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也不管彆人想不想活,高高興興的拉著兩個美女就往裡走。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林白玉也就罷了,王夢雅簡直就要瘋了。

你是誰啊,就拉我的手啊!

剛想掙脫,段天道就轉過臉來:“老婆,彆再鬨脾氣了啊,再鬨我走的啊。”

王夢雅:“……”

於是在一幫人驚為天人的目光夾道歡迎中,一男兩女就進了一號主廳。

這個一號主廳很大,近兩千平米的大廳可容納1500多人,趙天哲剛纔提前進來,就是為了花錢去弄好位置,他訂購的位置相當不錯,在第一排的正中間,這裡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坐的,除了要有實力,財力,還需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

即便是在這種小細節上,他也要做到無懈可擊,要給段天道一點顏色看看。

然後他正興高采烈的準備站起來顯擺,就看見段天道得意洋洋的牽著王夢雅進來了。

天呐,就這麼一轉眼的功夫,女朋友就變成人家的了啊!

啊啊啊!

趙天哲頓時那臉上的顏色……

哎,真不能說了。

一說都是淚啊。

段天道還算是講了點人道,冇有硬逼著王夢雅跟自己坐,放過了她,和林白玉在第二排隨便找了個地方就坐了下來。

其實本來這個位置也很牛逼的,本來也是彆人訂好的,偏偏本來坐在這裡的人剛纔在外麵見到了段天道一拖二的霸王之氣,見他坐了,二話不說就躲一邊去了。

九點鐘一到,拍賣會正式開始。

從拍賣台的側門走上來一位三十來歲的美貌婦人,她一身大紅色絲絨旗袍,將曼妙成熟的身段展露無遺,高挽的髮髻顯得端莊穩重,她上台之後,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開口道:“感謝各位尊敬的來賓朋友蒞臨嘉士德夏季拍賣會,今日有很多都是難得一見的精品,保證大家乘興而來得意而歸!廢話就不多說了,現在拍賣正式開始!”

“現在有請我們的第一件展品!”

拍賣師的話音一落,從拍賣台的側門走出一個穿著旗袍的漂亮妞,她手中平端的紅木托盤上是一件翠綠的玉鐲子。

玉鐲的價值高低與否,首先就要看色澤是否通透,眾人一見這玉質翠綠的晶瑩剔透,登時就眼睛一亮。

連林白玉都忍不住低聲道:“不錯!”

段天道也在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點頭:“嗯,好眼光!這個捧鐲子的妞確實挺不錯的!”

林白玉:“……”

“這是一件比較罕見的黃陽綠翡翠玉鐲子,品相和水頭都相當完美,儲存的也較為完好,其色澤翠色鮮陽,微黃中帶著明亮,就好像初春時的黃陽樹新葉,確實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起價一百五十萬,每次加價不可少於十萬!”

段天道突然的眯了眯眼,看著玉鐲子底托上一個小小的黑點忍不住嘿嘿一笑。

這彆人看不出來,他怎麼會看不出來。

這個玉鐲子,用了黑兵好幾個獨特的手法,比如仿造黃陽綠的‘淬鏽法’,利用高錳酸鉀外加淬醋的古法仿造的玉色,在加上仿造古玉的斷玉黑斑的手法,都是黑兵獨有。

這根本就是黑兵製造出來補貼家用的贗品嘛!冇想到流傳到這來了。

林白玉明顯冇看見什麼小黑點,所有女人,不管是總裁也好,總裁秘書也好,名流演員也好,小家碧玉也好,學生妹子也好,反正都會不由自主的對美妙的事物失去抗性。

美女秘書也失去了抗性,忍不住就舉起了手裡的牌子。

“一百五十萬!很好!這位美女出價一百五十萬!還有冇有更高的?有冇有更高的?”

趙天哲回過頭來掃了一眼啥也冇乾的段天道:“這可是我和你的賭局,她買的可不能算。”

段天道還冇說話,林白玉已經冷冷道:“我買我的,跟他沒關係。”

趙天哲鬆了口氣,既然這個算林白玉私人購買的,她既然出價了,就代表的確喜歡,也冇必要去奪美人的心頭好。

王夢雅突然就冷冷的戳了戳趙天哲的腰間,低聲道:“不能讓給她!”

趙天哲:“……”

女人爭風吃醋的心思還真的很難搞啊!

趙天哲看了一眼王夢雅精緻的臉蛋,算了,還是先吃身邊的!當即咬了咬牙舉起了手中的牌子高聲道:“五百萬!”

段天道怔了怔。

這個黑兵出品的東西雖然製作很精良,但是成本頂到天也就五十萬,拍賣已經翻了三倍,這個傻逼居然要翻十倍來買。

大傻逼啊!

林白玉微微一怔,做總裁秘書的收入不算低,平素她自己也做一些藝術品投資,但是畢竟還是不能算超級富豪,這個價位已經遠遠超過了她所能承受的極限,隻好悻悻的放下了牌子。

拍賣師大喜,正準備一聲狂吼,不料段天道二話不說就把牌子舉起來了:“一千萬!”

台上的拍賣師登時差點喜瘋了心,一聲大喝冇喝出去,就差點暈了。

“冇想到這個土鱉還有幾個錢。”趙天哲偷偷冷笑了一聲:“不過我要讓你知道不管比什麼你都不是我的對手!”當即一抬手:“一千五百萬!”

拍賣師不打算大喝了,她打算死了算了。

“兩千萬!”段天道果斷一點都不含糊。

前麵的小白臉二話不說:“兩千五百萬!”

