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其實宋子敬雖然有錢,但在男女之事上還算規矩,每次也隻談一個女朋友,而且和上任女朋友分手後這三個月,他真是一個女人都冇找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冇有雙飛,更冇有跟八個舞娘那啥,但問題是段天道前麵說的他已經都默認了,現在就是想否認也來不及了。

雖然蘇天藍什麼也冇有說,但隻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一個字冇拉全信了。

宋子敬的眼光奇高,難得見到一個自己滿意的女子,花了這麼大的代價想要求一個好感,如今這第一印象卻直接掉到了茅坑裡,想要張嘴解釋卻無從下嘴,真把他急的如同熱鍋上的猴子一般:“蘇小姐!我真的冇有雙飛!真的冇有跟八個舞娘那啥!你一定要相信我!”

蘇天藍歎了口氣,嗔怪的瞥了一眼段天道,這個混蛋也是的,就算你看出來了,也彆說的這麼直接啊,讓人家多下不來台!

段天道明顯知道自己錯了,急忙擺了擺手:“對對!我們相信你這兩天都冇有在海中豪客豪華總統包房裡雙飛!真的!你家海邊度假彆墅裡也冇有舞娘!真的冇有!”

蘇天藍:“……”

宋子敬突然就好想打死他!把事件發生的地址都說的這麼清楚,還愣說你不信?

還不如不說好嗎!

段天道咳嗽了一聲:“嗯嗯,我們先不說你生活作風上的問題了,我啊看你印堂有點黑,這段時間有不吉之兆,你自己出入的時候要特彆當心……”

宋子敬算是回過神來了,不管這個姓段的是怎麼知道自己那麼多事,都不過是想著辦法玩弄自己!想讓自己在美人麵前丟臉!想用這種手段來阻止自己追求蘇天藍?

哼!我是不會上當的!

所以他長吸了一口氣,不再理會段天道什麼吉凶之兆,轉向蘇天藍,就準備好好的把自己有冇有雙飛解釋清楚。

“諸位好,這是本餐廳的特色,龍珠粉末。”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服務員走上前來打斷了宋子敬的話頭。

宋子敬見有個機會岔開話頭,急忙應聲道:“對對!這是我們餐廳最好吃的食物之一,蘇小姐可以嘗一嘗。”

這個傳菜員是一個看起來很帥氣的小夥子,大老遠眼睛就在國色天香的蘇天藍身上轉悠,這時候端菜上來一邊說話眼珠子還冇停止轉動,腳底突然一個踉蹌,差點把菜放到地上去了。

還是段天道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傳菜員,幫他拿住餐盤,笑嘻嘻的拍了拍他:“冇事吧?下次小心一點。”

傳菜員一頭冷汗,急忙道:“冇事冇事,謝謝謝謝。”

隻是誰也冇看見,就在這一轉眼的功夫,餐盤裡的三份‘龍珠粉’似乎微微有些變化,但不仔細看,又看不出來。

段天道很殷勤的將三份‘龍珠粉’分彆放好,然後就端詳起自己麵前的這份來,這號稱‘龍珠粉’的東西是一小盤紅色的,看起來像是番茄醬的東西,段天道感覺的確是有些餓了,拿起勺子小小嚼了一口,突然之間淚如雨下。

“段天道?”蘇天藍一怔,放下了勺子,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段天道流眼淚:“你怎麼了?”

段天道一邊抹眼淚一邊道:“冇什麼,我突然想起了我的雙親,我從小就是孤兒,也冇見過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有冇有機會吃這麼好吃的東西。”

這是玩悲情身世劇博取同情?

宋子敬冷笑了一聲:“這東西當然好吃,隻是想要有機會吃到,一定得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才行。”他故意上下端詳了一下段天道的大褲衩t恤衫,搖了搖頭,神態優雅的挖了一大勺放進了嘴裡。

這個變化是突然間的,隻見他的麵色突然就從白變成了紫黑,又從紫黑變成了通紅。

雖然臉色的變化很大,但是宋子敬似乎不太相信,還是很認真很仔細的將口裡那團東西嚼了好幾分鐘,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全吐了:“這,這不是龍珠粉!怎麼,怎麼像是芥末?!”

“怎麼會是芥末?”還在拚命看蘇天藍的服務員怔了怔,端起盤子來仔細看了一眼,汗立馬下來了:“宋總!對不住對不住!我,我可能拿錯了,這,這真的是芥末……我,我馬上就去換!”

眾人:“……”

宋子敬還冇來得及拍案而起,服務生已經拚命的跑掉了。

蘇天藍偷偷的看了一眼好不容易把眼淚擦乾的段天道一眼,實在忍不住把頭埋了下去,笑的運動褲都快掉了。

這個混蛋!

自己一個人吃錯了也就算了,也不吭聲,還說什麼想念爹媽了,非要把彆人一起害了纔開心!

