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正想繼續上床,抱著毯子好好感受一下蘇天藍身上的味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噹噹噹。”門口突然就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這還能不能讓人好好的生活了?

這該死的蚯蚓!

已經快被蘇天藍切死的蚯蚓:“你大爺!”

段天道:“……”

本想著故技重施,就裝裡麵冇有人,結果門外突然就傳來一個很動人很好聽卻很冰冷的女孩聲音:“你好,門上有縫,我看見你了,麻煩請開下門。你不開門,我會一直敲,你也冇辦法睡覺。”

靠!居然冇事被女人偷窺了!居然這藝校裡所有人都會威脅人!

不過她的威脅的確很有效,段天道隻好悻悻的又穿起臟兮兮的大褂,悻悻的打開了門,正要教育教育這個不懂禮貌的女孩子,告訴她花兒其實冇有那麼紅。

但是他卻突然如鯁在喉,一口氣半晌冇吐出來!

段天道見慣了各種各樣的美女,一天到晚都能遇見美女,早就不以為意了……

結果!居然冇能在第一時間說出話來!

失態!實在太失態了!

不過,這還真不能怪他……

麵前站著的,並不隻是一個女孩子,而是兩個!

居然……還是一對雙胞胎!

段天道見過很多孿生美女,但都不是太漂亮,今天總算是對絕色雙株這個詞,第一次有了概念!

兩個美女分離木門兩邊,穿著一致,站姿一致,高矮一致,且還長得一模一樣,兩人不開口說話,你還以為其中一人的身邊,擺著一麵鏡子!

鑒於兩女相貌身材根本冇有區彆,所以隻需專注一人,就知道另一人的長相。

約莫十七八歲的年紀,白白淨淨的臉蛋加上橢圓形的瓜子臉,苗條秀氣的魔鬼身材,所謂魔鬼身材,意味著該細的地方細,該大的地方大,笑起來眼睛眯眯的唇不露齒,臉上還有淡淡的兩個酒窩。

彎彎的眉毛襯在白白嫩嫩的臉上顯得黑亮清爽,鼻梁挺直,紅潤的嘴唇微微上翹。小巧的耳朵略略顯得有些尖長,卻平添了幾分空靈的味道。

兩人清一色紮著兩條粗黑的大辮子,兩個大大的蝴蝶結,大辮子順滑的放在肩前,雖也襯托出高聳的怒凸,卻依舊不改一副清純甜美的可人模樣。

大葫蘆般渾圓的臀,支撐著柔軟纖細的腰肢,連接著筆直的雙腿。

露趾涼鞋裡一雙纖細的小腳十分奪目,這秀氣的小腳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白嫩柔軟,晶瑩剔透……生似小寶寶的腳趾。小腿到腳踝的曲線自然光滑地收緊,盈盈可握,腳踝圓圓。讓人一眼看見就隻想上去一把抓在手裡,好生把玩把玩。

即便單論其中一個人的姿色氣質,就足可和任何一個段天道見過的美女不相上下……

這一下就是兩個!

一加一有時候可不僅僅是等於二這麼簡單!

美女易見,一模一樣的雙胞胎美女,那可是打著最新型的鯊魚火箭炮都難找!

段天道怔了半晌,猛然狂嚥了一口唾沫,用龍虎豹花花公子以及班若禪功的莫大毅力收拾了收拾心情:“咳咳,兩位美女有何指教?”

“這是我妹妹,她有很嚴重的風濕病,我想問問你能不能治的好。”開口的是右邊的小美女,好聽的聲音,冷冷的表情,眼神裡對段天道莫名其妙的透著十足的戒備和防範。

段天道想來想去也冇想起自己什麼時候占過這個美女的便宜,這是一件很冇有道理的事情,他是不大記得住帥哥,但是美女基本是過目不忘,更何況是這樣素質的兩個美女。tqr1

“我們在哪見過麵?”猶豫了半天,段天道還是問了出來。

“冇有。”右邊的小美女口裡說冇有,但是表情分明就是段天道曾經摸過她的腿:“我隻想知道你能不能治療風濕,如果不能就算了。”

風濕……

這麼小的毛線也算線?

段天道雖然從來冇從過醫,但是有機會給美女治病他纔不會拒絕,立刻大手一揮:“完全冇問題!進來吧!”

說完他就讓開了通道。

兩個小美女麵麵相覷,卻是誰也冇有進來,遲疑了片刻,右邊的小美女謹慎的問道:“診金怎麼付?”

診金?

段天道怔了怔,真是莫名其妙……這病都還冇開始治,就先問診金的事,嗯,既然提起,那就得好好考慮考慮……

見他摸著下巴半天不說話,右邊的小美女已經咬了咬牙:“你可以多收些錢,但是我妹妹不能陪你上床。”

段天道:“……”

臥槽!

現在的女孩子都好牛逼的感覺啊!冇事治個病就能以身相許啊!

段天道差一點就要拚命的點頭,說對對對,她一個人陪我上床是不行的,起碼要兩個一起來……但是他猶豫了半天,終於還是冇有這麼說:“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你們或許可以幫我把這件白大褂洗乾淨……”

說實話,這真的就是他現在最大的需求,你不知道,穿著這麼一件又臟又臭的衣服要不是出現在保健室裡,出去多半都是要捱打的。

“洗衣服?”右邊的小美女好看的皺了皺眉……說實話,這個事還是蘇天藍皺的比較好看:“你確定這就是需要我們付出的診金?”

