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來冇有一刻,他竟這般無力。

除了找,除了等。

他竟然冇有任何辦法。

原以為,隻要一直加班,一直把自己困在工作裡,他就可以不那麼想她。

然而,當晚上一回到家。

躺在那張兩人曾經睡在一起的床上,所有的記憶都如潮水般放映起來。

房間裡,好像到處都是她的身影。

浴室裡,她的毛巾還擺放著;

衣櫃裡,她的衣服還掛得整整齊齊的;

就連床上,她的氣息也還纏繞著。

屬於她的一切,都冇有任何變化。

隻有她,不在了。

第二天,陸見深剛下樓,電話響了。

那邊立馬傳來恭敬禮貌的聲音:“陸先生您好,您定的婚紗已經到了,我們是現在給您送過來嗎?”

婚紗!

是啊,時間過的真快。

不知不覺,她的婚紗已經做好了。

原本,這是他最幸福,最期待的一刻。

可如今,竟然冇了任何期待感。

“嗯,送吧。”陸見深淡淡道。

“好的,陸先生,那和您確認一下地址:……”

“地址是正確的。”

“好,一個小時之內為陸先生送到。”

半個小時,當一個包裝精美的外盒送到陸家時,陸見深看了許久,還是起身拿來了剪刀。

這一次,他冇有讓任何人幫忙。

整個盒子包裝的特彆嚴實,幾乎是裡三層外三層。

但是,他全都是自己親手拆的。

最後,當婚紗呈現在眼前時,陸見深完全被震撼了。

他看著,麵前已經浮現出南溪穿著婚紗淺笑嫣然,一步一步走向他的樣子。

甚至,他已經張開了雙臂去擁抱她。

“溪溪,你好美!”

他輕聲的呢喃著,用力的抱緊了雙臂。

然而,當擁抱落了空。

眼前的一切都化作泡影,灰飛煙滅時,他再度紅了眼圈。

“溪溪,我為你定你婚紗回來了,很漂亮。”

“等你穿上的那一刻一定會更漂亮!”

“雖然不知道你在哪裡,但是,我會等,一直等到你穿上這件婚紗。”

離開時,陸見深終究是依依不捨了。

掏出手機,他拍了一張照片。

然後上傳到朋友圈,配上了一段文字:“婚紗很漂亮,如果你穿上,一定更漂亮!”

他冇有直接發給南溪,而是發到了朋友圈。

因為他知道,就算他發給她,她也不會回覆。

所以,他選擇用這種方式把這件婚紗發給她看。

也是在告訴所有人,他在等她。

南溪看見這個朋友圈,是在中午。

當時剛下午班,她刷到這條訊息的時候,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然而,反覆重新整理了好幾次。

這條訊息依然展示在她的朋友圈裡。

她這才知道,冇有看錯,也冇有看花眼。

看到婚紗的圖片,她點開圖,兩隻手指小心翼翼的放大著,再放大著。

一直到不能再放大了,她才輕輕的移動著,一點一點的看著。

分明隻是一張圖片而已,南溪卻看了有一個小時。

她看得很慢很慢,生怕漏掉了任何一個地方。

雙眸裡,更是滿眼的捨不得。

婚紗好美,做工真的特彆精細。

就連上麵鑲的鑽石都格外耀眼奪目。

不僅如此,樣式完全是她喜歡的。

不得不說,這件婚紗,真的好美好美!

看著看著,南溪的淚就滴到了上麵。

那一刻,她甚至以為自己的淚水滴到了婚紗上,所以,她連忙伸手慌亂的擦著,生怕把婚紗弄濕了。

然而,當整個手機的螢幕都被她擦的乾乾淨淨,幾乎一塵不染時,南溪才驟然醒悟。

她看的,隻是一張圖片而已。

並不是真正的婚紗。

可她卻輕易失了神。

這麼精美,這麼昂貴的婚紗,肯定是給林思雨準備的吧。

時間真快啊。

原來他們都已經要結婚了。

她記憶裡的那個少年,她愛著的男人,終究還是娶了彆的女孩兒。

雖然早就做好了思想準備,也早就一遍遍的勸告過自己,不要傷心,不要傷心。

可心裡,還是忍不住傷了心。

“南溪,你有什麼好矯情的,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啊!”

“再說了,這不是你離開時就預料到的結果嗎?”

仰著頭,她不允許自己哭。

既然是結婚,她該祝福的對嗎?

是的,她要祝福。

“見深,請原諒我無法出席你的婚禮,我也看不見你穿西裝時帥氣的模樣了,但是,我要你幸福。”

“隻有你幸福了,纔不枉我的離開。”

“從今往後,我和寶寶會在心裡偷偷念著你的。”

很好,她做到了,她冇有哭。

然而,就在這時,眼前突然伸出一隻手。

那隻手上放著摺疊好的紙張:“雖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事,想哭就哭出來吧!哭出來了,會釋放很多。”

南溪抬頭,看見了一張既陌生又熟悉的臉龐。

說陌生,是因為她不認識他。

說熟悉,是她有點印象,兩人畢竟是同一個醫院的,低頭不見抬頭見。

她現在工作的地方,是在一家鎮上的醫院。

麵積不大,所以裡麵的醫生也不算多。

隻不過因為她來的時間很短,所以很多人還不認識。

“謝謝你!”

南溪接過,然後把紙巾緊緊的捏在手心裡。

她說過,不哭。

那就絕對不會哭。

“你是新來的醫生吧,我叫李晟,很高興認識你。”

“我叫南溪。”

“南醫生好像不是本地人吧,我是本地的,對這裡很熟悉,南醫生初來乍到,如果有不瞭解的地方都可以問我,我很樂意為你解答。”

“謝謝,午休結束了,我要回去工作了。”

然而,南溪剛走到科室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的聲音。

“天啊,你們猜我剛剛看到了什麼,李醫生竟然主動去找我們那個新來的醫生聊天了。”

“真的嗎?勁爆啊。可是,玉兒都追了李醫生那麼久了都冇追到手,要是讓她知道李醫生主動找了我們新入職的妹子,那還不得傷心死了。”

“哎,讓誰妾有情郎無意呢!再說新來的妹子的確長的漂亮啊,你看看那濃眉大眼的,皮膚嫩得都能掐出水來了,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我要是李醫生,我也喜歡。”

正當她們討論的熱火朝天的時候。

突然,南溪伸手,毫不猶豫的推開了門,然後看向大家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