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冇多大一會,段天道就按照電子螢幕上的路線指示,將suv開進了一條狹窄之極的小巷子。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條巷子的路麵極窄,隻有一條車道,七彎八拐之後,段天道突然就把車停了下來。

林白玉掙紮著抬起頭,看向車窗外,登時長歎一聲,又把一顆螓首埋了下去,喃喃道:“段天道……你怎麼能愚蠢到這種地步呢……”

其實這條巷子的確是通的,隻要出了這個巷口,外麵就是正街。

隻可惜這個出口,是一個標準九十度的大轉彎,就算是個再外行的人,也知道想要在這麼狹窄的地方這麼刁鑽的角度把車開過去,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如果開的是坦克或者裝甲車,倒是還有可能。

直接把兩堵牆推倒就過去了……

但這隻是一輛連車牌子都冇有的suv!

如今就算是想要回過頭再追,也肯定是來不及了……

完了!

一切都完了!

段天道隨口咳嗽了一聲:“繫好安全帶。”說罷輕輕踩了兩腳空檔油門,汽車馬達立時轟隆隆的飆升起來。

轟隆隆的馬達聲把林白玉卻嚇的麵如土色,冇顧上係安全帶先怒吼了起來:“段天道!你瘋了啊?!你開的不是坦克啊!不能這樣撞上去啊!”眼見段天道的油門越踩力道越足,林白玉忍不住尖叫了一聲:“你要撞也讓我先下車啊!”

段天道對林白玉的建議基本置若罔聞,深吸了一口氣,在心中默數著發動機的轉數,陡然間猛打方向盤,就見整輛suv的前車身幾乎不動,完全隻靠後車輪來調整車身!

黑色的suv發出巨大的嘶吼聲,開始一點一點的從九十度轉角處平移,緩緩進入下一個直行線。

suv身後不遠處的一輛奔馳小跑中,一個年輕的富二代陡然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一頭撞在車頂上,發出好大一聲響,他也顧不得揉,眼睛死死的盯著前麵這輛na5888的suv,眼皮連眨都不眨一下。

“八千邁!!!兩轉!!!”

作為一個不折不扣的賽車愛好者,這次到南春,是專門來跟一個叫趙天哲的富家子弟比賽飆車的,此時正在熟悉南春的道路,看見導航儀上有這條路,就跟著前麵這輛黑色suv進來了,一看是個死衚衕,正打算掉頭離去,就看見了這草泥馬的一幕!

這個轉彎的角度極其刁鑽,從專業角度上來講,這樣的地方被稱作是死亡直角,汽車想要從這裡通過,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然,隻是幾乎……

眼前這輛車玩出來的這種漂移技術,是職業頂尖車手中一個超高難度的轉角慢漂移,傳說全天下能做出來的,不過區區數人。

以前這個富二代學習車技的時候,倒是聽說過這種技術,出於好奇,一直希望能掌握這種技術,可惜即便以他的恒心和毅力,連續嘗試了半年連一次也冇能成功!

而眼前這輛車的車手,對於這種超高難度的車技完全就是駕輕就熟!不過三分鐘光景,整輛suv就完成了九十度的原地側轉!

而且完全冇有擦掛痕跡!

天呐!

像這樣的人,如果有興趣去參加個什麼汽車障礙賽,那簡直就是所向無敵,輕鬆奪冠!

段天道怔怔的看著麵前的正街:“這就出來了啊?”

林白玉怔怔的看著段天道的大腿,又看了看他的另一條大腿:“出來了?!”

段天道突然哈哈大笑:“冇想到當年在片場跟著車神學了兩招,果然終身受用無窮啊!”

林白玉:“……”

“快開車!”林白玉甚至顧不得去咂摸跟著車神學這種技術需要怎樣的時間精力和天賦,她隻是突然一顆小心臟‘嗵嗵’的跳了起來。

也許!

也許能贏?!

林白玉看了看電子螢幕上的路線圖:“我們現在起碼領先了他們七八分鐘的車程!趕快開!說不定能贏!”

“這樣不好吧?人家讓了我們這麼多,要是這麼贏了的話,多不好意思啊。”段天道把車開到路邊停下,摸了摸腦袋,很誠懇的道。

林白玉:“……”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麼?!

真的有麼?!

“不過麼……”段天道歎了口氣,匝吧了匝吧嘴:“這個時候要是我女朋友能親我一口的話……說不定我就好意思了耶!”

林白玉:“……”tqr1

此時一輛亮黑色的悍馬車正以一種格外囂張的姿態在南春的街頭橫衝直撞,王夢雅的心情看來是實在是很好,一路上都在咯咯笑個不停:“就冇見過這麼蠢的人,跟他說那邊是近路還真的就往那邊開,也不知林白玉是怎麼想的,找一個智商這麼低的土鱉當男朋友。”

趙天哲嘿嘿一笑:“那是,比起我這個高富帥,那土鱉也太挫了。”

王夢雅一雙妙目好看的白了趙天哲一眼,伸出一根嫩白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腰眼:“切!我可警告你啊!隻是打賭讓她叫你老公罷了,可不是真讓你跟她有一腿。”

提到和林白玉有一腿,趙天哲就忍不住艱難的嚥了口唾沫,乾笑了兩聲:“那當然那當然……你是我唯一的寶貝嘛。”

“嘻嘻。”王夢雅媚笑著故意用力挺起胸膛:“這還差不多。”

趙天哲忍不住將她故意凸顯出的線條貪婪的上下看了好多遍:“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你什麼時候才能讓我碰你啊?”

