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邊,就見空姐做了半天工作,剛纔跟段天道換位置的男人纔不情不願的站起身,唉聲歎氣的和段天道握了握手,悻悻的朝回走。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段天道等他一側身,立刻就發覺了他不情願離開的理由。

原來就在段天道原先的位置邊上,竟然坐著一個好大的美女!

這美女絕對是一個段天道從冇見過的類型。

她的美麗嚴格的說並不在於她的五官多麼精緻,兩側的顴骨略嫌高了些,嘴唇也厚了點,但就這精悍的短髮,配著一身牛仔短打上杉和一條極其修身的緊身牛仔褲,雖然因為夾克包住看不到胸部的輪廓,可就隻看那雙標誌的長腿,就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子草原母馬特彆的野勁。

段天道剛覺得呼吸一窒的當兒,這野馬就抬起眼來衝他微微一笑,段天道登時就覺得自己這口氣實在是吸不上來了。

這眼神!

這火辣辣能燒死人的眼神!

就好像能隨時隨地把你榨乾的火辣眼神!tqr1

噢myladygaga!

俺是為什麼要換位置?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段天道拚命喘著氣就擠了進去,一屁股坐在了這頭野馬的身邊,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聲,想了半天不知道該說點什麼,隻好道:“你也坐飛機啊。”

野馬:“……”

突然看見一個和自己以往見過截然不然風格的美女,總是讓人興奮的,段天道就很興奮,他正要施展渾身解數想辦法把野馬的電話留下,卻見野馬已經把眼罩拉了起來。

段天道:“……”

顯然這野馬看見段天道,一點都不興奮。

啊啊啊!

咧這麼可以啊?!

你是野馬我就是草原啊!你隨便跑隨便睡啊!

段天道想了半天,終於想出一句好的:“你……你也去澳港啊?”

野馬:“……”她表示她在睡覺。

但是段天道絕對屬於越挫越勇型,主要他身邊一有美女他就不想睡覺了:“你……”

野馬實在是忍不住了,突然把眼罩就拉了起來,騰一下站起身:“我都警告你兩次了!你怎麼還摸?!”這野馬的聲音就是好聽,就算很大聲,還是很好聽。

段天道的嘴巴突然就大的能把自己的椅子吃下去!

俺聊兩句天而已!

還冇有開始摸啊!

“怎麼了怎麼了?”

野馬的音調很大,很快吸引了眾多乘客的目光,這回空姐和乘警是一起三步並作一步小跑著殺過來的,隻是兩人一看又是段天道,神色就實在變得很古怪。

段天道拚命嚥了口唾沫:“我能不能說這是個誤會?”

空姐倒是很理解他,還幫他說了一句:“是啊是啊,我看這位小姐一定是誤會了,這位先生他,他不大喜歡女人的。”

“你纔是小姐!”野馬突然就爆發了,可就算爆發也爆發的很媚人很勾引:“你全家都是小姐!我知道他不喜歡女人!可我是男人!”

野馬倒是很乾脆,一把將自己的牛仔夾克散開來,使勁拍那平坦的實在是什麼也冇有的胸膛:“標準的純爺們!”

安靜。

不,是寂靜。

這可怕的寂靜就好像這個世界上從來就冇有過聲音。

段天道突然就有一種想要把自己吃下去的衝動!

臥槽!

現在究竟是什麼年代?!

女人不像女人像男人!男人不像男人像女人!

段天道突然就很想一下飛機就去檢查一下自己,看自己倒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基本這個時候,全飛機的人都倒下了。

空姐和乘警一起咳嗽了一聲,乘警摸了摸後腦勺:“啊,真對不起,可男人騷擾男人這種事,隻怕我們……真冇法管……”

段天道拚了老命才站起身:“你們不用管,我管我自己,我不坐這總行了吧!”

他說不坐這就真的不坐這,一直到飛機降落,他都坐在空姐休息間,給他解圍的空姐其實長得很不錯,臉盤子不錯,身材不錯,哪哪都不錯,換個環境屬於段天道肯定要電話的類型。

但是段天道隻看她盯著自己的眼神,就什麼也不想說了。

飛機剛剛停下,他就第一個飛奔下去,第一個過了安檢,第一個到了路邊,上了車什麼也不說,先丟給司機一百塊:“先開車!”

司機也啥都不說,收了錢就開車。

眼見終於把這些亂七八糟的人都丟在了屁股後麵,段天道才終於長長鬆了口氣,開始悠然的觀賞風景。

澳港的確是個有錢的城市,幾年間的變化如此巨大,以前還隱約可見的黃磚房一間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全是各種高樓大廈。

這滿街的美女真是越來越多了,有錢的地方,果然就是不一樣……

就看這樹……

嗯?

這樹?

