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花如血大步走向一顆大樹,敏捷的爬上樹乾,從粗大的枝椏向外看了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裡是一個製高點,視野非常好,同時並不顯眼,很適合作觀察和狙擊的陣地。她摘下那枝大得異乎尋常的狙擊槍,放在腿邊。

這支重狙比普通的狙擊槍長了近三十厘米,槍身風格簡潔豪壯,有些類似於巴雷特,但是卻比巴雷特要更粗更長。黑沉沉的槍管比巴雷特整整粗了一圈,槍管上偶爾閃過的暗藍色光澤則顯示出鑄槍的是某種效能優越的合金。而槍身上整合一體的電磁動能加速裝置說明這是加入了高科技的狙擊槍。

花如血拉開槍栓,將三發底座漆成綠色的特殊子彈壓進槍膛。這裡所有的彈頭都是實芯的,銅質外殼內充填著合金,如此而已,很普通的穿甲彈設計,看起來冇有絲毫先進的地方。

這些25mm口徑的大傢夥與其說是子彈,倒不如說是炮彈。全新裝藥與電磁動能輔助加速讓它們出膛的初速超過2000米/秒。威力極大提升的代價,就是對射手和槍械本身的極高要求。

段天道很仔細的觀察著花如血的動作,她最細微的動作都無法逃脫他的目光,甚至連她雪白手套上的纖維結構都清晰可見。

花如血把一顆子彈壓進槍膛,抬起槍口,瞄準了兩公裡開外的那一群黑影,唇邊露出一絲微笑,輕輕地說了聲:“滿地都是鈔票啊。”

段天道:“……”

臥槽!

敢情花如血這是賺大錢來了!

“什麼時候動手?”花如血纖細的手指,緊繃繃的勾在那看起來有些粗大的扳機上,好像隨時都準備射出那顆子彈,先裝幾百萬在兜裡再說。

“等等。”段天道乾咳了一聲:“我想問問你,這把刀怎麼樣?”他突然手指微抬,從背後摸出一把黑黝黝的刀鞘,順手從裡麵抽出了一柄刀。

花如血乾淨利落的從樹上躍了下來。

段天道手中的這把刀,刀身大概有40公分那麼長,正好是一個大暖水瓶的長度,在月色的照映下,刀身上不時綻放出詭異的亮紋,刀的形狀並不好看,乍一看就是一把醜陋的巨型水果刀,刀柄是一種很特彆的塑料。

花如血掃了一眼刀身,將一雙妙目定在那個刀柄上,微微咦了一聲:“米卡塔手柄?!”

段天道苦笑了一聲,花如血的確專業,這她也認識,搞不好自己的身份就要在這把刀上穿幫。

他眼珠微微一轉,如同第一次拿到這柄刀似的,左手握刀,傻乎乎的用右手的食指去輕輕地拂拭刀鋒,花如血急忙叫道:“小心!”

可是已經晚了半步,段天道的食指就算在極度輕微的力道下仍被削去一層油皮,足見這刀鋒利得差不多像鐳射劍一樣了!

花如血白了他一眼,劈手奪過刀鞘,微微側過身看了一眼。

順著向下去的曲線,花如血很快就發現了這鞘裡麵大有文章,在它的內部,刀刃的一邊,有兩片鐵片做成簧,一直延伸進去,跟整個刀鞘一般長,也就是說,刀插進去的時候,刀刃是淩空架在兩片簧上的。

花如血的表情益發顯得有些怪異,突然俯身向下!

本就鼓鼓囊囊的胸口登時以一種十分優美的態勢呈現在某人麵前!

我靠!

現在?

不要吧?!

段天道還冇來得及yy,花如血已經從她美麗的小腿處抽出了一把匕首,寒光一閃,她自己的匕首已經出鞘,和段天道手中的黑色刀身微微一碰!

就聽‘叮’的一聲輕響,花如血的匕首從中間分為兩截,匕首尖直接墜下,倒插在濕潤的泥土裡。

“削鐵如泥?!”難得見到花如血如此驚訝!她劈手奪過段天道手中的黑刀,翻來覆去的看了許久:“這柄刀,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段天道眼睛亮的跟擎天柱似的:“怎麼樣?是不是很牛逼?這是咱村的段師傅臨走的時候送給我滴!他以前經常冇事就用這刀切石頭玩!”

花如血:“……”

段天道決定還是照老規矩將這個黑鍋背到那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師傅身上去。

花如血吸了口氣道:“這世界上根本就冇有削鐵如泥的刀,所以這把刀真的不應該存在。”

段天道:“啊?武俠小說裡,不是經常有嗎?”

花如血好看的白了他一眼:“你自己都說了,那是小說!削鐵如泥的刀怎麼可能存在現實社會中,如果硬要說勉強能達到的,那就隻能是美國的strider公司的刀了,它的譯名挺進者,號稱是給硬漢用的高速工具,其中有幾款直刀可以輕鬆捅破飛機的鋼板,不過價格實在太過昂貴,我們的同行一般都使用卡巴或哨格。”

“啊!是吧!”段天道咳嗽了兩聲,一臉的啥也聽不懂但是又好像什麼都懂。

“你知不知道我那把匕首是用什麼做的?”花如血小心的看著自己斷成兩截的匕首。

段天道瞅了一眼地上半截匕首尖,得意的嘿嘿一笑:“這難不倒我!刀都是鋼做的!”

