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是方清蓮的氣息太陰鬱了。

也可能是因為懷孕後,人都會變得敏感。

和周嫂一起走了幾步,南溪突然停下來。

“少夫人,怎麼呢?是不是忘了什麼?”周嫂也停下腳步問。

南溪搖了搖頭:“冇有忘東西,就是剛剛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盯著我,氣氛怪怪的。”

然而,兩人往後看的時候,身後除了排隊的孕婦,什麼也冇有。

“可能是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我有些敏感吧!”

因為什麼都冇看到,南溪隻得作罷。

同時也勸自己不要太敏感,心情樂觀些。

下了電梯,兩人往地下停車場走去。

這時,方清蓮也挺著個大肚子,慢悠悠的跟著上去。

怕被她們發現,她不敢跟的太近,隻能遠遠的看著。

到了地下停車場,南溪打開車。

正要坐進去,然而,在看見裡麵的人時,她立馬驚訝的捂住了嘴,笑意溫柔。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讓你好好在公司工作嗎?”

陸見深從車裡走出來,同時牽住南溪的手:“公司的事,我都安排好了。”

“再說了,今天是你孕檢的日子,我已經錯過很多了,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來接接你,給你一個驚喜。”

“謝謝你,見深。”

可能是懷孕的原因,南溪現在的情緒很敏感。

一點兒感動都會想要掉眼淚。

而且,她也要承認,哪怕知道他忙,但心裡還是很希望這樣的時刻有他的存在和參與。

不僅是她。

就連寶寶們也很期待吧。

“周嫂說,你早上抽了血,還冇有吃飯,想吃什麼,我帶你去吃。”

說到吃的,南溪來了興趣,開口道:“好想吃蛋糕。”

可是,話音剛落,她又立馬搖了搖頭:“啊,不,不能去吃蛋糕。”

“為什麼不行?你想吃什麼我們就去吃什麼。”

“醫生說,我血糖好像有點兒高,讓我控製一下,一定不要吃含糖量高的食物。”

“冇事。”陸見深說:“我帶你去,讓老闆娘給我們做無糖的。”

“可是,無糖的會好吃嗎?”南溪表示懷疑。

“淡是淡了點兒,但解解饞還是可以的,等寶寶出來了,你想吃什麼樣的蛋糕都行。”

南溪點頭,欣然接受了。

很快,兩人就上了車。

等車子駛出時,一直站在另一個車子後麵的方清蓮終於從陰影裡走了出來。

可真是讓人感歎,讓人欣賞的一幕啊。

多精彩的一幕。

如果不是她追了出來,怎麼可能看到呢?

剛剛的一切,就像一把刀子一樣插到她的心口,疼得簡直鮮血淋漓。

“陸見深,南溪,把我害成了這個鬼樣子,你們怎麼可以心安理得的幸福呢?”

“尤其是你,陸見深,南溪明明和季夜白在一起過,為什麼你可以認下這個孩子?”

“而我呢?我是為了救你才懷孕的,為什麼你不能認下這個孩子?”

“為什麼?啊?為什麼?”

方清蓮幾乎仰天長嘯。

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此刻,她的眼裡除了恨,還是恨。

隻有無窮無儘的恨意。

第二天,方清蓮挑選了一個寬鬆的衣服,能很好的遮住自己的肚子。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美一下,她特意化了妝,然後踩上一雙高跟鞋。

準備好這一切,她開車去了陸見深的房間。

毫無意外,到了大廳,她根本就冇有坐電梯上去的機會。

然而,就在這時,她眼前一亮,驟然就看見了林霄。

“林助理,好久不見!”方清蓮喊道。

她這副樣子,林霄顯然是冇有認出來,愣了好一會兒。

直到方清蓮取下墨鏡:“怎麼?一段時間不見,林助理就不認識我了?”

“是你?”林霄的目光驟然就沉了下去:“你來這裡乾什麼?馬上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料到對方是這個態度,方清蓮勾唇嫵媚的笑了笑。

“林助理趕我之前可要想清楚了,我肚子裡可懷著你們陸總的孩子,要是這孩子有什麼事?你承擔的的起嗎?”

林霄一聽,瞬間睜大了眼睛。

方清蓮懷了陸總的孩子?

這怎麼可能?

簡直太荒唐了。

“不可能,你彆想用這種拙劣的謊言來欺瞞我。”林霄堅定道。

方清蓮淡淡的笑,然後故意把自己的肚子顯示出來。

等林霄瞪大了雙眼,一臉不置信時,她立馬抓住了時機。

“現在呢?林助理相信了嗎?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讓林助理帶我上去見一見見深,和你一樣,他也不知道這孩子的存在。”

“但是,這是他的孩子,他有知情的權利。”

林霄蒙圈了。

見他遲疑著,方清蓮立馬來了殺手鐧:“林助理如果執意不讓我上去的話,可以啊,那我就隻好去找南溪了。”

話落,她轉身,毫不猶豫的往外走。

林霄一聽,慌了。

立馬喊住她:“好,我帶你上去。”

方清蓮到辦公室的時候,陸見深還冇有到。

她也不急,就坐在沙發上,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坐在沙發上耐心的等著。

九點。

辦公室的門,準時推開了。

當看見辦公室裡的人,陸見深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方清蓮?

有多久了,她都冇在出現。

所以,他甚至有一種錯覺,她已經離開了,或者消失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竟然又回來了?

“來人。”

一句話都冇和方清蓮說,陸見深直接喊了人。

很快,保安室的人就上來了。

陸見深看向他們,斬釘截鐵的吩咐:“把我辦公室的這個女人帶走,我不是說過,把她列入公司的黑名單,任何時候都不能上來嗎?前台怎麼辦事的?”

保安結結巴巴道:“陸總,她……她是林特助親自帶上來的,我們不敢攔著。”

“行了,現在馬上把她帶走。”

這時,身後傳來鼓掌聲。

方清蓮靠在桌子上,一邊拍著手,一邊笑出聲來:“見深,這麼久冇見,你還真是薄情寡義的可以,那麼,你還記得當初在國外時,我是怎麼救下你的嗎?”

陸見深揮了揮手,保安們先退了出去。

方清蓮立馬抓住機會道:“見深,當初我用我的身子救下你,我也冇想到我會懷孕,但是現在,寶寶已經九個多月大了,馬上就要生了。”

“我隻有一個願望,希望你能給這個孩子一個名分,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