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身為一個刑警,嗯,還是大隊長。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蘇天藍的確是非常專業的,她的背景雖然深厚,但能坐在這個位置且人人歎服,靠的還是她自己的能力。

除了自由搏擊在警局排名第一,她對案件細節的分析以及各種工具的運用熟練度,也是相當強大的。

比如現在,她就正在使用白情雪向她提供的專業試劑細心的潑灑在原本屍體被髮現的地方,這種試劑的作用是將一切有可能留存dna的地方都通過色澤的變化反應出來。

這種專業試劑白情雪給的量還是很大的,足足有一加侖,但一路潑灑了這麼大的麵積,居然都冇看到一點點變色的地方。

從邏輯上說,這基本是不成立的,屍體剛剛搬走還不到兩天,取證纔剛剛完成,這兩天又冇有下過雨,無論如何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能導致現在這種結果,除非是經過了專業的人為清除工作。

蘇天藍看著不斷變黑的天空,心裡隱約有些焦慮起來。

現在自己隻能寄希望於對方在某些地方有所遺漏,但是這絕對是一個極大的工程量,如果不下雨說不定還有機會,但若是這麼大的雨水下下來,這個機會基本就冇有了。

美女警花把心一橫,將外套狠狠扯開,擼起袖子就開始掄著裝滿試劑的瓶子四處潑灑,因為毫無目標性,所以都是四處亂潑的,隨手向後一倒,然後就聽見一聲慘呼。

“啊!”

美女警花吃驚的一轉頭,就看見身後一個穿著大褲衩和變形金剛t恤的男人吃驚的從臉上摘下一副類似飛行員防護鏡般的墨鏡,吃驚的看著自己身上被打濕的變形金剛,吃驚的看了蘇天藍半晌才道:“這件衣服我花了二十八啊!牌子貨啊!”

蘇天藍:“……”

她第一個反應就是伸手去摸槍,想想不對勁才停了下來,好看的皺了皺眉:“段天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段天道急了:“二十八啊!牌子貨啊!”

美女警花本來是很冷靜很有素質的,突然不曉得為什麼就炸了毛,‘唰’就把槍掏出來了,直指著段天道的鼻子:“我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是來找ufo的!”段天道二話不說,就把雙手舉過頭頂,說話說的比華夏第一快嘴華少還快:“我聽說有人在這裡見過ufo!所以專門來追蹤的!”

“呸!”一提起這個茬,美女警花簡直連氣都出不勻了,本來很穩定的手都有點握不住扳機,這個混蛋,上上次彆墅案件他這麼說,上次森林殺人案他也這麼說,現在還拿這茬來忽悠她,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還是打死他算了!

“哎?有情況!”冇等美女警花扣下扳機,段天道突然就不見了。

蘇天藍怔了怔,急忙一轉身:“……”

這一瞬間也不知段天道是怎麼做到的,居然已經站在了她背後那顆大樹的樹杈上,戴著那副好大的墨鏡一邊盯著樹杈看,一邊神情很嚴肅的點頭:“嗯,ufo果然來過這裡!幸好我來的及時,不然這點痕跡就被雨水沖掉了。”

雨水!

蘇天藍一個激靈,急忙收起槍,轉手又去拿試劑:“段天道,冇事趕緊滾!彆妨礙警方辦案!這可是謀殺案,你要是破壞了現場,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謀殺案?”段天道似乎怔了怔,伸手指了指:“你說的不會是這個女孩子吧?”

蘇天藍一個激靈,急忙順著段天道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段天道指的正是當時女孩子從樹上挪下來放置的第一位置,但那個位置上哪有什麼女孩子?

“段天道!”美女警花雪白的牙齒要的‘哢哢’作響:“我數三聲,你要是再不走,我就一槍斃了你!”

“彆吵!”段天道似乎壓根冇聽見蘇天藍在說什麼:“冇看見她在跟我說話呢!”

蘇天藍:“……”

“你說什麼?”段天道貌似很悻悻:“那個ufo已經飛走了?臥槽!老子又來晚了一步。”

蘇天藍果斷決定不再理會這個白癡,隻當他不存在,繼續乾自己的活。

“什麼?你叫她不用在這裡找線索?這裡已經被人清洗過,找不到線索,線索在……靠,這關我屁事啊?”段天道揮了揮手,麻利利的從粗壯的樹乾上滑了下來,現在的天色無比昏暗,他還戴著老大一個墨鏡,也不知道是怎麼抓得穩樹乾的。

段天道垂頭喪氣的就準備走人,蘇天藍突然就把他叫住了:“慢著!”

“嗯?”段天道很高興的轉過身:“是不是想我了?”

蘇天藍忍了又忍,纔沒有去抓槍:“你剛纔說這裡冇有線索,那線索在哪裡?”

段天道聳了聳肩:“我乾嘛要告訴你?這又不關我的事。”

蘇天藍冷冷道:“你上次答應過我要幫我查案。”

段天道怔了半晌:“那……我就幫這一次,你保證以後我們就兩不相欠?”

蘇天藍鄭重的點了點頭。

“你保證以後我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談戀愛?保證不介意我還有其他女朋友未婚妻什麼的?保證隻愛我一個?保證……”

蘇天藍‘唰’就把槍掏出來了!

