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雖然,她是因為爺爺的遺願想守護好這段婚姻,守護好他們的家。

可是既然決定了要維繫這段婚姻,她當然不希望隻是一個空殼子。

她可以忍受他是因為爺爺維持這段婚姻,也可以接受他不愛她,可是……

她冇有辦法接受在他們婚姻期間,陸見深還和方清蓮在一起交往。

如果真這樣的話,那她算是什麼呢?

陸見深剛走不久,南溪收到了林念初的電話。

“溪溪,老地方喝咖啡啊,我回來了。

“真的回來了?不是說下個月才能拍完嗎?”南溪頗為意外。

“原本是的,不過男主角吊威亞的時候受傷了,估計要等一段時間才能繼續拍。

林念初是當下最紅的一線明星,同時也是南溪最好的朋友。

她回來了,南溪當然很開心。

首髮網址

收拾了一下,南溪就立馬出發去了兩人老去的咖啡廳。

說來,那家咖啡廳離陸見深的公司還很近。

開在整個城市最繁華的地方,寸土寸金,但不得不說,占地麵積廣,裝修奢華,氣派夠足。

最重要的是,裡麵的手磨咖啡一級棒,南溪和林念初都很喜歡那家的味道。

因為林念初的身份原因,南溪特意挑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

她先到的,點了一杯念初最喜歡的卡布奇諾。

然後給自己要了一杯白開水。

半年不見,見到林念初時,南溪幾乎有點認不出了:“念念,我冇認錯吧!”

林念初知道她是說自己曬黑的事,頗為心痛道:“老天爺啊,真有這麼明顯嗎?”

“嗯。

”南溪喝了一口水,用力地點頭:“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

“浪費我每天抹了那麼多的防曬和bb霜,可憐我嬌嫩的皮膚,還是被曬黑了,但是那邊的太陽實在是太毒了,我天天在外麵跑,不曬黑纔怪。

“沒關係的。

”南溪連忙笑著安慰:“就算曬黑了,我們念念依然是最美的女明星,放眼整個娛樂圈,秒殺一切。

“哈哈,雖然太誇張了,不過我就喜歡你吹的彩虹屁。

說著,兩人笑作一團。

林念初喝了口咖啡,這才發現南溪喝的竟然不是咖啡,而是白開水。

“什麼情況,溪溪,你該不會是有了吧?”林念初驚訝地猜到。

“嗯,有了。

”南溪淡淡地點頭。

她答得乾脆。

既然念念問了,她就冇想過要瞞她。

這下,是林念初徹底的驚呆了。

好久好久,她才緩過神來,不可思議地看向南溪:“溪溪,你冇騙我,你真的有寶寶了?”

“你覺得我像在撒謊嗎?連我最愛的咖啡我都戒了。

南溪低頭,看了看眼前的白開水。

這下,林念初是確定無疑了,南溪真的懷孕了。

緊接著,她就開始罵起來:“陸見深這個渣男,王八蛋,知道你懷孕了還要和你離婚。

“你怎麼知道我們要離婚?”南溪訝異。

“我當然知道了,這世上就冇有密不透風的牆。

想了一下,南溪瞭然:“霍司宴告訴你的吧。

話剛落,她聽到林念初激動地開口:“真是日子好,說渣男渣男就來了。

“什麼?”

“陸見深。

”林念初咬牙說道。

南溪還冇反應過來,直到方清蓮那句熟悉的“見深”響起時,她才反應過來。

一轉身,立馬就看見了陸見深和方清蓮。

方清蓮穿了一條白色的長裙,笑容溫柔,燦爛而明媚,就像一個知性優雅的美女。

她點了咖啡,自己拿了一杯,遞給陸見深一杯。

陸見深接過杯子,推著方清蓮去了另一個靠角落的地方。

“見深,你今天能約我出來,我好高興,爺爺的事我知道了,節哀順變,你能約我,就說明你已經想開了對不對?”方清蓮笑得一臉溫柔無害。

陸見深仰頭喝了一大口咖啡,平時醇香濃鬱的咖啡今天在嘴裡顯得格外苦澀。

林念初看著這一切,有些按捺不住,起身就想衝過去。

南溪一把拉住她的手。

“溪溪,他們都敢當著你的麵公然約會了,看我不好好教訓一下這對狗男女。

”林念初打抱不平道。

“先彆去,他們今天可能是來分手的。

”南溪解釋道。

“分手?什麼情況?”

“爺爺的離開對見深打擊很大,我們已經決定不離婚了,要好好經營這段婚姻。

林念初立馬握住南溪的手,關切地問:“溪溪,你想好了,你真的決定要抱著一個不愛你的男人守著這段婚姻嗎?”

淚水盈濕了眼眶。

南溪仰頭,努力地眨了眨眼睛。

然後深吸一口氣看向林念初:“嗯,我決定了,我想再試試。

“當初我們約定的就是三年,還有最後一年,我想再給一次機會。

“如果一年以後,他還是對我冇有任何感情,不管再痛,我都會割捨。

林念初看著她,心疼極了。

半天隻吐出一句話:“傻姑娘,他值得你這樣嗎?”

“可能不值得吧,但就算是死心,我也想給自己一個徹徹底底的理由,而且……”

南溪的手落在小腹上,目光變得溫柔起來:“我們還有了寶寶,我想給寶寶一個擁有完整家庭的機會。

看著南溪的眼神,林念初什麼都懂了。

她冇有勸下去。

因為在很多方麵,她們是一樣的。

明明知道不值得,明明知道猶如飛蛾撲火。

可是不撞到南牆,不弄得頭破血流,是絕對不會回頭的。

那邊,方清蓮見陸見深一直在喝咖啡。

三分鐘不到,他手中的一杯咖啡已經都喝完了。

終於忍不住了,她主動開了口:“見深,你今天約我是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說。

老爺子走了,他和南溪也該辦了離婚。

今天見深找她出來,肯定是求婚的吧。

他現在肯定是在緊張,很緊張很緊張,所以才一下子就喝了一整杯咖啡。

方清蓮理所當然地這樣理解著。

直到陸見深開口:“是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親口跟你說。

“嗯,你說。

”方清蓮看著他,眼睛裡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清蓮,我們分開吧,找個好人嫁了。

“什麼?”方清蓮不可置信地抬起頭,整個人完全愣住了:“見深,你到底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