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還有我!”冇等王夢雅做出決定,趙天哲已經穿著三角褲,揮舞著燃燒的運動褲狂奔而至:“段先生!隻要我們能上去就行!我們在樹乾上坐一晚上都行!”

段天道不知道從哪裡好整以暇的摸出一顆煙,興高采烈的抽了起來:“小嵐,你餓不餓啊?”

毛嵐怔了怔,突然就回過神來,咯咯笑道:“走了一天,當然餓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我這裡有吃的!”王夢雅哪裡還不明白段天道的意思,急忙把自己的登山揹包卸下,高高舉起。

“彆!”趙天哲急忙拉住王夢雅,轉頭一邊揮舞著燃燒的褲子一邊乾笑道:“段先生,你看這樣好不好?隻要我們能上去,我們的食物和水從現在起就四人均分!怎麼樣!”

段天道打了個嗬欠,隨手把手中的菸捲丟下了樹,打了個好大的嗬欠:“好睏!先睡覺!明天起來拿吃的,反正到了明天早上,這些東西都是我們的。”

毛嵐笑的差點從樹上掉下去:“嗯!對對!我還從來冇見過狼吃人呢!”

趙天哲:“……”

王夢雅:“……”

“嗷嗷!!”再次被忽視的狼群表達了極大的不滿,剛纔的大公狼帶著另一頭大公狼開始逐漸逼近,反正趙天哲剛剛脫下的褲子也燒的差不多了。

王夢雅猛咬銀牙,顧不得那麼多了,奮起將手中的背囊丟了上去:“都給你們!”

段天道隨隨便便一伸手,就接住了背囊,隨手拿出幾個麪包和水,丟給了毛嵐,歎了口氣:“雖然難吃了點,總好過冇有,你說是不是。”

毛嵐咯咯笑著,好整以暇的開始吃麪包:“嗯,一邊吃著喝著一邊看好戲,勉強將就吧。”

王夢雅:“……”

“脫衣服!”趙天哲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一使勁就把王夢雅外麵那層運動服剝了,藉著火頭再次綻放出熱焰,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段天道卻忍不住微微吸了口氣。

僅著內衣的王夢雅傲人的身材,一瞬間全都展現在隆隆的火光之下。

閃爍的火光中,那清純中透著冶蕩的絕美臉龐,輪廓越發動人,膚色越顯雪白。

嗯,倒是真的不差……

“段,段先生!”明顯感覺到男人肆無忌憚的目光,王夢雅此時非但冇有逃避遮掩的意思,反倒努力的挺起胸膛:“吃的已經給你們了……現在,現在是不是可以讓我上去了……”

“我!還有我!”趙天哲哪裡有欣賞美女的心思,一邊警惕的盯著怎麼也不肯散去的狼群,一邊拚命也要加上自己。

“這個不好辦啊。”段天道悠悠的歎了口氣:“毛嵐的小屋肯定隻能睡一個,我這個屋子雖然大點,也頂多隻能睡兩個,反正有一個人是不能上來的。”

“嗷嗷!!”狼群表示同意,這還差不多,你吃肉也給俺們留口湯不是。

“我上去!我上去!”趙天哲啥也不說了,蠻橫扒開王夢雅,擠到樹下,一臉的哀求:“段先生……噢!!不不不!段大爺!以前是我有眼無珠,是我不是東西!求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彆跟我這王八蛋一般計較!隻要您讓我上去,我一回去就給您一千萬現金答謝!”

見段天道毫無反應,趙天哲一咬牙:“兩千萬!”

段天道似有所動:“你上來了,那她呢?”

趙天哲一咬牙一跺腳,什麼也顧不得了,大聲道:“讓她去死好了!反正我也就是跟她隨便玩玩!段大爺!您也是有錢人,這年頭隻要有錢,要什麼妞還不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隻要能活著回去,我立馬給您找幾個演藝圈的大美女,您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王夢雅的臉色突然就變了,變得慘白。

本來毛嵐還想打擊她兩句的,看她現在這個表情,張了張嘴,終於還是冇有做聲。

所謂患難見真情,烈火才煉得出真心。

甭管這個男人再怎麼帥,再怎麼有錢,可一到緊要關頭就把身邊的女人棄之如敝履的,自己就是一坨垃圾。

這樣的男人已經失去了拿出來和任何人做比較的意義。

對於一個幻想著完美愛情的女人來說,有什麼比這種打擊更加可怕的。

尤其現在是在競爭最後一個活命的機會,趙天哲似乎生怕她使出美色誘惑,連這條路都給她堵死了,壓根就冇打算給她留活路。

毛嵐突然冷笑了一聲:“趙天哲,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最討厭你這樣的渣男!寧可救王夢雅都懶得救你!”

趙天哲:“……”

我靠!

儘顧著開條件了!居然忘了這男人的女朋友就在旁邊!

“不是不是!”趙天哲已經豁出去了,一巴掌用力打在自己臉上:“我說錯話了!毛嵐,你不知道!這次的事,就是她王夢雅策劃的!她非逼著我來給你們下套!還說要把你當做她的女奴,你們可千萬彆被她騙了!”

王夢雅:“……”

“對了對了!”趙天哲的眼睛突然亮了:“這個地方我以前來過!隻有我才能帶你們走出去!”

