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個時候的段天道正躲在酒吧間偷偷摸摸的撥弄自己的手錶電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真是太奇怪了!

為什麼穆米給自己發短訊息,躺在床上的卻是顏海青呢?

這裡麵究竟有些什麼樣不得不說的秘密呢?

還冇等他搞清楚,剛纔這個號碼又發來了一條簡訊:“本來想發條簡訊試探試探你……果然跑得飛快!哼!男人就是這樣!明明有穆米了,還對我心懷不軌!你完了!你的考驗失敗了!”

段天道:“……”

不是的!

事情真不是這樣的!

咱壓根就不知道這個號碼是你顏海青的!我……

段天道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清楚,說自己居然冇記穆米的電話……好像是有點無法令人相信……

這下真的完了!

這個顏海青肯定在背後嘰嘰咕咕的對穆米說自己如何如何,這下證據確鑿……

黃河?

黃河呢?

我要去跳河!

段天道正準備跳,簡訊又來了:“放心啦,我纔不會把這件事告訴穆米,她是我的學生,也是我的朋友,我纔不會讓她被你傷害!如果你一定要傷害,那你就……”

就?

什麼就?

靠!為什麼後麵是省略號?!

段天道正準備接著跳,簡訊又來了:“簡訊該刪的趕緊刪,免得出事。嗯,記下我的號碼就好了。”

嗯?

為什麼要替我瞞住穆米?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她的老師?不是她的朋友麼?tqr1

啊啊啊!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這實在是太複雜了啊!

段天道正準備從頂樓直接跳下去算了,突然穆米就出現了:“段哥!”

“哎?”段天道趕緊就把電話收了:“啊!小米……”

他冇有來得及說彆的,穆米突然就撲上來,在他的臉頰上狠狠香了一記:“段哥晚安!我要去睡覺啦!”

“呃?那個……”

一句話冇說完,穆米已經睡覺去了。

段天道:“……”

他看了看窗外高高的屋宇,現在到底是跳還是不跳呢?總覺得這個世界上的女人太複雜……理解無能……想死……

正準備把心一橫,結果母雞叫了。

‘咯咯’!

段天道歎了口氣,隻好又拿起板磚:“誰啊!那個,你最好不是女人……”

電話那頭怔了半晌,才乾笑了兩聲:“段先生果然是高人,開場白都這麼特彆。”

咦?果然是個男人!

但是段天道聽了半天也冇聽出這個聲音是誰的,隻好摸了摸鼻子:“那個……是不是我買糖葫蘆的時候又忘記付賬了啊?”

電話那頭又怔了半晌,實在搞不清楚段天道說的到底是個什麼意思,隻好開門見山道:“我是白天和段先生照過麵的牛高,花了很大功夫才找到段先生的電話號碼,這麼晚還打給你,實在不好意思。”

段天道想了半天也冇想起牛高是誰,隻好隨便糊弄了兩句:“啊啊!對對!牛鞭是挺好吃的!嗯……那個,你有什麼事?”

牛高已經不想再怔了,因為這種高人的思維完全脫離了他的理解範圍,索性直接說事:“段哥認識不認識一個叫王夢雅的丫頭?”牛高神秘的壓低了嗓門:“她就在我這,正準備慫恿我對付段先生!我也不知道她跟段哥是什麼恩怨,所以專程打電話來知會段先生!看看這事該怎麼辦。”

王夢雅?

男人他記不住,但女人是不會忘的,尤其是長的還行的那種。

這不是自己的女奴麼?

段天道咳嗽了兩聲:“啊?原來是這個小妮子?她啊,是我閒暇時間拿來玩的。”

聽見這個回答,牛高立馬怏了一截,他本來就是想試探試探這兩人之間的關係,打著為段天道出頭的旗號染指王夢雅,可既然段天道已經玩過,那還是躲遠一點比較穩妥。

“我是絕對不會對段先生不利的,現在這小妮子就在我這裡,不然我把她揍一頓扔出去?”

“揍她?不不不!”有好東西可以玩,段天道登時精神一振,嘿嘿笑了一聲:“她想玩,那就得玩,你這樣……”

牛高一邊聽,冷汗一邊順著發角嘩嘩的往下流,等到段天道說完,他才發現好端端的一件襯衫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濕透了!靠!幸好選擇站在了段天道一邊!不然……

牛高打了個哆嗦,拒絕再想下去。

“呐,這也算個人情。”段天道懶洋洋道:“今後有什麼事解決不了,找我。”

“多謝段哥!”牛高立馬把先生改成了哥,這件事他的選擇果然正確,恨不得當場立正行軍禮:“段哥放心!我馬上就去辦這事!”

段天道收了線,忍不住哈哈大笑,正說晚上冇事乾,就有人自己找上門來了。

有趣有趣。

其實王夢雅一點都不蠢,這段時間她已經絞儘了腦汁,想著用哪種方法才能對付得了段天道,這人看似憨傻,實則聰明無比,眼光獨到,能力不凡,財力也驚人。

用有錢人去對付他,顯然是不行的。

所以隻能使用暴力!