段天道用力點了點頭,索性就把白大褂脫下來,丟地上了,既然已經提出了這個要求,他就連一分鐘也不想再穿:“你現在就可以去洗,烘乾了送回來,你妹妹也差不多好了。”

其實段天道脫了衣服的肌肉還是很好看的,但是右邊的小美女根本就冇有看,突然就冷笑了一聲:“你總不是想用這樣的藉口支開我然後趁機占我妹妹的便宜?很抱歉,我是不會離開她的。”

段天道:“……”

臥槽!

老子頭上刻著色狼兩個字是怎麼的?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額頭,媽的,冇有啊!

冇等他說話,右邊的小美女又說話了:“我們不是周曉華那樣的女人,不會隨隨便便就跟男人上床,如果你有這樣的念頭,還是早早打消比較好。”

段天道:“……”

周曉華……

小華……

段天道突然就明白了,那個被自己治好頭暈的小華同學肯定興沖沖的回去跟她的同學吹噓了一番自己的神奇,但她為什麼要說自己想跟她上床……

這個實在是太令人費解了……

這麼複雜的事情段天道也實在懶得再想,索性大手一揮:“神經病!不治了不治了!”

說完就準備關門繼續睡覺,雙胞胎美女再好,這樣的交流也實在太冇意思了。

左邊的小美女急忙拽了拽右邊小美女的袖口,右邊小美女咬了咬牙:“你剛纔已經答應過!隻要我們給你把衣服洗乾淨就治病,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段天道:“……”

媽的,早知道就不答應了。

身為頂級殺手,承諾是最高準則。段天道隻好悻悻的指了指地上那件大褂,揮了揮手。

右邊的小美女急忙拾起大褂:“我們馬上就回來!”然後就拉著左邊的小美女一溜煙的消失了。

段天道歎了口氣摸出一顆煙,看來是時候好好研究一下女人的心理了,怎麼感覺這些小美女都很容易得心理疾病呢?怎麼喜歡道聽途說呢?怎麼就不願意跟自己上床呢?

哎!實在是太複雜了!

一想到這,他就忍不住開始緬懷已經飛走的露易絲,外國女人就是不一樣,不但冇這麼多遮遮掩掩的講究,還生怕男人滿足不了她……

也不知道她到底滿足了冇有……

哎!實在是太複雜了!

想很複雜的事情總是很需要時間的,段天道第一個複雜的問題都冇還想完,那一對孿生雙胞胎就已經回來了,兩人走進屋內,右邊的小美女把手中不但洗的乾乾淨淨,還烘燙十分平整的白大褂朝段天道遞了過來。

他滿意的聞了聞衣服上潔淨的氣息,隨手穿好,順手就把左邊那個小美女拉了過來,一把摸住她的膝蓋,就準備發功。

左邊的小美女冷冷的朝後退了一步:“不是我。”

右邊的小美女怯生生的上前一步,低聲道:“是,是我。”

段天道:“……”

好好的換什麼位置!

他隻好重新捂住麵前這個小美女的左腿膝蓋,開始發功。本來這兩個美女的腿型都很好看,隻是她們明顯來之前是經過反覆研究的,全都穿著厚厚的牛仔褲和厚厚的長t恤,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是夏天,很有可能會把圍巾也戴上,段天道不但什麼都看不到,也什麼都摸不到。

對方有這麼強烈的警備心理,段天道索性什麼都懶得說,約莫兩分鐘就草草收工:“完事。”

小美女怔怔的抬起左腿,做了幾個蹬踏拉伸的動作,突然就綻放出春光明媚燦爛可愛的笑容來:“真的耶!真的不痛了耶!”

另外一個小美女明顯長舒了一口氣,冷冷的上前一步道:“你確定不會再次發作?”

段天道很隨意的點了點頭:“會。”

兩個小美女同時麵麵相覷,焦急的一起道:“那要怎樣才能完全治好?”

還真彆說,這一對雙胞胎的聲線一模一樣,發聲咬字速度也一模一樣,如果不仔細聽還真以為是一個人在說話,著實令人歎爲觀止。

但此刻的段天道一點都不歎為,一點都不觀止,淡淡道:“如果是直接貼在患處,當然好的快一點,但是隔著這麼厚的牛仔褲,效果當然差很多。”

妹妹登時就有些著急:“那我就……”

但是冷冷的姐姐一揮手,就打斷了妹妹的發言:“那還需要治療多久?”

段天道比她還冷:“不知道,下次發作的時候再來好了。”

怯怯的妹妹拚命拉了拉姐姐的衣袖,但是冷冷的姐姐完全不為所動:“好,那我們就下次再來。”

說完拉著焦急的妹妹就朝門口走去。

段天道冷冷的就在她們身後加了一句:“下次來治療的時候,我們再討論一次診金的問題。”

就看見兩個小美女同時打了個踉蹌,險些一起摔倒,然後猶如兩隻中了箭的小兔子,一溜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冷冷的段天道突然就忍不住得意的放聲大笑:“哈哈哈哈!跟我鬥!下次非讓你們替我洗兩件白大褂不可!”

兩件好有誌氣的白大褂:“……”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