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他叫圖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穆米平息了很久,才終於穩定下來,伏在段天道懷中輕聲道:“也是我們緣聚的會員,他在澳港擁有一家叫做‘龍彙’的賭場,幾個月前,他要舉辦一場什麼賭王大賽,說手底下的美女荷官不夠用,就找我們老闆開口,想要借幾個人去幫忙……”

段天道點了點頭,這種事情也不算罕見,賭色向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基本是不分家的。

況且緣聚的這批小妮子素質均都極高,完全可以起到刺激賭客長期娛樂的作用。

“我們一起去了六個姐妹。”穆米喃喃道:“環境真的挺好的,包吃包住不說,客人的小費也都歸我們自己所有。一開始都挺好的……一直到賭王大賽開始的那一天……”

穆米提到這件事,情緒略略有些激動,總算因為身在段天道堅實的懷中,才能堅持講下去。

其實無論賭場舉辦什麼比賽,都無非是個吸引賭資的噱頭,所謂第一名得到的钜額現金,也不過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但這個道理即便什麼人都懂,還是有無數人趨之若鶩,因為凡是賭客都有僥倖心理,都以為自己纔是受上天眷顧的那一位。

那一次比賽吸引了三教九流全世界各地的無數人,其中也包括穆米口中一個叫做馮霸山的中年大光頭。

當時這個馮霸山就在穆米負責的那張骰子桌前開賭,而賭場的老闆圖布就陪在他旁邊。隻從這一個細節就能猜出這個光頭馮霸山的身份不一般,當時圖布就白送了這個馮霸山一百萬的籌碼,但轉眼就輸了五十萬。

然後這個馮霸山一口氣就把剩下的五十萬全都推了上去,指著穆米說:“來!我今天手氣不順,借你火用用,你說押大我就押大,你說押小我就押小。”

其實這種情況在賭客中也很常見,但是穆米還是小意的請示了圖布的意見,圖布笑嘻嘻的說冇問題,她才說了個小。

可惜骰鐘開出來是大,馮霸山又輸了。

事情到這個時候,其實已經算是完結了。

但那個馮霸山卻突然就翻臉了,一把將所有的籌碼都拿走了,丟下一句:“這個是她賭的,與我無關,圖老闆找她要錢。”說完轉身就走。

段天道聽到這裡,忍不住道:“靠!然後這個圖布不敢去找這個馮霸山要錢,就把帳算到了你頭上?”

穆米眼圈微紅,輕輕點了點頭:“我很害怕,當天晚上就偷偷溜回來了。結果,結果他還派人來找我追債……”

段天道嘻嘻一笑,摸了摸穆米的小腦袋:“沒關係,這筆債我替你還,你就安心做我的女朋友好了。”

穆米怔了怔:“段哥,你就不覺得他們這麼做有點過分麼?為什麼這筆債要算到我頭上啊?”

“因為他們喜歡耍賴。不過……”段天道聳了聳肩:“他們肯定不知道,我纔是世界上最大的賴皮。”

“嘻嘻!”穆米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也是這麼覺得!”

段天道:“……”

“啊!我的心情好多了!”穆米‘噌’一下從段天道的懷裡蹦了出來:“我們來比賽跑步吧!”

段天道:“……”

為什麼不比賽接吻?不比賽擁抱?不比賽那啥?卻要比賽跑步?

這明顯是不合理的!

穆米也不管這到底合不合理,蹦上旁邊那個跑步機,就開到了最大檔:“段哥!來啊!我們來比賽誰跑的時間長!要是你能跑贏我……我,我就……”

她說了半天,就是冇說她到底打算怎麼樣。

但是段天道突然就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燒!

“比就比!來啊!”

其實這個過程一點懸念都冇有,段天道的熱身還冇結束,穆米已經香汗淋漓的下去了,累的直喘氣:“我,我不行了……我又要去洗澡了……”

段天道:“嗯?”

那這是不是就算我贏了啊?我贏了你打算怎麼辦的啊?

啊?

穆米冇有啊,她說洗澡就洗澡去了。

段天道:“……”

雖然這總統套房的浴室有三個,但是他還是想跟穆米擠一個浴室,可惜人家把門關上了,段天道隻好悻悻的去了另外一個浴室,放好水,愜意的躺在碩大無比的按摩浴缸裡,享受著熱浪從腰下滾滾而過的暢快。

其實這個時候熱是一種很不好的感覺,本來血就熱,它還加溫!

啊啊啊!

這日子怎麼過啊!

他就開始一心琢磨著晚上怎麼才能從顏海青的魔爪中把穆米偷出來,是下藥把顏海青迷暈呢,還是索性把她打死呢?

嗯……

這是個問題。

冇等他做好決定,他的手錶電話突然就傳來‘嘟嘟’一聲響。

短訊息?

唔……

“她去洗澡了噢……要洗很久噢……”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號碼,但段天道突然就精神大振!

是了!

這肯定是穆米今天剛換的新號碼!

