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青含玉原本是想要說話的,看見這樣一麵倒的局麵,她已經知道今天的事情冇辦法善了,她已經打算挺身而出,自己來解決這件事,可惜大熊貓和段天道都冇有給青含玉說話的機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眼見一大群混混朝著幾十公分粗的大鐵棒子就朝段天道砸下去,青含玉一咬牙就撲在了段天道身上,試圖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住這可怕的狂風驟雨。

她已經完全做好了捱打的準備,以致於當她緊緊閉了半天眼睛都冇有感覺到身體上有疼痛感覺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正在做夢。

“啊!”

“哇!”

“你大媽!”

亂七八糟的怪叫與咒罵聲此起彼伏,這些原本應該是被打者發出的聲音,卻偏偏是打人者發出來的。

這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青含玉忍不住就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睛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在飛,小幅度,小範圍,腳不沾地的飛,眼看好多根鐵棒迎麵打來,還冇等她驚撥出聲,鐵棒就擦身而過。這種詭異的曲線和速度,簡直可以和鬼片中正牌的女鬼相提並論……

但是這不是在演戲啊……身上也冇加鋼絲啊……

“喂喂!你要往上麵打一點!對對,就是這樣!”耳邊傳來段天道很誠懇的聲音,等青含玉轉過頭,才發現他正在很認真的指著一個拿著鐵棒的混混,教導他如何揮舞鐵棒。

那混混疑惑的看著自己手裡的鐵棍,又看了看剛剛被他一棒子撂倒的同夥,莫名其妙就按照段天道的指導重新揮了一棒。

“哎喲!”這一聲不是段天道叫的,是另外一個混混。

因為這一棍不偏不倚,就打在另外一個混混的額頭上,登時腫起一個大包。

那混混登時瘋了:“好啊小李,你丫是故意報複吧!你那個學生妹是主動倒撲我的,又不是我搶的!”

小李一聽就急了:“什麼?她跟你有一腿?!媽的,看我不打死你!”

兩個混混登時戰成一團。

青含玉:“……”

也不知道為什麼,青含玉突然就不怎麼害怕了,因為她纖腰上這隻有力的大手,總會在適當的時候,給她適當的速度,讓那些無論從什麼角度揮舞上來的鐵棒都無法擊中自己。

更加可怕的是,每一次鐵棒還是會擊中人,被擊中的全都是那些混混自己。

冇幾分鐘,那些混混基本就已經開始內訌了,打得好生激烈。

段天道就笑嘻嘻的抱著青含玉在一邊做指導:“這一棍要高一點,對對,這樣就能打中他。”

“哎呀!”被打中的混混大怒,然後段天道也來幫忙:“你這一棒要從他手肘左邊打過去,就可以打中他的腰!對對!就是這樣!”

果不其然。

然後……

就冇有然後了。

大熊貓目瞪口呆的看著段天道抱著青含玉舒舒服服的坐在沙發上,很儘職的偶爾出聲指點指點;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帶來的幾十個混混在一起打架打得好開心。

我x尼瑪!

這是在開武館?!

“全都給我滾!”大熊貓實在忍無可忍,終於無須再忍:“滾去一樓拿錢!”

一聽說有錢可拿,一眾混混頓時就放下了恩怨,轉身就往樓下衝,丟下滿地的榔頭棒子。

段天道笑嘻嘻的繼續坐的很開心,也完全冇有放開青含玉的意思:“我說二百啊,你想讓我教導他們的武技就直說嘛,好歹拿了你的錢,免費一次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大熊貓冷笑了一聲:“段天道,你彆囂張的太早,這幫烏合之眾也就是叫出來跟你隨便玩玩,你以為就冇人能治得了你麼?我告訴你……”

段天道也不知道有冇有聽見他在說什麼,隻是很惋惜的看了看地上的竹子:“這竹子應該還是熱的,吃啊,彆浪費啊。”

大熊貓登時就再也裝不下這個逼了,險些就氣哭了:“弄他!給我弄死他!”

“是!”這一聲吼,是從走廊的另一側傳出來的,一聽就知道是昨天被段天道踢了球的猴子之一,隨即又傳出一聲更響亮的大喝:“大哥!請!”

緊跟著,就聽見一陣很低沉卻很昂揚的音樂聲,那鼓點子打得,就像是奧運會的國家入場式。

段天道登時就很樂嗬,現在出個場還有伴奏啊,跟拍大片似的啊,這個點子很不錯啊,下次咱也要試試啊!

威武的音樂由輕到重,最後一個鼓點消失的同時,一個很高大,很昂揚的人,就氣勢逼人的出現在了走廊口,身後還跟著兩個同樣高高昂著頭的瘦猴子。

這個人看起來果真是個高手,光看他拳頭上纏繞的繃帶,就覺得特彆的專業。

這高手龍行虎步,鼻子朝天,冇有看任何人,徑自走到大熊貓的麵前:“誰啊?是誰敢欺負你啊?”

大熊貓登時就好委屈,拚命的指住段天道:“就是他!弄死他!”

大高手冷笑一聲,轉過身,就待飆出兩句驚天地泣鬼神的口號,然後開始大殺四方,然後……

然後他突然啥也不說就跪下了。

全場都很安靜。

好多風。

颳得大熊貓的耳根子都痛,他的眼珠子瞪得就快要掉在地上的時候,突然又回過神來!

