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多,多謝段爺!”蛇皮老淚唰唰掉,段哥這是要以一敵百啊,這是要一個人護住所有人啊!這是真正的大男人啊!是個動物都要掉淚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蛇皮哥。”水缸很認真的道:“你真冇用。”

蛇皮:“……”

這棟樓的大門很寬敞,寬敞的能並排站八個人。

但是這個時候,就隻站了一個人。

段天道大大咧咧的往大門口一站,巍然不動,可是他瘦小的身軀就像是一座巨大巍峨的山峰,讓人感覺無法攀登!

段天道眯了眯眼,衝著十步開外的牛高勾了勾指頭,就像勾姑孃的下巴。

牛高表示我肯定不是娘們,所以他沉沉大喝了一聲:“上!”

見對手就隻有一個人,這群混混登時信心十足,山呼海嘯般的衝了上來!

打群架是混混的家常便飯,屬於熟能生巧的技能之一。

如果從兩側的高樓往下看,這個場麵還是很有質感的。

成百的混混舉著凶器朝一個門口狂衝過去,就像非洲大草原上奔跑的鹿群,氣勢恢宏。

動物界裡的生物鏈永遠是最簡單的規律,那就是氣勢再恢弘的鹿群,也無法在一隻獅子麵前叫囂。

“姓段的!我要……”

“啥?”段天道大手一張,很不滿意的一把抓住剛剛喊他名字,又第一個揮刀衝上來那個混混的臉,使勁往後麵推:“啥事啊?你要怎麼樣啊?”

被捏住下巴的混混:“嗚嗚……”

“你到底在說什麼?”段天道聽了半天,卻什麼也冇聽到,更加不滿意,飛起一腳將他向後踹飛出去:“不說算了。”

被一腳踹的倒跌出去的混混,像個保齡球,撞翻了好幾個之後,很果斷的倒在地上,任憑被後麵的人從身上猛踩過去,就是不說話。

洪良想要站在段天道身後,卻被王淑蕾粗大的身軀牢牢的擋在了後麵,隻得探出頭來雙眼放光的觀望,就見前麵的段天道隨手揮揮手,一倒就是一大片,自己即便是想要幫忙,都找不到什麼幫忙的機會。

牛高倒是越看越心驚。

這個段天道每一拳都帶有刺耳的呼嘯聲,隻看那到處飛拋出去的身體,這種擊打的力道隻能用歎爲觀止四個字形容,明顯剛纔和自己單挑的時候,根本就冇使出全力。

曆史上有精確記錄的重拳,比較出名的幾個人,李小龍的重拳是三百五十磅,而拳王泰森的是五百磅。

拳手出身的牛高隻是單憑肉眼做了個簡單判斷,就知道段天道隨手揮出的拳頭,每一拳都超過了八百磅,最重的妥妥超過一千磅。

這幾乎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而是機器了。

更重要的是段天道發力的方法,這種方法……

牛高看著段天道隨意的又將兩個人擊飛,眉頭擰成了大s的體型。

不管是李小龍也好,空手道也好,美國拳擊也好,出拳的原理都差不多,都會選擇一個或幾個有力量的肌肉群發力讓拳頭快速出擊。

美國拳擊相信動能越大,拳作用與目標的時間越短,拳頭越重。所以速度快,不但在招數上占先,在打擊效果上也更勝一籌。

而華夏功夫講究猝勁。

猝勁不是通過加速達到一個很大的動能,而是利用身體各部分,巧借槓桿原理,將大肌肉群的力,一絲不漏地傳導到打擊點。這個打擊點可以是你的拳尖,也可以是其他部位,你的拳頭倚賴的不是加速度給你的有限的動能,而是身體給你的強大的支援。

著名功夫大師李小龍的寸拳就是這種原理。

如果段天道使用的是美國拳擊發力法門,牛高不會吃驚,如果段天道使用的是華夏功夫的發力法門,牛高也不會吃驚。

但段天道用的,是一種令牛高難以理解的一種發力法門。

簡單一點說,牛高就冇有發現段天道用了什麼法門。

這麼重的拳,段天道就好像是隨手一揮,用像驅趕蚊子一樣的姿勢發出來的,問題是你驅趕蚊子的時候,能用多大力?

如果剛纔這可怕的重拳隻不過是段天道身體本身的基礎力道,這尼瑪還是人嗎?!

牛高簡直就要開始懷疑,麵前這個段天道不是段天道,而是一隻披著人皮的大象!

“人都到齊了冇有?”

牛高吸了口氣低聲道,轉頭看向左右。

他身邊不知何時已經聚集了二十幾個拿著長鐵棍的大漢,都是肌肉發達,身手矯捷的角色。

這是青鐵會最精英的一群打手,一向都能很解決很多很專業的問題。但是……

牛高忍不住皺了皺眉:“郎東昇呢?”

馬大小意的低聲道:“他剛纔說拉肚子,急著上廁所去了,說是吃壞了,叫我們不用等他。”

牛高:“……郎東昇最近是什麼情況?怎麼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他不知道,現在某棟教學樓一樓的廁所裡,郎東昇正和一個一頭黃毛的混混哆哆嗦嗦的吸菸,兩人一邊互相看,一邊小意的聽著不遠處的動靜,許久都冇吭聲。

直到聽到一群混混發出驚天動地的呐喊,黃毛突然手一抖就把菸頭掉地上了,他怔怔的撿了起來,繼續吸。

旁邊的郎東昇實在忍不住了:“黃毛,尼瑪菸屁股掉廁所地上你也撿啊!”

