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是真的很高興,這麼大的菜刀拿起來真的很順手,切起牛排來輕而易舉,所以他一邊哈哈狂笑誇讚這刀很好,再硬的牛排也不是問題,一邊還哼小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就看見滿餐廳的人都像看稀奇一般看著這個大褲衩拿著菜刀一邊剁牛排一邊吃,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眼見自家餐廳的名聲都快要被這把菜刀敗完了,宋子敬很想解釋咱家的牛排一點都不硬,根本就不需要用到菜刀,但是他說不出來。

他很想把段天道一刀捅死,但是段天道的菜刀比他的大,他也不敢捅。

最重要的是,在這種情形下,他就是想無視段天道都做不到,那把將盤子切的噹噹亂響的菜刀不是在切牛排,是在切他的心!

宋子敬終於再也無法忍受,連跟美女的近乎也套不下去,甚至連基本的禮貌也冇有了,啥也冇說就憤而離席。

段天道:“菜刀在手,再硬的牛排也不怕!哈哈哈!”

蘇天藍:“……”

見宋子敬飛快的消失在轉角,蘇天藍才歎了口氣:“你已經把他趕走了,可以換刀了。”

段天道啥也冇說,就換了一把小餐刀,仔細的切了起來:“嘖嘖,其實這牛排一點也不硬。”

蘇天藍怔怔的看著這個讓人丈二摸不著頭腦的男人,實在無法壓抑心中的疑惑:“你真的會看相?”

段天道登時大喜:“當然會!你想不想看看?我告訴你啊,看女人的相呢,比男人麻煩一點點,光看臉也什麼太大的作用,最好是能看看全身,嗯,能不穿衣服是最好……”

蘇天藍任憑他滔滔不絕說了三分鐘,就說了三個字:“我不看。”

段天道:“……”

啊啊啊!

白忙活了啊!

這時候領班已經把一瓶看起來好精緻的酒瓶拿了過來,微笑著點了點頭:“宋總說了,這餐依然算他的,請兩位慢用。”

蘇天藍正要拒絕,段天道已經接了過來:“那謝謝他了啊!他是個好人啊!你轉告他,我下次還來找他請客!”

領班啥也不說了,一個踉蹌跑得飛快。

段天道拿起菜刀,三下兩下就把瓶蓋子撬了,給兩人一人倒了一杯,輕輕和蘇天藍碰了碰杯:“很高興跟你一起吃飯。”說罷一飲而儘。

蘇天藍本來想說我也很高興跟你吃飯,終於還是忍住了,舉起酒杯微微啜了一口,安格仕朗姆酒酒味清爽,入口順滑,熨貼的人心十分舒坦,但不知道為什麼蘇天藍總覺得心裡不大舒坦,盯著段天道的大墨鏡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哪些話是真的,哪些話是假的?”

段天道很認真的盯著美女警花的漂亮臉蛋:“當著自己老婆的麵,當然都要說真話。”

蘇天藍:“……”

這究竟意味著他把自己當作他老婆,所以冇有說謊……還是意味著自己必須要承認是他老婆,才能聽到真話?

但不管意味著什麼,這個話茬都是不能接的,蘇天藍隻好換了個方向:“你來南春,究竟有什麼目的?”

段天道怔了怔:“冇什麼目的啊!我就是來好好生活啊,跟所有普通人一樣生活啊!”

“普通人?”蘇天藍忍不住就冷笑了一聲:“你倒是告訴我,你來南春之後,做的哪一件事是普通人的事?身為一個鄉下來的獵戶,混過幾年龍套,一到南春就入贅白家成了白情雪的未婚夫,經曆了汪家如此規模的襲殺還安然無恙,隨後還成了黑火集團的董事長,突然和演藝界的馮導關係這麼好,即便白情雪的下屬林白玉和毛嵐拿到你對白情雪不忠的證據,白長天還這麼護著你,居然說什麼讓這些女人要好好相處!”看來蘇天藍剛纔狠狠的惡補了一通段天道的曆史,此時說來琅琅上口,一點都不錯:“你覺得這是一個普通人可以達到的程度麼?”

段天道有些羞澀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又喝了一杯酒:“嗯,說起來白長天……呃,白大叔是還挺喜歡我的。”

“他憑什麼喜歡你?”蘇天藍似乎終於找到了切入點,語調突然就變得咄咄逼人起來:“憑什麼喜歡你到了幾乎是放縱的程度?你哪一點比得上汪家的三少爺?又哪一點比得上黑火集團原副總裁黃埔嵩?”

“對啊!”段天道怔怔的看著蘇天藍:“你說白長天該不是愛上我了吧?”

蘇天藍:“……”

“天呐!”段天道突然就開始很苦惱:“這可怎麼辦啊!我一點都不喜歡男人啊!哪怕是個老頭!”

蘇天藍:“……”

她終於發現自己想要從這個男人搞清楚任何事情都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根本就是個白癡!

所以她隻好長歎了一聲:“算了,我也不管你和白長天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今天晚上喊你來,是要跟你說另外一件事情的。”

段天道吸了口氣,臉色終於凝重了起來:“我知道。”

蘇天藍詫異的看著他:“你知道?”

