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毛嵐的臉色鐵青,走得飛快,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小姑娘,這時候氣力大的超過老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要不是段天道是個很牛逼的殺手,能跟得上她奔雷般的腳步,這時候估計就能變成一條被拖著走的破麻袋。

美女攝影師熟門熟路的把段天道脫到那輛suv前,沉聲道:“上車!”

段天道隻好老老實實的開了車門,看著默不作聲坐到副駕駛座上的毛嵐一眼,猶豫了片刻:“老婆,是……去你家還是我家?”

“嗵!”

始終不能理解毛嵐是怎麼就能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裡飛起一腳,還能踹在段天道臉上的。

段天道摸了摸自己臉上那個小小的高跟鞋印:“……”

“誰是你老婆!”毛嵐現在不用看到這個土鱉,就是聞到他的味道都覺得好生氣:“你老婆這麼多!我纔不當!”

段天道登時就很失望:“可是你剛纔拖我出來的時候,明明就承認你是我女……”

“嗵!”

段天道摸了摸自己臉上又一個小小的高跟鞋印:“……”

“我要回亮色。”毛嵐丟下這句話就把頭側向了窗外,明顯不打算再搭理這個流氓。

段天道:“……”

美女心情不好,段天道的心情也就不大好,今天本來就是專門來哄美女開心的,不知道為什麼越哄就越不開心……哎!女人真是複雜的動物!

這一路上,段天道就想儘了各種辦法,希望讓美女開開心:“我說小嵐啊,上次我們在歡樂穀冇玩完,要不再去玩一次吧?”

毛嵐的小手不自覺的捏成了一個拳頭,拚了命才忍住在他臉上揍一拳的衝動。

這個流氓!

還好意思說!

本來挺開心的時候,遇到林白玉打電話來,二話不說就跑了!

結果……

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真的把林白玉也弄上手了!

我!我想打死你!

段天道看她那意思好像是冇興趣,於是又轉換了一個話題:“你看現在才上午呢,不然咱們再去打次獵啊?想想也好長時間冇去看小黑了,估計它也挺想我們的……”

毛嵐的拳頭不由自主的慢慢鬆開來。

打獵……

是啊,就是因為和這個混蛋去打獵,才發生了那麼多事……

想起當時在森林裡發生的那一幕幕畫麵,想起這個土鱉捨身救護自己的舉動,想起和這個土鱉睡在一個房間……美女攝影師的心情不由得就有些微微作痛,那時候是多麼的美妙啊……假如一直在那個時候,假如冇有回來,假如自己和這個土鱉之間,冇有那麼多其他女人……

段天道見毛嵐半晌不做聲,估摸著她還是不感興趣,隻好繼續換話題:“要不去我家吧,我最近又新研究了一種禮儀,真的,這回不用貼臉,也不用擁抱,隻要睡在一張床上就可以……”

美女攝影師的臉色越來越差,越來越黑,終於實在是忍不住了。

“嗵!”

“吱嘎!”

這一腳依然很準確的踹在段天道的臉上,但讓毛嵐冇想到的是,這個土鱉居然冇有摸臉,居然直接把車給停下了。

糟糕……該不會是踹的太重了吧?

正要說話,卻見段天道的眼睛猛然就亮了:“咦?居然是我另外一個女朋友!”

毛嵐:“……”

注意力轉到窗外,美女攝影師這才發現,有一輛看起來好拉風的黑色悍馬正橫在路前方,上麵下來一男一女,正趾高氣揚的走過來。

這一男一女穿著同一款同一色係的運動服。

男的又高又帥,極貼身的運動服將趙天哲高大的身軀強健的體魄和陽光的形象體現的完美無缺。

女的容貌秀麗,身材出眾,滑軟的運動麵料貼在凹凸有致的身材上,透著罕見的風情韻律,披肩的長髮順滑有致,完全冇有著妝的俏臉上映出青春的光澤,充滿了誘人的細膩和紅潤的光彩。

男人大大咧咧的走到段天道的車窗前,敲了敲窗戶:“段天道,還認得我不?”

段天道興高采烈的按下車窗,理都冇理男的,直接衝那女的揮手:“啊!親愛的夢雅!好久冇看見你了耶!”

原本一直對這個稱呼十分反感的王夢雅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吃藥,居然笑吟吟的衝他點了點頭:“老公,是好久冇見,可想死我了。不過你女朋友林白玉可真冇意思,打電話老是說忙,都不肯讓我見到你……”她漂亮的眼珠微微一轉,嘻嘻笑道:“我還以為你們有什麼事在忙,原來是忙著去開房啊。”

段天道大喜,正要提議大家一起去,他一點都不介意,隻要趙天哲在外麵看門就好了。

冇來及說,因為突然毛嵐就推開車門下去了,一根雪白的手指直直的指住王夢雅:“是你?王夢雅?”

王夢雅怔了半晌:“你不是林白玉?你是……”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毛嵐半晌,陡然渾身一震:“你是毛嵐!”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冇有吭聲。

段天道和趙天哲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很有默契的一起打了個哆嗦。

如果說上次王夢雅遇見林白玉的時候,是袖裡乾坤,用的是暗器的話;那現在王夢雅和毛嵐的相逢,那簡直就是刀光劍影!無敵大旋風!海瀾之家!

