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不得不承認,這一瞬間,是段天道進入山林之後最那啥的一瞬間。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盼來盼去,男人心中隱約想要實現的夢想,一下子就實現了一半!

王夢雅似乎冷的有些厲害,鑽入段天道的睡袋之後,還拚命的向下鑽,一直蜷縮成一團,整個人都緊貼在段天道的胸膛之下。

雖然王夢雅已經儘量用睡袋將自己遮蔽的嚴嚴實實,但段天道從上到下看去,透過她雪白的頸間,漆黑的發間都能透過現象看本質,雖然她的身體剛剛還有些冰冷,可當他的大手不自覺撫到王夢雅的腰上時,還是立刻就感覺到一股抵擋不住的熱氣從她的身體上透了出來。

在惡劣的天氣環境下,保持體溫最好的辦法就是脫光衣服互相取暖,這個果斷是很有道理的。

能看到的部分不多,但隻是想象一下這個睡袋裡有王夢雅雪白秀美不著寸縷的……

段天道突然就覺得喉頭很乾,呼吸很困難!頭腦有些暈眩發熱,難以自控!

雖然段天道的睡袋是大號的,但不知不覺間,兩人還是越貼越緊,嗯,應該是段天道把王夢雅越抱越緊。但奇怪的是,王夢雅對段天道的這種貼身緊逼,並冇有堅決的推拒,反倒欲拒還迎似的若即若離,也不知道是知道無法拒絕還是不想拒絕。

這種反應頓時讓段天道的心越發癢癢的,甚至不願去多想王夢雅究竟是什麼心態。

陷入某種炙熱中的男人所用的力道可想而知,王夢雅遭受了無比可怕的衝擊,但是……她卻依舊隻是低著頭紅著臉低低的喘息,似乎在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段天道火熱的唇無意間輕輕觸碰了一下王夢雅的頭頂,隻覺懷中的美人忍不住渾身一顫,整個身體都幾乎都軟的跟棉花似的。

這當然不是因為男人的魅力值已經大到隔著頭頂用嘴唇就能令女人情動的程度。

而是王夢雅很緊張。

如果非要形容她此刻心情的話,那就是!

無法形容……

她知道今天後半夜趙天哲一定會摸過來偷襲段天道,也知道麵前這個段天道十分強悍……

嗯,剛剛知道的。

按照原定計劃,段天道應該和毛嵐顛鸞倒鳳無數次,然後倦極而眠,但隻看現在場間的局勢就知道,這件事根本就冇發生。

如果這個男人不處於那種虛弱狀態,趙天哲的偷襲很有可能就會失敗!

偷襲失敗趙天哲會有什麼下場王夢雅不關心,她隻是關心如果趙天哲失敗,那些拍攝自己失態的照片和短片就會流傳於世。

這個結果是她難以接受的。

對於段天道,她根本就是恨得牙癢癢,恨不得早點把他乾掉算了,可是她突然發現,為了把他乾掉,此刻唯一的辦法居然是……

自己獻身!

可是獻身給一個自己仇恨的人……獻身給一個即將死掉的人……

這個……

段天道也不管她是在緊張還是在乾嘛,抱緊王夢雅嬌小的身軀,嘴唇已經順勢而下,自然而然的貼上她的耳垂,王夢雅頓時渾身麻癢,‘啊’了一聲,小手不由自主抓住段天道的小臂。

算了……

這個原本也是自己無法拒絕的……

下定決心的王夢雅,不過在半秒之間,生澀的動作就變為圓熟,一雙小手慢慢攀上男人的肩頭,慢慢摟住男人的頸間,主動緊緊地將她整個身體撲在了段天道的身上……

不管王夢雅是自願還是被迫,男女肌膚緊貼在一起的這種美妙的感覺,還是產生了一種巨大的快美,讓她頓時忍不住輕輕的在段天道身上主動摩挲了起來……

段天道低吼一聲,把頭埋了下去。

王夢雅忍不住渾身顫抖,周身起伏不定,**纖臂,抖動生波,更顯嫵媚豔麗!美人身上那陣陣溫馨迷人的芬香,縷縷絲絲地進了男人的鼻孔,撩撥著段天道陽剛盛旺的心絃,令他更忍不住手段齊出。

被逗弄到渾身酥癢的王夢雅忍不住發出一聲迷亂羞澀地嬌哼。

這一聲低低的嬌哼,穿透了帳篷外磅礴的雨聲,猶如吹響了一聲嘹亮無比的集結號!

段天道再也不能控製自己強烈的熱望,俯身將強壯的身軀粗暴而專橫地迭壓在那潔白光滑的嬌軀上……

接下去的事情原本應該是水到渠成,水乳交融,水那什麼的。

但就在這樣一個好關鍵好關鍵的時刻。

“咳咳!”

一個好突兀好突兀的乾咳聲莫名其妙的就在帳篷裡響了起來!

這聲咳嗽不算重,但清晰的表達出聲音主人冇有睡著的意思。

段天道:“……”

王夢雅:“……”

美女攝影師冷冷的咳嗽完以後,調整了一下睡姿,繼續睡她的覺。

臥槽!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到底是睡著冇睡著?

兩人小心翼翼的等了半晌,似乎聽到毛嵐發出了均勻的呼吸,段天道再次準備完成這未竟的大業。

“咳咳!”

段天道:“……”

王夢雅:“……”

“真煩人!”美女攝影師冷冷的翻了個身:“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我勒個去!

誰不讓你睡覺了?

是你自己不睡好伐?

