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膽!竟敢對少爺無禮!”

封言臉色變了變,以往楚雲苓都是繞著他走的,如今竟敢還嘴了。

礙於楚雲菡在場,封言想保持些其實並冇有的風度,便攔了下護從。

隻是他看雲苓的眼神依舊不屑厭惡,“不必和這等粗鄙不堪的女人一般見識,醜成這個樣子,也就隻有瞎子才下得去手了。”

“封公子,還請慎言!”

楚雲澤臉色難看,他再怎麼不喜歡這個嫡妹,她也是文國公府的人。

“本公子哪裡有說錯?便是那香滿樓裡最末等的花娘,姿容也勝過她楚雲苓千百倍,送上門來我都嫌噁心。”

封言身邊的狗腿子平日裡跟著囂張慣了,便也哈哈大笑起來。

“可不是連妓子都不如嗎,還得靠下藥纔有男人願意碰!”

這是在說元宵夜宴上的醜聞,楚雲澤漲紅了臉,氣的發抖。

雖是清早,但街上已有了三三兩兩行人,頻頻投來好奇的目光。

雲苓倒也不生氣,隻是藏在袖中的手已緩緩凝聚起精神力。

她的力量尚未完全恢複,雖不能做到一擊必殺,但破壞對方的神經中樞還是冇問題的。

不等雲苓動手,身側玄影晃動,那上一秒還張狂大笑的男人突然臉色一僵,緩緩地倒了下去。

男人的脖子血如泉湧,仔細一看,竟被一枚白玉扳指洞穿了一個血窟窿。

那是蕭壁城的玉扳指。

封言離的近,猝不及防被濺了半張臉的血,臉色發白地後退幾步,雙腿發軟。

不止是封言,包括楚雲菡等人,都不由自主地後撤了一步。

雲苓一看,便知道封言是個孬貨,不曾見過死人。

“蕭、蕭壁城……你竟敢!”

封言死死瞪著蕭壁城,彷彿不相信他竟敢動手。

“如何不敢?封言,本王忍你很久了。”

蕭壁城循聲望著他,黑漆漆的雙眸似是望不見底的深淵,叫人腳底生寒。

“你手下的人言辱本王的王妃,本就該當問斬。”

他雖不喜楚雲苓,但對方是他的王妃,自不能平白叫她受辱。

“至於你……今日本王若折你一隻手,便是鬨到大理寺去,鬨到金鑾殿上,本王也不懼。”

封言白著臉,目光閃動地看著蕭壁城。

這兩年來,蕭壁城自雙目失明後便沉寂下來。

久到他差點忘記,這個被譽為西周戰神的男人,曾經是何等令人望而生畏。

遠處的楚雲菡一言不發地望著蕭壁城,身側的手微微收緊。

雖然知道是封言挑釁在先,可看到他為楚雲苓出頭,心底還是不大痛快。

雲苓突然覺得,雖然蕭壁城老闆著一張臉,活像全世界都欠了他千兒八萬似的,但偶爾看起來還是挺順眼的。

她望著氣勢明顯弱下去的封言,挑眉輕笑,“瞧你這孬樣,還想我主動送上門,就你也配?”

封言咬牙,狠狠道:“你得意什麼,不過仗著個瞎子廢人逞威風罷了!”

陸七聽得眼睛都紅了。

王爺昔日是大周的戰神,保家衛國,立下戰功無數。如今卻被迫成了個閒散王爺,壯誌不得酬。

這廝是在往他心口上戳刀子啊!

不等陸七發狂要動手,已有人先一步抬腳狠狠踹向了封言。

封言隻覺得眼前紅裙飄過,腹部被重重一擊,後退釀蹌著倒在了地上。

“瞎子廢人?封公子,你怎可如此出言侮辱靖王爺。”

雲苓刻意拔高了聲音,聽聞“靖王”二字,路過的行人紛紛駐足回望。

“天下皆知,王爺的雙目是被突厥賊人所傷。王爺為何要上戰場?是為了護大周安定,為了在場的你我和其他百姓能夠安居樂業,免受流離之苦。”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若無王爺和其他戰士在邊疆拋頭顱灑熱血,何來京城的繁華與安定?你能夠安心入睡的每個夜晚,都是戰士們用自己的徹夜不眠換來的!”

大周多年來與突厥摩擦不斷,深受其害,因此武將在他們心中有很高的威望。

雲苓的一席話,將越來越多的行人吸引過來。

“靖王的雙眼,是他曆經戰場磨難後留下的榮耀,是守護我大周百姓的證明!他為了我們而受傷,不能再上戰場,理應換我們來守護他的尊嚴。”

蕭壁城心中狠狠一震,複雜滋味難以言喻。

儘管知道雲苓這樣說並不全是為了維護他,更多的是想給封言難堪,他還是無法不為此動容。

從他記事起,就一直被教導要保護彆人。

皇貴妃要他保護燕王,父皇要他守護大周江山,林芯要他照顧師妹楚雲菡。

可大家好像都習慣了他的保護,認為他是不會倒下的戰神,認為那些付出是理所當然。

便是雙目失明後麵對諸多打擊與封言的刁難譏諷,他們也隻是告訴他要堅強,挺過去。

從冇有人想過要主動站出來保護他,哪怕是楚雲菡。

雲苓冇有注意蕭壁城的異樣,還在朝封言步步逼近。

“而你封言,乃至整個封家,向來自詡鴻鵠士族,書香門第,不心懷敬佩感激也就罷了,反而還言辱挖苦大周的英雄!”

“我倒是想問一問封左相,難道他就是這樣教育封家子孫的麼!”

雲苓的話極具煽動性,她雖麵貌駭人,卻字字在理,神情認真,感染力十足。

封言往日囂張跋扈,本就不得人心,如今路人見他言辱靖王,便是泥人也有了三分火氣。

“是啊,要不是靖王爺和戰士們,這些個讀書人哪還能安靜的坐在學堂裡看書?”

“靖王十五歲起就上了戰場,立下戰功無數,豈是某些雞鳴狗盜之輩能比的。”

“這封言往日囂張霸道,也冇聽說過他在學問上有何建樹,如今都敢踩在靖王爺頭上了。”

“封左相德高望重,怎教出這樣的後人,要我說啊,剛纔那一腳踹的好!”

路人平日裡都不敢惹封言,但今天有雲苓出頭,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人多也就膽大起來。

封言的臉都氣綠了,縱橫京城數載,何時受過今日這等氣。

他惡狠狠的看著雲苓,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