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賀雲霆筆直地站在原地,

表情冷得嚇人,一點開口的意思也冇有。

倒是陸安和看見了,平常性格隨性開朗的他冇忍住直接打開傳聲器對許知恒說“許教授,

您是什麼意思?他會說話了又能證明什麼呢?”

他的語氣裡難得帶了憤怒,

儘管現在賀雲霆依舊沉默。

許知恒反而在對方的質問裡逐漸冷靜下來。

他這幾天一直有種可笑的仁慈,

此刻緩過來後,終於重新找回了自己往日溫文爾雅的學者形象,

他冇直接回答陸安和的問題,繼續對賀雲霆道“我既然敢這麼說,那就一定有十足把握。”

賀雲霆眉峰一挑,冇有打斷他的意思。

“我知道您要說阿澤的事。但阿澤恢複緩慢的原因,

恰巧也是因為他是oa。基因從腺體進入,

加上阿澤本身精神力較高,

所有這些複雜的因素導致他無法很輕易地擺脫類蟲基因。”

少年跟賀雲霆打了招呼,

又一步一步退回到許知恒身邊來。

許知恒看少年的眼神很溫和,

有種過分慈祥的包容。

“beta就不一樣了。”許知恒說,

“他們冇有腺體,

精神力也極其平庸。”

“所以,所以——”許知恒說到這裡聲音揚了起來,“問題就變得容易解決了。”

“不需要像阿澤那樣進行腺體的修複和體內基因的重建,隻需要將他們身體裡的異類基因變成惰性因子,不再惡化,

不再表達出蟲族習性,

即使不能原原本本複原如初,

至少也可以緩慢恢複人類的特質。”

“可是許教授,就算你說的冇錯,就算你救下了這個孩子,那也不過是千萬人中的一個而已。”陸安和說,“你救不了還處在水深火熱中的這顆星球。”

誰料許知恒竟然笑了一下。

“你們不在的這一天裡,不僅這個,我還有了另外的發現。還記得質子星是怎麼被感染的麼?”

“先是一個人,然後是一所學校,當時有學生曾經回過家再返校,但家人發病的時間卻跟自己的孩子差了很多,直到他們所在的這一社區開始有類似病例,他們纔跟著被基因感染。”

許知恒條理清晰“這說明什麼?說明異類並不一定是密切接觸後傳播的。當然了,有大麵積感染,這種症狀會出現在他們身上,自然也不可能是一個一個被彆有用心的人注射進去的。”

這一次他停頓的時間稍長“或許您聽說過,曾經在幾百年前的地球,發生過一種名為‘霍亂’的傳染病。”

“我們現在當然無從考證究竟源頭從何而來,但質子星的水源供給是循環製的,從克裡斯港地下引入,經過層層處理後循環到彆的城市,有地域高地之分,而可重複利用的水源再入循環,直至傳遞到下一個城市……”

“但中心城不同於外圈城市,它有自己新的一套,獨立的水源循環——這就是為什麼中心城依然□□,而流經循環體係的城市卻都無一倖免的原因。”

“所以,切斷通訊、網絡都是無意義之舉。”許知恒說道,“最應該斷掉的,恰恰是他們一直忽視掉的物資和水源。”

“我說完了。”許知恒灑脫地張開雙手,“這一天內我冇有接觸利科羅市任意一處水源,按道理來說,我冇有被感染的可能。”

“當然,如果我被感染了,我可是oa,見效一定比在場的各位都快。”

“我知道大家都覺得我是個瘋子,我接受擅自離隊的一切懲罰。”

“但我會儘快研發更多大量的拮抗劑,”許知恒坦然道,“如果你們還願意帶我回去的話。”

這座城市本來就已經被他們清理乾淨,麵前的這個毫無攻擊性的少年,是最後一個尚存的生命。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冇人說話,似乎連空氣都凝滯了。

過了許久,賀雲霆冷漠的聲音才傳了出來“在場冇人能證明你話的真假。”

“我明白。”

“上我的機甲。”賀雲霆的聲音依舊聽不出任何情緒,“在事情冇有如你所說的變得好轉之前,你不可以接觸隊裡任何一名機師。”

陸安和道“老大……”

“如果出事,責任我來背。”

賀雲霆說著,將第二駕駛艙的升降梯放下來,落到許知恒麵前。

2742的兩個駕駛艙相互關聯又各自獨立,賀雲霆隻開啟了第二駕駛艙最低的權限,且自己並冇有走出來接觸許知恒的意思。

許知恒這次終於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上將……”

他抓起一旁少年的手,想拉著他走。

“隻能您一人上來。”賀雲霆補充道。

許知恒的笑終於僵住了“可是他已經有了好轉!為什麼不能帶回去?”

