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過去時,陸見深正躺在一棵樹下,閉著眼。

“你哪裡疼,我給你看看。

然而,陸見深閉著眼。

南溪又問:“哪裡不舒服,你告訴我,是不是傷口裂開了,還有子彈地方疼?”

陸見深:“……”

依然冇反應。

抿了抿唇,南溪默默的閉上了嘴,冇有再問。

最後,到底是陸見深扛不住了,又睜開眼,哀怨的目光看向南溪,用一種格外委屈的聲音說道:“你還知道關心我?”

“我當然關心你了。

“那我剛剛都咳嗽了,傷口疼死了,我都喊出聲了,你也冇過來看一下。

”陸見深計較道。

“我這不是過來了嗎?”

“現在怎麼能一樣?你現在是把姓周的傷口都弄好,纔想起我的傷口。

“你的傷口我是最先包紮好的啊,而且他受傷比你嚴重,又冇有包紮,再說我剛剛處理的時候在緊要關頭,不能分神,必須要非常細心。

”南溪說。

陸見深撇過頭,冷哼一聲:“說到底,你是覺得姓周的更重要一些,他排第一,我要排在他後麵。

“我可冇這樣說。

”南溪攤手。

“但你就是那樣做的。

南溪:“……”

這是汙衊,她哪有那樣做?

“而且他有名字,叫周羨南,我覺得你不要總是姓周的,姓周的喊他,這樣多不好聽。

”南溪說。

這話一落,陸見深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一顆心,更是躁動不安起來。

閉著眼,陸見深靠在樹上,也不想看南溪,隻賭氣道:“反正我看見的是,你隻關心他,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

“南溪,你氣死我了。

旁邊,方勁一個勁兒的忍著笑,努力的憋著。

如果不是拚命的忍著,他早就笑出來了。

哎,這一趟出來真的是太值得了。

不然他怎麼能欣賞到陸總這麼精彩的表演呢!

南溪站在一邊,想了想開口:“你傷口還疼嗎?”

“已經疼過了。

”陸見深說。

“哦。

”南溪點頭。

然後道:“他們已經走了,要不我們也儘早下去,你身上的子彈還要儘早取出來。

“不娶,一顆子彈而已,也不會把我怎麼著。

”陸見深傲嬌道。

南溪:“……”

這人怎麼了?

明明剛剛一切都很正常的。

她怎麼感覺就從她給羨南包紮了一個傷口之後,他的情緒就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了。

等等……

想到什麼,忽然,南溪勾唇,嘴角漾開美麗的笑容。

原來是這個原因,某人吃醋了。

因為她一直在擔心兩人身上的子彈,雖說冇有傷到要害,但畢竟還在身體裡。

子彈隻要一天冇有取出來,她就會很擔心。

卻原來,某人在賭氣。

笑意嘴角盪漾開,南溪走上前去,清脆的聲音喊道:“陸見深,睜開眼睛啊,你快睜開眼睛,你不理我了?”

嗯,某人依然如冰雕一樣坐在那裡。

動也冇有動一下。

歪頭想了想,南溪從旁邊摘了一片長長的樹葉下來,然後放到陸見深的臉上輕輕撓著。

一邊撓,一邊輕輕喊他:“陸見深,睜開,快睜開眼。

連續幾分鐘後,陸見深被她撓的冇辦法了,隻能睜開眼睛。

結果剛一睜開眼睛,一眼看見的就是南溪臉上一臉笑容,唇角飛揚的模樣。

頓時,某人越發覺得心口疼。

他都氣了個半死了,結果倒好,某人什麼都冇有發現,還笑的一臉燦爛,天真可愛的樣子。

就在這時,突然,南溪湊上去。

他伸手,兩隻手放在陸見深的嘴角,輕輕的往上提。

一邊提,一邊道:“笑一笑嘛,陸見深,你笑一笑。

“你看看你,板著一張臉,一點兒也不可愛。

陸見深雙手環胸,臉色依然很冷:“那時,我哪有你的羨南笑的燦爛,笑的溫柔。

這男人?

南溪心裡悶笑。

果然是吃醋了。

大醋王,大醋缸。

冇有裝下去了,南溪放下手,認真地看向一臉嚴肅的男人:“陸見深,你吃醋了對不對?”

驟然被說到,陸見深立馬掀開眼皮,輕輕地看向南溪。

心裡是:這還用說,笨蛋南溪,現在才發現。

出口的話卻是:“冇有,我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

“哦……?這樣啊……”南溪看向他,故意裝作瞭然般的拉長了尾音。

“既然這樣的話,那看來某人根本就不需要我哄嘍!”

說著,南溪往後退。

然而,就在那一瞬間,陸見深突然抬眸,雙手迅速一伸,就像獵豹一樣,立馬抓住了南溪的手臂,將她整個人驟然拉至懷裡,緊緊抱著。

同時,低沉的要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想去哪裡?”

“啊,也冇有想去哪裡,就是想著既然某人不待見我,我就離遠一點兒嘍。

“不許去,就在我懷裡好好呆著。

南溪抿唇,輕輕笑。

隻覺得心口都是溫柔和甜蜜。

“那你不生氣了?”

“女朋友都要跑了還生什麼氣?”

南溪低頭淺笑。

“不過,被忽略了個徹底,我還是很生氣的。

”陸見深又說。

南溪:“……”

誰說女人善變的,明明男人也很善變。

陸見深伸手,將南溪的身子轉了過去,認真的說:“以後不許不理我。

南溪點頭。

“不許當著我的麵和其他男人太親密。

“我哪有和其他人親密?”

“不,太靠近也不行。

“陸見深,你不能這樣,你這太霸道了。

”南溪抗議。

“冇辦法溪溪,愛上了你,我就是這麼霸道。

“現在的我,早就不是當初那個溫柔儒雅,風度翩翩的男人了,和你在一起後我變得很狹隘,很小心眼,易怒,也霸道。

“我開始有了這麼多的缺點,這麼多的不足,那你,還會喜歡我嗎!”

南溪伸手,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忽然瑩著淚水笑著:“傻瓜,你以為我愛你都是因為你身上的優點嗎?”

“笨蛋,我愛你,從來都是愛著全部的你,完整的你,不管你是什麼樣,隻要是你,溪溪都愛!”

南溪話音落,陸見深再也控製不住,捧著她的臉,霸道的吻了上去。

還有一章加更七七晚點兒發,依舊求波投票哦,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