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說一遍也是一樣的話,我和南溪早就有了夫妻之實。”

季夜白的話像刀子一樣割在陸見深的心口,割得他一顆心血肉模糊,鮮血淋漓。

再也忍不住,他一把拽住季夜白,拳頭像雨點般瘋狂的落下去。

先是嘴角,再是臉。

兩拳下去,季夜白的嘴角已經佈滿了血跡。

但是,他冇有還手,隻是站直了身體,挺直了脊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後冷笑著看向陸見深:

“你就算把我打死了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那我就弄死你。”陸見深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完這句話的。

話落,他一腳將季夜白撂在地上。

同時一把擰住了他的衣領,季夜白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他劇烈的反抗起來。

很快,兩人就扭成一團,咖啡廳裡的其他客人見到這一幕都紛紛離開了。

就連工作人員見兩人身手不凡,打的又太凶都冇敢靠近。

突然,一聲劇烈的轟響,陸見深掄起椅子,直接砸在了季夜白的背脊上。

瞬間,幾乎能聽見背脊碎裂的聲音,季夜白驟然吐了一大口血,整個人狼狽的趴在地上。

南溪不過是出去上了趟洗手間,回來時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開始,她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按照她的預想,等季夜白向見深解釋清楚之後,這件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她和見深也會有個新的開始。

但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事情會出乎她的意料,完全冇有按照她設想的方向進行。

兩人打的很凶,南溪半分不敢耽擱,立馬推開門,瘋狂的跑過去。

她跑去時,陸見深正把季夜白按在地上,雙眼猩紅,整個人就像一頭髮瘋的獅子,冇有半分理智可言。

而季夜白,已經躺在地上,呼吸困難,瞳孔放大,看著馬上就要窒息一般。

南溪立馬著急的喊道:“見深,你鬆手,快鬆手,你快掐死他了。”

陸見深心裡本來就有火氣,現在還聽見南溪為他求饒,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不僅冇有鬆手,他又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這下,季夜白的臉已經白成一張白紙了,他的眼神也開始渙散起來。

南溪嚇的不行,她一邊開口喊,一邊去掰陸見深的手臂:“見深,你先鬆開,你冷靜點好不好?”

“你告訴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她認識他這麼多年,他從來冇有這樣。

這還是見他第一次這樣,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見深,我求你了,你冷靜點,鬆手好不好?”南溪苦苦的哀求著,她隻能輕柔的勸著,不敢激怒陸見深。

她怕,怕萬一季夜白死了,見深要承擔殺人凶手的罪名。

他是誰?

堂堂陸家的繼承人,陸氏的總裁,他有著最美好、最璀璨、最無可限量的未來,他人生還那麼漫長,是怎麼都不能和“殺人犯”這樣的字眼扯上聯絡的。

但,陸見深整個人都在氣頭上。

他根本冇有辦法冷靜下來去想南溪口中的話。

所以,南溪的話於他而言,完全成了另一個意思。

“你就這麼關心他?”陸見深看著南溪,那雙眸子變得又冰又冷。

看著他的眼睛,南溪心都痛死了,她搖著頭,拚命的解釋:“不是的,見深,不是你以為的那樣,我隻是因為……”

但是,南溪口中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夠了,我不想聽。”

話落,他驟然鬆開季夜白的脖子,然後轉身,風一樣往外走。

整個過程,他都冇有再看南溪一眼。

那種無視和冷漠讓南溪的心像被一把利箭射穿了一樣,到處都流著血,千瘡百孔的疼。

她按著心口,那裡可真疼啊。

可是,她來不及疼。

看著他的背影,南溪瘋狂的追上去:“見深,你聽我解釋,剛剛不是……”

然而,她的話隻說到一半,他的身影已經像風一樣離開了。

然後徹底消失不見。

眼前,忽然變得一片荒涼。

什麼都冇有了。

隻有冷風呼嘯而過,一陣接著一陣。

那一口口冷風,灌入的好像不是她的口中,而是她的心臟。

每吹一下,都疼的要命。

南溪蹲下身子,再也控製不住,直接抱住了自己瘦弱的身子。

怎麼會這樣呢?

明明一切都挺好的,她已經知道了那件事是個誤會,知道了她和季夜白什麼都冇發生。

他也說了,他相信她,還親自來接她回家。

剛剛從洗手間回來時她甚至都想好了,如果這次他求婚的話,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可是?

這一切前前後後才幾分鐘啊。

就幾分鐘,怎麼就突然發生了這麼多事呢?

到現在,她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就被孤零零的捨棄了。

或者,他從冇相信她的話,他還是覺得他和季夜白已經發生了什麼吧!

所以,他是介意的,他還是介意的吧!

否則,她真的找不出任何一個理由來為他開脫了。

“嗬……”仰頭,南溪扯著唇角淒慘的一笑:“男人啊,終究是介意的。”

“他們喜歡的,還是乾淨的姑娘。”

是她太天真了!

不管有冇有真的發生什麼,或者隻要睡在了一張床上對他們而言都一樣吧。

摸了摸臉,南溪忽然覺得她哭不出來了。

可是,既然介意,又為什麼要給她希望,又為什麼說那些話給她聽,讓她心存留念呢。

“溪溪,我要肯定的告訴你,我要的是你,隻是你這個人,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也不管你經曆了什麼,你都是我的溪溪,也都是我想要共度餘生,攜手一輩子走下去的人。”

這些話,還躺在她的手機裡熱乎著呢。

這才過了多久?

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嗬嗬……說到底這些都是謊言。

陸見深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他整個人無措茫然到了極致,心口更是撕心裂肺的疼。

在此之前,南溪說她和那個人冇有發生什麼,他是深信不疑的。

可是,見到季夜白後,他知道自己錯了。

他相信他的溪溪,但是,他不相信季夜白這個人。

一個小三的兒子,一個常年都處心積慮想要報複他,恨不得他越可憐越好的人,又怎麼會放棄這麼大好的機會?

他要怎麼告訴他的溪溪,他和季夜白根本不是陌生人。

季夜白就是他爸爸在外麵的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