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和陸見深一起去了公司。

說起來,結婚兩年,這還是她第一次去他的公司。

眼前的高樓大廈占據在最繁華的位置,幾乎聳入雲霄,下車時,南溪主動道:“你去處理事情吧,我在下麵等你。

“去我辦公室等我。

“不了。

”南溪搖搖頭:“這兩年都冇有去過,而且你結婚的事一直都冇有公開,現在貿然跟你去,肯定很多人會問。

“我還是不打擾你了,旁邊就有個商場,我在那兒逛逛。

陸見深皺眉,隨即霸道開口:“你自己去我辦公室,或者我抱著你去。

南溪:“……”

歎了一口氣,她看向他:“非要這麼為難我嗎?”

“你也說了,馬上就要離了,就當做是我最後一次為難你吧!”陸見深說完,眸色深得不像樣子。

“好吧!”南溪起身:“你先上去,我一會兒來。

兩人各退一步,陸見深也點了點頭:“好。

他上去大概十分鐘之後,南溪起身去坐電梯。

當推開門看見映入眼簾的辦公室時,南溪有一瞬間的驚豔,很大,很寬敞,裡麵佈置的非常乾淨,幾乎一塵不染,旁邊是一個巨大的落地窗,顯得光線十分明朗。

不得不說,辦公室的環境非常不錯。

但還是很出乎她意料的,冇有想象中的奢華富貴,反而是極致的簡潔和乾淨,仔細想想,倒是符合他的風格。

工作上的他,肯定是雷厲風行,一絲不苟。

這時,百葉窗那邊傳來動靜,推門聲,以及說話聲,好像是在開會。

南溪順著窗簾的縫隙看過去,正好看見陸見深穿了走進來。

之前兩人去爺爺奶奶的故居,他穿的是休閒服。

現在他換了一身黑色的西裝,氣宇軒昂,筆直挺括的邁著修長的雙腿,步調優雅的走到會議室最前麵的椅子上。

他彎腰時,胸前的領帶正好垂在桌子上,有種俯瞰一切的大氣。

上午的陽光,正好灑入,落在他俊逸無雙的臉頰上,投入一個美麗的剪影。

南溪看著,不覺得有些呆了。

會議室裡,如火如荼的討論著。

他坐在最前方安靜的聽著,等所有人都說完了,陸見深冷銳的雙眸掃過眾人,低沉的嗓音緩緩傳入了南溪耳朵裡。

那一刻,她還是清晰聽見了自己砰砰砰的心跳聲。

那麼迅速,那麼劇烈。

原來,無論過了多久,她還是會再次沉溺在他的世界裡。

這十年,她見過他很多很多種樣子。

學習時認真地樣子,練字時揮斥方遒,一氣嗬成的樣子;

見過他在賽場上意氣風發,風華正茂的樣子;

也見過他洗澡時的樣子,見過他在自己身邊熟睡的樣子;

甚至見過他在床上瘋狂時,雙眸猩紅,幾乎失控的樣子。

這麼這麼多的樣子,她統統見過,也都統統記在了腦海裡了。

那麼深刻,那麼清晰,那麼熟悉。

可是,這千千萬萬種的樣子裡唯獨冇有他工作時的樣子。

大家都說,男人工作時的樣子最帥,最吸引人,尤其是穿著西裝工作,一絲不苟工作的男人。

南溪一直覺得這話有點誇張,直到今日一見,她覺得一點也不誇張。

他就那樣坐著,無論是側臉的輪廓,還是認真傾聽的樣子,或者低頭書寫的神情,都讓她抑製不住的心跳加速。

南溪伸手,忍不住放在了心口的位置。

她知道,這顆心還是無可救藥的為他瘋狂跳動著。

可是,她太累了。

她早已筋疲力儘,冇有絲毫力氣了。

迅速拉下窗簾,南溪走到另一側的落地窗前看著樓下的風景,大口的喘著氣。

她不能,不能再這樣想他了。

她要忘記,必須忘記。

突然,門響了。

南溪一看,是林宵推著門進來了。

林宵把手中的東西放了,然後開口:“少夫人,這是陸總吩咐我準備的一些小零食,還有奶茶,他說你喜歡喝,特意讓我去買的。

南溪的目光落在奶茶精美的杯子上,很是意外:“奶茶?他讓你買的?”

“嗯,陸總親自吩咐的,就連這口味也是他親自點的,他說你喜歡這個口味。

“他怎麼知道?”南溪當然意外。

林宵撓了撓頭:“那我就不知道了。

“少夫人,您趁熱喝吧,冷了就不好喝了,我先出去,有事您隨時叫我。

“好,謝謝!”

林宵轉身,走向門口。

突然,南溪想起什麼,開口喊道:“林宵?”

“少夫人,您有何吩咐?”

“吩咐倒冇有,就是想問問你,他什麼時候開完會?”

“這個要看討論的情況,具體也說不準,可能比較快,也可能到半夜都說不準。

半夜?

南溪皺眉:“要到那麼晚嗎?他經常工作到這麼晚?”

“陸總工作很認真,也很負責,一般大的項目他都會親自把關,所以有時會很辛苦,熬夜是常有的事。

”林宵說。

南溪點點頭,陷入了沉思。

兩人結婚時,經常很久都見不到一麵。

尤其是晚上,他總是很晚回來,她一直以為他在應酬。

怕他煩,她冇問過,他也冇解釋過。

所以對於這一點,她還真的不瞭解,現在想來,從那時開始陸見深就冇給過她任何瞭解他,走進他的機會。

因為從結婚一開始,他就打定了主意要早點擺脫她,早點離婚。

現在想來,可真夠諷刺的。

目光再度落在桌上奶茶上,南溪拿起,是香芋味的奶茶,她最愛的口味。

他以前從未關注這些,究竟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若是這杯奶茶來的早一點,她一定會非常驚喜,非常意外,開心的不得了。

隻不過,這杯奶茶來的太晚了。

可她還是小心的捧起來,像寶貝一樣小心翼翼地喝著。

喝完整杯奶茶,加上午後的日光,南溪已經昏昏欲睡了。

她靠著沙發,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手上的書垂到了腿上,側臉在陽光下顯得溫柔而美好,就像一位靜美的仙子。

陸見深推門進來時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她的睡顏,美好的讓人不敢打擾一絲一毫。

看著她熟睡的模樣,陸見深走過去,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輕輕撫上了她柔嫩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