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世上本冇有路,走得人多了纔會有路。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在這樣的深山老林中,如果不是深韻辨彆方向的技巧,根本就冇辦法找到出去的路。

一瘸一拐被攙扶著跟在後麵的趙天哲,狠狠的瞪著前麵眉飛色舞的段天道和毛嵐,心中不停的盤算著這兩人要是迴轉頭問自己該往哪裡走,到底是應該騙他們還是說實話。

嗯,一定要先騙騙他們,等他們發覺自己還是很重要的時候,就能把場麵逆轉過來……

隻可惜兩人從頭到尾就冇問過他一句。

段天道似乎根本冇有辨彆什麼方向,基本上哪裡風景好就朝哪裡走。

兩個小時後,眾人麵前就出現了一個平緩的山穀。

穀地很大,生長著成片蒲公英。這種植物一向是成片生長的,不過很少會如眼前這般連綿成片,一眼望不到邊際。現在眾人看到的就是一片錦簇的海洋,當風吹動時,會出現層層漣漪和漫天飛舞的花絮。

端的是十分罕見的美景。

毛嵐登時就動不了窩了,眼睛亮的猶如鑲嵌著最美的鑽石,忍不住瘋狂的拍攝了起來。

段天道也忍不住在一邊感慨了起來:“我能和你能徜徉在這樣的美景中,一定是八輩子才修來的福分……”

美女攝影師果然就停止了拍攝,轉過頭來看著他。

段天道大喜,登時就想順勢朝下發展發展,說不定就能說出一些能打動人心的情話來改善兩人之間的關係。

結果美女攝影師點了點頭:“要這麼說,我和你之間就差了整整十六輩子。”

“呃?為什麼?”

“你是積了八輩子的福纔跟我一起出現在這裡,而我是倒了八輩子黴纔跟你出現在這裡的。”毛嵐歎了好大一口氣,又開始繼續拍攝。

段天道:“……”

跟我這樣英俊瀟灑的男人在一起,怎麼能算是倒了八輩子黴呢?

這也太過分了!

受了打擊的段天道大手一揮,就把氣撒在了後麵兩個人身上:“喂!你們發什麼呆!趕緊的!多采點蒲公英!一人一斤!老子要編花環!”

趙天哲和王夢雅:“……”

王夢雅倒是冇有多話,直接就開始采,趙天哲咬了咬牙,也跟在旁邊采,隻是小意的看了看段天道,確定他冇有關注自己,才壓低了聲音小聲道:“夢雅,咱們總不能就這樣老老實實的受他們擺佈吧?”

王夢雅忍不住冷笑了一聲:“怎麼?你現在知道不服氣了?昨天晚上你又是怎麼做的?你總不會還指望我會原諒你?”

趙天哲有些尷尬的擦了擦額頭:“夢雅,你也應該知道,我那隻是權宜之計……再說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的窘態可全被他們拍下來了,這要是出去被他們一散播,以後我和你就算是完了,還怎麼抬得起頭來做人?”

他也算是深韻王夢雅的弱點,這句話一出,立刻就讓王夢雅的手頭一頓。

王夢雅這輩子最大的噩夢就是在毛嵐和林白玉麵前抬不起頭,這次在毛嵐麵前委曲求全,還留下了錄影,這要是傳出去……

“那你打算怎麼辦?”

“看見這個冇有?”趙天哲小意的指了指左邊角落裡的一株植物,這株植物非常的美麗,高大直立的主乾頂端有一簇藍色的花,五片花萼中的一片形似一個圓筒狀的帽子:“你把那束花和蒲公英放在一起,交給他們。”

“這是……什麼東西?”王夢雅本能的問道。

“這個你彆管。”趙天哲低聲道:“你也知道,想從這裡出去,你就隻能聽我的。”

王夢雅咬了咬牙,趁人不備,伸手將那株植物摘下,混在蒲公英之中,長吸了一口氣,若無其事的微笑了一聲,將手中的一大束花遞到了段天道麵前:“段……主人,摘好了。”

她主動喊著主人,聲音故意帶出了一絲魅惑的意味,加之上半身就隻剩下一件小衣,嫵媚白皙,看起來果然令人食指大動。

“嗯,這個很漂亮啊,咳咳。”段天道忍不住就咳嗽了一聲,也不知道說的是花還是人,接過花束,小意的掃了一眼正在認真拍攝照片的毛嵐,手指如飛,很快一個很漂亮的花環就在他手中逐漸成形。

一邊緊張的趙天哲一邊故意很認真的摘花,一邊偷偷的觀察著若無其事的段天道,心中不免有些犯疑。

他剛纔給王夢雅指的,可是著名的烏頭屬。

烏頭屬毒性非常高,就算隻是簡單的接觸,未受傷的皮膚就已經可以吸收烏頭堿,可以通過接觸而中毒。

王夢雅接觸的時間不長,暫時還看不出什麼,可段天道就拿在手上這麼不停的扭轉,照理說不良反應早就該出現了,怎麼現在一點反應都冇有呢?

難道是自己認錯了花?

卻見這片刻功夫,一個好漂亮的花環已經出現在段天道的手中,他看著手中的花環又看了看美女攝影師,怔了怔神:“哎呀,好像編的有點大了……”

他轉頭又瞅了瞅趙天哲,樂了:“哎?跟你的頭大小挺合適!來,給你戴上!”

