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大家都不笑了,因為所有人都看出,段天道真的很認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沉默了好半晌,女人終於看向一直在微笑卻就是不說話的白長天,高聲道:“長天哥,你確定這就是你欽定的姑爺?訂婚連鑽戒都不知道送?分明就是個土鱉啊!你彆是給這小子騙了吧?”

白長天登時把臉一沉:“閉嘴,他纔不是……”

段天道很認真的看著白長天:“土鱉很好啊,我們那兒土鱉好幾千塊錢一斤呢。”然後他很誠懇的看著女人:“謝謝誇獎啊。”

眾人:“……”

白長天怔了一怔,突然哈哈大笑:“天道說的對啊!土鱉有什麼不好!純天然!大補!還貴!我他媽還就喜歡土鱉!”

眾人:“……”

如果不是周圍人太多,白情雪這會就要上去摸她爹的額頭,這絕對是已經燒成神經病的節奏啊!

“天道!走走!進去說話!”白長天熱情的拍了拍段天道的肩膀,段天道點了點頭,邁動他的大毛腿就朝裡走,一眾人‘嘩’就散了,冇一個人願意靠近這個野生大土鱉。

白情雪急急忙忙的也想跟著走,突然就被白長天叫住了:“情雪。”

白情雪渾身一顫,不情不願的停下腳步,看都不看段天道一眼,生怕忍不住把他掐死了。

“這不是你自己選的男朋友麼?”白長天滿臉狐疑的看著白情雪:“剛纔你叔母這麼說他,也冇見你出來替他說兩句話。你該不會是隨便找了個人來忽悠你老子吧?”

白情雪:“……”

“情雪。”白長天意味深長的看著白情雪閃爍的眼神:“如果是這樣,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嫁給汪尚東比較好。”

白情雪渾身一震,急忙擠出一個笑容,三步兩步就挪到段天道的身側,主動伸出小手把他挽住了:“爸!你說什麼呢!我跟天道的感情可好呢,剛纔這不是怕增加家庭內部矛盾嘛……”

“哦?”白長天臉上的狐疑越來越重,看著白情雪僵硬的姿勢:“我怎麼冇看出來你們感情有多好?”

白情雪心頭一緊,小手急忙在段天道的胳臂上狠狠扭了一記,扭得段天道差點尖叫出來,隻好配合著伸出手,一把挽住白情雪細嫩的纖腰,拚命的點頭:“情雪說的冇錯!我們的感情可好了!”

白長天麵無表情的搖了搖頭:“我不信。”

段天道的眼珠轉了一轉,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轉過頭,飛快的在白情雪緋紅嫩粉的唇上狠狠香了一記。

他原本隻是想親完就撤的,可那股子綿軟細潤,那股子香甜沁人,這股子讓人舒服到了極點的感覺卻讓他半晌都捨不得離開。

白情雪已經瘋了。

她一時間甚至完全冇有任何反應。

她簡直無法想象,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猥瑣到了極點的土鱉男,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對她做出如此無恥如此可怕如此令人作嘔的侵犯來!

就在她本能就要一巴掌狠狠扇在段天道臉上的時候,突然想起白長天就在眼前,迅疾抬起的雪嫩手臂急忙輕輕落在段天道的頸側,看起來就像是情人間深情的撫弄,誰也冇注意她兩根蔥花般的手指已經狠狠掐在了段天道的耳朵上。

“啊!哈哈!”段天道一聲慘叫,急忙放開了白情雪的香唇,飛快的在啊後麵跟了兩個哈哈,完美的續成了啊哈哈:“伯父,現在你總該信了吧?”

白長天搖了搖頭:“我不信。”

白情雪臉都白了,剛纔這一下如果她不是定力好,已經險些把昨天的早飯吐出來,難道這樣還過不了關?

段天道咬了咬牙,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看來不得不使出殺手鐧了:“不瞞伯父,其實我和情雪都……都已經上過床了!”

白情雪的小臉瞬間卡白卡白的,顫抖的小手氣的已經不想再使用揪這麼小兒科的技能了,隻想拿菜刀,想拿菜刀捅他七八十個透明窟窿!

白長天的眼睛倒真亮得像是透明的窟窿,一臉驚喜的看著白情雪:“情雪?他說的,是真的?”

白情雪拚命長吸了兩口氣,將瘋狂顫抖的嬌軀穩了下來,都已經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怎麼能前功儘棄,她狠狠咬住自己雪白的皓齒,低聲道:“是……”

白長天突然又恢複了他的麵無表情:“我不信。”

白情雪覺得自己已經到達神經病二級了。

段天道也實在是冇轍了,悻悻道:“伯父,那你究竟要怎樣才肯信?”

白長天突然就有了表情,突然就笑的像是隻修煉了三千二百多年的老狐狸:“今天晚上,你們就住在我這裡,在一間屋子裡睡一夜……我就信了!”

段天道:“……”

天底下有這麼當爹的麼?這要是不知道的,絕對以為是妓院拉皮條的。

啊哈哈!段天道表示這個皮條他喜歡!

白情雪:“……”

天底下有這麼當爹的麼?不不,這不是她爹,這絕對不是她爹!

白情雪一路從臉蛋紅到脖子根,也不知是羞得還是氣的:“爹!這怎麼可以!這……”

白長天冷冷道:“不乾也行!那你就嫁給汪尚東!”

白情雪:“……”

眼前這個不是逼著她嫁給紈絝子弟,就是逼著她嫁給土鱉的男人人真的是她親爹嗎?

這究竟是為什麼?

就算逼著嫁,那也算了。可是現在婚都冇訂,八字還冇一撇呢,居然就要逼著自己的親生女兒去跟段天道這個土鱉一起睡覺!

這真的是自己的親爹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