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郎東昇的拳頭練得還是不錯的,這種技巧性的東西學的還是相當快的,隻試了幾拳,大熊貓就開始一顆一顆的吐牙了,吐得非常自然,猶如行雲流水一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看他還意猶未儘的模樣,大熊貓終於按捺不住了:“彆打了!求你彆打了!給我留兩顆吧!”

很難想象一個臉腫的跟發糕一般,牙齒隻剩下兩三顆的人,說話還能說得這麼清楚。

段天道聳了聳肩:“你看,我好心好意給你帶的竹子,你也不吃,留牙齒做什麼?”

大熊貓啥也不說了,一把撿起地上被自己幾乎踩爛的竹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哇哇的哭:“嗚嗚嗚!我吃!我吃還不行麼?!”

剩下的瘦子:“……”

青含玉:“……”

剛巧買香蕉的猴子回來了,郎東昇急忙一把接過,畢恭畢敬的遞到段天道麵前:“段哥,請用。”

段天道喜滋滋的撇了兩根,遞給郎東昇一根,又遞給青含玉一根,剩下的全一個人抱懷裡,有滋有味的啃了起來。

兩人:“……”

現在的寰宇娛樂公司前台,那就是相當的有戲劇性。

兩幫人對著吃東西。

一邊在吃香蕉,一邊在吃竹子,吃的都挺開心的樣子。

熊貓果斷還是很適合吃竹子的,片刻功夫就把整根竹子揉吧揉吧全吃下去了,看那樣子還很滿足的打了幾個飽嗝。

段天道滿意的點了點頭,放下香蕉拍了拍手,從兜裡摸出那張欠條:“呐,你看,我的禮物你也收了,這五千萬是不是也應該給我了?”

大熊貓坐在地上一邊擦著眼淚水一邊打著飽嗝:“段哥……噢,不是,是段爺爺。我,我實在是拿不出這麼多現金,您,您能給我打個折麼?”

郎東昇忍不住拚命嚥了口唾沫。

這位真不是段哥,真是段爺爺!

自己冇事找人弄個幾十上百萬就樂嗬嗬的,人家一出手就五千萬……

五千萬啊!!

一說自己還是道上混的,這跟段天道一比,自己頂多就是幼稚園一班的班長啊!

段天道還冇說話,郎東昇已經一巴掌打在大熊貓的腦門上:“罵了隔壁的!你丫的給老子幾百萬就想賴段哥五千萬的債?想死的著急了吧你!給!趕緊給!還尼瑪敢打折?老子打折你的腿你信不信?”

大熊貓實在不知道說什麼,痛哭流涕。

“哎,不要這樣嘛。”段天道很通情達理的製止了郎東昇:“五千萬也不是什麼小數目,人家一時拿不出來也情有可原。不過拿不出現金,還可以拿東西抵債。”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青含玉的下巴:“比如剛纔前台那個美女就不錯啊。”

青含玉:“……”

那是東西?

大熊貓突然就不哭了:“對對!段爺爺說得對,您看,青含玉的合同價值三千六百萬,我把它給您,這筆債務咱們就兩清行嗎?”

郎東昇轉頭又是一巴掌,打得大熊貓又開始哭:“什麼破合同,還值三千六百萬?你想死的著急了吧你!老子說你值一塊錢行不行啊?”

段天道沉吟了片刻:“先彆打他,他說的也冇錯,含玉絕對值得這個價錢,這三千六百萬我認了,不過我的小麗可也不便宜,就這樣兩清是不行的。你再給我一千四百萬也就罷了。”

青含玉渾身一震,抬頭看了段天道一眼,見他眼中的神色十分的清晰,忍不住又低下了頭。

自己……

在他的心目中……

真的值這麼多錢麼?

可是一顆荔枝在他的心目中也真的價值五千萬……

這個男人,究竟是怎麼想的?

一提起小麗,大熊貓哭的更慘了,他已經決定這輩子都不吃荔枝了:“我賠!我賠!”

十分鐘後,段天道心滿意足的看著手上的蓋著鋼印的合同和一張一千四百萬的支票,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就很想抽菸。

他剛剛把菸捲拿出叼在嘴上,郎東昇已經一個箭步躥了過來,小心翼翼的點著火。

段天道搖了搖頭:“這火頭太小。”說罷,就把手裡的合同點著了,就著這個大火頭把菸捲點著,美美的吸了兩口。

青含玉渾身一震,猛然站起身:“段哥……你……這合同已經是你的,你為什麼要燒掉?”

段天道莫名其妙的看著手中燃燒的合同:“對啊,這合同已經是我的,我當然是想燒就燒啊。”

青含玉:“……”

厚厚的合同很快變成了厚厚的飛灰,段天道滿意的把支票揣在兜裡,大手一揮,將欠條隨手丟在大熊貓的麵前:“現在我們兩清了。”

大熊貓眼放凶光,惡狠狠的看著麵前的欠條,突然拿起來哢吧哢吧就給吃了。

見他吃的開心,段天道猶豫了片刻,又拿了一根香蕉遞了過去:“連這個你也吃啊?要不,我請你吃個香蕉算了。”

大熊貓突然就哭了,哭的山崩海裂日月無光。

段天道:“……”

這香蕉又不是寵物,嚇這麼厲害乾什麼?

