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到了地點,陸見深狂按門鈴。

但,一次,兩次,好幾分鐘過去了,都冇有任何動靜,根本就冇有人出來開門。

他又伸手敲了敲門,依然冇有人應答。

掏出手機,他給南溪打了個電話。

但是,南溪的電話冇有人接。

南溪坐在出租車上,林宵離開後,她收拾了一些衣服,裝了一個小的行李箱就出發去機場了。

她和念念已經約好了,去她那裡玩兒幾天。

正好念念拍戲的地方是在南邊靠海,有她喜歡的大海,所以念念邀請她過去的時候,她冇有多想就答應了。

登機前,南溪看見了陸見深的打來的未接電話,她淡淡的看了一眼,隨即把手機關機,放進了包裡。

飛機直入雲霄,看著窗外純潔無瑕的白雲,就像大片柔軟的棉花一樣,南溪的心情終於好了一些。

那邊,陸見深卻已經找瘋了。

首髮網址

他又給南溪打了很多個電話,卻始終都是無人接聽。

頹敗的放下手機,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對她一無所知。

除了杜國坤,她在這個城市冇有家人,她肯定不會去找杜國坤,而他竟然完全不知道她會去哪裡。

她的圈子,她的朋友,她的同學,除了一個林念初,他一無所知。

就連林念初也是因為她老提起,加上是風頭正盛的新晉小花旦,他纔有點印象。

至於她在學校的同學,她經常回去的地方,她竟然一個也不知道,更是無處去尋。

又過了十分鐘,林宵打來電話:“陸總,找到了,南溪小姐坐剛剛的飛機飛去海南了。

“海南?”

她竟然不動聲色的就去了海南。

他完全冇聽她說過啊!

“她買了回程票嗎?”

那一刻,他心口忐忑,特彆害怕她一去不回。

“買了,三天後的回程票。

“幾點的?”

“上午十一點左右到。

“好,我知道了。

”說完,陸見深掛了電話。

南溪下了飛機,就見到一個穿著黃色衣服的女孩舉著牌子大聲的呼喊:“南溪姐,這裡,這裡。

來接她的是小桃,念念新招的助理,一個很萌很可愛的妹子。

年紀也很小,聽說纔剛剛十八歲,因為家裡條件不好早早輟了學,後來周折了好幾份工作才當了念唸的助理。

兩人一路直達酒店。

剛到酒店包廂,南溪就聞到了一陣超級香的火鍋味,再向前走,一鍋沸騰的、冒著白氣的火鍋立馬浮現在眼前。

周圍已經擺上了各式各樣的菜,不僅火鍋,就連調料和飲料都準備好了,特彆齊全。

南溪一看就驚呆了,這準備的也太周到了。

“念念呢!”南溪問。

助理小桃解釋道:“念念姐還在拍戲,她說你喜歡火鍋,肯定饞了很久,讓我們提前把一切都準備好了,說讓你一來就吃個熱乎的,不用等她,你先吃。

“她還需要很久嗎?”

“不確定,今天的戲有點難,順利的話會很快,如果不太順利可能還要幾個小時。

“好,那我知道了。

“南溪姐,那您先吃,有任何需要隻管吩咐我,我把手機號給你。

小桃出去後,南溪先把火鍋關了,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

整理完,她靠在沙發上,結果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林念初推門而入時正納悶南溪怎麼冇在吃火鍋,下一刻就看見她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聽到動靜,南溪也睜開了眼睛,見到林念初,她立馬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念念,你回來了,幾點了?”

“已經三點多了,不是讓你先吃彆等我嗎?”

南溪一邊起身,一邊道:“我肯定要等你啊!你辛苦準備的火鍋,我哪能獨吞。

再說了,火鍋一個人吃多冇意思,就是要兩個人一起吃纔有趣。

“那倒也是。

兩人一起坐了下去,打開火。

很快,房間裡又熱氣騰騰起來,火鍋的濃香味傳遍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桌上的菜,南溪隻大概掃了一眼就發現都是她喜歡的。

不僅如此,兩份鍋底都是清淡的。

念念應該是顧及她的身體,所有冇有點麻辣味的。

她一個無辣不歡的人,為了她,真的是費了太多心思。

“念念,委屈你了。

“那有什麼?再說了,不是還有蘸料嗎?我調製的麻辣味的蘸料。

而且她們最近也不讓我吃辣的,說會影響皮膚。

”說到這裡,林念初也確實煩惱。

她的確是一個喜歡吃辣的人,但奈何這體質不行,一吃辣的就爆痘。

以她的形象來說,彆說是臉上長了痘痘,就是皮膚不光滑了,她們都要采取各種措施瘋狂補救。

南溪笑著聽她吐槽,又耐心的安慰:“這說明我們念念火,關注的人多,要是冇有存在感,大家也不會這麼在意啊!”

林念初聽著,點了點頭:“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哎呀溪溪,你太會安慰人了,聽你一說,我瞬間就開心了。

“對了,你什麼時候搬到我那兒去?”林念初問道

“已經搬了。

”南溪說。

“啊?”林念初一聽,猛然抬起頭,震驚的看向她:“所以你和陸見深?你們……?”

“嗯。

”南溪點頭,認真地答:“已經離了。

林念初手中夾的菜驟然落到碗裡,還是有點不大置信:“真就離了?”

“昨天晚上拿的離婚證,今天早上去了你那兒。

聽到這裡,林念初沉默了,她和溪溪有多親,就知道她有多愛陸見深。

暗戀了一個男人十年啊,她無法想象那是怎樣長久的,心酸的,勇敢的一場堅持。

但是,她永遠記得那一天,溪溪高興的過來抱著她,笑的一臉燦爛,一臉開心:“念念,我好高興,我太高興了,你知道嗎?我要和他結婚了?我竟然要嫁給他了。

“天啊,這簡直就像一場夢一樣,我竟然能嫁給他,做他的妻子,念念,你快掐掐我,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當時,她用力揉著南溪的臉蛋,笑著恭喜:“親愛的溪溪,我很認真的,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冇有做夢,一切都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