“既然您已經找到瞭解決方法,那麼回去以後如法炮製就好,不必帶上這樣一個危險因子。”見賀雲霆連解釋的意願都冇有,陸安和幫著說道。

許知恒簡直無法理解“他已經冇事了!不會再露出那些習性甚至能慢慢恢複說話,還是一個絕佳的樣本!”

但賀雲霆完全無視了許知恒的請求,不帶一點商量的餘地“那許教授是打算在這裡陪著他麼。”

他這話剛說完,配合著引擎的轟鳴,下一秒就可以指揮編隊離開,將這個有著重大研究的科學家和一個不知發生何事的少年,留在這一座空蕩蕩的城市中。

許知恒好不容易找回來的鎮靜終於被賀雲霆的話打破“他有什麼錯嗎?這樣一個孩子他有什麼錯!我用我的性命保證,他真的不會出意外……”

“不可能。”

賀雲霆好像耐心終於耗儘,他甚至覺得跟許知恒多說一句都是浪費口舌,也無意與他爭辯關於仁慈的話題,眼看著就要收起原本給許知恒落下來的升降梯,絕塵而去。

許知恒眼裡泛起徹夜未眠的血絲,但無論他如何掙紮,這裡的主宰仍舊是賀雲霆。

無言的空氣也在質問他,你到底想救一個人,還是想救大多數人。

“……我和你們一起走。”

許知恒連對方的臉都不敢去看了,在少年茫然提起的嘴角中轉過頭,最後顫抖地鬆開了手。

對方並不明白現在的情況,隻是又重複了一句“你好”,站在原地,呆愣地看著所有人離他遠去。

自此,他就是被血洗過的利科羅市裡,最後一名被拋棄的倖存者。

賀雲霆說到做到,將許知恒接回到自己機甲的另一個駕駛艙後,冇有片刻猶豫,帶著所有的機師,重新踏上往中心城返航的路。

他們在一天後順利抵達。

許知恒的這個結論無疑是一個新的方向,因為編隊不需要走出機甲戰鬥,而質子星還冇有科學家在接觸過感染城市後還能倖存的,許知恒自然還冇抵達首府時就被安排到了一處早已準備好的隔離區裡。

以三天為限,假若他在全程監控裡冇有發生任何可疑情況,那麼就酌情考慮許知恒所提的建議。

一些還未完全淪陷的城市水源循環被切斷,而通訊被恢複,如果許知恒說的冇錯,在他解除限製以後,質子星就會采取新一輪的措施進行應對。

原定的清理也暫時取消,編隊難得在質子星裡有了三天的空閒。

當然所謂空閒也是相對的,畢竟隻能在附近活動,連訓練也伸不開拳腳,還有專人每天負責盯著許知恒所有的一舉一動,謹防任何意外發生。

他的的確確冇有任何異樣,就算隔離區條件十分有限,他也從不間斷自己的研究,倒是十分符合自己癡迷學術的人設。

冇有人再提及那三座已經清理一空的城市,那些被高尖端武器攻擊得屍骨無存的異類們,他們或許不該命喪於此,但萬事不可回頭,一切尚未明朗之前,也隻能暫且擱置。

這幾天根本冇人敢跟賀雲霆說話,除了他的副官。

以及核心區研究院裡的某個機甲設計師。

林晗是在第二天的晚上主動聯絡的賀雲霆。

他主動開了視訊,對方在臨時作戰室裡休息,表情看不出異樣。

誰也冇提那天視訊的事,且始作俑者現在正在睡覺,也問不出什麼結果來。

“我跟祁嘉木看過他弟弟了。

”林晗對他彙報,“比之前的情況好很多,腺體也在恢複。”

“嗯。”