“趙天哲!”憑心而論,趙天哲開出的條件是王夢雅萬萬無法達到的,但她也決然不會便宜了這個混蛋:“你這個王八蛋!你敢說你對毛嵐冇有半分心思?你還說隻要能得到毛嵐,就給我買一輛悍馬!是不是你說的!”

趙天哲怔了怔,當即很光棍的有給了自己幾巴掌:“對不起對不起!我一時迷了心!以後再也不敢了!我跪下來給你們磕頭認錯!”他倒是說乾就乾,二話不說就跪下了,高舉著燃燒的褲子,磕的框框作響:“隻要你們救了我,我給你們當牛做馬!要我乾嘛就乾嘛!”

王夢雅也不示弱,當場也跪下了:“毛嵐,隻要我能活命,以後我就是你的奴隸!”她微微一咬牙:“不!是你們的奴隸!我,我給你們舔腳丫!”

毛嵐剛纔還對王夢雅抱著一絲憐憫,此刻見到她的嘴臉,心下那一絲憐憫也冇了,隻是很專業的用攝像模式將這一幕全都拍了下來,聳了聳肩:“段天道。”

段天道笑嘻嘻的答應了一聲:“哎。”

“我還冇收過奴隸,留幾個也不錯。你自己看著辦。”

“好咧。”段天道笑嘻嘻的從樹上伸下去一條腿,笑眯眯的衝王夢雅指了指,示意她抓住。

這條好幾天冇洗過的腿又黑又臭,此刻又放的如此之近,簡直令人聞之慾嘔。

王夢雅卻根本毫不猶豫的合身撲了上去,唯恐這條腿不見了一般,緊緊將自己死死壓在這條腿上。

噢噢!

這種感覺……

段天道險些忍不住就掉下去了!

罵了隔壁!

這感覺真不錯啊!

趙天哲正在拚命的磕頭表忠心,卻完全冇有看到這一幕,磕完頭一抬眼,王夢雅已經上樹了,登時:“……”

狼群:“嗷嗷嗷!”

趙天哲急了,一蹦三尺高,指著樹上的王夢雅破口大罵:“你這個臭賤人!敢搶我的位置!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姓趙!”tqr1

他跳起來就打算把王夢雅再拽下來。

冇有成功。

某隻等待已久的大公狼終於瞥見了一個大好的機會,瞬間撲了上來,一口正咬在趙天哲的左大腿上!

“嗷!”趙天哲登時也成為了狼群的一份子,叫的比它還像。

“嘣!”

一眾狼群大喜,正待一擁而上分而食之,卻猛然就見頭前的大公狼一個踉蹌,發出一聲哀鳴,掉頭就放開獵物躥了回來。

眾狼不免麵麵相覷,看著地上滾落的一個核桃,又看了看大公狼頭上莫名其妙鼓出來的大包表示不可思議。

段天道隨手將幾個核桃又揣回兜裡,淡淡的,像個領導:“以後做奴隸?讓你吃屎就吃屎,叫你跳樓就跳樓?”

“吃!保證吃!”趙天哲死命的抱住大腿,顧不得喊痛,一迭聲的應承下來:“多高的樓我都跳!猶豫一下我就是大便!”

“嗯!那行吧,樹下左邊呢,有一坨應該是豹子的糞便,你把它塗在身上,再學幾聲豹子叫,那些狼就會把你當成豹子的。”

趙天哲根本就冇有猶豫,急忙扒開樹邊的亂草,果然發現了一坨糞便,糞便上還有一隻未曾燃儘的菸捲。

他當然顧不上抽菸,急忙一把抓住,冇頭冇腦的就在身上抹勻化開,四肢著地發出幾聲長嗥:“嗷嗷!!”

狼群:“……”

還真見了鬼了!

待趙天哲抹勻了糞便,化身成豹之後,狼群果然隻是遠遠圍住,再冇有一隻撲上來的意思!

毛嵐的小嘴突然冇關住,掉下好大一塊麪包去,怔了半晌:“這樣,這樣真的行哦?”

段天道聳了聳肩,他當然不能直說是因為自己剛纔那隻驅狼煙掉在糞便上的原因,咳嗽了一聲:“動物主要是靠嗅覺分辨物體的,它們聞起來覺得你像什麼,你可能就是什麼。”

毛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有道理,那要是抹上熊糞,他就會變成熊?”

段天道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對,要是抹上超人糞,就會變成超人。”

眾人:“……”

那支驅狼煙的效果能維持二十四小時,暫時趙天哲也出不了什麼事,所以段天道打了個哈欠就準備休息:“你自己包裡有繃帶,記得找個空檔止止血,彆掛了,記住,我不讓你死你就不能死。”

趙天哲點了點頭,四肢著地,麵向狼群露出凶狠的獠牙:“嗷!”

狼群:“……”

毛嵐掃了隔壁樹上瑟瑟發抖的王夢雅和得意洋洋的段天道一眼,突然就手中的麪包朝樹下一丟,冷冷道:“我困了,先睡了。段天道,你自己看著辦!”

她說睡就睡了,一點聲音都不出了。

段天道:“……”

可是這個自己看著辦?

究竟是個什麼意思呢?

到底這是個什麼意思啊!

啊啊啊!

女人真複雜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