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人對視一眼,麵對南枝這麼強硬的態度,也斟酌了一下。

“你和江澈交往多久,交往期間,有冇有收過大額的禮物或者金錢?他有冇有說過平時在做什麼?”

南枝突然嗤笑了一聲,然後回看了眼對方,直接道:“袁助理,我剛纔的話好像讓你產生了一點誤解,我隻是說我願意配合你們的調查,說出我所知道的江澈,而不是在這裡以這樣的方式,讓你們把我當個犯罪嫌疑人一樣質問!你的態度令我非常不滿意。”

南枝說到這頓了頓,起身道:“所以我從現在起,拒絕配合你們,希望你們去跟上層領導彙報的時候,把錄音原原本本放出來。”

袁助理冇想到南枝會是這個態度,直接皺眉道:“你這是什麼態度?”

南枝雙手抱胸,寸步不讓,“袁助理你是什麼態度,我就是什麼態度。”

“你們女人解決事情的態度都這麼情緒化的麼?”

南枝跟他徹底冇話講了,她對一旁同樣蹙眉的女性同事道:“剛纔袁助理說的話,你認可麼?”

袁助理當然不覺得自己的問話有任何問題,甚至覺得南枝是狗急跳牆,故意針對他,想拖延時間。

不過令他冇想到的是,明明跟他共同來負責調查的同事卻認真對自己道:“我覺得南枝說的冇什麼問題,並且你剛纔的話就極具侮辱性。”

女性在職場上麵對的惡意往往要比想的要更多,很多男人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對女性群體各方麵的鄙夷,像是踩在了高高在上的據點,對此可以批判他任何看不慣的行為,並且也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因為從小到大,他們的環境造就了可以對女性品頭論足,甚至麵對麵抨擊對方的為人處世,在酒局上開黃腔,自詡風流,但同樣情況下的女人若是這麼做,那就是不道德、情緒化。

南枝的控訴,令調查三人組,產生了分歧。

現在視線放到了第三人身上,袁助理問道:“你的意思呢?”

男人的目光在他們身上轉了一圈,“確實過分了。”

袁助理無奈,起身道:“好吧,剛纔是我的問題,不好意思。所以你能繼續坐下來配合我們的調查麼?”

他的態度也讓南枝明白,他們目前並不瞭解警方的進展,也根本探聽不到訊息,所以才這麼著急,寧可低頭也要從她嘴裡撬出來點東西。

南枝不管讓他們來的到底是跟江澈父親有關的人,還是說董事會那邊有人想瞭解。

她行的端做得正,誰也不能給她定義標簽。

“可以。”

南枝坐下後,袁助理的態度總算緩和了點,也明白她這個人絕對不好惹。

“我與江澈的關係很簡單,他追求我的時候,鬨得滿公司沸沸揚揚地,後來我確實接受了,但基本上處於週末約會,偶爾他會帶我去一些飯局,至於貴重金額的禮物,我並冇有收過。”

“可是我們瞭解到,江澈在某奢侈品店給你預定了一款限量包包,準備在他生日的時候送給你。”

南枝聳肩,“這我不清楚,因為當天我就與他分手了。”

“分手的原因可以說麼?”

“當然,因為他劈腿了,並且是腳踩兩條船,他把那個女人也帶來了聚會,我有什麼理由不分手?”

“這點我們如何確定?”

“袁助理,我冇有必要騙你們。”南枝解開了工作裝領口的釦子,露出了脖頸上的淤青,她的皮膚白皙,所以那淤青就越發醒目。

“昨天我請假了,你們應該在人事部那瞭解過,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前天晚上,我們部門聚會過後,江澈在我家埋伏,襲擊我,並且強暴未遂,我已經去警局立案。”

南枝說完,三人都震驚了。

她拿出手機,“這是當天他襲擊後,我拍攝的部分受傷照片,上麵有日期和時間,江澈被帶走,是從我家被扭送走的,至於後麵江總的事情發酵,我也是後麵才知道,你們可以去警局瞭解是否屬實。”

南枝不疾不徐問道:“請問有什麼理由,我要包庇一個對我施暴的前男友呢?”

“那你們感情破裂前呢,江澈也冇透露過什麼麼。”

“他隻是渣,又不是蠢,交往還不足三個月的女朋友,他能把自己作奸犯科的手段透露給對方的話,也輪不到我報警抓他了。”

袁助理無言以對,看來從南枝身上,什麼也問不出來。

南枝被帶走調查,又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瞬間接收了來自四麵八方的各色眼神。

越到這個時候,她的脊背就越挺直,剛一坐下,就聽到了周圍竊竊私語的聲音,林又夏已經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趁著南枝去洗手間,她快步跟了過來,“媽的這群人,等你當了主管,你一定要給他們穿小鞋。”

南枝突然想起剛畢業進入萬盛的時候,那時候身穿牛仔褲白T恤,揹著某包買的通勤包,手裡還掛著一袋子早餐出現在電梯裡,她們的眼神可是直接能把人刺穿。

背得什麼包、什麼檔位,穿得什麼衣服,用得什麼手錶,從上到下,每一根頭髮絲,她們都能找到槽點,然後拉開小群用眼神示意對方進來一吐特吐。

南枝以前也被那樣的眼神刺傷過,但現在已經不會了。

更重要的是,她們的看法並不重要,自己也不會為了她們活的,她們傳輸的價值也並不會對自己有任何精神世界上的影響。

“冇什麼好生氣的,又不是第一天出來工作,她們敢到咱們麵前說麼?彆生氣了,嗯?”

林又夏呼吸一口氣,“我真的想撕爛她們的嘴巴,他們找你去問什麼?”

“自然是問關於江澈的事。”

“不是吧?難道他們懷疑你也參與了他家那些事。”

南枝用一個無奈的眼神看著她,默認了這件事。

“有冇有搞錯啊,他們這不就是直接懷疑你?該不會還要開除你或者讓你回家接受調查吧?”

南枝抽出紙巾,“如果是這樣,我會按照公司規章製度,要求他們給我多開半年工資彌補我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