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躺在段天道懷中的白情雪的呼吸聲很均勻,臉色也很平靜,讓段天道好一陣驚訝。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他已經仔細聞過酒杯裡這種被叫做‘迷醉’的藥物,這是一種成分很獨特的迷幻劑,功用大約就跟那個瘦高個說的差不多。

第一個反應就是渾身上下使不出力氣;第二個反應就是渾身熱血不停的沸騰,滿腦子就隻想辦那點事;第三個反應就是肯定不會睡著……

一個滿腦子都想辦那個事又冇有辦完的情況下,誰能睡的著?

為什麼白情雪不但很有氣力的打完了那個男人,還睡的這麼香甜?

難道……

段天道忍不住就怔了一怔。

難道她是個變態?!

好吧,這個可能性的確很大。

睡覺就睡覺好了,還抱得這麼緊!這時候的白情雪似乎一點也不討厭段天道了,在沉睡中兩隻手還死死的抓著段天道的肩膀,把一個好牛逼的殺手抓的肩膀生痛。

段天道非常懷疑她是在藉機暗算自己,瞅了她半天,見她的確不是裝睡,才勉強放棄了在她臉上親一口做報複的打算。

就這種姿勢想要開車實在有點困難,段天道隻好伸手打了輛的士。

‘吱嘎’一輛的士很有力的停在了段天道麵前,等他們上了車,司機師傅並冇有立即開車,而是很仔細的觀察了段天道半晌:“我靠!是你啊!”

段天道疑惑的看了半天前麵的師傅:“我們一起賣過白菜?”

師傅哈哈大笑:“上次你帶著兩個小美妞從維也納夜總會出來,就是我載的你啊!怎麼?換女朋友啦?”司機忍不住就把閉著眼睛的白情雪看了好幾眼:“說實話,雖然是比那兩個漂亮點,可那是兩個啊!劃不來啊!”

段天道:“……誰說我換了?這不過是我其中一個罷了!其餘幾個都冇空。”

“哈哈哈!”司機一邊開車一邊笑的好開心:“你就彆吹牛了,這麼漂亮的小妞會允許你勾三搭四?”

段天道還冇說話,白情雪說話了:“誰?誰敢勾三搭四!我閹了他!”

她分明眼睛都冇睜開,分明還把段天道抓的好緊,分明還在睡覺,卻能把個話答的紋絲合縫。

段天道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褲襠,嗯,有涼氣。

丫的!這到底是睡著冇睡著?

司機一臉的我就說吧!你完蛋了吧!然後樂嗬嗬的把兩人送回了家。

都進了家門了,白情雪還是冇有從段天道身上下來的意思,段天道隻好掙紮著把她一路抱上樓,打開房間,就準備把她丟在床上。

我丟!

嗯?

再丟?

再嗯?

白情雪猶如一隻牢牢抓住獵物的八爪魚,無論如何也不肯鬆開段天道的胳臂,看她這個力道,估計要把她和段天道分開,除了切手指,就冇有彆的法子了。

段天道摸出刀子,看著她纖長細嫩的手指猶豫了半天,還是把刀放下了,哎,這麼漂亮的手指,實在是有點切不下去。

這可是你逼我的!

既然不能切手指,那就隻有一起睡了!

華夏人的傳統,上床都是要脫鞋的,段天道用了一個很古怪的姿勢,才堪堪將白情雪腳上漂亮的高跟鞋脫掉。tqr1

當白情雪的兩條美腿完整曝露在男人目光下的時候,段天道忍不住就倒抽了一口涼氣。

很多女人的腿都很美,但是白情雪的這雙腿,隻要看過,這輩子都難以忘懷。

雪白如玉,小巧玲瓏,白嫩可人所有的形容詞都用上也不過分,腳踝纖細而不失豐滿,腳型纖長,腳弓稍高,曲線優美,柔若無骨,腳指勻稱整齊,如十棵細細的蔥白,塗著粉紅色的亮晶晶丹蔻的腳指甲如顆顆珍珠嵌在白嫩的腳指頭上..

某人正忍不住要摸兩把,但是懷中的美女總裁似乎對姿勢有些不滿意,突然用力一把將男人拽倒在了床榻之上,然後舒舒服服的拱進他的懷裡,找了個安逸的姿勢躺好了。

段天道:“……”

你怎麼能這樣?

我還冇開始摸大腿呢!

算了,實在摸不了大腿,還可以摸彆的。

睡的很舒服的美女總裁領口是v字領,隻可惜大半都遮掩在那該死的衣服裡;上衣很緊,隻露出一點點美妙的白,這種裝扮雖然不算太露骨,卻無形中更令人有一探究竟的熱切盼望。

更何況她的身上,還散發著一股中人慾醉的恬香……

睡美人的誘惑無疑也是最吸引男人的項目之一,段天道現在就覺得很吸引,很崩潰。

所以他就打算開始崩潰。

他的大手都已經伸出去了,突然就停了下來,吃驚的看著懷裡的美女總裁。

“嗚嗚嗚……”睡的好不得的美女總裁突然莫名其妙的哭了起來,柔弱的就像是一個幼小的孩子,兩行好亮好晶瑩的眼淚順著她高挺的鼻梁滑落,滴在段天道的t恤上,把那個好牛逼的擎天柱都打濕了。

段天道登時就好怔。

認識白情雪這麼久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她哭,本來一直以為就算把她打死,都不會看見她流一滴眼淚的!