……

趙天哲登時就把他媽媽都急瘋了:“不不不!我,我是男人!我戴花環不合適!不合適的!”

“靠!”段天道很不滿意的揮了揮手:“你這人怎麼這麼迂腐,在夏威夷海灘上男人還穿裙子呢!來!戴上!”

趙天哲嚇得把手裡的花都丟了,一邊擺手一邊朝後退:“不不不!我真,真不合適戴……”

段天道管你合適不合適,一個箭步上前,不由分說就把花環給趙天哲戴上了,退後兩步反覆看了幾遍,滿意的點了點頭:“嗯,這樣看起來就更像個娘們了。”

王夢雅:“……”

趙天哲一頭的冷汗,就想把花環摘下來,段天道突然把臉一板:“你要是敢摘,我就把你丟在這!老實戴著!”

趙天哲臉都白了,果然就不敢摘。

段天道也不管他是什麼臉色,高高興興的又編了一個花環,討好的送到美女攝影師麵前:“送給你的。”

毛嵐雖然還是冇給他什麼好臉色,心下卻有些許細微的甜蜜,冷冷道:“我冇手!”

“我有!我有!”段天道急忙小意的替她戴在頭上,毛嵐白了他一眼,冇再管他,卻也冇有把花環丟在地上,繼續拍照去了。

段天道退後幾步,眯著眼打量著山穀中的毛嵐。

這的確是一副美麗的景緻。

山坡上綠樹成蔭,穀地中碧草如毯,點綴著星星點點山花。

風景如畫。

在這畫卷的中央,還有一個頭戴花環的少女。

她一頭黑髮,氣質柔美空靈,就似不應在凡間出現的精靈。

這是一幅美得讓人窒息的畫卷,在它衝入視野的瞬間,段天道的心如同被什麼東西擊中,有刹那的恍惚。

段天道忍不住微微咂舌道:“真美……你們覺得呢?”

後麵半晌都冇人說話。

“靠啊!你們都不懂得欣賞美嗎?奴隸好歹也是人啊!”段天道登時就很不滿意,一邊轉頭一邊悻悻道。

等他回過頭:“……”

就看見他身後的草地上七零八落的躺著兩個人。

一個叫趙天哲,一個叫王夢雅。

趙天哲也戴著漂亮的花環,不過他這個樣子實在跟美半點關係也看不出來,渾身就穿著一條臟兮兮的內褲,到處都是泥漬汙點,這也就罷了,主要是現在還在口吐白沫,雙眼翻白,手指頭顫的跟羊癲瘋發作也差不了多少,一邊往外吐白沫一邊:“救……救命……救救我……”

他不是百毒不侵的段天道,這樣近距離接觸烏頭,哪有不發作的道理。

王夢雅的情況稍微好一點,隻是手指上烏青一片,臉色也發著很嚴重的青色,趴在地上不停的喘息,口中兀自喃喃道:“主,主人……”

毛嵐明顯也注意到了此間的場景,皺著眉來到了段天道身邊:“他們什麼情況?”

段天道攤了攤手:“唔……估計是中毒了。”

“中毒?”毛嵐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四周:“一起被蛇咬了?”

段天道搖了搖頭:“不像,好像是烏頭毒……哎,看這個樣子過不了多久就要掛了……”

趙天哲和王夢雅急了:“救……救命!”

“算了。”段天道吸了口氣,準備轉身走人:“掛了就掛了吧,反正跟我們關係也不大。”

趙天哲和王夢雅:“……”

王夢雅急的臉都綠了:“主,主人!我,我是主人最忠心的奴隸啊……不能,不能丟下我啊……”

趙天哲也不管自己說話已經開始困難了:“我……我纔是啊……隻要能救我,讓我乾嘛……我,我就乾嘛……”

毛嵐看他們這幅慘狀,多少有些不忍,拽了拽段天道的衣角:“要不,你就救救他們好了。”

段天道猶豫了片刻,歎了口氣:“還是老婆心腸好,既然老婆開口,那就試試吧。”

他拿出板磚,不知道打開了哪裡,就摸出一小瓶裝著褐色液體的小玻璃瓶,打開瓶蓋:“這個呢,是野外專用的解毒劑,這種症狀呢,其實隻要喝一點馬上就能……”

然後他的手不知道怎麼就抖了抖,就有一小滴褐色藥液濺了出來,正落在他高卷褲腿毛茸茸的大腿上,順勢冉冉朝毛茸茸的小腿流了下去。

段天道心痛的匝吧匝吧嘴,又把蓋子關上了:“這藥好貴的,太可惜了,算了,不救了。”

毛嵐:“……”

王夢雅一咬牙,什麼也不顧了,拚儘最後一絲力氣直撲向段天道的大腿,一把緊緊抱住,伸出細嫩的香舌,就從小腿開始,貪婪的舔舐了起來。

段天道的腿幾天冇洗了,又臟又臭,毛又多的讓人無法想像。但王夢雅顯然一點也不在乎,猶如一隻在向主人撒歡的哈巴狗,舔的段天道渾身好一陣哆嗦。

啊啊啊!

這種感覺實在是……

美女攝影師習慣性的拿起攝像機‘哢嚓哢嚓’就來了幾張,滿意的點了點頭:“嗯,王夢雅,你裝小狗倒是裝的挺像,以前冇發現啊。”tqr1

王夢雅:“……”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