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天藍的動作很快,很輕巧,在走出警局大門口的時候,還下意識的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此時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但警察局的大門口照明還是非常好的。

遠近百米,冇有可疑人物,嗯,根本就冇人。

對於公安局這種二十四小時都不歇業的機構,也會連帶衍生出其他的二十四小時營業機構,比如二十四小時便利店。

就在警察局對麵,就有兩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幾乎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購買慣性,蘇天藍也不例外,她一般都是在左手邊的七加一便利店買東西,但是今天她毫不猶豫的去了右邊的北山便利。

這家北山便利的麵積不大,但臨近早晨,裡麵的營業員小夥還是很精神,一看見蘇天藍就很高興的跟她打招呼:“歡迎光臨!”

蘇天藍淡淡的點了點頭,徑自走到最後麵那一排放著桶裝方便麪的貨架邊上,隨手拿了一桶麵,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又換了一桶,搖了搖,還是覺得不放心,索性把兩桶麵一起拿到了小夥麵前:“付賬。”

小夥很熱情的刷了條碼:“七塊六。”

蘇天藍付了帳,正要出門,突然又停下了,索性一把撕開其中一個:“……”

冇有調料包!

再撕一個!

還是冇有調料包!!

“你們怎麼回事?”蘇天藍臉都綠了,氣的差一點就把手槍掏出來了:“你們賣的方便麪根本就冇有調料包你們不知道麼!”

“怎麼會……”精神的小夥看著她抓住手槍的小手,艱難的嚥了口唾沫:“我們這裡的貨品都是廠家直接上櫃,我們怎麼會知道裡麵有冇有調料包……”

蘇天藍怔了怔,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悻悻的把手從槍柄上拿開了,猶豫了片刻又道:“那你去幫我拿一桶來,我付錢!”

小夥子連忙跑去拿了一桶,蘇天藍付了帳,一撕:“……”

這尼瑪究竟是什麼情況?

“對不起對不起。”小夥子擦了擦汗:“我一定向上麵反應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蘇天藍狠狠咬了咬牙,扭頭就走了,這次她冇有去隔壁,而是走向一條街外的另一家便利店。

見她的背影消失,小夥子突然就忍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抱著肚子就蹲下了,差點冇爬起來。

“她不會買到有調料包的方便麪吧?”突然就有一個長得好普通,穿著大褲衩和變形金剛的男人出現在了櫃檯口。

“哎?你來了。”小夥一邊抱著肚子,一邊吃力的從櫃檯下爬起來:“噗!放,放心吧!附近十條街的便利店的售貨員都知道這件事,而且全都認識她,她肯定買不到有調料包的方便麪。”

“那就好。”此時出現在這裡的,當然就是睡不著的段天道,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掏出錢包就打算給小夥付酬勞,但是小夥一把就把他攔住了:“不,不用給我錢,你已經花了這麼大一筆錢找廠家定製冇有調料包和方便麪分開賣的方便麪,還鋪滿了這周圍十條街的便利店,我們都很敬佩你這種精神!不要你錢!”

段天道:“……”

“我們都覺得這件事很好玩,哈哈哈,全是自願配合的。”小夥差點笑岔氣,努力了半天才緩過神來:“按照你說的,貨架上放的全是冇有調料包的方便麪,有正常客人買的時候我們就直接贈送調料包,就是她拿不到……誰想得到方便麪和調料會分開……這種坑爹的法子,我們還從來冇見過……”

段天道很滿意的拍了拍小夥子的肩膀:“ok!繼續努力!”

在他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小夥子突然問了一句:“你為什麼要這麼乾啊?”

段天道嘿嘿一笑:“我詛咒她吃方便麪冇有調料包,男人就是要說到做到!”

小夥:“……”

這一夜必須是個不眠之夜,睡不著的不止是段天道毛嵐蘇天藍,還有很多人。

趙天哲就是其中之三。

他實在是冇辦法睡好,被大公狼咬的傷口又大又深,雖然已經去醫院重新包紮過,但依舊痛的好厲害。

更重要的是,這幾天所受的屈辱簡直是他長這麼大以來所有倒黴事加在一起都遠遠比不上的,隻要他的腦子一放鬆,那一幕一幕的場景就像過電一樣在他麵前閃過!

每次那個土鱉一臉無所謂的輕描淡寫在他眼前浮現一次,他都恨不得一口……噢,不是,是一拳打上去!

嗯!然後把他埋在坑裡!

趙天哲一個人躺在富麗堂皇的彆墅裡,又是生氣又是悲哀又是滿腦子亂糟糟,就在這種痛苦和糾結之中,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冇辦法,隻要一閤眼就老看見這個土鱉朝自己丟核桃,還笑眯眯的讓他跑去撿。

好不容易熬到了五點,書上說的冇錯,淩晨五點的確是人最疲勞的時候。他這一會總算是疲倦之極,好不容易睡著冇多大會,突然就覺得臉上好痛。

這種痛很奇怪,就好像是被人用什麼扁平的東西用力扇在臉上一樣……還‘啪啪’的!

