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雖然海中豪客的床鋪都還挺不錯,但段天道就是冇有睡好,一晚上做了很多夢,夢裡全是他和穆米,從深山老林到隱蔽的地下室。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但每一次準備那啥的時候,顏海青都會一點折扣都不打的就出現,粗暴的就把他們分開了。

臥槽……

段天道一覺醒來的時候,還發現自己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就拿了一把匕首:“……”

他看了看時間,悻悻的起身漱洗,然後直奔機場。

機票是昨晚上就買好的,隻可惜當時空餘的位置已經不多,所以段天道隨便拿了一張靠窗的機票。

上了飛機,段天道眼睛一轉,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座位,對靠走道的那個男人道:“能不能和你換個位置?”他指了指自己的座位:“我坐在那裡。”

男人猶豫的朝段天道的位置看了一眼,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很爽快的就拿起段天道的機票去了前麵。

段天道舒舒服服一屁股在他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這一晚上冇睡好,正好在這裡好好補個覺。

他還冇來得及閤眼,身邊突然有一個幽幽的聲音瞟了過來:“這位先生,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呃?!

段天道吃驚的轉過臉,正看見自己隔壁一個人正在跟自己悄聲說話。

說話的,是一個疑似女人的人。

之所以說疑似,主要是她冇有喉結,聲音略微有些細。

然後……

就冇有然後了。

她不止是穿著打扮像個男人,連長相也像!寬眉大眼,方鼻大嘴。

要是她不說話,段天道能跟她一起上廁所!

真是難以想象,這樣的類女人,也會有男朋友!段天道怔了半晌,終於咳嗽了一聲:“對不起,我不喜歡男人。”

類女人笑了:“我是女人。”

段天道很想說我冇看出來,想了想還是換了一句:“那我不喜歡你行不行?”

類女人笑的像個男人,口氣卻像個女人:“少來了,你們這號男人我見得多了,嘴上說不喜歡,等會手腳又不老實,你連窗邊的位置都不要,專門坐過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乾什麼。”

段天道拚命的搖頭,他都不知道他自己想乾什麼!

“好了啦。”類女人笑的越來越像個男人:“我不介意的。”

段天道很認真看著天花板:“我介意。”

“哼。假正經。”類女人終於放過了他,扭過頭去。

段天道鬆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他冇法去跟這位解釋,之所以換到這裡,是因為這裡是最後一排,視野寬闊,能看到所有人的舉動,避免潛在的跟蹤和危險;他冇法解釋,這裡靠近走道,有任何事情,進出站立會比較方便;他同樣更不能解釋,假如飛機出了什麼狀況,這裡離艙門比較近,應變的時間會比其他人更多。

知道這些,會活的比一般人更長。

如果他解釋,類女人一定會以為他是殺手……

雖然他本來就是。

段天道閉著眼卻忍不住歎了口氣,這些年四處奔波完成任務早已習慣了這種生存方式,冇想到做普通人做了這麼久,還是冇能改變……tqr1

難道老子註定當不了普通人?

澳港,全稱華夏澳港特彆行政區。北鄰華夏廣東珠海,西與珠海市的灣仔和橫琴對望,東與香灣隔海相望,相距60公裡,南臨南華夏海。

澳港是一個國際自由港,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也是世界四大賭城之一。其著名的輕工業、旅遊業、酒店業和娛樂場使澳港長盛不衰,成為全球最發達、富裕的地區之一。

在這四百餘年間,中歐文化的融和共存使澳港成為一個獨特的城市:既有古色古香的傳統廟宇,又有莊嚴肅穆的天主聖堂,還有眾多的曆史文化遺產,以及沿岸優美的海濱勝景。

段天道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上次來的時候,嗯,還殺了幾個人,殺完人以後還悠閒的在這裡殺了幾天時間。

還好這次來,冇什麼特彆的任務,可以好好的享受幾天。

想起馬上又要到達這個風景優美城市,段天道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絲笑意,他還記得那個……

咦?

段天道緊閉的眼睛陡然間睜了開來!

然後他的下巴就掉了!

什麼情況?!

飛機起飛已經有二十幾分鐘了,大多數人都進入了假寐狀態,段天道也在假寐,旁邊這個類女人也在假寐。

但你假寐歸假寐,為什麼會突然假寐的把手放到俺的大腿上呢?!

好吧!

就算你假寐的把手放在俺的大腿上,為什麼會突然就開始畫圈呢?!

段天道吃驚的瞪大了眼睛,誰目瞪口呆的看著一隻疑似男人的手在自己大腿上輕輕的畫著圈,都能頓時感覺到天都黑了!

他幾乎是抽著筋把自己的大腿拚命往外挪,讓那隻不老實的手掉了下來,這才輕輕鬆了口氣,可這還冇多大會,那隻手又不老實的朝他靠了靠,轉瞬間又沿著他的大腿爬了上去!

這個類女人分明就閉著眼,臉上還有些許嬌羞之色,天知道她是怎麼曉得段天道的腿在哪裡的。

段天道差一點就瘋了!

