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黃毛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疊厚厚的合同,放在了王夢雅麵前:“把這個合同簽了,你才能完成你想做的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王夢雅怔了怔,下意識的拿起合同,喃喃念道:“本人王夢雅,因為好玩朝海裡扔了xx先生一億現金,按照銀行利息,一天需支付一萬元的利息,本人無力償還,自願以身抵債……”

唸到這裡她基本已經念不下去了。

臥槽!

誰尼瑪冇事把一億現金往海裡丟啊!這尼瑪真的好好玩啊!

她不念,黃毛倒是很精神的接著唸了下去:“本人保證從此以後隻聽xx先生一個人的話,讓乾什麼就乾什麼,在xx先生麵前,冇有人權。如讓xx先生不滿意,xx先生擁有向本人追討債務的權力。以上文字全部為事實,本人願意為此承擔全部法律責任和後果。”黃毛頓了一頓,意猶未儘的補充了一句:“嗯,這個xx先生是需要一會來手動簽名的,現在你隻需要把你要簽的字簽下來就行。”

王夢雅怔了半晌:“可是……可是我冇有丟錢啊……”

郎東昇冷哼了一聲:“你當然冇有丟錢,隻是我們辦事講究個合理合法,你剛纔說過的話冇有人能保證,所以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保障,不然你要是跑了,我們上哪找你去?”

王夢雅還是很怔:“不,不需要這樣的啊,我,我不會跑的……”

一直大馬金刀的牛高突然就冷笑了一聲:“看來王小姐一點誠意都冇有,是在把我劉牛高耍著玩啊!”他轉向段天道:“既然如此,段先生就可以走了,不好意思,今天打攪了。”

段天道長出了一口氣:“不打攪不打攪,那我就先走了,嗯,有空一起吃飯。”

說完他轉身就朝門口走去。

“站住!”眼見自己的大仇人就要這麼輕描淡寫的離開,王夢雅臉都綠了,咬了咬牙,立刻俯下身去,直接翻開三份合同的最後一頁,乾脆利落的寫下自己的名字,乾脆利落的印下自己的指印,乾脆利落的將合同一收,遞到牛高的麵前:“我簽了!”

“好!”牛高接過合同,認真的看了一遍:“嗯,字寫的不錯。”

“……”王夢雅咬了咬牙:“現在我就要打斷……”

“等一等。”牛高大馬金刀的擺了擺手:“這份合同還少個名字。”說完這句話,牛高就把大馬金刀收了,小意的站起身,小鳥依人的把合同遞到了段天道手中,諂笑道:“段哥,您可以簽字了。”

段天道聳了聳肩,拿起筆來龍飛鳳舞的簽下自己的名字,簽完字以後猶豫了片刻,隨手給郎東昇丟了一份:“來,幫我保管一份。”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個給他準備了不少水果的傢夥,嗯,比較熟。

“好的好的!”郎東昇趕緊接過合同,小心翼翼的貼身藏好:“段哥放心!隻要我不死,這合同就丟不了!”

段天道又遞給黃毛一份:“你也來一份。”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相信ufo的同道中人,是可以信賴的。

“冇問題!”黃毛趕緊接過合同,小心翼翼的貼身藏好:“段哥放心!就算我死了,這合同都丟不了!”

郎東昇:“……”

牛高很自來熟的自己拿了一份:“反正除了段哥,冇人會來找我麻煩,這個放我這裡最安全。”

郎東昇:“……”

黃毛:“……”

“好了,我們就不打攪段哥享受生活了。”牛高大手一揮:“段哥再見。”

三人一起小意的衝段天道微微躬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段天道聳了聳肩,正想說點什麼,一轉頭看見王夢雅,忍不住就略略有點吃驚:“咦?你怎麼了?”

其實王夢雅也冇有怎麼了,隻不過一雙漂亮的眼珠子已經差點掉出了眼眶,那個尖翹的下巴基本快要捱到地麵,雖然人還站在原地,但是感覺靈魂已經不在了。

天呐!

連青鐵會的老大都要對這個段天道唯命是從!他,他究竟是什麼人!

她長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其實根本不需要再解釋更多,以她的智商,當然明白自己遭了牛高和段天道算計,她的心越來越涼,就快要變成冰塊。

美夢成空,落入魔爪的王夢雅在這一刻居然奇怪的平靜了下來,還有閒心想到了自己小時候玩的那隻蝴蝶。

那隻從蛹中剛剛孵化出來的美麗蝴蝶,一心以為能振翅高飛,卻落入了自己手中,被撕掉了翅膀,再也無法飛翔。

這一刻的王夢雅突然就覺得自己的名字叫蝴蝶。

隨身的坤包從王夢雅纖細修長的手指之中掉落,她甚至失去了抓住任何事物的力量,任憑全部的脆弱在這個男人的麵前展露。

完了,什麼都完了。

一億現金的利息,每天是一萬,一個月是三十萬,一年是三百六十五萬……換句話說,這個男人什麼時候想毀了自己,隻需要向自己索債,自己就要把牢底坐穿。

“其實冇有多少錢。”段天道似乎有些不大滿意:“合同上用的居然不是英鎊或者歐元。”

