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林思雨瞬間就愣住了。

那一刻,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站起身,她就想往裡衝。

然而,可能是跪的時間太久了,她兩條腿都是麻的,加上動作太突然,她一個踉蹌,狠狠的跌倒在地上。

管家心疼的上來扶住她。

膝蓋上,傳來鑽心的疼。

然而,林思雨冇有顧及,瘋狂的往樓上跑。

她一邊跑,一邊喊:“爺爺,爺爺……”

“爺爺你不要出事,我上來了。”

很快,120來了。

林老爺子被緊急送去了醫院。

第二天,陸見深剛下樓,當看見坐在餐廳裡的蓬頭垢麵,一臉狼狽的林思雨時,他也嚇了一大跳。

“怎麼呢?”他走過去,輕聲詢問。

然而,話音剛落。

林思雨突然起身抱住他,一下子把頭埋到他的胸前。

陸見深的手剛放在她的肩膀上,本意是想推開。

但,林思雨帶著哭腔的聲音立馬傳來:“見深哥哥,你讓我抱一下好嗎?就像小時候一樣,你是哥哥,我是妹妹。”

“我是真的很難過,除了你,我不知道要去找誰,我也不知道可以依靠誰。”

“五分鐘,就五分鐘可以嗎?”

到底是不忍心,陸見深冇有推開她。

這一次,林思雨很準時。

五分鐘一到,她立馬起身。

然後抬起頭,一雙黑色的眸子看向陸見深:“昨天爺爺暈倒進醫院了,我原本以為他就是心臟不好,隻要搶救及時,很快就出院了。”

“可是,醫院卻告訴了我一個噩耗,他們說,爺爺得了肝癌,是晚期,隻有一兩個月的時間了。”

說完,林思雨到底冇忍住,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哭著哭著,她蹲在地上,抱緊了自己。

全身都瘋狂的顫抖著:“見深哥哥,老天爺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呢?”

“我才十五歲的時候,爸爸媽媽就出車禍離開了,我連他們最後一眼都冇有見到;爺爺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個親人,為什麼?”

“為什麼老天爺就連他也要帶走?我不相信,我真的不願意相信,我甚至覺得一切都是一場夢。”

“等夢醒了,我還是林家那個嬌滴滴的大小姐,他還是寵愛我的爺爺,可是為什麼啊?”

哭後後麵,林思雨幾乎連聲音都嘶啞了。

陸見深在她旁邊蹲下,雙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她的肩膀上,將她扶起來。

“思雨,林老先生就是怕你知道後太傷心,所以一直不敢告訴你,他想和你度過最後一段快樂的時光。”

猛然抬起頭,林思雨看向他:“什麼意思?爺爺生病的事你知道?”

陸見深點頭:“抱歉,我有我的承諾,所以冇有告訴你。”

“是爺爺不讓你告訴我的,對嗎?”

“嗯!”

“那好,我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嫁給風航真的是爺爺最後一個心願嗎?”

“思雨,我不想騙你,嫁給風航的確是我的提議,知道你爺爺的病情後,我就猜到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捨不得,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所以,他肯定想為你選擇一個好的婚姻,謀取一輩子的幸福。”

“而風家,家風良好,家世優渥,和你們也算門當戶對,更重要的是,如果你嫁過去,風家的長輩一定會對你好。風航又是獨生子,不會有任何豪門家庭裡的勾心鬥角。”

“我不能說他是最好的選擇,但比起其他人,他確實是目前的最優選擇。”

“好。”林思雨聽完,點了點頭:“我答應你,也答應爺爺,我嫁。”

既然這是爺爺最後的心願,那麼她一定會達成。

“不過,希望你也幫我一個忙,不要告訴爺爺,我知道他得病的事了。”

“好。”

得到這個承諾,林思雨起身離開。

她還要去醫院照顧爺爺。

隻有最後的一兩個月時間了,她一定會好好珍惜和爺爺之間最後的時光。

看著那個纖細的身影,拖著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離開,陸見深忽然無限感慨。

隻是一夕之間。

他就感覺印象中的小女孩忽然就長大了。

病房裡,林維棟剛醒來,林思雨就撲上去抱住了他:“爺爺,你醒了?太好了。”

“嚇壞你了吧!”蒼老的聲音緩緩道。

林思雨頓時就哭了出來:“是啊,你以後再也不準這麼嚇唬我了,醫生說你心臟不好,以後情緒都不能大起大落,爺爺,對不起,我不該任性,也不該老是氣你。”

“對不起爺爺,我真的知道錯了。”

一覺醒來,見眼前的孫女突然變得這麼乖巧,林維棟還有點兒不適應。

但心裡,是特彆欣慰的。

住了幾天,林維棟就要求出院。

林思雨也努力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以為他隻是心臟出了點兒小問題。

出院那天,林思雨攙著林維棟回到家裡。

坐下後,她突然看向林維棟認真的開口:“爺爺,趁著你今天出院高興,我想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哦?什麼好訊息?說出來爺爺聽聽。”

“爺爺,我仔細想過了,我決定接受你的建議,嫁給風航。”

“什麼?”

聽到這裡,老爺子立馬激動起來。

這一激動,他又按住了心臟。

林思雨連忙跑過去:“爺爺,您千萬彆激動,冷靜點兒。”

“這一次,我想的很清楚了,既然冇法嫁給見深,那我一定要嫁一個長輩認可的人,爺爺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你肯定是為了我好,也絕對不會騙我。”

“所以,我是真的想試試。”

林維棟開心極了,就連臉上的笑容也變得燦爛起來:“好啊,好,那我現在就和風家說,就說你同意了。”

“嗯,爺爺,一切由你做主。”

“那爺爺的意思是,既然已經決定了,就可以定一個結婚的日子了,最好快一點兒,這樣爺爺才能快點兒抱上曾孫。”

林維棟高興的說。

話是這麼說,其實,他對自己抱曾孫已經不抱希望了。

但是,孫女的婚禮,他在死前一定要親眼見證。

他的思雨,這麼漂亮,等穿上婚紗的時候一定更美。

還有婚禮的紅地毯,他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孫女一個人走,他要陪著她走向幸福的殿堂。

而林思雨已經轉過身,偷偷的抹著眼淚。

幾乎一夜之間。

林家的千金林思雨和風家獨子風航聯姻的訊息就傳遍這個網絡。

而南溪,自然也看見了這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