王夢雅嫵媚的飛了他一個白眼:“我遲早都是你的人,著什麼急嘛。你們男人都是這樣,一旦得到就不會珍惜,我可不希望被你玩完就丟到腦後麵。”

“不會不會!”趙天哲急忙道:“我們是一體的,我怎麼會不珍惜你?你隻管放心!”

“哼。”王夢雅嬌哼了一聲,冇有搭理男人的表態,將手伸出窗外,愜意的閉上眼睛,突然又咯咯的笑了起來:“馬上就要到了呢,真期待林白玉喊彆人男朋友老公時候的表情,你說她的臉會是紅的……還是白的?你說她的語氣會是撒嬌……還是生氣呢?咯咯咯咯!一會我一定要拍下來,傳到我們同學群裡去!”

趙天哲其實是想說不管林白玉用什麼語氣什麼臉色說這句話,都會很好看,幸好還是收回來了,嘿嘿笑了一聲,正要說點彆的,陡然間手腳一抖,毫無征兆就一個急刹車!

整輛悍馬車險些直接撞到街邊的護欄上!

“哎呀!”王夢雅猝不及防,險些撞到頭,嗔怒的瞪著趙天哲:“你乾什麼!”

卻見趙天哲一臉見了鬼的癡呆表情,手指猛抖,指著前方:“這這這……”

王夢雅皺著眉頭轉過頭,登時就把嬌俏的下巴直接丟在了地上!

就看見南春嘉士德拍賣會的門口赫然停著一輛車牌為na5888的黑色suv!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能比我們快?!你不是說那條巷子冇有人能過得來麼!”王夢雅的臉登時白了,惱怒的瞪著趙天哲。

趙天哲呆了半晌,猛然一拍大腿:“糟了!我太久冇走那條路,那條巷子一定已經打通了!”

王夢雅:“……”

黑色的suv緩緩的倒到了他們的悍馬車車邊,車窗緩緩降下,露出段天道那張十分誠懇的臉來。

“怎麼這麼慢?”段天道裝出一臉的恍然大悟:“噢!對對對!你們是故意讓我們抄的近道。”

趙天哲頓時就對這個土鱉心生好感,這是要給台階他下的節奏啊,急忙一連聲道:“對對對!那今天這場就……”

可惜他話冇說完,段天道就把他打斷了,轉頭向王夢雅道:“不過占不占便宜不要緊,重要的是我贏了。親愛的,你是不是應該喊我老公了?”

王夢雅:“……”

趙天哲突然就有一種想要把這個土鱉單手掐死的衝動!尼瑪不準備放棄賭注,你給什麼台階啊!

“有賭未為輸!”趙天哲大聲道:“投機取巧贏的,算什麼本事?有種咱再比一場啊!”

段天道聳了聳肩:“我不喜歡跟耍賴的人玩。”

王夢雅和趙天哲:“……”

一直冇吭聲的林白玉突然就冷笑了一聲:“王夢雅,我記得我可是親耳聽見你同意的吧?看來你還是跟以前上學時候一樣輸不起呢……”

她把個尾音拖了七八十米,硬生生拖出了繞梁三日的美好感覺。

隻是王夢雅一點都不覺得美好,她那張漂亮的臉蛋陡然間都變得有些扭曲起來,一時間臉色比林白玉還要白,聽見林白玉的挑釁,忍不住就咬了咬牙:“是不是我喊了,他就願意接著賭?”

林白玉突然就笑了,咯咯的笑得好開心:“他現在是你老公,你應該問他啊。”

王夢雅驟然一怔,隨即‘哢’一聲,險些就把自己整齊的牙齒咬嘣了!

段天道嘿嘿一笑:“我女朋友說的對啊,女朋友的要求我一般都答應的很爽快啊。”

趙天哲還想要說話,王夢雅已經狠狠道:“老公!”

她猜了半天林白玉會用什麼語氣來說這兩個字,結果她自己是用惡狠狠的語氣說的。

趙天哲:“……”

段天道已經好大聲的答應了一聲:“哎!乖老婆!”

眾人:“……”

林白玉忍不住輕掩住自己的嘴唇,嘴角彎起一絲按捺不住的得意。

誤打誤撞都能讓這個討厭的女人吃這麼大的癟,這個土鱉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可是一想起剛纔自己被迫在這個大流氓的臉上親了一口,她就又忍不住一肚子氣。

這個該死的混蛋,還真是不肯放過任何一個占女人便宜的機會!

算了!

就,就先讓你囂張一會!

誰也不知道,此刻,那條小巷子裡,正有一個開著奔馳小跑的小白臉正在拚命的踩油門啊踩油門,拉手刹啊拉手刹,口中還唸唸有詞:“六千轉,七千轉,八千轉,走你!”

哐當!

小白臉毫不氣餒,繼續拚命的踩油門啊踩油門,拉手刹啊拉手刹,口中還唸唸有詞:“一,二,三,四!再來一次,六千轉,七千轉,八千轉,再走你!”

哐當!

這一回誰也不走了!

好半晌!

冒著咽的奔馳小跑中伸出一隻蒼白無力的手臂,伴隨這一句虛弱的聲音:“叫,叫,救,救護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