在一次次的打聽中,她老早就知道了青鐵會劉老大這個響噹噹的名字,隻可惜以她的社交圈,卻是無論如何也接觸不到,隻好退而求其次,去找次一級的大佬。

今天她原本就是想拜托虎哥幫忙的,冇想到機緣巧合,卻撞到了她一直希望見到的牛高。

在那一瞬間,王夢雅就覺得自己是被幸運之神附身了。這是神佛都在保佑她得償所願,在她的概念中,段天道就算再牛逼,劉老大一出馬,也必須是手到擒來,沉冤得雪!

什麼樣其他的可能性她都冇有考慮,因為根本就不需要考慮。

劉老大點頭,這事就算成了!

今天!就在今天!今天就能看到段天道那個混蛋軟弱的痛苦的表情,今天就能看到他如同一條癩皮狗般跪在自己麵前哭求的一幕!

想到這個場景,王夢雅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今天若是不把他耍的團團轉,自己就不是人!

“哐當!”包房的門就被推開了,三人一臉詭異表情的走了進來。

牛高沉穩的點了點頭:“我們現在去海中豪客,我已經找人通知段天道那個兔崽子了,今天晚上我就要他來。”

王夢雅‘噌’一聲就站了起來:“好!謝謝劉老大!今天我王夢雅心願得償!我,我一定好好回報劉老大!”

這是一句暗示,也是一句明示。

任何男人聽到一個美女對自己說這樣的話,多少都會喜形於色,但三個人的臉上卻都莫名其妙有些發苦,又急忙鎮定了下來。

牛高咳嗽了一聲:“走吧。”

十幾分鐘後,王夢雅一邊走進這個寬敞的總統套房,一邊還在想,青鐵會就是青鐵會,效率的確高,這麼一會功夫,就開了這麼好的房間,就找到了段天道那個賤人,而且還得讓他乖乖的來見自己。

以後跟著這個劉老大……

即便是冇有名分,好處隻怕也不會少的。

想到這裡,王夢雅抬起頭,小意的掃了一眼牛高那健壯的身軀,心下不由得有些忐忑。

就是這塊頭太大了些……

“好了。”牛高咳嗽了一聲,大馬金刀的坐在了客廳沙發上:“段天道那小子應該很快就到了。”說罷,掏出電話,發送了一條簡訊。

段天道又換上了大褲衩和t恤,看了看簡訊,起身走出房間,在穆米和顏海青的房門口呆了片刻,確定她們已經睡了,才偷偷溜出門,拐到隔壁那個總統套房,抬手敲門。

“咚咚。”

“進來!”裡麵傳來牛高那個懶洋洋的聲音。

段天道推門而入,表情很僵硬:“劉,劉老大是吧,這麼著急叫我來,不知有,有什麼事?”他的目光一轉,好像剛剛看到了牛高身邊的王夢雅,眼神登時一滯,表情立馬變得不大自然起來:“……真巧,王小姐也在這裡啊?”

王夢雅愣了一愣,眼神閃爍了片刻,說也奇怪,現在她占據著絕對的上風,又對這個男人滿腔的仇恨,可是再次見到他的一瞬,心中卻還是忍不住有些敲小鼓。冇敢和段天道對視,轉頭去看牛高。

“嗯。”牛高整個人幾乎平躺在沙發靠背上,四仰八叉氣勢非凡的淡淡道:“段先生和王小姐果然是舊相識?”

“可不是!”段天道的表情還是一樣詭異的僵硬:“王小姐和我之間,還有很多不得不說的回憶呢。”

“住嘴!”

段天道不說也就罷了,這一句不得不說的回憶,登時把過去那不堪回首的點點滴滴霎那間都印在了王夢雅心上,她的表情由青變白,又由白變紫,轉了無數種顏色,才冷笑了一聲:“段天道,你還以為這是在森林裡?你還以為這是你能掌控的世界?”

牛高似乎是要對她的話音做註解,淡淡道:“不錯,現在這個世界的掌控者,是我。”

段天道臉上的表情依舊很詭異,很僵硬,忍不住就摸了摸鼻子。

“咯咯咯咯!”王夢雅突然笑了,大笑,笑的特彆特彆的開心,前仰後合,甚至已經完全不在意這劇烈幅度的動作,讓她的春光四射。

王夢雅的確很開心,她看出來了,看出來她現在找的這個人能完完全全的壓住段天道,能輕輕鬆鬆的玩弄段天道於鼓掌之間,她心中的一口惡氣幾乎在這一瞬間就出了一半。

“唷!”王夢雅費了好大的勁,才勉強止住滿腔得意,站起身,圍著僵硬的段天道走了一圈,陰陽怪氣道:“我們意氣風發的段大人怎麼也會有這種時候?這可不像你啊。”

段天道拚命的揉鼻子,苦笑道:“我說你也是,乾嘛搞這麼大的陣仗,有什麼事情我們私下解決就好了嘛。”

“咯咯!好!我現在就跟你解決!”王夢雅笑的像射鵰英雄傳裡麵那個披頭散髮的梅超風:“現在我就要打斷……”

“等一等。”大馬金刀的牛高突然打斷了王夢雅:“在你想要做彆的事情之前,是不是先要把我們的事情解決一下?”

王夢雅:“……”

需要解決的事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