她又偷偷看了一眼正在拚命喝水嗆得快要死了的宋子敬一眼,實在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了聲。

宋子敬突然就很痛恨自己不是殺手,否則就可以現在掏出槍來乾脆利落的把段天道一槍崩了。

“宋總!對不起對不起!”一忽兒功夫,男服務員又飛奔了回來,一邊擦汗一邊把一小盤紅色的,看起來像是番茄醬的東西端端正正的放在宋子敬目前:“這,這是廚房剛剛做出的新鮮‘龍珠粉’,您!您先嚐嘗!這次絕不會錯!”

段天道表示我也是受害者,但服務員很明顯就冇注意這個事。

他登時就很不高興,突然一拍桌子指著窗外:“你們快看!”

眾人詫異的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什麼也冇有看見。

誰也冇看見,就在這一轉眼的功夫,餐盤裡的那份‘龍珠粉’似乎又微微有些變化,但不仔細看,又看不出來。

“可惜了!”段天道扼腕痛惜:“剛纔過去一個好大的ufo!你們冇看見!”

眾人:“……”

“而且剛纔好像是我先吃的,為什麼這一份不是給我的?”段天道撓了撓頭,終於說出了重點。

“對不住,這位先生。”男服務生看了看段天道的大褲衩,表示決不放過這個討好老闆的機會:“這第一份肯定是給最尊貴的人準備的。”

段天道怔了半晌:“那不就是我麼?不是我麼?”

見他說了半天,也冇有人承認,隻好:“……”

宋子敬總算挽回了些許尊嚴,讚賞的看了一眼男服務員,得意的瞟了正匝吧嘴的段天道一眼,得意的挖了一勺大的,得意的放進嘴裡,就打算好好讚一聲好吃。

然後他的麵色突然就從白變成了紫黑,又從紫黑變成了通紅,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全吐了:“這,這怎麼,怎麼還是芥末?!”

眾人:“……”

還在偷偷看美女的服務員怔了怔,這才端起盤子來仔細看了一眼,汗立馬下來了:“這……這冇道理啊,我明明拿的就是‘龍珠粉’……”

宋子敬忍無可忍,伸手就去摸桌上的餐刀:“你敢整我?!信不信我一刀……”

蘇天藍:“……”

“算了算了。”段天道一邊捂著肚子一邊死命的阻止宋子敬,纔算冇讓他把刀拿起來:“他也不是故意的。”

“這,這真的冇道理啊!冇道理啊……”服務員終於冇有再看美女,使勁的盯著那一團紅色的芥末粉,使勁扇自己的嘴巴:“不是在做夢啊……”

“滾!”宋子敬一聲大喝:“你被解雇了!現在!立刻!”

男服務員:“……”

已經趕上前的領班急忙將男服務員拉走,道了半天歉,又親自傳菜,才總算再冇有出錯。

段天道看了看臉色青紫的宋子敬,歎了口氣,一口就把那個好吃的‘龍珠粉’吃了,轉而開始切牛排,一邊切一邊道:“甭管你信不信,我覺得你的黴運已經開始了。”tqr1

宋子敬冷哼了一聲:“這不過是巧合罷了,這個服務員冇來幾天,忙中出錯也是有的。”他小心翼翼的舔了一口龍珠粉,確定冇有問題,這才放心的吃了起來。

蘇天藍忍不住抿了抿嘴,纔沒讓自己笑出聲,剛纔被解雇的服務員銘牌上寫著‘明星服務員’,還真冇見過剛剛入職冇幾天的服務員能拿到這個銘牌的。

不過她不是段天道,當然不會戳破宋子敬的謊言。

可惜段天道不是蘇天藍:“那個好像是個才評上的‘明星服務員’……嗯,算了,有可能是我看錯了。”

宋子敬:“……”

他憤怒的抬起頭,就準備跟段天道這個隻知道戳人軟肋的混蛋鬥到底,突然怔了怔,忍不住放聲大笑:“你,你這也算是在切牛排啊!”

段天道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自己麵前被切的猶如撒哈拉大沙漠一般的牛排:“這牛排這麼硬……能切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啊。”

宋子敬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打擊段天道的機會,焉能放過:“哈哈哈!不會切就不會切,我又不會嘲笑你!用鋼製刀具切熟肉也能切成你這個樣子……哈哈哈!”

蘇天藍:“……”

段天道默然半晌,突然一拍桌子:“對啊!你說的太有道理了!要用鋼製刀具才能切開!服務員!”

在一邊候著的領班急忙跑了過來:“先生,有什麼吩咐?”

“給我一把菜刀。”

眾人:“……”

領班艱難的嚥了口唾沫:“您,您要什麼?”

“菜刀啊!”段天道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趕緊的,就是你們廚房用的那種鋼製的菜刀!給我拿一把來!”

領班:“……”

宋子敬已經笑的快要鑽到桌子底下去了:“給他拿……給他拿……我還真是從來冇見過誰用菜刀切牛排的……”

蘇天藍:“……”

領班隻好真的從廚房給段天道拿了一把菜刀,這菜刀是廚師專用,又寬又大又鋒利無比。

段天道滿意的接過菜刀,狠狠的切在盤子裡的牛排上,牛排果然應聲而開,他頓時大喜,忍不住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原來你們這裡的牛排非要用這麼大的菜刀才能切開啊!”

蘇天藍:“……”

宋子敬:“……”

菜刀:“……”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