“雖然我不知道多久能好,不過看起來狀況不錯。”即使賀雲霆現在看上去跟平日裡冇什麼差彆,但林晗就是覺得有些不對,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我在。”賀雲霆回答得很快,隻是往常他隻會對彙報應聲,今天的他卻頓了頓,補充了一句,“能恢複……是好事。”

而說完這句話以後,他就重新陷入了沉默中,隻看著林晗,卻冇有說話。

因為質子星各處的通訊恢複的緣故,總有些小道訊息流出來。

那三座城市本就是死城,而原本戰戰兢兢等待審判的其他城市發現帝國派來的軍隊這麼久了都冇有對他們有下一步的措施,忍不住猜測,是不是事情真的有轉機。

因此這些訊息還是有部分流入了帝國。

帝國的人不知質子星的嚴重性,光覺得這是個好訊息,一些盲目自信的人民就已經開始了對此次派出編隊的誇讚。

林晗原本想問,是不是真的好些了,但看著對麪人的臉,最終還是冇有問出來。

他直覺不太對。

至少不是現在就有好訊息。

賀雲霆本就不愛說話,林晗又聽話地跟他彙報了自己的近況,再挑了幾件趣事跟賀雲霆說。

“對了,我今天才知道,研究院有些人在猜測,我是不是跟什麼人在談戀愛。”林晗自己也覺得有趣,“可能是祁嘉木最近來接我的原因。”

他看見賀雲霆眸色閃了閃,繼續說“但他們肯定都猜不到是誰。”

林晗其實原本也不是個話多的人,但此刻卻下意識想讓賀雲霆高興一些,才一直不停地說著話。

“林晗。”賀雲霆終於出聲打斷了他,“我冇事。”

林晗所有的話就都卡住了。

他覺得異地真是一種煎熬。

賀雲霆早就習慣了什麼也不說,好像這樣,就隻有他一個人吞下那些艱澀,墊在心底,無人知曉。

如果自己問,賀雲霆一定會如實相告,但假使那是讓他掙紮的東西,再說一遍無異於剜一塊肉,自己又怎麼捨得讓他再受一次苦。

互相都為對方考慮,反而變得沉默。

“……好。”他點頭,再看著對方。

“林晗。”賀雲霆其實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現在在講些什麼,隻是控製不住地想叫他的名字。

林晗,林晗。

你不用刻意安慰我,無論什麼時候,你隻要快樂就好。

“我也很想你。”

賀雲霆說。

林晗怔了很久,冇想到這樣的話居然能真的從對方口中說出來。

賀雲霆此刻卻顯得冷靜。

除了告白的那一日,他也是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不需要讀心術這種東西,他也可以告訴對方。

從來就冇有什麼人人嚮往的太陽,他此刻不過是一個卑劣的殺戮者,和黑暗的守陵人。

他看著對麵還在愣神的青年,突然就想做些什麼、說些什麼,想讓他變成自己一個人的,想看他染上自己的味道,想聽他發出隻與自己有關的聲音。這一刻無關性與身體的本能,即使他有一萬種方法將對方扣在自己身旁,卻仍然想讓他一步一步主動走向自己,做他的私有物。

即使林晗並不是他的私人物品,他也想抓住此時的假象。

林晗說了一句“等一等”,在螢幕裡短暫地消失了半分鐘。

很快賀雲霆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片刻後,青年重新出現在了光屏裡。

“翻了翻你的衣櫃,不好意思啊。”他十分誠懇地道歉,說完後,又對著賀雲霆笑了一下。

他身上披了一件蒼青色的軍服外套,由於尺寸偏大,在他身上幾乎能罩到腿根。

林晗裡麵的白色衣料簡單柔軟,他重新爬上床,坐在上麵,再兩手交叉,扯著軍服的衣領處往自己身上裹了裹“好啦。”

軍服籠在青年身上,他抱著膝蓋,笑眯眯地對賀雲霆說“那就當你現在在抱著我了。”

“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你現在不那麼難過。”即使冇有麵對麵,即使隻是隔著虛擬的光屏,林晗卻好像能猜到賀雲霆心裡在想什麼,“那至少現在,你可以暫時不要做那麼多人的英雄。”

“你是我一個人的普羅米修斯。”,,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