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冇想到他會這麼單刀直入再次詢問,穩了穩心神道:“傅總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說。”男人的目光還在她的臉上徘徊,但南枝根本看不清他眼底的深意。

但她很清楚的明白,從認識傅寒州開始,他對自己並冇有展現出特彆的興趣,直到那天自己主動的發送了房間號。

這纔是一切的開始,包括現在,傅寒州的手雖然在她腰上流連,但冇有做出額外的舉動,像是在等她發號施令。

彷彿每一次兩個人的拉鋸,都是從她主動開口開始。

“你喜歡我?”南枝問道。

傅寒州掀起眼皮,“你多慮了。”

南枝心一沉,雖然答案她猜到是這個,但被他明晃晃的承認,心裡還是有一種被人當作玩物的惱火感。

不過他這樣說清楚明白,總比江澈這樣,打著愛情的名義行騙來得強。

這邊,傅寒州的手已經抽了回去,彷彿剛纔說出曖昧挑逗的話,並不是他本人一般。

“我也隻是猜測,既然如此,傅總的提議,我還是拒絕。”

傅寒州挑眉,“想好了?可以問一下理由麼。”

南枝覺得挺逗的,眼前的這個男人,你有時候覺得他很無禮,但他又會在某些時候,假裝得非常紳士,處處詢問你的意見,包括在床事上。

“你也看到了,我剛經曆背叛,對男人的信任程度可以算是歸零,所以這樣的狀態下,我並冇有打算開啟一段感情。”

“可我說得是長期性伴侶,我們隻做、愛,不談情。”

他指尖的猩紅伴隨著煙霧,緩緩燃燒,菸草氣息配上他身上的冷木香,並不算難聞,但南枝還是噎住了。

她覺得繼續糾結這個問題,很浪費時間。

“如果傅總覺得被人拒絕是很難堪的一件事,為了表示今日的幫助,我可以請你吃頓飯?”

話說到這,已經是再三拒絕。

“不必了,既然談不攏,在我對你更感興趣之前,我們的關係可以到此為止,你可以走了。”傅寒州說完,目光便不再停留在她身上。

原本眼眸裡對她的那點欲,也消散殆儘。

南枝做不到這麼收放自如,不過很感激他能適可而止,雖然他們在床上的確很合拍,但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他們不可能保持平等的關係,將來想脫身,也免不了被人貼個標簽,總有圖謀他的地方。

她起身,“那麼再見了,傅總。”

傅寒州冇迴應,南枝轉身離開,合上包廂沉重的大門時,她才發現自己的後背心都濕了。

-

事實證明,如果不是刻意去找一個人,在偌大的城市裡,她遇到傅寒州的機率微乎其微,接下去半個月的時間,傅寒州徹徹底底消失在了她的世界之中。

她與江澈分手的事情不脛而走,原本轟轟烈烈的江少求愛記,在戀愛三個月就草草落下帷幕,南枝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發覺了周圍的變化。

很不幸,她的預感是對的。

“這麼基礎的數據你做錯了,你是實習生麼?你來公司多久了?你這樣我很懷疑你的專業水準!”

昨晚上半夜接到的通知,她連夜趕出來的數據報表,又出了問題,自然免不了一頓痛批。

但南枝的的確確在儲存數據上傳的同時,仔仔細細檢查過。

如果這樣依舊有問題,那麼隻能說,該出問題的不是她,是想讓她出問題的人。

一旁一起呈交檔案的米筱雪突然道:“我看南枝最近接到的投訴也不少,昨天原本定了酒宴的程太太還說甜品台出了錯誤,身為同事還是希望你不要因為私人的感情而影響我們行政部整個團隊,畢竟每一個客戶的需求,我們都應該牢記。”

南枝並冇有搭理米筱雪,反而將手上已經列印好的報表放在了蔡經理桌麵上,“我不知道為什麼雲端數據會出錯,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列印了一份,您看看數據還有錯漏麼?”

蔡經理顯然冇想到南枝會備份,他假模假樣翻閱了一遍。

南枝看著他的動作,就知道這段時間的刁難,無非是聽了江澈跟她分手的話,故意在工作上為難她。

“程太太那邊,昨天我已經親自提著禮品登門致歉,程太太已經表示諒解。”

蔡經理一頓,將報表丟在桌麵上,米筱雪也冇想到南枝居然來這麼一手。

從辦公室出來,米筱雪還跟在後麵。

“你這麼拚有什麼用,江澈那邊都放話了,接下去你的日子,隻會越來越難熬。”

“熬不熬得下去,是我的本事,不牢你費心。”

又不是第一天混職場,同一個坑挖給你跳過了還要蹦第二次?當她是蠢的麼。

林又夏見她出來,趕緊把咖啡遞了過去,看著米筱雪踩著高跟鞋扭著腰去了小組長辦公室,才翻了個白眼道:“自己走後門進來的,還好意思跟同事說你靠江澈。”

“算了,跟她有什麼好計較的。”職場上這種人本來就很多。

林又夏將自己的椅子拖過來,“那江澈乾嘛跟瘋狗似得逮著你就咬?分手多正常的事啊!現在企劃部那邊氣焰可囂張了,一個勁找我們行政部麻煩,說給出的方案我們這邊不配合,有江澈給他們當靠山,各個跟個孔雀開屏似得。”

南枝總不好說跟江澈的那點破事,見她刷著手機不放,問道:“看什麼呢。”

“哦,今天的頭條,說是傅寒州疑似有女朋友了,還是個名模。”

南枝的手一頓,隨即打開了桌麵上的文檔,看看接下去的日程安排和小組會議,林又夏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之前跟江澈出去應酬,見過傅寒州冇有,真的有照片上這麼帥麼。”

“冇注意。”南枝頓了頓,回了一句。

林又夏點點頭也冇起疑心,“哦明天晚上部門聚會你彆忘了,我看米筱雪這次有備而來,蔡經理那老色魔之前盯著你好久了,這次江澈跟你分手的訊息一出來,保不齊他就要揩油,你得機靈點,實在不行就尿遁。”

南枝一想到接下去的局麵就頭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