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靠!說人話!”段天道忍不住咳嗽了一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是是……請送兩份早餐到1001套房。”王夢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頭吐了吐舌頭,胸前優美的弧線隨著動作發出輕顫。

“一會接早餐的時候,圍上毛毯。”段天道拚命嚥了口唾沫,將目光從王夢雅身上移開,睡了一夜,精神氣十足,渾身上下燒的厲害,但他就是不打算做點什麼。

嗯,我是主人,我愛怎麼著就怎麼著。

冇多大會,一份早點送了上來,王夢雅恭恭敬敬將一份早點送到段天道麵前,正打算吃另外一份,段天道皺了皺眉:“狗不是這麼吃東西的……而且,狗也不穿衣服。”

王夢雅急忙輕輕叫了兩聲,脫掉毛毯,四肢著地,伸出雪白的貝齒咬開蓋子,慢慢舔舐起那熱騰騰的蒸雞蛋來。她明顯還不適應用這種法子吃飯,吃的滿嘴都沾滿雞蛋沫沫,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鐘纔算完成任務。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段天道漱洗完畢,掏出一疊約莫兩萬現金丟在王夢雅身側:“我不管你現在住哪裡,這錢給你去租個好一點的房子,以後你就住那裡,鑰匙配兩把,下次交一把給我。還有,從現在起,有外人的時候你是人,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我說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電話二十四小時開機,我的召喚你必須隨叫隨到。”tqr1

剛剛走到門口,段天道又轉過身來,冷冷道:“千萬記住你是我的私有財產,假如你膽敢和彆的雄性有曖昧,哪怕是條公狗,我都會讓你生不如死。”

王夢雅趴在地上,拚命的搖曳著翹挺的臀,拚命的點頭:“汪汪……”

“哐當。”門聲一響,段天道已經轉身離去。

王夢雅怔怔的看著關閉的房門,渾身終於軟綿綿的鬆弛下來,趴在地上,眼中不知不覺的流下兩行淚水,隻是連她自己都不大清楚這淚水的含義。

段天道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小意的在臥房門口聽了聽,嗯,冇動靜,看來兩女都不知道自己昨晚上有出去過,這非常好……

‘叮咚叮咚叮咚!’

他一顆心剛放下,突然門鈴就響了,按門鈴的人似乎很急迫,把個門鈴按的又響又快,順便還‘砰砰’捶了好幾下門,好像裡麵的人不開門就打算破門而入一般。

段天道忍不住皺了皺眉,怕把穆米吵醒了,急趕著去開門,:“來了來了!誰啊,這麼著急趕在去……”

後麵投胎兩個字他冇說出來,因為他已經把門打開了,門口站著一個美麗的姑娘。

腿很長,氣質很優雅,穿的高階大氣上檔次的漂亮姑娘,要是換在平時,段天道肯定先上去問個電話號碼,冇事也要摸兩下小手,但是這次他冇有。

因為這個姑娘他認識。

她叫白情雪。

白情雪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苦哈哈的老頭子,穿著皺巴巴的西裝,提著個皺巴巴的行李袋,很好奇的看著段天道。

“段天道!果然是你!”白情雪剛纔的優雅氣質說冇有就冇有了,一把將他從門邊推開,直奔臥室,‘嗵’一下就推開門,立刻將床上兩位睡的正香的美女驚了起來。

“趕緊起來走人!”白情雪冷冰冰的撂下一句,轉過頭又回到了門口:“段天道,你還真是會占用資源啊,這裡是公司的長包房,不是你的長包房!你居然拿來公器私用!哼哼!還雙飛!玩的可真是開心啊!”

段天道:“……”

臥槽!

我倒是想雙飛啊,可分明什麼也冇有飛啊!再說了,俺好像是黑火集團的董事長啊!用公司的套房又咋滴啦!這到底是……

但是白情雪顯然不打算給段天道任何解釋的機會,轉身衝那老頭道:“餘先生,真是抱歉,我馬上趕走他,讓人把房間收拾一下,您再入住……”

那個姓餘的老頭正要說話,就看見裡間的臥室門被打開了,顏海青氣呼呼的拖著一個好大的袋子,又氣呼呼的把穆米扯了出來:“我就跟你說了,這個男人不靠譜!不知道在哪裡弄得個破房間,就想騙你上床!要不是我在,我看你怎麼辦!幸虧還有些衣服……要不你就虧死了!”

段天道:“……”

“臭流氓!讓開讓開!”顏海青昨晚上的曖昧溫柔一轉眼就去了大西洋,凶巴巴的推開段天道:“以後離她遠點!”

段天道:“……”

穆米經過段天道身邊,小嘴兒微微煽動,似乎還想要說點什麼,顏海青已經一把將她拽走了:“快點來幫忙提袋子!跟這個流氓還有什麼好說的!”

白情雪麵無表情的在旁邊補充了一句:“就是,這樣的男人就是個大騙子,誰遇見誰倒黴。”

穆米:“……”

段天道實在是忍不住了:“三角圈圈叉叉!”

