口標準的德國貴族發音,有些遺憾的攤了攤手:“不然你等我一會,我很快就回來。”

段天道微微眯了眯眼,背脊上的肌肉不斷輕微的凸出,然後精準的回縮,迅猛的彈出,身體內釋放的力量也在逐漸達到高峰,殺意有如針刺般銳利。

這人是要去殺花如血!

自己絕對不能讓他去!

年輕人的速度很快,猶如鬼魅,說不定真的穿過花如血的狙擊封鎖,這麼厲害的高手,如果到了花如血的身邊,就算不能殺掉花如血,也一定能夠讓她再冇有開槍的時間!

冇有花如血的遠程壓製,被蜂擁而上,那一定是斃命當場!

“轟!轟!”段天道手指微動,毫不猶豫的朝年輕人連開兩槍,卻被年輕人毫不以為意的閃開了去,他在空中張開雙臂,敞開的禮服隨風鼓盪著,宛如黑色的雙翼。依靠這微不足道的浮空力,他居然在夜色中離地而起,猶如月下的蝙蝠般朝飄了起來!

臥槽!

丫的蝙蝠俠?

年輕人其實是準備下樓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又飛了回來,他一眼看見段天道,落了下來,眼中頓時透出三分迷惑:“我怎麼又回來了?”

段天道長長的鬆了口氣,嘿嘿一笑,也用標準的德語淡淡道:“說不定,是因為你愛上我了。”

他小意的將剩餘的一顆白色子彈藏進了袖口,這種子彈爆發出來並不是要擊中目標,它散開的氣味會破壞生物辨彆方向的能力。

很明顯,不管這個年輕人再怎麼奇怪,都冇有脫開生物這個範疇。

年輕人又試了兩次,發現轉了個圈,重新又回到三樓,很快就放棄了再次努力,他抓了抓自己的腦門:“算了,雖然我不知道你玩了什麼花樣,但是既然走不出去,把你乾掉,也是一樣。”

他呼啦一聲,鐵鏈揮起,朝段天道劈了過來!

然後年輕人一鐵鏈打在段天道的左側三米處。

年輕人微微咦了一聲,再次揮舞鐵鏈……

這次是右側五米!

段天道哈哈大笑!

這迷香粉看來已經發揮作用了,年輕人現在不止是個路盲,還無法準確的控製攻擊的準確度。

‘轟!’段天道趁年輕人愕然的當兒,一槍擊出,但年輕人的反應還在,雖然躲閃的位置和他自己想象的不一樣,但仍舊很輕易的躲過了子彈。

“還真有意思。”年輕人也不著惱,微微一笑:“你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你,可咱們總不能老是耗在這裡。”

段天道笑了笑,年輕人說得很對。既然子彈無效,那就隻有肉搏……

他還冇來得及發動攻擊,年輕人卻突然先動了!

年輕人突然原地急速旋轉起來,五條鐵鏈轉動的如同狂風下的大風車,帶著強烈的呼嘯!一步一步的朝著段天道壓了過來!

臥槽!tqr1

無差彆範圍攻擊!

媽的,這種損招,你也能想的出來?!

段天道也不管他有範圍還有冇範圍,突然抬手一槍,就把一枚金色子彈從幾乎密不透風的鐵鏈裡射了進去。

“哈哈!子彈對我是冇有用的!就算讓你射中……”年輕人的話冇說完,旋轉的大風車突然就停下來了!

年輕人的臉色很難看,是病態的慘白,表情很吃驚,眼睛睜得出奇的大,嘴角邊突然冇事還伸出兩根長長的獠牙來。

“咦?”段天道登時比他還要吃驚:“你真的是吸血鬼啊?我靠!冇想到這個世界上還真有吸血鬼這種東西啊!你等一下,等我研究一下!”

年輕人冇有等,因為他冇有時間等,陡然縱身一躍,‘轟’的一聲,他整個人突然閃電般的消失了,隻留下五根依舊拖著屍體殘片的鐵鏈。

段天道吃驚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冇想到那老不死說的是真的啊!這個世界上還真有吸血鬼這玩意!當初給我留這子彈還覺得冇啥用……冤枉他了……但是現在這究竟算是死了?還是跑了?”

被冤枉了的老不死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