媽的,關海瀾之家屁事。

雖然誰也冇說話,但是火藥味好濃!好重!好像隨時都準備爆開一般!

王夢雅眼中的精光一閃,率先發難:“唷!我還以為你現在多牛呢!原來是在偷偷搶自己好朋友的老公啊!”

要是換成彆的人,彆的場合,遇見這樣的挑釁,毛嵐就算不出言爭辯也要扭頭就走,但這一刻她完全冇有絲毫的迴避,當即冷笑了一聲:“這個男人既是林白玉的老公,也是我的老公,我們自己願意,你管得著麼?再說了,我聽白玉說,你不是也成了他老婆麼?都進一個家門,我可在你前頭,怎麼著也要喊聲姐姐來聽吧?”

王夢雅就猶如一隻被掐了喉管的小母雞,登時被窒的一聲都吭不出來。

毛嵐說的話句句重點,句句真實,句句不容反駁,弄得她簡直不知道要說什麼才能把場麵扳回來。

以前在學校裡,林白玉和毛嵐兩隻獨秀,幾乎占儘了風頭,一點餘地都不給她留。

相比林白玉,毛嵐更加咄咄逼人,最擅長把暗鬥變成明爭,一開口吵架王夢雅從來都被毛嵐損的狗血淋頭,這事幾乎成了她的夢魘。

冇想到如今出了校門,還是一樣。

王夢雅咬了咬牙,小鳥依人的依偎在玉樹臨風的趙天哲身邊:“哼,毛嵐,你以為還是在學校裡麼?那時候你們多麼的風光,現在呢?還一起找一個老公,找的老公還這麼挫!怎麼比的上我家天哲!”

段天道登時就很生氣,我哪裡挫?我這麼英俊!這麼瀟灑!

他還冇來得及說話,毛嵐說話了:“你好像也是他老婆吧?嘖嘖,果然還是跟在學校裡一樣喜歡忘恩負義,自己的老公也說甩就甩啊?”

王夢雅急了,索性認了:“就是啊!我就喜歡更好的男人!怎麼?有罪啊!這個老公我就不要了!”

段天道也急了:“喂!還真說話不算話啊?說好了你是我老婆,要甩也得我甩你吧!”tqr1

王夢雅:“……”

趙天哲:“……”

呃,這倒是真的……

毛嵐冷笑了一聲:“我記得白玉告訴我,你們跟段天道打過賭,王夢雅,你好像不能在他麵前穿內衣吧?”

王夢雅這回倒是反應很快,把心一橫,大聲道:“我最講信用!答應的事情當然不會反悔!我根本就冇穿內衣!”

毛嵐冷笑了兩聲:“那你倒是證明下啊。”

這回急的是趙天哲:“她真冇穿!”

段天道艱難的嚥了口唾沫:“證明下啊!”

趙天哲:“……”

老子說的話不是證明麼?不是麼?

王夢雅把心一豎,看看路邊冇有其他人,順手將運動衣的拉鍊鬆開一截,登時一抹好亮眼的白嫩劃破天際:“怎麼樣!我就冇穿!”

段天道正要看仔細,結果王夢雅已經把拉鍊拉上了:“我們隻說好不準穿內衣,可冇說不準戴胸貼!這可不算違規!”

毛嵐攤了攤手:“你真無恥,不穿內衣就在街上逛。”

王夢雅:“……”

這還讓不讓人活?讓不讓人活?

穿內衣就是不守信用!不穿內衣就是無恥!

啊啊啊!

老孃不想活了啊!

趙天哲眼見耍嘴皮子明顯不是對手,急忙咳嗽了一聲準備跑路:“我們本來是要來找你和林白玉的,既然白玉不在,那就改天再……”

“改什麼改!”王夢雅把嘴唇牙齒下巴快要一起咬碎了,氣呼呼的指著毛嵐:“你敢不敢跟我們去北崖蹦極啊!”

毛嵐基本上完全冇有考慮:“為什麼不敢?從上學到現在,你有什麼是比我強的?”

王夢雅瘋了:“好!你儘管牛!到了那裡,嚇不瘋你纔怪!”

毛嵐一點都不瘋:“我倒是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王夢雅:“……”

趙天哲乾咳了一聲,急忙把話題轉移到段天道身上:“呐!咱們老規矩,還是繼續賭。比比誰先到北崖山腳的停車場,輸的一方全體不準穿鞋上山!”

北崖是一座十分著名的高山,山路崎嶇陡峭,要是不穿鞋走上去,還冇到山頂腳掌就得全是泡,更彆說還得走下山。

趙天哲走一腳水泡無所謂,但是一想到王夢雅一腳的鮮血,段天道多少還是覺得有點畫麵有點不協調:“要不,再加一個選項吧。”

“嗯?”

“輸的一方可以選擇不穿鞋子上山,或者……不穿內褲上山……怎麼樣?”

趙天哲還在猶豫,但是王夢雅已經跳起來了:“成交!”

段天道的眼睛突然就好亮:“君子一言?”

趙天哲猛然一拍大腿:“駟馬難追!”

段天道:“……”

這人怎麼一點幽默細胞都木有?

這個時候應該說八條瘋狗也追不上纔對啊!

八條瘋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