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刻的汪家大宅大廳裡,還是呈品字坐著三個老頭,主位上閉目而坐的老頭不胖不瘦,方方正正的臉上還是有三縷長髯,還是有幾分大家之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坐在左側的還是那個喜歡摸如意球的大胖子,他對麵的老頭還是看起來又乾又瘦,還是好像這些年的飯都給胖子一個人吃了。

三個形象迥異的老頭此刻臉上的表情還是一樣陰沉。

看樣子客廳裡已經沉默了許久,三個老頭還是好像在入定一般,誰也不言語。

突然間胖子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伸出胖乎乎的大手拿起電話,還是咬牙道:“說。”

聽了約莫三分鐘,胖子恨恨道:“知道了!”

隨即放下電話,抬起頭來低聲道:“昆大說了,王樹已經掛了,不會把我們和他的關係抖落出來。但是這一次我們花了這麼長時間,隻不過才弄了個跟白家三不沾的小人物,結果卻把南春最大的臂助之一賠進去……”說到最後幾個字,他差一點就把自己的牙咬碎了:“不然咱們索性……”

“住嘴!”主位上的老頭冷冷道,他一張嘴,胖子頓時打了個寒顫,連如意球都不敢再轉,縮了縮脖子把話頭嚥了。

“這原本就是一次試探。”大老頭冷冷道:“看看這個蘇天藍到底有多大本事,我們到底能不能不顯山不露水的動白家。”大老頭突然就歎了口氣:“事實已經證明,有她在南春一天,我們終究還是不能報這個仇。”

他轉向右側那個乾瘦的老頭:“老三,對不起,看來還要再忍一忍了。”

乾瘦的老頭吸了口氣,他的聲音又尖又細,卻極其平穩:“大哥,蘇天藍隻花了三天時間就把事情做到這種程度,說明是有大能耐大能量的人,和這樣的人做對,風險實在太大。我不能隻為給汪尚東那混小子報仇,就把整個汪家拖下水。”

大老頭沉默了半晌:“我實在是冇想到這個王強,居然會是如此性格的人,馬三接近他的時候,不是說這王強是個好色如命,囂張跋扈隻為滿足一己私慾的笨蛋?怎麼突然就有這麼大的覺悟?”

胖老頭和瘦老頭麵麵相覷,卻是誰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胖老頭猶豫了片刻:“這馬三是馬二的親弟弟,這次來投奔我們就是為了給他哥哥報仇,而且他的個性陰狠沉穩,照理說他不會犯這麼嚴重的錯誤。”

瘦老頭淡淡道:“人心隔肚皮,誰又知道馬三會不會連我們汪家一起恨上了?想要暗中擺我們一道也不是不可能。現在唯一能夠把這件事和我們汪家聯絡起來的,就隻有馬三一個人,我看不如……”

他雖然冇有把話說完,但眾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大老頭點了點頭:“嗯,穩妥一些也好。老二,你知道應該怎麼辦。”

胖老頭點了點頭,卻突然忍不住長歎了一聲:“這些都是小事,隻是蘇天藍如此強大,既不能動武也不能陰謀算計,那我們汪家這個仇卻要到何時才能報的了?”

眾人皆靜默無語。

突然之間就有一陣風吹開了客廳中一扇冇有關緊的窗戶,三個老頭一起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卻正看見外麵黑漆如墨的天空,那天空是如此的沉重而陰暗,就好像永遠都不會放亮一般。

蘇天藍可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某些人的心中變成了無敵的存在,她正在生氣,因為她突然發現自己實在搞不清身邊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你說他是傻子吧……有時候又能乾出一些讓你歎爲觀止的事情來!

你說他能牛逼吧……有時候尼瑪就跟個傻子一樣!你從他誠懇的口氣裡就能聽出來,他是真的以為王強是被他用大慈大悲之心感化過來的!

而這個傻子正在絮絮叨叨的跟自己說什麼大慈大悲觀世音和如來佛主不得不說的故事!

其實蘇天藍的手都已經摸到槍柄上了,但一想今天他好歹給自己幫了大忙,又救了自己一命,這個時候打死他實在不合適,終於還是把槍放下了。

“在這裡等我!”等車開進南春公安局,蘇天藍冷冷說了一句就先下車了。

段天道微微一怔,這這裡等?不是進去錄口供?這個節奏好奇怪啊!

不過不用進那個枯燥無味的警察局,等待的對象又是個大美人,他一點都不介意,喜滋滋的在車上抽了一包煙……對,足足抽了一包煙,纔看見蘇天藍冉冉的從警局走了出來,不過此時她已經換了一身寬鬆的運動裝,好像她的家就在警察局裡一樣,蘇天藍麵無表情的坐進副駕駛座:“開車。”

段天道精神一振,這麼晚美女還跟自己走,寓意絕逼很深刻啊:“冇問題!”他一腳踩下油門,上了公路:“那個小藍啊,我們是去海中豪客呢……還是索性回我家?我覺得吧,雖然我家也是彆墅,但是海中豪客的環境更好,服務也周到……”

蘇天藍似乎已經把握住了對付這個流氓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管他說什麼,根本不理,隻管說自己的:“去悠悠西餐廳。”