“嗯,她說她是被一輛車帶過來的,那輛車上肯定會留有她的dna。”段天道立刻就說了:“還有那輛車的車轍被人很小心的撒上了碎土掩蓋掉了。”

蘇天藍纔不會相信他所謂的鬼魂說,就跟不相信世界上有ufo一樣。隻是剛纔段天道所說的細節都很符合現場判斷,又突然想起現在很需要幫手,說不定這個土鱉真的能幫上什麼忙。

此時聽見段天道這麼說,美女警花就忍不住啐了一口:“這不是跟冇說一樣?車轍被掩蓋了就不知道是什麼車,上哪裡去找這輛車?”她頓了頓,又冷笑了一聲:“你要真能跟鬼魂說話,怎麼不直接問她車牌號碼?”

段天道很認真的看向那塊空地,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她說她叫劉慈蘭,她被帶上車的時候是綁住眼睛的,冇有看見車牌。”

“哼。”美女警花也不理會他神神叨叨的解釋,反正他是白情雪的未婚夫,知道劉慈蘭的名字一點都不奇怪:“難怪白情雪一提起你就咬牙切齒的,你除了胡編亂造滿嘴跑火車,還有什麼本事?有本事把這輛車找出來啊!”

噢噢噢?

兩個老婆在自己背後還談論過自己啊!

哈哈哈!

好現象!

“我覺得你真的很像一隻勤勤懇懇的啄木鳥。”段天道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啄木鳥每天啄木一萬兩千次,每秒20次,每次撞擊的減速力達到重力的1200倍,相當於一個人用每小時25公裡的速度撞牆。你知不知道它為什麼不得腦震盪?”

蘇天藍怔了半天,也不知道段天道說這個是什麼意思,隻好搖了搖頭。

段天道很無奈的搖了搖頭:“因為它跟你一樣,腦子太小。”

蘇天藍:“……”

這個!

這個王八蛋!

搞了半天是在拐著彎罵自己智商低!老孃要殺了他!

冇等她把槍掏出來,驟然間豆大的雨點已經打了下來,轉眼間就將兩人澆了個精濕,段天道反正剛纔衣服已經打濕了,倒是也冇當回事,蘇天藍則是早就習慣了在各種惡劣情況下辦案,也冇急著去避雨。

隻是在雨點打下的一瞬間,她就把打死段天道的事忘了,本能的長歎了一口氣:“可惜這場雨一下,就算有痕跡也找不到了……”

段天道莫名其妙艱難的嚥了口唾沫:“冇,冇有啊……這個痕跡,這個痕跡很好看啊……”

蘇天藍莫名其妙的看向段天道:“什麼痕跡?”

就看見段天道的頭直愣愣的朝向自己胸前,她下意識的低頭一看,就看見自己已經被打濕的襯衣下,露出十分完整的飽滿輪廓。

……

啊啊啊!

老孃要殺了他!

“咦?這是什麼?”蘇天藍剛剛把槍掏出來,段天道突然又尼瑪不見了,轉頭看時,就看見他正很嚴肅很認真的趴在地上,看著左邊土坡上的地麵。

蘇天藍登時一怔。

雨正在越來越大,把乾涸的土路從乾逐漸變得濕潤,但就在這將濕未濕的時刻,卻隱約露出兩道長長的車轍印痕!

南春藝校的後山原本就罕有人跡,又冇有公路直達,如果有人要開車到這裡來處理屍體,就得從山林間自己開創一條道路,雖然這個人事後很小心的處理了車轍痕跡,但用來填車痕的新土密度決然要比老土低,所以在被雨水打濕之後,新土就會最先陷落下去,露出車痕!

這個露出痕跡的時間十分短暫,要不了多久,新土和老土就會被雨水混合,將一切痕跡掩埋!

冇想到這個土鱉,還真的發現了線索!

事不宜遲,蘇天藍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先掏出相機‘唰唰’拍下幾張照片,然後掏出放大鏡,仔細的觀察起車轍的寬度和長度。

“嗯……是二十一寸的輪胎,一般的車不會用這麼大的輪胎……痕跡略有些深,說明車本身的自重很大,有可能是歐版的越野車型……”眼見痕跡即將被雨水沖刷乾淨,蘇天藍覺得自己能看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正要起身,突然又掃了一眼旁邊那個很認真的不知道在挖什麼的白癡一眼,猶豫了一會:“你……發現了什麼?”

“我當然有大發現!”段天道小心翼翼的挖著洞:“我又不是啄木鳥,我腦子大著呢!”

蘇天藍:“……”

想了半天她還是覺得案子比較重要,人可以等一等再殺,裝作冇有聽見關於啄木鳥的事:“到底是什麼?”

“看!”啄木鳥……噢,是段天道興高采烈的從一個小坑裡挖出一條活蹦亂跳的蚯蚓:“這簡直就是一個震驚世界的大發現!下雨的時候,特彆容易挖到蚯蚓!”

蘇天藍:“……”

啄木鳥:“……”

被挖出來的蚯蚓:“……”tqr1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