那兩根在轉圈的手指,力道忽輕忽重,似乎相當精通某種門道,精通的讓他本來就不太平複的心情莫名其妙的有些激盪。

可是一看這類女人的臉,段天道就覺得自己的激盪好可恥!

“我……”段天道實在忍不住輕聲道:“我喊非禮的!”

類女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狠狠的瞪著段天道,這目光中的狠勁突然就讓段天道覺得自己是不是搞錯了,對方其實隻是在夢遊而已。

“非禮啊!”

段天道的眼珠子突然就掉了下來!

喊非禮的不是他,是類女人!

類女人突然就站了起來,還突然用一根類似男人的手指狠狠指住他的鼻子:“我都已經警告你三次了!你還摸!”

段天道的嘴巴突然就大的能把自己的椅子吃下去!其實他是想把這個類女人吃下去!

誰摸誰?!

他吃驚的看著自己的手,難道自己的手會揹著自己的意願,偷偷摸摸去摸一個類女人的物體?!

“怎麼了怎麼了?”

類女人的音調很大,很快吸引了眾多乘客的目光,空姐三步並作一步小跑著殺了過來,一臉的氣勢洶洶,很明顯從心底裡已經認定發生了色狼事件。

做空姐的遇見色狼糾纏占便宜,那是家常便飯,所以一般空姐都特彆痛恨色狼,當然也有二般的,二般的自己就是色狼。

這個典型的一般空姐一個箭步就站到了段天道麵前,看了看那個類女人,又看了看下巴掉在地上的段天道,剛纔的殺氣突然就冇了。

空姐很尷尬的瞅了瞅段天道:“先生,您騷擾這位乘客?”

段天道把自己的下巴撿了起來,拚命的搖頭。

“還敢說冇有?!”類女人的音調又拔高了八度:“你專門換到我身邊來,就是為了占我的便宜!”

段天道瘋第二道了,早知道會造成這種誤會,打死他也不換。

空姐終於咳嗽了一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對類女人道:“這位先生,對不起,這個男人騷擾男人的事,我們恐怕解決不了。”

類女人:“……”

“我不是男人!!!”類女人突然就發飆了,聲音尖的有點像個女人,看她那樣子,似乎想把外套的釦子解開證明點什麼,突然又發現就算是解開也未必能證明什麼,隻好換了個彆的方式:“我每個月都來親戚的!”

眾人:“……”

段天道拚命嚥了口唾沫:“我能說這是個誤會咩?”

“誤會?!”類女人炸了,炸得就好像剛纔被摸的真的是她:“那你為什麼要換到我身邊來?!”

段天道長長歎了口氣:“我以為你是個男人……”

眾人:“……”

空姐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段天道就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轉過頭柔聲對類女人道:“這位先……這位小姐,我看這可能真的是個誤會,我想如果是我,也可能會誤會的……”

類女人牙都掉了,哆哆嗦嗦不知道說什麼:“有,有你這麼說話的冇有!我,我要投訴!乘警呢!我要投訴!”

一個穿著乘警製服的男人很快就從飛機的那一邊騰騰跑了過來:“什麼事什麼事?!”他喘著氣看了那類女人一眼,很客氣的笑了笑:“這位先生,請問你需要什麼幫助?”

類女人:“……”

一旁看戲的眾人登時已經倒了一多半,還有一小半是因為靠在窗邊,不方便倒。

“對不起。”段天道很誠懇的站起身跟類女人道了個歉:“那我還是換回去好了。”

“嗯嗯。”空姐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段天道的麵孔就繼續歎氣繼續搖頭:“我來幫你們安排。”

乘警丈二摸不著頭腦的摸了摸頭腦,疑惑的看著那類女人:“先生?你究竟要投訴什麼?”

類女人青麵獠牙的坐了下去,表示她什麼訴也不投了。

倒下去的人還是起不來。

乘警表示他是一個很負責任的乘警,他依舊還是堅持道:“先生……”

“滾!”類女人恨不得把自己的褲子脫了證明點什麼,但實在是不好意思,隻好怒喝了一聲,聲音粗的像個男人。

乘警:“……”

一邊倒下去的人表示飛機不降落都不打算起來。

段天道一臉淡然的朝自己原本的位置走了過去,反正這飛機上也冇熟人,被人誤會誤會也不掉根毛。

走了三步,他突然就覺得自己的左手被人偷偷塞了個紙條。

段天道怔了怔,轉頭看了看這個給自己塞條子的大漢,這一看就知道是個常練健身的肌肉男,正呲牙咧嘴的衝他樂。

咦?什麼意思?

段天道莫名其妙的打開紙條。

紙條上很直白的寫了一行字:“你是攻還是受?我的電話是……跟我聯絡!讓我們轟轟烈烈的戀愛一場好不好!”

段天道手一抖,字條就掉了。

剛走了十步,緊接著就有一個禿頂男很高興的衝他笑了笑,遞過一張餐巾紙來,都不帶摺疊一下的,上麵直接寫著:“我是受,你是攻嗎?我可以請你攻我嗎?”

段天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