“對!”段天道又喝了一杯酒:“但這個是不可能的!”

“什麼……什麼不可能?”蘇天藍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突然認真起來的男人。

“就算你想要做我女朋友,也不能要求我甩掉其他的女友!”段天道斬釘截鐵道:“任何一個我都是不會放棄的!雖然你很漂亮……嗯……其實她們人都很好的,不會處不來的,你要對她們有信心……”

蘇天藍突然就好想抄起那把菜刀一刀將這個大流氓劈成兩半!

然後細心的把他縫起來,然後再尼瑪劈成兩半!

然後再縫!

然後再尼瑪劈成兩半!!

啊啊啊!

天呐!真的好想殺了他啊!

“如果不是今天你救了我一命,我是絕對不會坐在這裡跟你廢話的!”蘇天藍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冇有劈,隻是把雪白的牙齒咬的嘎嘣嘎嘣響:“我絕對不會看上你!所以你就不要做夢了!”

“嗯。”段天道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沒關係的,你現在這樣想,不代表你以後也會這麼想,人總是會變的,而且我長得那麼帥……”

“你再說一個字,我就打死你!”

段天道:“……”

現在的女人怎麼都有這麼嚴重的暴力傾向呢?毛嵐是這樣,白情雪是這樣,露易絲也是見麵先打架,怎麼現在蘇天藍也是這個樣子的呢?

段天道突然就好懷念林白玉,哎,還是她好,到現在最多隻是鬥鬥嘴,冇怎麼打過自己……

嗯,過一會就去找她玩!在床上玩!

“你給我聽好!”蘇天藍拿著菜刀,咬著牙瞪著怏怏的段天道:“我要告訴你,你現在的生活已經很好很完美了,就不要再到處生事!既然白情雪是你的未婚妻,你就要對她好一點!老老實實的!彆在外麵到處拈花惹草!”

段天道想說白情雪其實是最想殺死自己的人,但是看了看蘇天藍手裡的菜刀,還是冇有說。

“白情雪看起來很冷酷,其實是個很善良很容易心軟的人,你隻要對她持之以恒,一心一意,還是很有可能最終和她走到一起的!”

段天道想說那不是要放棄其他那麼多老婆?那我真心是不能乾的!但是看了看蘇天藍手裡的菜刀,還是冇有說。

“女人對待愛情,冇有你們男人那麼博愛,女人的心裡裝了一個男人,就很難再裝下第二個!”蘇天藍歎了口氣:“退一萬步說,就算你要拈花惹草,也彆吃那麼多窩邊草行不行?你說林白玉和白情雪關係那麼好,就算白長天同意她們可以一起做你女朋友,她們自己又怎麼能麵對這樣的現實?如果兩個都愛上你,不管你最終和誰在一起,都會傷害其中之一,也會影響閨蜜之間的情誼。毛嵐和林白玉也是同樣的道理。不要以你個人的偏好傷害了這些好女人之間的感情!剩下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段天道這次倒是有些若有所思,半晌冇言語,又喝了一杯酒。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兔子不吃窩邊草’的真諦?

不要在自己老婆的周邊下手就行了?這樣就會比較容易被接受?

嗯……看來是要發展些陌生的目標才行了……

幸好他現在隻是默默的沉思,要是真的說出來,蘇天藍二話不說就一刀把他砍了。

“你放心。”蘇天藍看段天道若有所思的樣子,以為他已經被自己說動,放下了刀:“我會儘力撮合你和白情雪的,當然這並不是想要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我隻是覺得,你未必有白情雪口中說的那麼不堪,關鍵時刻還是很靠得住。至少擁有一個男人基本的特質。”

段天道默默的看了一眼那把菜刀,覺得它離蘇天藍還是太近,隻好繼續不開口。

他本來想說能不能順便把我和你也撮合一下的……

“還有,以後冇事不要老說謊話!”蘇天藍一臉的恨鐵不成鋼:“一天到晚油嘴滑舌的,給人的印象好差!隻要你以後好好改過,我就幫你在白情雪麵前說好話。”

段天道實在忍不住了:“我哪有說謊話啊!”

“還敢說冇有!”蘇天藍登時就很生氣:“你說啄木鳥不得腦震盪是因為腦子小,我查過了,根本是因為它的腦部構造天然防震!”

段天道:“……”

我靠!

那隻是個比喻好不好?這樣也算說謊?什麼是比喻?這是一種很常見的語言手法好不好!

“還有!”蘇天藍似乎提起這件事就越來越生氣:“你說蚯蚓可以切成一隻足球隊自己踢足球玩兒!結果!結果那隻蚯蚓已經死了!”

段天道:“……”

我靠!

你小學語文怎麼學的啊!那叫誇張!誇張是什麼?那是一種更加常見的語言手法好不好!你還真切啊!

這!

這也叫說謊?

這日子簡直都不能過了啊!tqr1

你這究竟算是單純啊,還是算啄木鳥啊?

無端端被切成足球隊的蚯蚓塊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