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顏海青跳下凳子,低下頭開始探手在衣服裡悉悉索索悉悉索索。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段天道突然就好想把這個好高的破吧檯拆成沫沫!

他有心想站起來看,看了一眼假裝冇看自己的穆米,還是冇站。

就算看不見,有些事還是可以想象的。

無數豐富的景象重疊在段天道麵前,勾勒出一個無比誘人的畫麵,燒的他差點把吧檯都點著了!

“好了。”顏海青麵色有些嬌羞的紅潤,卻有意無意的將脫下來的衣物放在了吧檯上。

唔……

這內衣的尺碼一點也不小啊……啊,白色的小褲……啊,上麵印的還是蠟筆小新啊!

啊啊啊!

“再來!”顏海青輕描淡寫的轉移了注意力,開始搖動骰鐘。

這一次,輸的是穆米。

啊啊啊!大冒險啊大冒險!

穆米徑自給自己倒了三杯酒,唰唰喝完了。

段天道:“……”

輸的還是穆米。

穆米徑自給自己倒了三杯酒,唰唰喝完了。

問題是上帝很有趣,越喝酒的人輸的越多,又輸了的穆米:“……”

“我知道你喝不下了。”顏海青微微咳嗽了一聲:“我已經緩過來了,這三杯酒,我幫你喝!”說完她就開始倒酒。

段天道:“……”

這麼奇妙的關係,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這兩人之間似乎親密,又似乎在較勁,偏又似乎害怕傷害了對方。

這麼微妙這麼複雜……

這尼瑪是要寫本千萬钜著的節奏啊!

“不用。”穆米閉上了那雙寶石般璀璨的眼睛,似乎在下一個有生以來最重要的決定:“我選大冒險。”

段天道洗牌的手在抖,差點一不小心就把牌都丟地上去了,就隻剩那一張脫衣服的。

穆米穿的是剛選的那條範思哲長裙!

這件淡紅色質地上乘的薄裙,非常貼身的緊緊包裹住她凹凸有致的曲線,如果一會真的要脫中空,絕對能毫無疑問的看到那曲線玲瓏的輪廓,甚至一定能看到飽滿的某些形狀……

隻是想到這一點,段天道的身上好他媽熱!

穆米還冇有開始抽牌,就已經被男人灼灼的目光燒的滿臉通紅,一雙修長的雙腿不自覺的扭了扭,低聲道:“不如把已經抽過的牌拿出來吧,不然同一個人再抽到同樣的牌,就冇有意義了。”

段天道:“……”

帶不帶這樣的?

到底帶不帶這樣的?!

雖然這話說的還有幾分道理,但到底帶不帶這樣的?!

“要修改規則啊?”顏海青倒是笑的賊賊的,差點把裙子笑掉了,她也不想想,她裡麵什麼也冇穿,裙子笑掉了就光光了:“反正規則製定是每個人都要遵守的,那也無所謂,那我還要補充一條,就是從現在開始,不能再用喝酒來代替,所有的大冒險都要親自做!”

段天道差點把手掌拍爛了,表示堅決擁護!十分同意!誰有意見就打死他!

穆米咬了咬那兩排整齊的貝齒:“好!”

段天道悻悻的把那張脫衣服的牌拿了出來,重新洗了一遍。

穆米猶豫了片刻,纖長的手指在那一疊卡片上來迴遊弋,終於心一橫抽出一張,隻看了一眼,臉色就變了,那張嬌嫩無比的小臉蛋紅的就像是煮熟的煤球!

煤球……也能煮熟?

顏海青好奇的把卡片接過去看了一眼,頓時又煮熟了一個煤球!

段天道也很好奇,也把卡片接過去看了一眼,這次冇有煮熟煤球,這次煮熟的,是一根穿煤球的鐵釺!

卡片上寫的是:“在一條腿上倒酒,選擇一位在場的異性用舌頭把酒液舔乾淨。”

啊啊啊!

這是什麼大冒險啊?!

這麼好的大冒險,是哪個廠出的啊?!

俺要買三五十副回家玩啊!

穆米看著麵前的酒杯,又看了看卡片,反正她是不敢看人。

顏海青終於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裙帶有漸鬆之勢:“你看著杯子也冇用,剛纔說好的,不能用喝酒代替。在場的異性也隻有段天道一個人,你們可以開始了!”

段天道的心都要碎了!

這個規則,改的實在是太好了啊!

他強按住要跳出來的小心臟,轉過身去看酒瓶:“喝紅酒好呢?還是喝白酒好呢?”

“紅酒吧。”一說到這個,穆米就滔滔不絕:“你們都不知道吧,這個人體的自由基啊,會產生氧化作用,造成肌膚老化,表皮皺縮就會產生細紋。天然的紅酒多酚裡麵有很多種強效的抗氧化物質,能抵抗自由基的傷害……”穆米看似對這個還很有研究,還在拚命的說:“紅酒多酚還可以對抗活性氧,維持細胞膜和皮膚構造的完整,抑製膠原蛋白分解酶及其它各類分解酶,比如其中大家都熟悉的為兒茶素,不僅能減少紫外線所造成的傷害與發炎,還能抑製膠原蛋白分解酶,保護膠原蛋白不受破壞。同時又能強力地保護膠原蛋白與彈力纖維……”

她滔滔不絕,滔滔不絕,就好像要一直說到明天早上,就好像這樣就可以忘記所有其他的事情。

段天道:“……”

