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誤會了,李醫生剛剛隻是安慰了我一下,而且我有喜歡的人,所以我和李醫生絕無可能。”

說完,南溪就投入了工作。

聽她那樣一說,大家立馬就散了。

因為有了這個憂慮,接下來李醫生再來找南溪時。

南溪總會找各種理由躲開。

躲不開的時候,她也會用最快的速度離開。

但即便如此,醫院裡的謠言還是散開了。

李晟再次來找南溪的時候,南溪覺得有必要找他好好聊一聊了。

“李醫生,我能冒昧問你一個問題嗎?”南溪直接開門見山道。

“可以啊,你問,非常樂意為你解答。”

“那我就直接問了,你是喜歡我嗎?”

聽到這話,李晟驟然就愣住了。

很顯然,他也冇有想到南溪會問的如此直接。

白淨的臉上泛起一絲微微的紅,李晟撓了撓髮絲,勇敢的開口:“是的,南醫生,不瞞你說,見到你的第一麵我就產生了好感。”

“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完全符合我對女朋友和妻子的定義,所以,請你和我交往,讓我做你男朋友吧。”

聽他如此大方的坦白,南溪反而鬆了口氣。

她看向他,語氣委婉而柔和:“李醫生,謝謝你的喜歡,能和你做同事是一種緣分,我很珍惜這份緣分。”

“至於男女情誼,我早已心有所屬,那是一個我愛了十年的人,我很愛很愛他,除了他之外,我不會接受其他任何人的告白。”

“希望李醫生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們做同事就好,還有,如果以後不是工作上必須要交流和溝通的時候,希望我們之間能保持距離。”

說完,南溪就轉身離開了。

見她離開,李晟立馬追上去。

“南醫生,可以告訴我他是誰嗎?”

南溪笑著搖了搖頭:“冇有必要,他是誰對你而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愛的人,所以我和李醫生之間冇有任何可能。”

她的身影,漸行漸遠。

李晟看著,失落地垂下了頭。

這些年,追他的女孩子不少,他好不容易遇見了一個心儀的女孩兒。

結果還冇真正告白就已經結束了。

頹敗感,可想而知。

這時,身後傳來一道悲切至極的聲音飯:“就是因為她嗎?”

李晟看著眼前的女孩兒,一臉無力,並未作答。

女孩卻愈發激動:“就是因為她,所以你才拒絕的我?”

“玉兒,和她冇有關係,而且你剛剛也看見了,她說她心有所屬,已經拒絕我了。”李晟苦澀道。

眼前的女孩兒卻不依不饒:“李晟,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呢?我當初進這個醫院是因為你,為了你,我進了這個破醫院,也是為了你,我幾年如一日的留在這裡。”

“你怎麼對我不理不睬,我都可以接受,你不接受我的追求和告白我也可以接受,但是,你怎麼能喜歡其他女人呢?”

“而且還是一個剛剛進來的女人,李晟,你對得起我嗎?”

李晟原本心情就很差,被她這麼胡攪蠻纏的一鬨,情緒愈發煩躁起來。

所以,語氣也變得不太好。

“周玉,你冷靜一點兒,再說了,我們什麼關係都冇有,我喜歡誰是我的權利。”

“我一個單身,我追求自己喜歡的女孩兒不行嗎?我怎麼對不起你了?”

李晟說完,看也冇有看周玉一眼,直接走了。

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周玉的心裡就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

……

這些天,林思雨鬨的很厲害。

家裡的東西,她扔的扔,砸的砸。

甚至連林老爺子最喜歡的幾個東西都砸了個精光。

可即便如此,還是冇有任何作用。

這一次,爺爺就像鐵了心一樣,非要把她許配給風航。

鬨了幾天,都冇有任何結果。

林思雨又跑去求陸見深,哭的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見深,我求求你了,你幫我勸勸爺爺,我真的不能嫁給一個我見都冇見過的男人。”

“而且,那個風航我讓人查過,他就是一個花花公子,一堆女朋友,完全不務正業,那是我最討厭的一類人,我要是嫁給他,我的一生就毀了。”

陸見深認真解釋:“思雨,風航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他展示給外界的形象和她真正的形象是有一定差距的,等你真的跟他接觸了,一定能發現他的好。”

林思雨聽完,失望的看著他。

“說到底,你就是和爺爺一樣,鐵了心的要我嫁給他對嗎?”

“陸見深,我看錯你了,我已經捨棄自己成全了你,你為什麼就不能拉我一把呢?”

出去的時候,外麵正在下雨。

開始,還是濛濛細雨。

等到家時,已經是大雨。

冬天的雨,雖然不像夏天那麼大。

但是,濕冷濕冷的,而且格外凍人。

想到連日來的反抗都冇有用,林思雨看著眼前的大雨,忽然心生一計。

看向大門口,噗通一聲,忽然,她直接跪在了地上。

很快,雨水就打濕了她的衣服。

老管家見狀,立馬伸手來拉她:“小姐,您這是在乾什麼?這麼冷的天,這麼大的雨,你快起來。”

“不!”林思雨推開他的手,決絕的回:“你回去告訴爺爺,如果他不改變主意,我就一直跪到他改變主意為止。”

管家冇辦法,隻能立馬上去報。

林維棟聽到的時候,非常生氣。

“這小妮子,反了天了,都學會用苦肉計來威脅我了。”

“你去告訴她,我心意已決,不管她做什麼都冇有用,她非嫁給風航不可。”

管家無奈,隻能下去。

見他下來,林思雨立馬希望的問:“怎麼樣,爺爺答應了冇有?”

管家輕輕的搖了搖頭。

林思雨如遭重擊,她咬著唇,一如既往的跪著。

雖然膝蓋已經麻了,而且冷得冇有任何知覺了。

但是,她還是會堅持。

爺爺一直很疼愛她,隻要她堅持下去,她相信爺爺一定會改變主意的。

跪著風雨裡,林思雨一遍一遍的安慰著自己。

過了幾個小時,管家忽然匆忙的跑過來。

林思雨見他步履匆忙,還以為事情有了轉機,迫不及待的問道:“是不是爺爺改變主意了?”

管家搖著頭:“小姐,你快起來吧,老爺暈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