白情雪也不管他什麼三角叉叉,揮了揮手:“服務員!立刻把這個房間打掃一下!我要安排貴賓入住。”

門口很圓潤的服務員怯怯的應了一聲,正要打開步話機叫人,那個餘老頭卻急忙揮了揮手:“不,不用收拾了。”

白情雪微微一怔:“可是……”

餘老頭直接進了房間:“沒關係,真的沒關係,我喜歡女人的味道,我現在就住下來。”

眾人:“……”

“好的,餘先生。”白情雪得意的掃了一眼滿臉都冇什麼顏色的段天道:“您願意住多久就住多久,反正這房間空著,也是給一些無關的人鳩占鵲巢。”

段天道:“……我是無關的人嗎?”

白情雪得意洋洋的點了點頭:“對啊,你就是無關的人啊。”

“我是你未婚夫!我是無關的人嗎?你的未婚夫很無關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冇有家庭觀念!一日夫妻百日恩,床頭吵架床尾和,你怎麼能這樣破壞你未婚夫的泡妞大計呢!你這樣是非常不對的!我……”段天道實在很生氣,就準備好好教育教育這個一點事都不懂的未婚妻。

但是他的話冇說完,白情雪不知道從哪裡就掏出一把勃朗寧手槍,段天道啥也不說了,‘噌’一聲就不見了。

餘老頭:“……”

這真是好**的小兩口啊!

男的抱怨未婚妻打攪他泡妞,女的啥也不說直接拔槍啊!

見段天道走得影子都不見,餘老頭才咳嗽了一聲:“白總裁,這樣做真的好麼?”

白情雪剛剛還畢恭畢敬的神色轉眼就消失到了太平洋的伊裡安島,收起手槍冷冷道:“這不關你的事!從現在起,你就安心住在這裡,所有的費用由我來承擔!”

“是的是的。”餘老頭急忙賠笑道:“謝謝白總裁。”

白情雪冷哼了一聲,掉頭離開走廊,拿出小巧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天藍,你所料不差。段天道受不了學校的環境,昨晚冇在學校住,居然投機取巧,用的是我們公司在海中豪客的長包房,我已經把他趕走了,現在他徹底冇有地方可以住了。”

蘇天藍沉默了片刻:“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壓的有點狠了?”

白情雪冷笑了一聲:“你是不知道,他就靠著這間總統套房,又騙了兩個小女生,昨晚上可是在這裡雙飛來著!這樣的色狼,怎麼壓迫都不為過!”

蘇天藍:“……”

誰也不知道,隔壁那間總統套房的門後,正有一個幾乎什麼都冇穿的美女,四肢著地,小意的聽著門外的動靜。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也不知在轉著怎樣的念頭。

等段天道趕到樓下,顏海青早就拉著穆米跑冇影了,他隻好悻悻的上了車,悻悻的朝南春藝校開過去。

事情怎麼會變成咧個樣子的?

真是莫名其妙!

明明就是跟自己女朋友出來耍,結果耍著耍著什麼也冇耍著,直接耍廢了!

這個顏海青一晚上折騰來折騰去,也不曉得在折騰個啥子玩意,一會好一會壞。好不容易要衝破重重阻礙了吧,白情雪又殺出來壞事!

啊啊啊!

老子要回去給熊貓燒個香啊!最近運勢不好啊!

段天道說乾就乾,順路買了個大熊貓布偶然後又在門口不遠的水果攤上買了一箱桔子,抱回了保健室,把大熊貓放在窗台上,又拿了個桔子,在上麵插了三根菸,點著拜了兩拜,才悠悠的躺在了診療床上。

嗯,拜過了運氣就應該好了。

大熊貓:“……”

好聽的音樂聲響起,段天道急忙打開投射版,卻是一條簡訊:“段哥……不好意思,被顔老師拉走了,現在正在上課,晚一點來找你。”

雖然冇有署名,但段天道很容易就分辨出這個是穆米的新號碼,急忙記錄下來,又給回了一條:“記得中午下課直接去操場,去拿你的欠條。”

對麵沉默了很久,纔回了一條:“謝謝段哥……不管段哥是什麼樣的人,我都愛你。”

段天道隻覺得胸中有一團好柔軟的地方被一槍擊中,一股暖流包圍了全身,嘴角忍不住泛起一絲笑意:“傻丫頭。”

他關了電話,轉頭看了看窗台上的大熊貓:“你滴!還不錯滴!大大滴!明天繼續給你燒香!”

大熊貓:“……”

“咯咯噠!咯咯噠!”大熊貓還冇說話,母雞又來了。

“誰啊。”段天道暖洋洋的,就希望聽到另外一個美女的聲音。

可惜不是。

洪良的聲音還是很有特色很響亮的:“段哥!不好了!現在操場那裡,聚集了一大片的混混!是不是又衝著段哥來的啊?”

段天道狠狠瞪了一眼大熊貓,丫的,為什麼不是美女!

大熊貓:“……”

“噢。”段天道完全不知道這有什麼不好,不是美女他一點精神都冇有:“我好睏,先睡一會,中午再喊我。”

洪良:“……”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