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一天是七月十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段天道已經決定把這一天當作紀念日了,嗯,就是截止目前,作為普通人的最爽一晚紀念日。

一開始他還找幾個理由非要拉著露易絲慶祝慶祝,到了後來他索性也懶得找理由了,反正就是一直撲,反覆撲,使勁撲。

在他休息了十分鐘,準備又一次準備往露易絲身上撲去的時候,本來已經陷入半死狀態的露易絲突然就哭了:“老公!我錯了!”

咦?段天道登時就精神一振!

這一嗓子喊得精氣神十足啊,看樣子還挺有實力的……嗯,最少還能再來幾次。

露易絲一邊用小手抓住段天道的胳臂,一邊使勁的哭:“我錯了……亞洲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

段天道滿意的點了點頭:“嗯,看在你認錯態度還蠻誠懇的份上,我就再好好獎勵你一次……呃……不是,三次?”

露易絲已經快要冇氣了:“……老公,求求你了……饒了我吧……我不想死啊……”

段天道怔了怔,這說的是什麼話啊,雖然俺是很厲害的殺手,可俺怎麼會殺自己老婆:“嗯……那就獎勵一次好了!”

露易絲用儘了全身力氣大喊了一聲:“老公!如果你不想參加我的葬禮!就饒了我吧!我實在是連半次都受不了啦!”看她那樣子本來是還想多說兩句什麼的,但不知怎麼搞的,突然說著說著就睡著了,一邊睡還一邊哭。

段天道:“……”

一開始看這小妮子這麼健康又充滿活力,還以為能多撐幾輪呢,怎麼……也不大行啊?

即便是睡著了,這個歐範大美女也下意識的縮在床角,一個挺大的身材縮的跟個小女孩似的,離段天道遠遠的,似乎唯恐誰又把她抱懷裡了,抽噎的淚水打濕了枕頭也渾然不覺。

看她那個樣子好像是真的不行了,段天道隻好歎了口氣,在床上躺了幾分鐘,本來是想睡覺的,可惜今天晚上精神不曉得怎麼搞的特彆健旺,怎麼著都睡不著。

他索性起床練了二十八趟拳,又做了五百來個仰臥起坐,六百多個俯臥撐,七百多個引體向上……

嗯,精神越來越好了。

實在睡不著的段天道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淩晨四點了,索性也懶得睡了,徑自洗了個澡穿好衣服,在露易絲額頭輕輕親了一記,把已經睡死的露易絲嚇得渾身一哆嗦,本能的縮到了另外一個床角。

段天道:“……”

本想就這麼走掉算了,想了一想他還是低低的咳嗽了一聲:“那個……老婆,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找你哈。”

已經睡死的露易絲突然不知道為什麼又哭了:“嗚嗚嗚……”

段天道看這基本上是聊不下去,隻好悻悻的走了。

唉,想不到這看起來蠻霸氣的外國妹子也有柔弱的一麵啊……

這一天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睡不著的不止是段天道,還有很多人。

毛嵐就是其中之一。

毛嵐正靠坐在自己寬大的床邊,手裡拎著一瓶烈酒,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後吐出一口酒氣。她的心情煩燥不安,從回來到現在都合不了眼,對麵就是光潔如鏡的櫃麵,把她整個人都映了出來。

漂亮的美女攝影師向著對麵的自己左看右看,怎麼看都覺得自己好象長得還不錯,至少比那個叫王夢雅的強多了。個子比她高,臉比她漂亮,腿比她長……

這個混蛋為什麼晚上寧可去占這個小狐狸的便宜,也不占自己的?

不就是跟他發了點小脾氣……不就是把從睡袋把他踹出去了……不就是質疑了一下他的用心不良……

這個混蛋本來就用心不良!tqr1

毛嵐狠狠向著對麵的自己比了個秀氣的中指!

結果,她一下就被自己的霸氣給震到了。

毛嵐苦笑,又開始灌酒。儘管她已經喝得很多了,但是覺得還不夠,至少冇有醉到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地步。

這怎麼能叫醉?

於是她繼續狠狠地灌自己,在心底那痛苦的糾結消失之前,至少要把自已弄到半醉。

一個酒瓶空了,第二個酒瓶也空了,還好她今天買的酒夠多,所以還能摸到第三瓶酒。當這個酒瓶也空了的時候,她才覺得好象火候差不多,可以跟人拚命了。

這麼一想,鏡麵裡的女人又是不可抑止的霸氣側漏。

鏡麵裡的女人看起來已經有點小性感了,假如不是一手拿著一個半空的酒瓶,一手拿著手弩的姿勢太過威風凜凜的話。

自己為什麼要拿手弩?

是想要殺了他麼?

毛嵐怔了怔,放下手弩,又灌了一口酒,惱怒的打開床邊那個小巧的功放,一陣悠揚的音樂聲動聽的流落出來,在安靜的夜晚猶如空靈的天籟。

“玲多溫馴美麗瑩好可愛,隱約覺得不安,卻說不出來,你知道卻絕口不提分開,你答的毫無意外兩個都愛,你滔滔不絕我卻聽不明白,隻知道你遲早兩顆心都要傷害,兩個女孩易感專情獨立聰明,冷靜,纖細,竟然會那麼愛你。我無話可說,結局不出,到最後誰安慰誰說不定,誰怨恨誰快樂……”

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功放裡會傳出一首莫文蔚的《兩個女孩》。

這首歌曲用來描述美女攝影師眼下的心境,簡直就是適合之極。

因為……這簡直就是段天道那個花心大蘿蔔的完美寫照!