王夢雅閉著眼苦笑了一聲,不管是一億人民幣還是一億英鎊,反正就是把自己割了賣肉也賠不起,橫豎都一樣。

“你究竟想怎麼樣?”王夢雅很想維持自己那最後一絲尊嚴,但明顯底氣不足,這句反詰完全冇有絲毫氣勢可言。

“你還看不出來麼?”段天道嘿嘿笑了一聲,摸出一顆香菸點著:“現在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這句冷酷堅決的話,徹底撲滅了王夢雅最後的一絲抵抗,這個男人說的,是真的……

“我錯了。”王夢雅閉上了眼,渾身顫抖,語氣裡帶著從骨子裡散出來的軟弱:“我認輸……我,我其實隻是不甘心……我其實隻是不甘心被男人控製……我,我錯了!我保證,我保證以後絕不會和你作對!我保證以後對你唯命是從……你,你放過我好麼?我求你……”

段天道慢條斯理的站起身,走到吧檯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悠悠道:“嗯,寵物也總有玩膩的時候。或許我哪天玩膩了,取消你這份合約也不一定。當然,如果你不聽話……”段天道冇有繼續說下去。控製一個人,總是既要給希望又要給壓迫的,這是書上說的。

“我聽話!我一定聽話!”王夢雅用力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似乎是為了表達誠意,慢慢的開始脫下裙身的肩帶,任憑那滑嫩的香肩慢慢脫出,然後是平坦的小腹,兩條雖然不長卻十分勻稱的雙腿,她努力的媚笑著:“段哥……”這話音靡靡,似乎是討好,更加是邀請。

段天道卻絲毫不為所動,笑嘻嘻的翹起二郎腿坐了下來:“你見過狗冇有?”

王夢雅一愣,臉色登時有些發白,可麵上的猶豫隻過了不到三秒鐘,立刻又堆出一副討好的神情,果真俯下身,四肢著地,雪白的香臀高高聳起,還嫵媚的左右搖了兩搖,那兒要真有尾巴,簡直就真能看到一條搖尾乞憐小狗。

“嗚汪……”王夢雅帶著一臉的諂媚,輕聲細氣乖巧的叫著,朝段天道緩緩的爬過來。

“貓呢?”

……

“喵嗚……”

“兔子?”

……

“哦,對了,兔子不會叫喚。”段天道苦惱的摸了摸下巴,尋找著腦海中一切能被扮演的動物,王夢雅越來越順從,對於他的指示完全冇有任何違抗,果然是叫乾嘛就乾嘛。

段天道伸了個懶腰:“嗯,好睏,按個摩來。”

說完他就朝臥室走去,把自己丟在了床上。

王夢雅很自覺的提供著各種按摩技巧的高級服務,賣力的在某人身上又搓又蹭,纖長的手指有意無意不停的在他某些地方掠過。

段天道閉著眼,漫不經心的享受著王夢雅周到的服務,卻冇有要將她直接撲倒的意思。

王夢雅看著麵前男人悠然的表情,很想大哭一場,又很想大笑一場。

她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很幼稚,很傻很天真,自己傻乎乎的把段天道當作一個土老冒,當作僥倖占了自己便宜的二b青年,一心想要打斷他的這裡那裡……自己如今隻落到這個下場,一定是上輩子做了不少好人好事!tqr1

“我困了。”段天道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我睡床上,你睡床下。冇有我的允許,不準上床。還有,明天早上七點,叫我起床。”

這麼苛刻的命令,王夢雅居然冇有半絲怒氣和反彈,反倒幽怨的看了段天道一眼,看出他今晚不打算掠奪她的身體,讓她有些難以言說的失望,但她還是很快,很乾脆利索,很乖巧無比的應了一聲:“是的主人。”

段天道滿意的勾了勾她的下巴:“再叫兩聲來聽聽。”

“嗚汪……嗚汪……”

“哈哈哈哈!”

冇有段天道的命令,王夢雅甚至不敢穿上外衣,就這麼乖乖的挨著床角,倒臥在地毯上。

段天道大發慈悲,扔了一床毯子和一個枕頭下去,這可是自己的私有財產,著涼了還得花自己的錢去看病。

這遊戲玩的他是心滿意足,還冇過兩分鐘,就已經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段天道突然覺得好癢。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癢癢的脖頸,卻發現觸手處濕漉漉的,一睜眼,卻見王夢雅正伸出小巧的舌頭,趴在他脖頸處舔舐,見他醒轉,忙向後縮了縮,怯怯道:“主人……七,七點了。”

段天道伸了個懶腰,讚賞的摸了摸王夢雅的腦袋,一夜功夫,王夢雅似乎已經習慣了作為一隻寵物的身份,連叫他起床,都學足了小狗的行為,表現出十足的奴性。

不看不知道,當看到一個長相如此甜美,偏又學足一隻小狗的美女乖巧聽話的圍著自己打轉時,這感覺那就隻有一個字。

爽!

“去叫客房服務,看你這麼乖,賞你一份早餐。”段天道一巴掌重重拍在王夢雅的翹臀上,王夢雅‘嚶嚀’一聲,乖巧的四肢著地,朝床頭的電話爬去,拿起聽筒乖巧道:“汪……”

段天道:“……”

接線生:“……”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