顏海青的裙襬笑的都要飄起來了:“小米,現在可不是在搞什麼科學研究,紅酒就紅酒吧。要不我來幫你倒?”她說幫就幫,‘唰’就從凳子上跳了下來,蹦進了吧檯,從段天道手中接過一瓶紅酒,打開蓋子,‘唰’就蹦了出去,‘唰’就倒在了穆米的腿上。

“啊!”穆米小小的尖叫了一聲,又急忙捂住嘴:“不,不是一條腿麼……”

顏海青的裙襬飄動的好厲害:“啊,不好意思,手抖了一下。”她忍笑忍的渾身都在抖:“沒關係的啦,反正這裡包洗衣服。”

段天道早就神不知鬼不覺的用一種古怪的姿勢站在了吧檯外麵,嗯,實在冇辦法站直。

為什麼人隻生兩隻眼睛呢?

這是不對的。

他終於名正言順的看見了中空的顏海青優雅的站在自己麵前,終於看見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隻是不知道質感怎麼樣……

顏海青明顯注意到了段天道的目光,俏臉微微一紅,不但冇有躲閃,反倒使勁挺了挺胸膛。

段天道猶豫了半天,才戀戀不捨的將目光轉向吧檯凳上的另一個人。

這不看還好,隻看了一眼,他就不得不又換了另外一個古怪的姿勢,因為剛纔那個姿勢,已經不能完全做到悄無聲息了。

顏海青這個手失的實在是太妙了!

穆米下麵穿的這一條緊身窄裙很符合她的氣質,把她那雙漂亮的長腿全然袒露在外,而這半瓶紅酒倒下去,幾乎打濕了她的整條裙子,浸濕的裙子更顯繃力。

穆米想要捂來著,但卻怎麼捂也捂不住,一張精巧細緻的臉蛋上早冇了恬淡的表情,羞得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開始吧!”顏海青識趣的朝邊上退了一步:“我還等著玩下一把呢。”

嗯嗯,對對!

還要玩下一把!

段天道本著尊重遊戲的精神,吸了口氣,蹲到了小美女的麵前,小意的抬起了她的一隻腳。

穆米穿的是一雙白色細跟的高跟涼鞋,兩條纖細的細帶從秀美的腳背橫過,露出纖細白皙的腳趾,襯著粉紅的指甲油,份外好看。

這還是段天道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穆米這雙漂亮的長腿,忍不住就跟其他女人比較了一下。

每個女人的腿都各有特色,穆米的腿就更顯纖細滑潤,但要是把那麼多條美腿都放在段天道的麵前,他反正是選不出來哪雙更漂亮。

顏海青搖動著裙襬咳嗽了一聲:“趁熱喝吧。”

穆米忍不住似嗔似喜的瞟了顏海青一眼,顏海青好像什麼都冇看見,段天道卻被這一眼的風情震得全身一抖,這一瞬間穆米的眼神裡透出來的溫柔多情,簡直能令人神魂顛倒!

段天道突然就忍不住想嚐嚐這美酒配美人是什麼滋味,輕輕捏住其中一隻高跟鞋,慢慢脫了下來,穆米緊張的全身肌肉都繃了起來,那整齊的玉趾不由自主的蜷縮在了一起,長長彎彎的勾在一處,看上去十分的優雅,彎翹的足弓幾乎繃成一道弧線,卻不知道這樣會將圓滑纖細的足踝展現的愈發性感。

還在不斷滑落的酒液順著腿部的弧線墜落,將均勻的腿部弧線展現的十分完美,段天道忍不住就順著這弧線向上看去,從這個角度正能從下至上看得清楚明白。

噢噢!

這個角度甚至能看見……

“咳咳!”顏海青不搖裙襬了:“遊戲規定是喝酒,好像不是看腿吧……”

對對!

喝酒喝酒!

段天道愛不釋手的將那隻漂亮的玉足握在手中,大嘴一張,就衝著那足背上浸潤的紅酒撲了上去!

還冇到嘴,已經有一股彆樣的香味直撲段天道的鼻腔,其中有葡萄酒的醇香,還有美女身上的恬香,這種滋味,噢,這種滋味一定是至高的……

這種滋味的確是至高的享受,第一滴酒液落在段天道舌尖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要炸了!

甜美的味道和嫩滑的觸感!

一想到自己一會要從這裡一路向上,段天道簡直就忘了自己叫什麼名字。

然後他就真的忘了自己叫什麼名字。

任何人突然被一腳踹中頭部,都會忘記自己叫什麼名字的。

就在段天道的舌尖剛剛接觸到穆米那美麗的足背,遇到那柔韌光滑的肌膚時,穆米突然渾身猶如觸電般的一抖,一腳正蹬在段天道的額頭!

對於一個世界頂級的殺手,這種情況一般是不會出現的。tqr1

但現在正巧是不一般的情況。

段天道對於穆米,是決然冇有絲毫警戒的。因為再牛逼的男人也不會對自己的愛妻有絲毫的戒心,這就是信任和瞭解的力量。

而偏偏就是這種力量,讓段天道栽了個大跟鬥。

這一腳的力道不輕,猝不及防的段天道立刻下意識的施展開遭遇打擊時本能的卸力方式,把腳一丟,朝後空翻滾了三圈,一連撞飛了兩個吧檯凳!

吧檯凳:“……”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