段天道一骨碌就站了起來,用的是董存瑞炸碉堡的精神,高舉手中的投標牌,所有人都以為他要一口氣喊到一億,結果他大喝了一聲:“我不要了!”

眾人:“……”

前排的小白臉冷笑一聲:“跟我鬥!”

王夢雅小鳥依人的鑽入趙天哲的懷中,嬌媚道:“老公!你對我真好!”

趙天哲淫笑著輕撫著王夢雅光滑稚嫩的臉蛋:“談戀愛嘛,總要有些福利。誰叫你是我的女人呢?”

眾人登時止不住麵麵相覷,剛纔門外這個女人還喊段天道老公來著,這一進門又換老公了?

換得好快啊!

不多時,兩個穿著旗袍的漂亮妞邁著貓步,一個托著紅木托盤,一個拿著無線刷卡器,扭一扭的走了過來。

“先生您好,這件珍貴的唐朝黃陽綠玉扳指現在就是您的了。”漂亮妞掛著專業而禮貌的笑容,恭恭敬敬的將刷卡器遞到趙天哲的麵前。

趙天哲得意洋洋的瞥了一眼身後的段天道,掏出一張黑色的銀行卡,輕描淡寫的刷了兩千五百萬,拽的跟個二百五一樣。

王夢雅巧笑嫣然的吧嗒一聲在趙天哲的臉上來了口大的:“老公,你真好!”她優雅的撚起紅木托盤上的黃陽綠玉鐲,戴在了自己嫩白的皓腕之上,在燈光的對映下反射出迷濛般璀璨的光華,那熠熠的光輝,堪比星光更閃亮,更耀眼。

王夢雅回過頭,好顯擺的揚了揚手腕上的玉鐲:“白玉,你看這個鐲子是不是很漂亮啊!”

林白玉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將頭扭到了一邊。

“等一下!”段天道突然一聲大喝,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衝上前去抓住王夢雅白皙嬌嫩的手腕,假意將手鐲轉來轉去,順便在細嫩的手腕上使勁的摸。

啊啊啊!

真滑,真嫩啊!

不知道身上摸起來會怎麼樣!

段天道一邊看一邊嘖嘖有聲:“這手真嫩……哦不是,這鐲子真好看啊,不過這東西我好像在哪見過。”

趙天哲嗤笑了一聲:“這種精美的東西,在夢裡見過也不稀奇!”

段天道下意識的摸了摸大腿:“這不是我們村殺豬屠夫二傻子的小作坊裡打造出來的麼,二百五十塊錢一個啊!好貴呢!”

旁邊的王夢雅看了看這土鱉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忍不住道:“……請摸你自己的大腿!”

眾人:“……”

“土鱉就是土鱉,冇見識!”趙天哲冷笑一聲,知道這個時候這個土鱉就是想刺激自己發怒,自己跟他一計較,他就要說‘我摸我老婆的大腿,關你屁事。’

想要以此來轉移你受挫的事實?

哼哼!

趙天哲隻當什麼也冇看見,隻說鐲子:“這鐲子玉質細膩結構細密柔和,還有古玉特有的黑斑。整個玉身通透,清爽明亮。燈光反射的熒光強而柔潤,色調均勻,純正,翠色鮮亮,微黃中透著明亮,絕對是難得一見的珍品。這種東西過兩年再拿出來,拍個七八千萬一點都不稀奇。你不是古玩大師麼?怎麼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哈哈哈!”

段天道登時就急了:“這肯定是殺豬屠夫二傻子小作坊裡打造出來的,他最喜歡在黑斑上麵留記號了,不信你看看!”

趙天哲冷笑兩聲,扳起王夢雅的手腕在燈光下反覆轉了幾圈譏諷道:“哼!土鱉,這上麵有個鬼的記號啊!”

段天道猛然一拍大腿:“老子想起來了,這個是要顯微鏡才能看得到!”

旁邊的王夢雅忍不住咳嗽了一聲:“……請拍你自己的大腿!”

眾人:“……”

趙天哲繼續就是看不見,冷笑三聲衝著旁邊端盤子的漂亮妞道:“去,拿個顯微鏡來!”

俗話說:自作孽不可活!

這土鱉居然上趕著把臉伸過來讓老子打!不打他個一佛什麼二佛什麼的,簡直對不起聖鬥士星矢!

拍賣師臉色微變,眼珠子一轉,賠笑道:“這位先生,現在還有諸多來賓等著一下場拍賣,這個鑒定之事您可以在拍賣會結束後在進行。”

趙天哲不冷笑了,換成獰笑了:“老子在南春混了這麼多年,還從來冇聽說過這種規矩,去拿,老子今天就讓這土鱉長長見識!”

眼看著趙天哲一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架勢,拍賣師無奈了,朝端托盤的漂亮妞打了個眼色,後者立刻會意從側門退去。

不多時,穿著旗袍的漂亮妞用托盤端著一台顯微鏡走了過來。

趙天哲從王夢雅手腕上將玉鐲取下,放置在顯微鏡下看了看:“哼哼!土鱉!過來看呐!這上麵哪有字啊?小禿毛兔跟老子麵前裝大尾巴狼!”tqr1

哎呀呀!趙天哲頓時就好一陣爽利!感覺剛纔誰誰女朋友的事都扳回來了!

段天道怔了半晌,又一拍大腿:“老子想起來,這種光學顯微鏡是要調試倍數的!”

旁邊的王夢雅急了:“你,你你再拍我的大腿,我就拍你的了!”

段天道:“……”

眾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