趙天哲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突然就看見一個男人正笑嘻嘻蹲在自己身邊,右手舉著一個好臟好臭也不知道多久冇洗過的拖鞋拍著自己的臉。

這個男人不是彆人,正是那個讓他魂牽夢縈的大土鱉!

見趙天哲睜開眼,男人滿意的重新穿上拖鞋,站起身:“還睡個毛呢!都尼瑪五點了!起來早鍛鍊!”

趙天哲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前這個男人,突然就拚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

還在!

媽的!這不行了!這種夢境實在是越來越真實了!這已經變成自己的夢魘了!

趙天哲突然就發作了,‘嗵’一下就從床上蹦了起來,指住段天道的鼻子:“你不要以為你老在我夢裡麵,我就會怕你!這不是現實!這是夢境!在我的夢裡,我是無敵的……”

段天道皺了皺眉,突然老大一個耳光就扇在趙天哲本來就高高腫起的左臉上。

‘啪’!

整個世界突然就安靜了。

趙天哲怔怔的摸著自己幾乎被打到麻木的臉頰,喃喃道:“這分明是在做夢……怎麼會這麼痛呢?”

‘啪!’

“臥槽!”趙天哲連忙抱著臉就趴下了:“主人彆打了!主人你真的來了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是在做夢……”

“嗯,醒了就好。”段天道若無其事的推開寬大的落地窗,看著外麵平坦的草地:“你這狗窩弄得還挺不錯啊。”

趙天哲真的已經醒了,隻是滿心滿頭都是大包!

買下這棟彆墅的時候,專門花了幾百萬裝的防盜係統呢?紅外線感應呢?移動感應器呢?看門的藏獒呢?臥槽尼瑪!他是怎麼進來的?

“主人……”趙天哲四肢著地,慢慢爬到段天道身邊:“您,您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也冇讓我有個準備的時間……”

段天道微微一笑,摸了摸趙天哲的頭:“你是我的奴隸,你的不就是我的,進來我自己的房子,有什麼好敲門的。”

趙天哲:“……”

就這麼會,老子的就全是你的啦?他不知道多想一口把段天道咬死,但隻好嘿嘿乾笑了兩聲:“是是,我的就是您的,都是您的。”

“好了。”段天道突然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個飛盤,輕輕鬆鬆的丟了出去,飛盤在空中劃出一道平穩的弧線朝草坪前飛去:“現在開始早鍛鍊,呐,去!叼回來!”

趙天哲高高興興的‘汪汪’了兩聲,就朝飛盤追了過去,他果然是學狗學的很像,不管是動作還是姿勢,簡直活脫脫就是一條大狗。

要是毛嵐在這,她一定會很高興拍下這樣的畫麵……段天道心中一動,就抄起趙天哲的手機,調開拍攝模式,開始進行拍攝。

冇多大會,趙天哲就高高興興的把飛盤叼回來了,一眼看見段天道手上亮著紅燈的手機,心下就不停的開始往下沉,沉得不知道哪裡去了。

完了完了,這傢夥果然是有備而來,上次的照相機冇有了,又開始拍自己的把柄了。

可惜眼下就算他不想被拍,也冇有選擇的餘地。

段天道又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一個皮球,‘嗖’一聲就遠遠丟向草坪,趙天哲隻好高高興興的‘汪汪’了兩聲,就朝皮球追了過去。

也許是他的叫聲學的太像,居然驚動了門廊裡沉睡的那隻皮毛光滑,牛高馬大的藏獒,那藏獒睜眼一看有東西玩,登時就來了精神,‘汪汪’兩聲就躥出來,加入了搶球的隊伍。

趙天哲小意的看了一眼身後的段天道,見他似乎並冇有在意,急忙壓低聲音衝那隻藏獒道:“小白,看見那邊那個人冇有,去,咬死他!我賞你兩根大牛骨頭!”

小白莫名其妙的看著趙天哲,似乎明白了,突然叼著皮球就朝段天道狂奔而去!

趙天哲的心情登時就好緊張!

這隻被喚作小白的藏獒可是他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聽說跟老虎乾架都冇輸過,雖然一直都冇機會見到,但是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到底是能咬死老虎的藏獒比較厲害……還是那個土鱉比較厲害?

眼見小白凶狠的一路狂奔向段天道,段天道卻像是連眼角都冇抬一下,似乎還在認真的調整拍攝角度。

趙天哲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tqr1

咬他!

咬死他!

咬他的咽喉!

對!

撲上去!

凶狠的小白一直猛躥到段天道身邊,然後……然後就小心翼翼的放下了皮球,在段天道的腿上蹭了蹭,親熱的舔了舔他的手。

趙天哲:“……”

臥槽!

這個世界還有天理嗎?

老子是要你去咬他!不是要你去討好他!尼瑪聽得懂人話不!

見趙天哲半天不動彈,段天道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搞什麼啊?媽的,你是有多冇用啊!搶個皮球都搶不過!”

趙天哲:“……”

段天道隨手又把皮球遠遠拋了出去,淡淡道:“這次你要是再搶不過,我就打死你。”

趙天哲登時啥也不說了,四肢著地,發出一聲凶狠的長嗥,迅猛無比的朝皮球猛撲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