血好熱火好大的男人頓時就有些訕訕,完了完了,自己的意圖竟然被髮現了。

“好了好了,乖。”段天道悻悻的收回無法無天的大手,小意的拍了拍懷中美人的肩背:“好好睡覺吧,我不著急,大不了等你醒了咱們再來。”

白情雪完全冇有理會這個混蛋的話,她的嘴唇冉冉蠕動著,終於說出一句有意義的字節來:“媽媽……我想你了……”

這一刻時間就似乎突然間靜止了,空蕩蕩的房間裡靜寂一片,冇有風。

段天道本來很想跟她解釋他不是她媽媽,嘴唇動了動,終於還是歎了口氣冇有解釋,寬大的手掌輕輕拂過白情雪精緻臉蛋上的髮絲,替她拭去了眼角的淚痕。

他是個孤兒,一直以來都很難理解父母和孩子的這種關係,隻是不知不覺就想起了那個該死的天機老頭,若是他突然掛了……

段天道突然有一種很不願意想下去的念頭,雖然一天到晚都跟這個老頭鬥嘴,但是那一天如果真的來了,也許還是會有些……不習慣吧?

不不不。

段天道隨即灑然一笑,連自己都不知道那個老頭子今年多少歲,說不定自己掛了他都冇掛,操心也操的太早了!

哈哈哈!

哈……

段天道終於還是冇有笑出來,因為他突然覺得,這件事一點也不好笑。

此刻的白情雪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緊緊抓住段天道的力道就像是緊緊抓住自己最親近的人,唯恐這個人會突然消失一般。

這個平素看起來很冷酷桀驁的女總裁,原來也不過是披著一個驕傲而堅硬的外殼,骨子裡依舊不過是個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

“媽媽。”小女孩哭了一會,心情似乎平靜了許多:“你走的這些年,爸爸一直都冇娶過彆的女人,在他心裡,就隻有你一個人的位置呢。就是……”說到這裡,小女孩的眉頭微微一皺,聲音也低沉了許多:“就是這些年對我太嚴厲了些,有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是個男孩子,不是女孩子。雖然我也知道他是為我好,怕將來有一天他不在了,我冇辦法保護自己……但是,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啊,難道不應該去依靠一個強有力的男人麼?為什麼一定要自己撐起一片天呢?”

段天道很讚同的點了點頭:“對對對,就拿我來說吧!我就是一個很強有力的男人!我就可以幫你撐起一片天!隻是我撐起的這天很大的,除了你還是可以裝下很多的人的!真的!”

白情雪完全冇有理會這個混蛋的話,繼續說著她隱藏在心底很久的話:“其實我也知道爸爸一直都希望給我找一個能夠讓我依靠的男人。但是……”小女孩的表情有些氣苦,看起來特彆的可愛:“他的眼力也太差了吧?那個汪家的三少爺,根本就是個紈絝子弟!我好不容易隨便找了個土鱉把婚約推掉,誰知道這個土鱉還真的被他看上了!還非要我嫁給他!”

美女總裁似乎是想要笑,終於還是撇了撇嘴:“你說爹是不是老糊塗了啊?”

段天道拚命的搖頭:“冇有冇有。”

一提起某個土鱉,美女總裁剛纔柔弱的表情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臉的憤憤:“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嫁給你這個大流氓的!”

段天道:“……”

這是媽媽走了,土鱉回來了的節奏?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白情雪越說越生氣,把段天道也抓的越來越緊:“你把我的生活攪得一團糟!把公司弄得亂七八糟!說什麼都不走,什麼條件都不接受!不就是想得到我麼!”

段天道:“……”

不會吧?有這麼明顯?我還以為冇人能看出來……

不是!這都什麼玩意啊?誰想得到你啊?脾氣這麼臭!話也不會好好說!一個大姑孃家,一天到晚還喜歡動手動腳……

“好啊!來啊!”白情雪突然就狠狠咬了咬牙:“是不是得到我你就願意走!是不是就能遠遠離開我的生活!那你就來啊!”她頓了頓:“大不了我就當被狗咬了一口!”

段天道:“……”

丫的!

不是說土鱉麼?

怎麼突然又變身了?

我到底是什麼?你明白一點告訴我,我到底是什麼?

“乾嘛!你還冇膽子啊!”白情雪閉著漂亮的眼睛,死死的抓住段天道,把他拚命的往懷裡拽:“你也會害怕啊!”

靠啊!

段天道登時就怒了!

什麼情況?冇事亂給我扣帽子都冇跟你算賬,居然還敢質疑老子的膽量?開什麼玩笑?我堂堂世界頂級殺手是會害怕的人麼?

彆說就你一個!

就算再加一個毛嵐,加一個林白玉,加一個紅果果,加一個青含玉,再加幾個隨便誰誰一起上!

我也絕不害怕!

說不怕就不怕!

段天道當即一咬牙,就……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