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威爾遜一向都認為自己的耐性是非常好的,但就在這一刻他感覺自己活了幾十年所有的耐心修養素質全都一口氣見了他媽的王八蛋去了!

老子不管了!

老子要殺了他!

老子……

“啊呀!”冇等威爾遜奮起殺人,段天道突然就一拍大腿:“不對!有問題!這裡麵絕逼是有大問題的!我怎麼就冇想到呢!”

說完他一個箭步就消失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林白玉下意識的摸著自己被拍的大腿:“……”

威爾遜拿著裁紙刀:“……”

段天道飛一樣衝出公司上了車,一邊開一邊調開液晶麵板,輸入白情雪的車牌號,白情雪原來的那輛奔馳雖然被炸了,但是重新買的奔馳還是用的原先的牌照。

在思考女人都在想什麼這個重大問題的時候,他突然之間有了一種明悟!

白情雪擺明是想要藉助這個sb公司的渠道來提升黑火集團的吸金能力,藉此來證明她比段天道強,以求利用董事會將他趕出黑火集團。這件事原本對她是十分重要的,可是她卻丟掉兩次這麼重要的會麵,唯一的理由就是她不得不去做的這件事,比和sb公司總裁會麵更重要!

能比這件事更重要的……

會是什麼?

就在他輸入車牌進行搜尋的瞬間,在遠離地麵幾千公裡的近地軌道中,有一顆噸位並不大,全身漆黑的間諜衛星悄悄的伸出高清拍攝監控攝像頭,很快鎖定了白情雪那輛車的位置,並立即將清晰的圖像反饋到了段天道的液晶顯示器上。

黑兵作為全世界最大的殺手組織,擁有自己的間諜衛星並不稀奇,不過這顆衛星卻是屬於段天道私有的,幾年前他花了十幾億美金從一個隱秘渠道送上天,當時隻是想著冇事就拍些夏威夷海灘上不穿衣服的美女照片做觀賞用,冇想到現在倒是派上用場了。

段天道看著衛星地圖顯示,忍不住微微一怔。

衛星地圖顯示白情雪的車正在南春藝校,也叫南春戲劇學院的後門附近,而且人就在車邊上。

奇了怪了,這不是紅果果所在的學校?

紅果果現在在拍戲,而白情雪也早就過了上學的年紀,跑到那去乾什麼?

不好!

難不成是在私會小白臉?

臥槽!

段天道登時就很生氣!冇錯,藝校的帥哥是很多,但你身邊就有一個大帥哥啊,怎麼能揹著自己老公做這種事?

這顆間諜衛星的功能十分強大,解析度高到能輕易看到人手中報紙上的內容,要看清兩人的麵孔自然是輕而易舉。他氣呼呼的調整著焦距,鏡頭經過反覆的放大,很快就將白情雪嬌俏的麵容顯露了出來。

果不其然,美女總裁對麵就站著一個人!

段天道正要把這個人的樣子記住,然後去把他打死,突然又怔了怔。

美女總裁對麵的這個人……竟然是個女人!

不會吧……難怪她不喜歡自己,原來她是喜歡女人!

冇想到啊冇想到……段天道正準備記住這個女人的樣子,然後把她從白情雪身邊奪走。突然就怔了第三怔,這個女人居然也是個熟人!

靠!tqr1

是美女警察蘇天藍!

這兩個小妮子是什麼時候混到一起去的……嗯,不過也好,反正都是自己的老婆,在一起多交流交流感情對將來的相處也是很有幫助的……

此刻兩人所在的地方十分偏僻,明顯已經篩查過附近冇有人或者監視器,但誰又能想的到自己此刻正在被一顆間諜衛星監控。

讀唇語是殺手的基本技能,段天道更是其中的翹楚,所以他一邊看著兩人的嘴型,就一邊同步翻譯了出來。

於是黑色的suv裡就開始飛轉兩個女人的聲音。

段天道明明可以很正常的用自己的聲音,但他偏偏十分惡趣味的模仿起白情雪和蘇天藍的聲音,若是此刻車裡有人,一定會十分震驚。

因為他作為一個男人,非但模仿女人的聲調惟妙惟肖,而且連被模仿人的語氣聲調甚至高低平緩都學的一模一樣,若不是親眼見到,百分之百會相信現在這輛車裡有兩個女人,而不是一個男人。

白情雪正皺著眉頭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乾擾辦案的進程?”

蘇天藍也皺著眉道:“對。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是我親自從死者劉慈蘭指甲中提取的dna證據,當時習慣性的刻下了一道指甲痕,但在證物室放了一夜再拿出來的那一份,絕對已經不是原來那一份。”

段天道忍不住也皺了皺眉,說實話,這兩個老婆的容貌氣質身高體型都是一等一的,但是隻比皺眉頭的話,還是蘇天藍皺的好看些……

“我懷疑警局內部有人在幫凶手掩蓋證據。”蘇天藍歎了口氣:“但是能夠做到這件事的人實在太多了,而且那份dna證據雖然已經查驗過了,但數據庫中並冇有查到匹配的數據,說明此人想要陷害的人,並冇有犯罪前科。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知道被陷害的那個人是誰,或許可以抽絲剝繭查出幕後黑手,但是現在……”

白情雪摸出一把造型很古怪的鑰匙遞給了蘇天藍,她的牙齒咬得很緊,隔著尼瑪好幾千公裡的攝像頭,段天道似乎都能聽到她齒間吱吱嘎嘎的摩擦聲:“我出資給你單獨建設的化驗室已經建好了,這裡是鑰匙。我不關心誰想陷害誰,我隻關心什麼時候能找到真凶!為劉慈蘭報仇雪恨!”

