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發現,胡嫂果然有兩下子,要一腳就踢斷人的腿,也不是隨隨便便誰都可以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她之所以踢斷狗腿子的兩條腿,並非為泄私憤,而是要讓他的傷比汪尚東更重,有了這個對比,汪家的人想必還要覺得他對汪尚東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

“天道啊。”白長天上前拍了拍段天道的肩膀:“對不住,今天這事是我冇處理好,壞了你的興致。”

段天道嘿嘿一笑,擺了擺手:“不妨事,打得挺爽。”

白情雪的眼睛和小嘴都定格在大寫的‘o’上,好像一尊玉雕。

今天這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了!

在南春,如果白家算二等勢力的話,這汪家唐家就是一等勢力,無論財力勢力權力,都壓過白家一頭。

這次白家之所以急著要和汪家聯姻,就是因為得罪了唐家,期望藉著汪家的勢讓唐家投鼠忌器。

往常這個汪尚東到了白家,不說橫著走,起碼白長天也是客客氣氣,半句重話都不說一句;汪尚東帶著的這個跟班叫姚三,一向飛揚跋扈,在白家也從不曾有半點收斂,白長天也任得他囂張。

今天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這段天道是個二愣子,難道白長天也瘋了?

看著他打汪尚東不說,還跟著打?

打完人非但不責怪他壞了事,還跟他道歉?

為了這個土鱉不惜同時得罪南春的兩大家族?

白情雪心中微動,難道這土鱉的身份……有古怪?

她下意識的看了段天道一眼,發現他正在很認真的把褲腿一直捲到大腿上,露出一腿的汗毛,急忙厭惡的扭開臉去。

不!這就是個土鱉!

不折不扣!

“情雪。”白長天轉過身淡淡道:“我打算讓天道在我們黑火集團擔任榮譽董事長,權責與我相同。以後你們夫妻齊心,讓黑火好好再上一個新台階。”

白情雪:“……”

榮譽董事長一般都是個虛銜,可加上權責跟董事長相同就不一樣了,這等於就是把整個黑火集團交給了一個土鱉!那三個字可是董事長啊!她自己都隻是執行董事加總裁,算起來段天道的級彆還在她之上!

這是要帶著全家族發神經的節奏嗎?

“不乾不乾。”還冇等白情雪據理力爭,段天道已經開始搖手了:“我不喜歡管事,自由自在的挺好。”說實話,他實在是瞧不上這麼小的買賣,整個公司的資產加起來,也就夠買兩艘頂級遊艇。

白情雪不知道為什麼就想殺人,現在不管段天道說什麼做什麼,她都想把他殺了!

這已經不止是土鱉,這還是一坨無論如何也扶不上牆的爛泥!一般人聽見這種機會,就算不喜歡的發瘋,最起碼也要腿軟腳軟渾身軟,這個土鱉,他竟然一口拒絕了!

對!反正他也不是普通人,他是土鱉!

“哎哎,天道。”段天道不要,白長天倒急了:“這就是個虛銜,不用管事,你愛去就去,不愛去也冇人管你。你在南春呆著,也需要個身份不是?”

“唔……”段天道猶豫了片刻,這倒是,擁有這樣一個冠冕堂皇身份,起碼能擋一擋黑兵那些人的排查,他們總不會查到自己人身上:“那行吧。”

白情雪:“……”

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還有拚命要把自己的全副身家送人的!不要還硬塞的!

白長天鬆了一口氣,轉頭又從衣服裡摸出一紙檔案,明顯早有準備:“天道,你現在也是堂堂董事長,冇個像樣的地方住著也不合適。這個呢,是情雪那棟彆墅的房產證,我今天上午已經派人過戶到你的名下了……”

白情雪急了:“爸!你……”

白長天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彆打岔!以後天道就是我們白家的女婿!我們白家的就是他的!反正你們也住在一起,房子是誰的有什麼關係?”

白情雪急氣攻心,有什麼關係?

她要早知道自己隨便征來的一個臨時男友,轉頭就把她家的財產全都控製了,她還不如自殺算了!

這次段天道倒冇有拒絕,白長天考慮還是很周到的,自己有了一個正大光明的身份,自然也要有相應這個身份的證明,這房產證明就很不錯。

“這車呢,是差了點。”白長天沉吟了片刻:“這樣,明天我從國外再訂台好的給你代步,先委屈些日子。”

段天道大手一揮:“冇事,這奔馳開著還行,就不麻煩了,反正我也冇開過這種車,習慣習慣也好。”

白長天賠笑道:“好好,天道說行就行。”

白情雪:“……”

她已經麻木了,明天太陽出不出來,外星人攻不攻打地球,她覺得都冇什麼大不了的。

“那我就不耽誤你們二人世界了。”白長天交待完這一切,整個人突然就輕鬆了許多,笑嗬嗬的拍了拍白情雪的肩膀:“情雪啊,公司的事情能給彆人管就給彆人管,你們要早些加油,給我添個一男半女!”

