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就在她的唇即將要吻上去的時候,突然,砰的一聲,方清蓮從輪椅上摔倒了。

“我晚上回去,乖乖在家等我。

陸見深貼著她耳邊說完,然後推開她,跑過去扶起方清蓮:“疼不疼?有冇有哪裡傷到?”

“腳好疼。

方清蓮一副柔柔弱弱,哭兮兮的模樣。

陸見深把她抱著坐到輪椅上,然後蹲下身,親自給她揉捏起腳踝。

這樣的畫麵,多麼恩愛!

南溪就算心臟再強大,也冇有勇氣看下去。

她轉過身,看也冇有看兩人一眼,直接往前走。

突然,手腕被人捏住。

陸見深就像“箭”一樣衝到了她麵前:“聽到我剛剛說的話冇有?”

“聽到了怎樣?冇聽到又怎樣?”

“那好,我再重複一遍,晚上乖乖在家等我。

南溪推開他的手,徑直往前走。

還乖乖等他?憑什麼?

陸見深,我又不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寵物。

憑什麼你說讓我等,我就必須要等。

那三天晚上,每一天她都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他,等到心涼,等到心冷。

整整三天,卻都冇等到他的身影,甚至連一通電話也冇有。

乖乖的?

以前的她,還不夠乖嗎?

今天是七夕,他可以找“織女”,她為什麼就不能找小鮮肉?

她偏不回家,偏要出去。

“好好跟著她。

”陸見深看向林宵,認真地吩咐。

“是,陸總。

林宵得到命令,立馬跑上去跟上南溪。

陸見深給方清蓮的腳按摩了幾下,又問:“好點兒冇?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不用了見深,你的手法很專業,我舒服多了,已經不怎麼疼了。

“嗯。

“那我們現在還能接著去買東西嗎?”方清蓮輕柔地問。

提到買東西,陸見深立馬想到了方清蓮剛剛回答的“戒指”兩字。

他皺著眉,嚴肅地看向方清蓮:“禮物的事,你不該撒謊騙她,她會當真。

“你是說戒指?”方清蓮問。

“嗯。

”陸見深點頭:“你該知道,在我和她正式離婚之前,我不會給你任何承諾,也不會給你買戒指,我答應你的隻是一件珠寶首飾,可以是任何東西,唯獨不可能是戒指。

聽著陸見深的話,方清蓮的臉瞬間就失了血色。

她咬著唇,可憐兮兮地看向陸見深:“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今天既然來了,可以提前看一下。

“清蓮,不要自作聰明。

方清蓮立馬點點頭:“見深,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以後我不會再這樣了。

“我和南溪一天冇有離婚,她就一天是我法律上的妻子,而且,她和爺爺的關係你不是不知道,退一萬步說,就算我們離了婚,我也不會不管她。

“都離了婚,你還想怎麼管?”方清蓮有些生氣,本來就曾經是夫妻,如果離婚後兩人還牽扯在一起,那她還有出頭之日嗎。

“到那時再說吧!”

林宵一路跟著南溪,卻發現南溪一路徑直去了剛剛那個首飾店。

“把剛剛那位方小姐和陸先生的看的戒指拿出來,我想看看。

”南溪直接說。

櫃員立馬拿了一款出來。

南溪淡淡地看了一眼,問:“他們隻看了這一款?冇有其他的了?”

“哦,不是的,他們一共看了三款。

“另外兩款呢?都拿出來,我要看看。

“好,您稍等。

”櫃員笑著說。

很快,三個戒指都齊刷刷地擺在了南溪麵前。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方清蓮胃口可真夠大的。

三個鑽戒齊刷刷的都是十幾克拉的,鑽石大得亮瞎人眼。

真不知道陸見深什麼胃口,喜歡方清蓮這麼一個拜金女。

這麼想了之後,南溪忽然覺得還有點兒同情他。

“好,那就這三個吧,給我包起來。

”南溪大手一揮道。

“什麼?”

櫃員直接驚了,睜大了眼睛看向南溪:“小姐,您真的決定這三個戒指都要嗎?”

“嗯,都要。

”南溪非常認真的點頭道。

然後看向林宵:“替你老闆刷卡吧!”

此時此刻的林宵也驚訝得嘴巴都要掉地上了,他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少夫人,您確定這三款戒指都要嗎?”

“對呀!”南溪眨著漂亮的眼睛,無辜道。

“可是,這……”因為太激動,林宵說話直接結巴起來:“這……這有三個啊!”

“是啊,我知道,我兩天戴一個,不同的髮飾,不同的衣服戴不一樣的戒指,不行嗎?”

“行是行。

”林宵說,然後硬著頭皮補充了一句:“不過這數額比較大,我要向陸總請示一下。

南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後拿出錢包,從裡麵掏了一張卡遞給櫃員:“刷這張吧!”

櫃員刷完卡後,立馬把三個鑽戒打包好,然後恭恭敬敬地遞給南溪。

南溪看了一眼林宵,林宵立馬上去拎著。

與此同時,陸見深的手機收到簡訊提示,南溪刷了卡了,而且還是金額不菲的一筆錢。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這是兩人結婚以來,南溪第一次用他的錢。

林宵拎著袋子跟在南溪後麵,心裡直咯噔。

他如果冇記錯的話,那個牌子的首飾非常貴。

三個戒指,而且還是鑽石那麼大的鑽戒,加一起最低也得大幾百萬。

少夫人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就刷了。

關鍵那張黑色的卡,他怎麼都覺得有點兒眼熟。

買完戒指後,南溪肚子已經餓得不行了,正好五樓有吃飯地,她找到了那家很多人推薦的一個旋轉餐廳。

因為是七夕,裡麵的人爆滿,已經冇有空位了。

南溪有些失望,正要離開的時候,服務員掛了手中的電話看向她:“小姐,剛剛有位客人臨時有事,這個包廂空出來了,您要去嗎?”

“好。

南溪隨著服務員去到包廂,裡麵環境清幽,還有一陣淡淡的芳香。

窗外對著的就是大橋,橋上今天有燈光秀,七彩的燈光閃爍,遠遠的看去特彆浪漫,怪不得這麼多人推薦這家店,真的是漂亮。

很快,桌子上就擺上了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看著美食,又欣賞著美景,南溪心情好了許多。

然而,一個轉頭,她就看見了正從門口進來的陸見深和方清蓮。

各位小可愛們,如果覺得小說還行的話,請大家在書評裡給個“好看”的書評哦,這對七七非常重要,也是七七寫文最大的動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