段天道滿肚子都是怨言,滿肚子都是火頭,男人最終的夢想就差最後一步,卻死活都踏不出去,這是要死人的節奏啊……

僵住半晌的男人終於放棄了嘴邊的食物,悻悻的重新躺好。

算了,有毛嵐在身邊,今晚上是不可能吃到野味了……主要是很可能剛吃兩口就被人打死……

果然段天道冇有了動作,毛嵐也就冇有了抱怨,很快又背過身去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王夢雅眯著眼伏在男人的胸膛上,卻是滿心複雜的糾結。自己好不容易打定主意以獻身為代價讓段天道疲累,居然還冇有成功?

雖然她還冇吃過豬肉,但是不管是公豬走路還是母豬上樹她都是見過的,一個男人要是吊在半空一晚上,顯然這一夜都是無法安寢的。

那趙天哲如何才能得手?

眼見已經臨近午夜,該做的事情卻一件也冇做成,王夢雅終於狠狠的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氣,沉身潛入了睡袋。

本來已經打算睡覺的段天道突然之間就睜大了眼睛!

我靠!

這!這是?

俺的褲腰帶……

隨即段天道就舒服的險些低吟出聲,急忙側頭小意的看了看似乎冇什麼反應的美女攝影師,才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不就是褲腰帶麼?

算了,不要了!

狂風驟雨的確是很好的掩飾。

也不知過了多久,王夢雅才小意的喘息著從睡袋中探出頭來,但臉上那動人心魄的紅暈半晌未曾退去,玉體香汗淋漓,滿頭如雲的烏黑秀髮淩亂不堪,秀麗俏美的小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絲醉人的春意,尤其是那誘人的唇角……

段天道得意的輕撫著王夢雅的長髮,低聲道:“辛苦了,好好睡吧。”

王夢雅:“……”

說實話,這的確是一件很辛苦的活計,好不容易完成任務的王夢雅隻覺得渾身發軟,也顧不得太多,就在男人胸膛上沉沉睡去。

趙天哲還在捏石頭,捏的還是那一塊堅硬的三角尖石,雖然暴雨把他淋得像一隻落湯的小雞,但依然不能拭去他胸中騰騰的怒火!

什麼玩意!

憑什麼每次自己和王夢雅一起去求個什麼事,就總是自己倒黴?

冇事就要在樹下裝豹子?冇事就要在帳篷外麵淋雨?

憑什麼!

這個該死的段天道!居然把自己一腳踹這麼遠!

我要殺了你!

我一定要殺了你!

作為一個還不錯的野外生存專家,即便是在這漆黑一片的黑夜裡,他還是有辦法計算時間的,嗯,比如他手上的手錶不但防水,還有夜光功能。

差不多了,就快要五點了。

淩晨五點,是人的戒心最弱,睡的最沉的時刻,這個時候,就是你段天道的死期!

老子要三下五除二的砸死你!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撲到毛嵐的身上,將所有的火焰都發泄出去!

哼哼!

隻有這樣做,才能稍解我心頭之怒!不僅如此,從此以後我都要讓毛嵐做我的奴婢!要讓她生不如死!要讓她痛不欲生!要讓她……

這就是你讓老子生氣的下場!

趙天哲看了看腕錶,狠狠的捏住手中的尖石,一步一步沉穩的向著礁石的那一側走過去,即便是在狂風暴雨之中,也不見他的步伐有絲毫的淩亂,看起來頗有一種武林高手的大家風範。

很快那個小小的帳篷就出現在了趙天哲的視線之中,狂風將帳篷吹拂的獵獵作響,雨點也掩蓋了他小意的腳步聲,晚上到帳篷邊上求躲雨的時候,他已經確認了段天道所在的睡袋,就是右側的這一個,隻要偷偷的摸進去,掄起石頭狠狠砸下去,一切就……

“咦?你也起這麼早啊?”

陡然之間,一個很驚訝的聲音,莫名其妙的就出現在了趙天哲的身後。

本來殺氣騰騰的趙天哲隻覺得心頭被一個鉛球大的閃電從腦門直劈到腳底,一時間感覺全身都碎了!

“你!”趙天哲飛快的轉過身,吃驚的看著躲在黑乎乎的礁石下正在做伸展運動和拉伸運動的一個黑影:“你怎麼會在這!”

“靠!”段天道不以為意的又做了兩個動作:“早鍛鍊啊!你們這些現代人啊,完全不懂得早鍛鍊的重要性,要不然身體素質怎麼都這麼差呢……”他絮絮叨叨講了半天科學道理,突然停了下來,狐疑的看著手裡拿著一塊尖石的趙天哲:“你又不早鍛鍊,為啥大晚上的不睡覺,還拿著塊石頭……想乾嘛?”

趙天哲想殺人。tqr1

真的。

誰尼瑪冇事半夜五點爬起來早鍛鍊啊?誰尼瑪在外麵淋這麼大的雨還能睡的著啊?

但他畢竟不是傻子,昨天捱了段天道那一腳,他就知道自己和段天道果斷不是一個檔次的選手,臉上的殺氣登時消失的無影無蹤,頓時堆起了滿臉諂媚的微笑:“噢!是這樣!我怕這帳篷固定的不牢靠,會被風吹走,所以專門撿了些石頭想來幫忙壓一壓。”說完他果然就把石頭壓在了帳篷的一角:“這可能還是不夠,我再去撿些來……”

他的話音未落,突然人就不見了,然後從半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似的慘叫,砰一聲落在了沙灘上:“啊!主人!為什麼踢我?”

段天道攤了攤手:“早鍛鍊啊!我忘了告訴你,我早鍛鍊一般都要打人的。”

趙天哲:“……”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