毛嵐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手上的酒瓶就換成了手弩,狠狠的對著櫃門扣動了扳機!

銳利的弩箭很利落的直入櫃門,尾羽在瘋狂的戰栗之後逐漸歸於平靜,但美女攝影師內心的瘋狂卻依舊無法宣泄,她不由的狠狠咬住雪白的銀牙,儘力的呼喊了出來:“段天道!我!我恨死你了!”

她不知道,此時亮色攝影門外,有一輛原本靜止的黑色suv,突然就猶如一隻中了箭的兔子一般瘋狂的發動,轉眼就逃之夭夭!

一直奔出數公裡遠,段天道纔有時間停下來擦了擦額頭上流下的冷汗。

臥槽!

他半夜驅車來到亮色,原本還想著是不是偷偷摸摸上去跟毛嵐打個招呼來著,哪曾想美女攝影師的房間裡深更半夜的突然飆發出一陣好強烈的殺氣,嚇得他轉身就跑了!

嗯,還是過兩天,過兩天再去好了……

這一夜依舊是個不眠之夜,睡不著的不止是段天道毛嵐,還有很多人。

蘇天藍就是其中之二。

她伏案工作了大半夜,研究著手裡的案件卷宗,一雙好看的眉頭一直都好看的皺在一起,一直都冇舒展開過。

這是眼下南春影響最惡劣的一起姦殺案,受害者是南春藝校的學生,凶手不止對這個女學生多次施暴,最後還掐死了她,那屍體懸掛在學校後麵的森林中,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旁邊的樹乾上還用鮮血寫著幾個大字。

一看到這幾個字,蘇天藍就覺得頭好痛。

因為這幾個字她見過。

上麵寫的是:“有鬼啊!”

她原本已經懷疑這件事與段天道有關,但是經過上一次的打草驚蛇之後,她已經學會了隱忍不發,可惜秘密取證之後才從救援隊的一個絞盤手那裡得知,案發之時,段天道正和三個人被困在北崖的原始森林裡。

不論時間還是人證,都證明他冇有作案的可能……

那麼這兩起都寫著‘有鬼啊’的案子,究竟是同一個人做的,還是單純的模仿?兩者之間究竟有沒有聯絡?還是單純的巧合嗎?

不知道為什麼,蘇天藍一想到這個大大咧咧的土鱉,就覺得頭好痛,好像思路都理不清了,而且忙了一夜,胃都餓的有些痛了,隻好長吸了一口氣,長身而起,走到檔案櫃裡,拿出一桶方便麪。

撕開包裝正準備泡水,蘇天藍:“……”

有冇有搞錯!

又冇有調料包?!

蘇天藍突然就好想直接掏出手槍,對著這袋冇有調料包的方便麪連開三槍,把它打死算了!

這要是一回兩回也就算了,這都第十八回了!

這種桶裝方便麪因為生產的很多,這麼大的數量裡,偶爾出現幾桶冇有調料包的很正常,偶爾人品差,也會碰到一兩次……

但是連續碰到十八次是什麼概念?!

拿這運氣去買福利彩票,頭獎都中七八回了!

蘇天藍一時間隻覺得天昏地暗,一股無名火直衝頭頂,一把就把那桶方便麪直接丟進了垃圾桶,一聲大喝:“你不要指望我還會吃這種冇有調料包的白麪!我都吃了十八次了!”

被丟掉的方便麪:“……”

蘇天藍氣呼呼的又拿過一桶,正準備撕包裝,突然心中一動,停下手來,把方便麪的封口放在燈光下仔細觀察起來。

所有準字號的方便麪都是使用專業封口機,以確保封口的乾淨整齊快速,如果是有人打開封口,拿走調料包,再封包還原,由於是二次封包,所以其手段無論多麼高妙,都會留下痕跡。

但是……

冇有痕跡。

這桶方便麪很明白很直接的告訴蘇天藍,它就是一次封塑原廠出品,它也不知道自己有冇有調料包。

蘇天藍怔了半晌,突然搖搖頭苦笑了一聲,可能乾刑偵工作的時間太長,已經養成職業病了。

什麼人會無聊到這種程度,費這麼多波折就為了讓自己吃方便麪冇有調料包?

有這個閒工夫,都可以把自己暗殺好幾回了。

美女警察長吸了一口氣,一用力撕開了包裝:“……”

蘇天藍啥也不說了,飛起一腳就把這桶方便麪踹飛了,撕裂的方便麪粉末掉了一地。

我能說粗話麼?

能麼!

美女警察也顧不得能不能說粗話,二話不說就狠狠飆了一句粗話:“xxx!調料包呢!”

她一口氣‘唰唰唰’把剩下的幾桶麵全揭開了:“xxx!全部冇有調料包!”

蘇天藍再也忍不住了,把一桶桶的方便麪全碾得粉碎,狠狠的冷笑一聲,就大步朝電梯走去。

好!咱們走著瞧!

我就不相信!

今天我就吃不到有調料包的方便麪!

滿地碎裂的方便麪:“……”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