“謝謝。查詢真凶,本來就是我們身為警察的職責,我當然會全力以赴。”蘇天藍接過鑰匙,略微猶豫了片刻:“不瞞你說,我查過你跟這個死者劉慈蘭的關係,你們既不沾親也不帶故,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對這件案子這麼上心?”

白情雪的眼圈突然間就有些微微發紅,似乎情緒波動很大,似乎很用力的控製了半天情緒才慢慢道:“劉慈蘭是我出資助學的貧困學生之一,她很上進,天資又很高,更重要的是,她很善良乖巧,雖然生活很貧困,自己勤工儉學不說,還會擠出錢來資助孤兒院……”

她低下頭去,沉默了很久。

蘇天藍也很久冇有說話,兩個漂亮猶如天仙般的女人相對而立,靜靜佇立在空地中,這個場景一時間唯美的段天道都有些呆住了。

白情雪花了很長時間,終於穩住了自己的情緒,吸了口氣:“我差她一個願望。就是在她大學畢業的時候,帶她去一趟夏威夷,去那裡好好感受一下異國風情。很可惜,這個願望再也實現不了……”她頓了一頓:“慈蘭,你就死在這裡,我白情雪在這裡向你保證,不管是誰破壞了你的願望!我都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你也放心,我一定會把真凶抓出來。”蘇天藍雖然依舊眉頭緊皺,但麵上卻並冇有多少情緒上的波動,身為刑警的第一要素,就是不能感情用事。

她的冷靜明顯感染了白情雪,讓她恢複了一個女總裁的過硬素質,美女總裁微微點了點頭:“那就拜托你了,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但還請你隨時和我溝通事情的進展。”

“好。”蘇天藍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碗剛剛泡好的方便麪:“既然有內鬼,我就必須一個人獨立調查這個案子,人手上的確會很不足,會經常需要麻煩你的。”

白情雪點了點頭,冇有再說話,返身上了車,驅車離開了。

蘇天藍深吸了口氣,筆直的站在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下,閉上了眼睛。

她也是人。

任何人聽到這樣的故事,內心都會受到觸動,但她決不能把這種柔軟的一麵暴露在任何人麵前,所以她必須要迅速調整自己的情緒,以進入正常的工作狀態。

在淡淡威風中用標準軍姿站立的美女警花,那玲瓏的曲線,筆直的長腿都莫名其妙的透出一股英姿颯爽的魅力,看得段天道忍不住就咳嗽了一聲。

“哼!”在閉了三分鐘的眼之後,美女警花突然睜開了漂亮的鳳目,冷笑一聲揭開了方便麪的麵蓋,拿起叉子狼吞虎嚥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嘖嘖有聲:“怎麼樣!怎麼樣?總算讓我買到有調料包的方便麪了吧?老天爺,我看你也不怎麼樣啊!”

段天道:“……”

算算距離,南春藝校和南春公安總局果然已經超過了十條街……

臥槽!

段天道啥也不說了,猛踩油門就直撲南春藝校。

開什麼玩笑!我的詛咒焉能失效!

不過這件事還是次要的……

本來作為一個把生死當作家常便飯的頂尖殺手,一個人的生死對他來說無關緊要,但問題的關鍵死得那是白情雪的人!

媽的!

白情雪的人不就是老子的人?

白情雪和老子怎麼樣,那是人民內部矛盾。可除了老子誰他媽敢動白情雪的汗毛啊腳趾甲啊身上的線頭啊什麼的,那就是想死的著急了!

嗯,不管你是誰,你都尼瑪死定了!

明明是一場豔陽天,也不曉得怎麼搞的,突然之間也陰雲密佈,天空中悶雷滾動,豆大的雨點嘩啦啦的砸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陰雨天氣,讓城市裡的很多房間都亮起了燈光。

但是在某個裝潢的富麗堂皇的三居室裡,分明麵對麵坐著兩個男人,房間的光線已經暗到無法分辨他們的麵孔,但兩個人誰也冇有起身開燈的意思。

其中一個老男人端起茶杯,淺淺的啜飲了一口:“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另一個年輕男人恭恭敬敬的低聲道:“請您放心,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就隻等他們‘偶爾’間發現那是誰的dna。”

“做得好。”老男人微微頷首,放下茶杯:“等這件事完美收官,我一定實現你的願望。”

年輕男人恭恭敬敬的垂著手:“謝謝您。”

“這其中的厲害關係你都懂,也不需要我提醒你注意什麼細節,去忙吧。”老男人略有些疲倦的揮了揮手。

年輕男人恭恭敬敬的起身出門,隨手帶上了門。

老男人長歎了一聲,望著窗外劇烈交織的閃電,突然恨恨的咬了咬已經有些稀疏的牙齒:“真是個蠢貨啊!被人當槍使都不知道啊!”

莫名其妙的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