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看見是陸見深的電話,南溪想也冇想,直接掛了。

“怎麼不接?”林念初問。

“不想接,接了反而影響我心情。

林念初點頭表示同意:“我也覺得。

那邊,陸見深心裡窩了一肚子氣,尤其是電話被南溪掛斷之後。

他又打了第二個電話;

第三個電話。

結果無一例外,全都被南溪毫不留情地掛了。

等陸見深再打電話過去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拉入黑名單。

他立馬發了微信過去:“把我拉出來。

南溪故意裝作不懂:“拉什麼?”

“拉出黑名單。

原來他知道啊。

那就更好了,她現在心情很不爽,就想讓他在黑名單裡呆著。

等什麼時候她心情好了,再把他拉出來。

喝完奶茶,兩人繼續逛街。

入眼處是一家非常大的店,裡麵掛滿了各式各樣美麗的衣裙,而且款式都非常新穎。

南溪和林念初看了一眼都非常喜歡,兩人激動地走進去。

很快,南溪就挑選了一件杏色的薄紗短裙。

裙子的布料特彆輕透,摸上去也十分舒服,南溪看第一眼就喜歡上了。

更重要的是,這件裙子的小腹處設計得非常完美,一點兒也不顯肚子,太適合她了。

南溪在導購員的安排下去換了裙子,出來的時候,她立馬出口喊:“念念,你看看怎樣?好看嗎?”

“……”

意外的,冇有得到回答。

“念念?”南溪又喊了一遍,卻發現林念初並不在旁邊。

她穿著裙子,到處找了一圈,冇想到最後在男裝區找到了林念初。

南溪走過去時,林念初正細細撫摸著眼前一套藍色的西裝,她的表情很認真,一會微微蹙眉,一會兒又舒展開眉頭,綻開笑顏。

可能是太認真了,所以就連南溪站在她身邊,林念初也冇有發現。

一直到林念初看完了,導購員立馬微笑著走上來:“小姐,您眼光真好,這套西裝是今天剛剛回來的,全國限量款,不管是布料還是裁剪……”

她的話說到一半,林念初伸出手示意:“好,我知道了,不用介紹了。

“那小姐,您的意思是要買下嗎?”導購員熱情地問。

“不用了。

”林念初說完,戴上墨鏡。

轉身時,才發現南溪正站在她身邊,而且已經換好衣服了。

林念初當場驚呼起來:“哇,溪溪,這件好看,太仙女了,就買這件。

“真的好看嗎?”南溪有些不確信。

可能是因為結婚的原因,所以雖然在讀書,但她總覺得自己已為人妻了,每次挑選衣服也儘量會挑選一些成熟風的。

但是這件衣服,十分具有少女感,顯得青春又活潑,俏皮中透著可愛。

“那必須的,我們溪溪長得美,皮膚又美,櫻桃唇瓜子臉,穿什麼都好看。

”林念初立馬道。

南溪被她誇得都不好意思了:“謝謝念念,雖然知道和你相差甚遠,但我還是很開心。

“我可冇有胡說,我們溪溪就是美,我嘛,隻是有幸正好做了個明星而已,誰說明星就是最美的,其實比明星漂亮的人多的是,溪溪就是其中一個。

“而且……”林念初撩了下大波浪的頭髮,對著鏡子嫵媚一笑。

“我們兩的風格完全不一樣,你是清新脫俗,可愛的美;我是……”

林念初的腦海裡頓時浮現霍司宴情入深處的那些話,他咬著她的耳垂,呼吸厚重而性感:“念念,你真是人間尤物,我從來冇有見過比你更性感的女人,知道嗎?我恨不得直接死在你身上。

思緒收回,林念初加深了笑意,答道:“我大約是嫵媚勾魂的美吧。

南溪看了一眼林念初,十分同意地點了點頭:“嗯,我也覺得是。

“不過,咱們念念不僅嫵媚,各種風格都是絕美。

“嗯,這話我愛聽,溪溪,你站好,擺幾個美美的姿勢,我要給你照幾張相。

”林念初說。

一聽說要照相,南溪立馬十分配合。

南溪長的美,隨便一個小動作一做都非常上鏡,照出來的效果也非常美。

所以,哢嚓幾聲,林念初就拍好照了。

“念念,我先進去換衣服。

“好。

林念初朝南溪擺手,然後手指輕點手機,把南溪的幾張照片發給了她的團隊。

隨後,發了語音過去:“聽好了各位親愛的,現在不管手上有什麼事都先停下,把我發過來的幾張圖片好好修一下。

“念念,這美女長得可以啊,膚白貌美,真是一絕,我怎麼冇有見過,誰啊?”經紀人第一個回話。

林念初知道她的心思,立馬拒絕了:“彤姐,多的不易泄露,反正就一句話,您彆想了,她不可能進娛樂圈。

“哎,好吧,可惜了。

接下來是修圖師的訊息:“念念,這美女底子很好,你要修到什麼程度?”

“當然是,越漂亮越好,一定要超級無敵漂亮,讓男人一看就直接亮瞎他的狗眼那種。

“ok,念念,妥妥的,交給我。

南溪試完衣服出來時,見林念初正對著手機開心地笑。

她走過去:“什麼事?這麼開心?”

“嗯,暫時保密,一會告訴你。

南溪買了那條杏色的裙子,兩人出門時,她猶豫了一下,看向林念初:“念念,那套西裝你確定不買?”

林念初有些心虛,立馬道:“不買,我買了乾什麼,我就是隨便看看,再說了,這男人的衣服,我買給誰啊?”

“真的嗎?你確定不買?”南溪眨著眼睛,促狹地問。

“嗯,不買。

”林念初篤定。

南溪轉過身,走進去:“你不買,那我買了。

“啊,你買了乾什麼?溪溪,你該不會告訴我是要送給陸見深吧?那個渣男,真是枉顧了我們溪溪這麼如花似玉的美嬌妻,我都想懟著他的臉罵,你還給他買衣服。

提到陸見深,林念初真是越說越氣憤。

南溪笑了笑,隨即解釋:“當然不是了,我買來是送人的。

“送人?送給誰?”林念初下意識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