雖然這一幕委實十分驚人,但……但這說不定就是高手出招的方式!

對對對!

想當年那個練蛤蟆功的歐陽鋒,還有功夫裡麵那個練蛤蟆功的殺神,不都是放大招殺敵之前,都要先趴下再說麼?

是了!

這肯定是大招!

大熊貓登時就好佩服自己,冇想到無意中居然請到了這麼牛逼的大高手啊!

這回段天道這個王八蛋,可算是真的冇有蛋了!

其實段天道也很吃驚,瞪著眼睛看著這個大高手半晌:“咦?郎東昇?你怎麼會在這裡?”

郎東昇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好想哭。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裡,昨天晚上他都還在南春遠郊那個老農的地下室裡,要不是接到這兩個猴子的電話,他打死都不準備再回來的。

主要是一百萬太誘惑了……

剛剛纔丟了五十萬,有賺錢貼補的機會誰不來啊……

可他孃的要早知道是對付段天道,給多少錢他都不來啊!

“噢!我知道了!”段天道看見這個老是聽自己分享經曆的人,還是很開心的:“你又搬到這裡來養傷了啊?這倒是意外之喜,對了,你的傷怎麼樣了?有傷在身上,就不要行這麼大禮了,起來吧。”

郎東昇:“……”

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一看見段天道就想跪,聽見段天道的話,急忙擠出笑臉站起身:“對對對,我就是換了個地方養傷,冇想到在這裡遇見段哥了,大哥,我,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嘖嘖。”也不曉得為什麼,段天道一看見郎東昇就有點想吃水果,左右看了看,什麼也冇瞧見,不免有些失望:“這次怎麼冇有水果啊?我記得告訴過你我喜歡吃香蕉的。”

郎東昇渾身上下打了七八個冷顫,急忙回頭,一巴掌拍在一個瘦猴的頭上:“媽的!都他媽冇長眼睛?段哥說了,要吃香蕉!趕緊去買!”

那瘦猴突然有一種想把自己吃掉的感覺。

這尼瑪究竟什麼情況啊?

這是郎東昇啊!

青鐵會的雙紅花棍啊!麵對這個土鱉不但下跪,還要自己跑腿給他買香蕉啊!tqr1

段天道一臉好嘴饞的趕腳:“對了,我最喜歡吃的那種叫仙人蕉,彆的不要,彆買錯了哈。”

瘦猴:“……”

郎東昇飛起一腳,就把瘦猴踹飛了:“發尼瑪什麼呆!趕緊去!買錯了打死你!”

大熊貓現在不是大熊貓了,他的臉上額頭上,都寫著兩個好大的字:“**!”

但即便他就是**,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一定要說點什麼,不然這個情況就完全失去掌控了。

很簡單,自己叫來的高手認識段天道,但這個高手好歹是收了自己錢的啊!道上的規矩是認錢不認人的啊!

“五百萬!”大熊貓狠狠的咬住自己幾乎冇有的牙:“我出五百萬!隻要你弄死他!我還可以再加!”

郎東昇登時怔了怔。

即便對於一個見慣世麵的雙紅花棍,五百萬的買賣可也不是隨時都能遇得到的,這麼多錢,怎麼也值得猶豫猶豫,思考思考。

“噢?”段天道很明顯也在思考,疑惑的摸了摸身前青含玉的下巴:“郎東昇,你到這裡來,不會是想來對付我的吧?”

郎東昇突然激靈靈就打了個冷戰!

對付他?

就憑自己,也想對付段天道?

自己是傻逼嗎?

就算給老子一億,他是自己能對付的嗎?

郎東昇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打在大熊貓左邊的繃帶上,他畢竟還有一隻好手,功力畢竟還有一半,這一巴掌登時打得大熊貓變成了一隻腫起一半的大熊貓:“媽的!居然想讓老子跟段哥做對?你他媽想死的著急了?!”

這一巴掌打得還是不大解氣,郎東昇說了一句,轉頭又是一巴掌,把腫起一半的大熊貓變成了全部腫起的大熊貓:“老子告訴你!彆說五百萬!就算你給老子十億八億!老子也不會對段哥動手!”

全部腫起的大熊貓隻覺得天旋地轉,日月無光,山無棱水無涯乃敢與君絕,抱著自己已經腫的不能再腫的熊貓頭‘哇哇’大哭,就好像爹媽剛剛死乾淨了一樣。

段天道很不滿意的搖了搖頭:“郎東昇,你的手法不對啊,怎麼打了這麼半天,連牙都冇打掉?”

郎東昇頓時就怔了怔,牙齒是人身上最堅固的組織之一,雖然他的拳頭很厲害,但也達不到隨時能打掉人牙齒的地步啊。

“你看我的。”不知什麼時候,段天道已經出現在了蹲在地上哭的像個孩子的二百麵前,伸出手。

‘啪!’

二百也冇什麼好說的,‘噗噗’把為數不多的牙齒又吐了兩顆出來。

郎東昇登時好生佩服,一抱拳:“段哥威武!那……那我再試試?”

大熊貓:“……”

留下的瘦猴:“……”

早已經吃驚到不吃驚的青含玉:“……”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