“不錯,刀都是鋼做的,尤其是現代刀具,有碳鋼、不鏽鋼、鍛造鋼,可是鋼和鐵其實是冇有質的區彆的――它遠冇有達到從青銅到鐵那種飛躍,所以,一把熱處理優秀的刀最多可以做到斬鐵不傷,永遠不可能削鐵如泥,除非人類發明出一種全新的材料!”

段天道差點就把頭皮抓掉了,花如血倒是不厭其煩的想要教給他更多東西,偏偏他早就知道卻還要裝茫然,實在很不happy。

“我這把匕首,是用一種叫大馬士革的鋼材製成的,這種鋼鍛出的刀堅硬無比,鋒利持久。十字軍東征的時候,它們在回教徒手裡大放異彩,但是這種技術到了近代已經失傳……要知道真正的大馬士革鋼是用烏孜礦煉成的,而烏孜礦早被挖完了,現在所謂的大馬士革鋼都是人為鍛造……但是!唯獨我這一把是真正的大馬士革鋼!”

段天道忍不住豎了個大拇指,這回他是真心的,這麼牛x的鋼材,要是運氣不好,他都未必能弄到。

可花如血緊跟著狠狠瞪了一眼某人:“可是我這麼好的一把匕首!剛剛被你這把刀分成了兩半!”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開始在地上畫圈圈。

“你這把刀已經鋒利到冇有鞘能容下它的地步,所以隻能為它做這個特殊的鞘,這種刀鞘叫k鞘,可以防止刀身太過鋒利破鞘而出。”

花如血珍惜的伸手摸了摸那鞘,忽然眼神定住,在刀鞘口看見了兩個字:離魂!

頓時微微吸了口氣:“好名字!”

“管它叫啥。”段天道還刀入鞘,放進腰間:“好用就行。”

“你有這把刀在手,我倒是放心多了。我也很想看看這柄刀究竟能造成什麼樣的破壞力。”花如血有些戀戀不捨的瞅了一眼段天道的腰:“什麼時候開開眼。”tqr1

“那就現在吧!”段天道之所以給花如血看這把刀,就是要她不要太擔心自己的安危:“你要小心不要被他們包圍,如果狀況不對,要立刻離開。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嗯。”花如血很乾脆的點了點頭:“禍害活千年,你起碼能活十個禍害,我纔不擔心你。如果真有危險,我會馬上走得遠遠的。”

段天道微微一笑,身子伏低朝前躥出,他的背脊微微弓起,就像撲出去的貓,收在身側的刀鞘拖曳出一道驚心動魄的黑色流光!

他的動作明明快若閃電,但是每個動作都清晰利落,說不出的協調完美,帶著難以言喻的美感,賞心悅目。

花如血看向段天道背影的眼神隱約有些搖曳,要讓段天道放心自己也隻能這麼說了,但是就算兩個人都很厲害,對麵卻是數千倍的敵人,這個男人就這麼衝上去,今天真的還有機會離開這裡麼?

她輕歎了一聲翻身上樹,纖細的手指輕扳,子彈已經瞬間出膛!

彈頭燃燒著,於空中劃出一道深黑色的軌跡,這黑色黑得如此燦爛。

子彈的飛行軌跡上,帶著最絢爛的烈焰。在深黑色火焰的包裹下,彈頭直接射入一輛吉普車。黑暗中先是出現了一道閃光,亮得足以瞎掉所有生物的眼睛,然後吉普通體閃亮,最終化成一顆熾亮的火球,並且不斷擴大,如同在黑暗中的一輪太陽!

重狙的槍口緊接著噴出三團火焰,槍聲連綿在一起,彙合成了一聲雷鳴般的轟響,熾熱的氣流在空氣中掀起了一場小型風暴,而隨著槍口角度微小的擺動,三枚特殊重合金製成的彈頭拉出耀眼的火線,分彆射向三輛裝甲越野車。

左邊的越野車發動機蓋上突然噴出一道火花,隨後整個發動機徹底炸開,烈焰和橫飛的金屬機件掀起了一陣死亡風暴。車頂上頭目模樣的人反應非常快,在子彈還未擊中車身時就跳了出去,可是爆炸中半片發動機蓋呼嘯掠過,將切乳酪一樣把他的雙腿切了下來。

最右方的越野車反應要稍快些,千米距離,重狙子彈也要飛行半秒。就在這半秒中,越野車竟急轉半圈,避過了關鍵的發動機部位,將裝甲厚重的側方對準了襲來的火線。火線悄無聲息地冇入車體,隨後整輛越野車忽然跳起了一米高,從車窗、門縫、乃至車底噴出大量火焰,如同一枚手雷在車內爆炸!

車內不管是什麼人,看來都活不成了。

已經都快投胎轉世的小川突然就急了:“彆老是死啊活啊的行不行啊!我都已經死好久了!”

死好久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