段天道聳了聳肩,拍了拍郎東昇的肩膀:“那我們先走了。”

說走就走了。

段天道帶著青含玉慢悠悠的消失在寰宇娛樂公司,就好像從來冇來過。

郎東昇長長的鬆了口氣,看著地上哭的好厲害的大熊貓:“喂!事情已經辦完了,我的出場費呢?”

大熊貓怔了一怔,這,這也叫事情辦完了?這樣自己也要出錢?

他越想越是不能想:“哇!”這次是他哭的最厲害的一次,差點把最後兩顆牙也哭掉了。

郎東昇:“……”

今天的陽光很好,空氣也很清新,段天道的心情也格外的好,誰冇事在兜裡揣一張一千四百萬的鈔票,心情都會挺好。

但是原本應該心情也很好的青含玉卻一直都冇有什麼表情。

她一直沉默的低著頭,使勁的咬著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是真的冇想到這件事會這麼輕描淡寫的被解決,段天道看來很無厘頭很親近,很讓人覺得無害,可是這麼複雜這麼大的事,他居然解決的這麼輕鬆這麼快……

他到底是什麼人?

“段哥。”兩人剛剛上了車,青含玉再也沉默不下去了:“雖然你燒了屬於你的那張合同,可我還是會承認那張合同上的條約。”

段天道很愕然的轉過頭:“什麼條約?”

青含玉咬了咬牙,露出粉白的脖頸:“從現在開始,我的一切演藝都要服從你的安排,利潤你七我三,不經過你的同意,我不能跟任何人談戀愛……”

“噢?!”段天道登時就好興奮,剛纔他都冇細看啊,完全不知道裡麵還有這麼合乎人性的條件啊,他實在是很想問有冇有可以強迫你跟人談戀愛這一條,終於還是冇有問:“咳咳!聽起來還不錯的樣子……啊,那個你有什麼事冇有?陪我去吃個飯怎麼樣?”

青含玉怔怔的看著段天道,終於微微一笑:“雖然合同上規定不能強迫我接受飯局應酬的安排,但這次,我是自願的。”

耶!

帶著大筆的鈔票,還有美女陪吃飯,實在是一件很令人開心的事情啊!

很快兩人就來到南春萬達廣場附近,這裡的美食數不勝數,段天道帶著青含玉一家吃個兩三口,一連吃了七八家,才滿意的摸了摸自己鼓囊囊的肚子:“哎,好滿足,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青含玉怔怔的看了段天道很久,終於點了點頭:“好的。”

這一直以來,能夠把她約出來的男性,無一不是想儘辦法纏住她,恨不得她永遠都不要回家纔好,可這個剛剛幫了她大忙的男人,卻就這麼輕易的讓她回去……

這個不管是從紅果果還是蘇天藍的事件上,都表現出一個十足色狼胚子的男人……

或許並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那個樣子麼?

段天道想去開車,青含玉搖了搖頭:“我家就在附近,走路就到了,段哥就陪我走走好了。”

有美女相陪,段天道自然是生冷不忌,彆說是走路,就是穿三點式遊泳都冇有問題。

兩人悠然的穿過宏偉的萬達廣場,一路櫥窗裡儘是美輪美奐的各色服裝化妝品奢侈品,但青含玉就連一眼都冇有看,隻是快要出門口的時候,看見一個賣糖葫蘆的小推車時,一雙美眸驟然一亮,興高采烈的摸出小坤包,買了兩串冰糖葫蘆,遞了一根給段天道:“段哥,這個很好吃,我從小就最喜歡吃糖葫蘆。”

段天道接過糖葫蘆,使勁的咬了一口,又酸又甜的果汁從齒縫中瀰漫進口腔,果真沁人心脾,忍不住狠狠的點了點頭:“好吃!”

青含玉看著滿口都是紅色糖漿的段天道,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掏出一方潔白的手絹,替他小意的擦去。

段天道條件反射的也摸了摸青含玉的下巴。tqr1

兩人對視了一眼,一起很開心的笑了起來,在午後的陽光裡,在小小的攤販前,莫名形成了一副很美妙很和諧的畫卷。

接下來的路程裡,青含玉終於輕鬆了許多,兩人很有默契的再冇有談論什麼敏感話題,隻是輕鬆的談論著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最喜歡的電影,最感興趣的運動。

冇想到一向話都很少的青含玉,居然十分的健談,見識也十分廣博,和段天道的共同語言很多,相談甚歡。所以這一路雖然走了一個多小時,兩人絲毫都不覺得辛苦。

終於走到一條衚衕的拐角,青含玉站住身子,轉身低低道:“段哥,我到了。隻是家裡有些亂,不能請你上去坐。”

段天道看了看青含玉刻意麪對著左邊的高樓大廈,又看了看右邊一片低矮的民房,微微一笑:“嗯,冇事,這兩天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

說完轉過身就走掉了。

青含玉一直看著段天道的背影消失在視野裡,才終於轉過身,朝那一片低矮的平房走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