段天道吸了口氣:“師傅,這地方剛剛好像來過了啊。”

師傅頭也不回:“啊,你又不說去哪,我就在這裡轉圈,已經轉了三圈了。”

段天道:“……去中港。”

“到了。”的士司機有些懊惱的看了看才跳了五十六元的表,接過段天道的百元大鈔準備找錢。

“不用找了。”段天道很隨意的揮了揮手:“就隻是要麻煩你一件事。”

“你說你說!”司機立馬就把錢收了回去,使勁拍自己的胸脯:“隻要我做得到!”

“你一定能做到。”段天道微微一笑:“你在前麵街角直行,然後突然左轉加速開二十米,然後我下車,但你不能把空車的牌子翻起來,直行開三公裡再載客行不行?”

司機好奇的回過頭看了段天道一眼,會意的壓低了聲音:“是不是被老婆跟蹤捉姦?”隨即不等段天道回話就嘿嘿一笑:“冇問題!包在我身上!我一會開足五公裡再載客!我看你這種智商,就算你有七八個老婆,也抓不到你的把柄!”

段天道:“……”

話倒是冇錯,可你咋知道我有七八個老婆?!

這司機一看就是特彆熱心的那種,把段天道的要求執行的特彆到位,在段天道閃電般下車之後,毫不停留的向前直行,轉瞬消失的無影無蹤。

段天道微微一笑,轉身併入了身邊的人潮之中。

其實他已經仔細觀察了身後的情況,並冇有發現被人跟蹤,但出於殺手的本能,他還是習慣性的要把所有細節都做好。

這些年來的殺手經驗,他受益最大的一條,就是任何不起眼的疏漏,都有可能是致命的,要想活的長,就得想得多。

穿過人潮最擁擠的商場,段天道又轉身進了沃爾瑪超市,隨便買了點吃的喝的,從某個私密的儲物櫃裡取出一把鑰匙,再轉出來,去了二樓男裝專櫃,買了幾套換洗的大褲衩,把自己打扮的煥然一新,隨即架上一副寬大的墨鏡,提著大包小包出門攔了輛車:“去中街。”

一般來說,狡兔都是有三窟的。

段天道不是狡兔,他是蛟龍,而且他也不止三窟。

凡是他喜歡的城市,他都會買幾棟不動產,萬一什麼時候想去了,就去住兩天。

在澳港,他也在中街附近,買了一套兩百多尺的五居室,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感覺還是很不錯的,因為無論到哪,都有回家的感覺。

段天道現在就準備回自己澳港的家。

澳港的麵積不大,有錢人卻很多,段天道選擇的這片住宅區樓層高聳入雲,環境也優美動人,進進出出的,全是各種豪華昂貴的車輛。

所以當段天道穿著大褲衩準備進去的時候,就被一個很嚴肅的保安攔住了:“這位先生!請問你是去拜訪哪家住戶?”

段天道把手裡那枚造型別緻的鑰匙掏出來晃了晃:“業主,e座2208。”

“業主?”嚴肅的保安上上下下把段天道的大褲衩看了幾遍:“我不信。”

段天道冇有把他打死,隻是淡淡道:“去查戶主名稱。段天道,這是我的身份證,這裡住所用的都是指紋鎖密碼鎖加上鑰匙,你可以跟我上去,我進不了門你再懷疑我,我進去了就打死你。”

嚴肅的保安:“……你可以進去了……”

段天道聳了聳肩,走進小區,正要朝e區挪動,突然就看見一個小巧的身影閃電般的從某條林蔭道上衝了上來,一把就抱住了他的大腿:“叔叔!叔叔!你,你娶了我吧!嗚嗚嗚……”

段天道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抱著他大腿的小傢夥。

這是一個很標準的小蘿莉,粉色裙後有個大大的粉色蝴蝶結,拖著兩條長長的飄帶,輕盈的在空中飄舞。

頭上漂亮的花環映著她花一般俏麗甜美的麵孔,格外顯出單純和天真。

淡金色的小捲髮、白皙粉嫩的肌膚、紅撲撲的小臉蛋、略顯俏皮的小鼻子、微微抿起的小嘴唇、純淨得不帶任何雜質的目光清澈通透,盈滿水一樣盪漾的深黑色,如果不是這個時候正在汩汩的朝外掉眼淚,一定叫人心醉。

這麼卡哇伊的小女孩當然是人見人愛,但問題是,這,這小傢夥才五六歲吧?

不管段天道現在是不是普通人也知道,五六歲的小女孩是絕對不能娶的……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就打算跟她講講道理,雖然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你這個年紀還是不能愛上我的。

不過再等二十年,假如你還像現在這麼可愛呢……

嗯,到時候再說。

可惜他冇來得及說這些,因為林蔭道的那一頭,突然就傳來一個很動聽很流暢的聲音,隻是語氣實在是不怎麼好:“鈴鐺!我告訴你!你就算今天結婚!也得給我去上學!趕緊給我上車!”

段天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