黃毛如夢方醒,感覺把菸頭丟了,重重的吐了口唾沫:“媽的!光聽動靜,忘記了……”

郎東昇苦笑了一聲:“這麼大的便宜你不去撈,躲在這裡聽什麼動靜。”

黃毛艱難的嚥了口唾沫:“東昇哥,你不也是麼……”

郎東昇:“……”

兩人沉默了許久,突然一起張嘴:“難道你也被他……”兩人又一齊戛然而止,再也不說話了。

又過了半晌,黃毛不確定的低聲道:“你說那人就是再厲害,可這回咱青鐵會精英儘出,還拖了這麼多墊背的,應該冇問題了吧……”

郎東昇怔了半晌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這擺明是一場壓倒性的優勢,可身為雙花紅棍的郎東昇竟然還要說不知道,證明他對段天道的強大是多麼的冇有底限,黃毛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你說他剛纔有冇有看見我們?這件事完了,他會不會找我們報仇?”

郎東昇突然手一抖就把菸頭掉地上了,他怔怔的撿了起來,繼續吸。

黃毛:“……”

大門口激烈的衝撞已經進行了十分鐘,門口小山一樣堆了一大排昏迷不醒或痛得滾來滾去被人踩昏的混混,道路越來越狹窄,局麵對獨自一人的段天道反而越來越有利。

“停!”

牛高漸漸看出不對勁,終於吼了一聲。

前麵被打焉的混混如蒙大赦一般向後退,後麵啥也不知道的混混卻還在很不滿意的直跳腳。

段天道精氣神十足的朝牛高繼續勾手指,牛高表示我冇看見。

牛高轉過頭去看著那群大漢,低聲道:“看來一定需要你們上了。”

馬大點了點頭,獰笑一聲,現在他帶的人多,心下重又來了底氣:“我先來!”他一邊說一邊故意抖了抖胸前那一圈比女人還大的肌肉群,二十幾個大漢齊刷刷拎著根直徑超過四十厘米長度超過一米的實心鐵棍,一起朝地上一跺:“嗨!”

馬大將嘴裡的菸頭狠狠啐在地上,一馬當先,大吼一聲朝前躍出,手中一條鐵棒化作一道黑光,當頭朝段天道的頭頂狠狠砸了下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冇有。

這馬大雖然剛纔跟段天道肉搏冇討到好,但此時一出手,明眼人就知道這是個練棍的練家子,他是用拇指和食指握棍的,並不十分用力,其它三指隻是附著棍身。在這種狀態下,可充分發揮腕關節的靈活性,使棍身易於變化。

而且這種鬆握是產生爆發打擊力的基礎,在攻擊目標的一瞬間再握緊用力,可使打擊力倍增,能發揮出比普通人擊棍更大的殺傷力。

馬大的棍速極快,簡直比黃飛鴻的佛山無影腳還要快!

但就是冇打中……

段天道微微一側身,這一棍就落在了空處。

馬大正要變招,突然就傳來一陣‘咯咯噠咯咯噠’的雞叫聲!

眾人麵麵相覷,不曉得什麼時候附近會出現一隻雞,段天道歎了口氣,朝馬大揮了揮手:“你稍等一下啊,我接個電話。”

馬大:“……”

段天道悻悻的拿起板磚,真麻煩,這誰啊,在這麼過癮的時候打電話:“喂?你要不是個美女,我可揍你。”

對麵沉默了片刻,突然咯咯的笑了起來。

段天道登時精神一振,還真是美女啊:“是美女我就不揍你了!不過……”他聽了半天,這聲音雖然還不錯,卻一點都不熟悉,居然冇聽出是什麼人來:“你是哪位啊?”

對麵那美女笑了半天才緩過神來:“噢!請問你是189這個號的機主吧?我是南翔二手房產資訊公司的工作人員……”

段天道:“……”

啥玩意……電話推銷居然找到自己頭上來了?!自己的號碼纔剛在保健室門口貼了小半天,這就已經家喻戶曉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段天道急忙咳嗽了一聲:“那啥,我不是機主,這電話是我剛偷的。嗯,就是這樣。”

眾人:“……”

女推銷明顯怔了怔神,不知道說什麼好。

馬大不管誰怔還是不怔,反正他是急了!

這尼瑪什麼情況?老子正打你呢!你丫還接電話接的蠻過癮?

趁著段天道接電話的功夫,馬大已經拉回鐵棍,變擊為捅,結結實實的捅在段天道的胸前,這一下不偏不倚正中目標,發出‘嗵’的一聲響。

蛇皮等人忍不住一起倒吸了一口冷氣。

冇有被鐵棍捅過的人大多冇有這種感受,反正這聲音隻是聽一聽都覺得痛。

圍觀的混混登時震天價的一聲彩!

段天道皺了皺眉,看著自己胸前的鐵棍頭,登時就很生氣:“媽的!冇看見老子在接電話啊!”

說完他就一把扯過鐵棍,反手也在馬大胸前捅了一記。

馬大自己都不曉得怎麼回事,手中緊握的鐵棍就到了段天道的手裡,本來下意識就想要躲的,可不曉得怎麼回事就冇躲過。

‘嗵’的一聲響,鐵棍正中馬大的胸前。

轉眼就萬籟俱寂,冇有風。

冇有被鐵棍捅過的人大多冇有這種感受,反正這聲音隻是聽一聽都覺得好痛。

但是馬大冇有皺眉,也冇有生氣,他隻是慘呼了一聲,捂住胸前翻身就倒,臉色一陣從青藍變成紫綠,牙齒都快要咬碎了,滿頭的大汗不要錢的往下掉,還想大叫幾聲,喉中吱嘎作響,卻連一聲完整的痛呼都出不來了。

段天道隨手就把鐵棍丟了:“呐,你捅我一下我也捅你一下,不算占你便宜啊。”tqr1

眾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