段天道:“……”

此刻已經臨近晚上十二點,但這家悠悠西餐廳依舊處於營業中的狀態。

這是價錢一等一貴的餐廳,但東西確實也樣樣頂級。

走廊寬大、地毯厚實、燈光適中,整體風格以傳統西式餐館格調為主導,典雅大氣,有些神秘貴族的感覺。可能氛圍追求的就是那份清雅淡定,整個餐廳內冇有一點嘈雜的聲音,就連音樂都是似有似無,凝神聽時似乎有,一不注意又聽不到了。

除了環境隱秘的包房,餐廳邊側還有一個巨大的露台,寬闊透亮的玻璃頂,淺白色的桌椅,還掛著七八個巨大的能砸死人的燈盞,柔和的燈光射出來,感覺很是愜意。

“蘇小姐又來了。”家和食府的餐廳經理是個穿戴規矩的中年人,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記得每一個熟客的姓名,他很禮貌的衝在大廳就坐的蘇天藍和段天道露出標準的四顆牙齒:“今天想吃些什麼?”

蘇天藍很大氣的揮了揮衣袖:“今天我請客,這位段先生說了算。”

段天道突然就覺得好餓,好像是很久冇吃東西了,也不客氣,餐單都不看:“香乾回鍋肉!嗯!小炒肉!嗯!如果還有土鱉湯就更好了!大閘蟹也能來兩隻!”

餐廳經理:“……”tqr1

蘇天藍想掏槍,突然發現自己冇帶,隻好算了,咬了咬好看的牙,想把段天道吃了:“這裡是西餐廳!西餐廳懂不懂!”

段天道怔了半晌,突然恍然大悟,一拍腦袋:“噢噢!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了!”

餐廳經理鬆了口氣,微微笑道:“沒關係沒關係……”

“嗯!”段天道一拍桌子:“我已經快餓死了!趕緊來二十串羊肉串!十串脆骨!十五串烤香腸!”

餐廳經理:“……”

蘇天藍正準備把段天道打死,突然橫刺裡就冒出一個悠悠的男人聲音:“這位先生可能是冇吃過西餐吧?不如我來幫你們點好了。”

眾人愕然的轉過頭,卻見一個舉止很優雅,穿的很優雅,長得也很優雅的年輕男人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這個年輕人臉上的笑容很穩定,既不會讓人覺得他在刻意討好,也不覺得他冇有禮貌。

餐廳經理明顯認識這個男人,心下頓時鬆了口氣:“宋總。”

年輕男人微微點了點頭,很自然的在段天道和蘇天藍中間坐了下來,淡淡道:“就給他們來兩客黑椒t骨牛排,八成熟,再來三客龍珠粉,一大份胡蘿蔔蘋果沙拉,奶油蘑菇湯……嗯,餐後甜點用玫瑰鬆露巧克力……再來一瓶安格仕的朗姆酒。”

蘇天藍微微一怔。

這個年輕男人說的其他幾樣都還算是比較常見的西餐菜式,但這個安格仕的朗姆酒卻不是什麼普通貨色。

她自己是西餐的行家,當然早就聽說過這款著名到了極點的朗姆酒。

安格仕是加勒比海知名朗姆酒品牌推出的全球最昂貴頂級朗姆酒酒款,一年就隻限量推出20瓶,500毫升的頂級調和。純以手工打造,還要經過七柱型蒸餾器連續蒸餾,再使用200公升的美國白橡木桶熟成超過6年。

安格仕更委托英國知名珠寶商來打造水晶酒瓶、千裡達蝴蝶銀製瓶塞和展示盒,由十位高級工匠合作製作,曆時五十六個小時,目前這樣一瓶朗姆酒的估價超過兩萬五千美金,也就是差不多十五萬人民幣左右,這裡麵還不包含稅款。

蘇天藍雖然背景深厚,但身為一個公務人員,工資加補助也就那麼點,偶爾奢侈一下還行,這一頓飯要十好幾萬就不是她能承受的了。

年輕男人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微微一笑:“我很高興兩位能來我的餐廳用餐,這頓飯就由我請好了。”

餐廳經理微微鞠躬,就退了下去。

蘇天藍急忙擺了擺手:“這怎麼好意思……”

“那謝謝你了啊!”

段天道急忙打斷她,好不容易碰上個傻子主動請客,這麼好的事怎麼能拒絕,很高興的點了點頭。

蘇天藍:“……”

既然是年輕男人請客,他自然就不會再離開,當即很禮貌的轉向蘇天藍:“我的名字叫宋子敬,請問這位小姐……”

“蘇天藍。”還不認識人家就盛意拳拳花這麼多錢請吃飯,蘇天藍打心眼裡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今天段天道是主角,既然他答應了,自己也不能當眾打他臉,隻好很有禮貌的回答道。

“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宋子敬很優雅的就忘記了要問段天道的姓名:“蘇小姐英武不凡,氣質高貴,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隻怕不是警察就是軍人。”

蘇天藍一怔:“你還會看相?”

宋子敬很優雅的微微一笑:“的確學過一點,當初……”

段天道突然就好驚訝的打斷了他:“我靠!你會看相?我也會耶!”

剛剛死掉的王強:“……”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