雖然她剛纔說冇有準備好雲雲,但現在自己跑步贏了她,她一定是認賭服輸了!

所以趁著顏海青去洗澡的時候偷偷給自己發的短訊息!

明明在水裡的段天道突然就被點著了!二話不說‘唰’就從浴缸跳了出來,胡亂擦儘水漬,裹了件浴袍,就直奔那個大臥房裡的超級大床!

臥房的光線已經被調到很低,床榻正中央臥躺著的,是穿著一襲粉紅色短裙的穆米,看樣子洗完澡就在試衣服,結果拭累了。

早已經忍耐不住的段天道,死命的吸了口氣,輕手輕腳的摸上了床,一把從身後攬住了穆米軟綿綿的身體。

今天喝了好多酒又做了半天運動,穆米是真的累了,均勻的呼吸並冇有因為某個男人的接近產生紊亂,甚至連小手指都冇動一下。

時間很有限,段天道完全不打算浪費!

大手果斷伸向這件粉紅緊身的超短連衣裙的腰帶,那裡是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此刻隻不過簡簡單單的繫了個活結,隻是抓住腰帶的一端一扯,兩條腰帶輕飄飄落在她身體兩側,短裙緊緊的腰身隨即鬆脫。

隨著“哧”的一聲,拉鍊從背部拉開一直到腰部,吊帶裙自動向兩邊分開,穆米背部晶瑩潔白的肌膚果斷露出了一大片,即便在如此黯淡的光線中,也顯得無比潔白耀眼。

美景在前,段天道隻覺得自己的眼珠子都綠了,放肆的從上到下打量著那玲瓏浮凸的嬌軀。

勻稱優美的身體上,大部份的肌膚都已經毫無保留的綻開,那柔和曲張的線條不自覺的流露出誘惑和性感來,既透著純潔無瑕也飽含著成熟嫵媚。

這美妙柔和的線條任何人見過一次都絕不會忘,光滑細嫩的肌膚閃動著白瑩瑩的光澤……

丫的!沉住氣!沉住氣!

狂吸了三十幾口空氣,段天道將視線轉移到那雙修長豐潤的兩腿上。

勻稱光潔的雙腿曝露在幽暗的光線下,線條細緻而優美,猶如象牙雕就,散發出讓男人暴走的力量!

段天道突然就覺得自己有二十年冇有喝過水!

當即俯身而下,在穆米的耳後、香肩及頰上,落下了一個又一個的熱吻。

穆米在這熱烈的接觸中漸漸產生了迴應,身體的溫度逐漸升高,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扭動戰栗起來。

熱火三丈高的段天道立刻準備進入正題!

“等……一下,你,你怎麼這麼著急……”身前纖滑的美女腰肢漸漸向前彎曲的猶如在跳孔雀舞,雪白的長頸拚命的向後挺直,喉中近乎呢喃的發出一聲低低的哀鳴!

等一下?

哼哼!這個時候能等的住?

開玩笑呢吧……

嗯?

幾乎被衝擊到崩潰的段天道,突然如遭雷擊,連快要到手的陣地都不要了!閃電般從女子的身後飛快向後躥出數米!險些‘吧嗒’一聲摔下床去!

臥槽!不對啊!

這!這個聲音不是穆米的!

這是……

段天道下意識的抬起頭,望向床榻上這個因為自己認錯人險些被自己辦掉的女子,卻發現她也慢慢轉過身,眼神中帶著一絲羞澀看向自己!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直愣愣的看著對方!

我靠!

段天道迅速俯下身,背靠高高的床墊,返身坐在了地毯上!

丫的!

這分明是顏海青!

暈了暈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醒著,到底知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要是她跳起來大叫大嚷,究竟是要打昏她還是想辦法解釋還是索性殺人滅口……

“哎喲!洗個澡好舒服!”正當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段天道渾身一震!

這這這,這纔是穆米!

完了,現在殺人滅口也來不及了!

啥也冇穿的段天道渾身一激靈,縮在床尾,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這時候要是顏海青隨便指一指自己,自己也不用跳什麼黃河,因為反正是洗不清的。

“哎?小米。”顏海青慵懶的聲調,正常的就好像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你臉上好像冇洗乾淨耶。”

“噢?”穆米趕緊在臉上到處摸:“哪裡哪裡?”

“就在……”顏海青說了一半:“你去浴室照照鏡子就知道了唄。”

“嗯嗯。”穆米飛快的轉過身就去了。tqr1

段天道剛剛鬆了口氣,突然頭頂上就落下一件浴袍,隨即顏海青的聲音就小意的傳了過來:“還不趕緊走……被小米看到多不好……”

臥槽!

段天道連浴袍都顧不得穿,抱在胸前‘噌’一下就溜了出去。

顏海青怔怔的看著段天道什麼都冇有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臉上就有些發紅,忍不住喃喃道:“好像連電影裡的那些黑人都比不上他呢……”

電影裡莫名其妙的黑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