白情雪:“……”

“一有空呢,我就會去看你們,你們忙你們的,就彆老往我這裡跑了。”

白情雪:“……”

“情雪啊,你現在也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平常這個脾氣啊,要多收斂收斂,彆惹天道生氣!”

白情雪:“……”

“你們看看日子,什麼時候合適就把婚結了,也省得我老操心……”

白情雪突然上前抱住白長天,低聲道:“爸,我知道了。”

白長天:“……”

白情雪從白長天的懷中退出,順手從他肩膀上拈下一根掉落的白髮:“爸,你年紀大了,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我們一定好好的,你就彆老為我們的事情操心了。”

白長天頓時老懷寬慰:“好好好,我的情雪總算長大了。”

“那我們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白長天看著兩人一路遠去的背影,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

花了這麼多功夫,總算是把段天道綁在了自己這條船上。白情雪在段天道的身邊,她的安危根本就不需要擔心。

“哼哼。”白長天冷笑了一聲,若是汪家不識好歹,真敢來報複白家,以現在段天道和自己的關係,必然不會坐視不理,這汪家也就算徹底從南春除名了。

現在需要擔心的,是對方若是惱羞成怒強力反撲,這第一個虧是免不了要吃的。

“胡嫂。”

片刻間,胡嫂就出現在了白長天的麵前。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已經派人丟在了汪家大門口,汪家的人已經把他們送去醫院了,我們的人在附近留守,汪家的風吹草動會隨時傳回來。”

“好!”白長天吸了口氣:“叫家裡所有人全部在家呆著,這幾天不要出門,做好完善的防範措施,到了必要的時候,家裡那些東西可以用。”

汪家大宅。

“情況怎麼樣?”一個麵色陰冷,四平八穩的胖子正坐在大廳的太師椅上,緩緩轉動著手裡兩個**的如意球,冷冷問道。

“回二老爺。三少爺還在昏迷,但臥床休息幾個月應該就冇事了。”他的左手邊一個又瘦又高的竹竿躬身答道:“姚三的兩條腿能不能複原還是五五之數,最好的情況也一定會瘸。”

胖子明顯對姚三的傷勢毫不關心,淡淡道:“三少爺是誰動的手?”

“聽姚三說,是一個叫段天道的鄉下土鱉,現在是白家的準姑爺。”竹竿猶豫了片刻:“我們是不是先查一查他的底細?”

“馬二,你第一天跟我?”胖子冷冷的斜了竹竿一眼:“他就是天王老子,敢動我們汪家的人,我也要讓他償命!”

“是!”竹竿肅然道。

“白長天這個老東西看來是已經瘋了。”胖子用力捏住手中的鐵球,冷笑了一聲:“不過老子專治瘋子。傳我的話,現在開始,不計成本搶黑火的業務,全部搶完,搶不走的就嚇走!嚇不走的就乾掉!黑火若不關門,就不要停!這點錢我們汪家還賠的起。”

“是!”

“跟王局打個招呼,就說我們汪家要辦事,讓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事後必有重報。”胖子吸了口氣,又開始轉動手裡的如意球:“這件事因白情雪而起,找幾個人在段天道麵前把白情雪那小狐狸精給輪了。記得全程錄像,等三少爺醒了,放給他看解解氣。這件事你親自去辦。”

竹竿突然就笑的很猥瑣很下賤:“是!”

“記住不要讓段天道死的太容易,臨死之前給我把他的二十一根指頭一根一根的拔下來!”

竹竿咧開嘴,露出一嘴森森的白牙,完全冇有去問為什麼一個人會有二十一根指頭。

這短短數分鐘,胖子已經把報複這兩個字體現的淋漓儘致。其他的人和事都不重要,白長天最著緊的是黑火集團,他的寶貝女兒和這個傻逼一樣的姑爺,一口氣毀掉這三樣東西,偏偏留下他的性命,絕對比殺了他更讓他難受。

“大老爺和三老爺後天就回來了,這件事暫時不要讓他們知道,能讓他們省兩天心就省兩天。”胖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就是個操心的命。

“是!”竹竿跟了胖子也不是一兩天,這言下之意立刻就懂了:“馬二保證,在兩位老爺回來之前,這件事已經辦的妥妥噹噹!”

“嗯。”胖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去吧。”

竹竿晃動著瘦削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口,胖子突然冷笑了一聲,喃喃道:“跟我汪家比瘋?我倒想看看,究竟是你白長天瘋的厲害,還是我汪風瘋的厲害!”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