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律師!好好吃呀!”傻丫頭在樓下樂嗬嗬地吃著東西,渾然忘記了今天受的委屈。

宋雲深走出門口,居高臨下看著她,手微微撐在欄杆上,無奈歎了口氣。

突然想起了之前在警局,遇到肖墨雨的畫麵。

“你的太太是個什麼樣的人。”

“很可愛,雖然出了社會,但依舊保持著赤子之心,常人看起來會覺得她有點傻,但她以一顆真誠的心看待世界,對朋友豁達真誠,對愛人傾心付出。”

“也許一顆糖就能被騙走,但受了委屈也會倔強地紅著眼睛不肯落淚。”

“是個會讓人心裡發酸,讓人忍不住嗬護照顧的女人。”

肖墨雨的神色有片刻怔鬆,“我冇想到你最後選擇的會是這樣一個人。”

宋雲深看著街邊的夜幕,聽著肖墨雨失落道:“以前在M國,我問過你這個問題,那時候的宋雲深滿心功利,一心隻想往上爬,我以為你需要的是長在你身邊,足以與你比肩的存在。”

他明白肖墨雨的意思。

林又夏的條件各方麵都平平無奇,可那又怎麼樣,他是選太太,不是選員工。

跟她在一起的狀態纔是最重要的。

“無論我是什麼樣的宋雲深,最後我想安定下來的時候,正好遇見她,這就是最好的安排。”

人生本就有很多遺憾和不足,等遇到了那個人,自然會明白該選擇什麼。

假設和如果,都不可能是既定事實,把握當下纔是正確選擇。

宋雲深將肖墨雨拋之腦後,緩緩走下樓梯,“晚飯吃了麼?想吃點什麼。”

林又夏搖頭,“下午吃了兩個小蛋糕,不是很餓,我先去洗個澡。”

宋雲深手一頓,看著她,“能洗?”

“啊?”她嘴裡還叼著一根雞腿。

宋雲深示意她的手背,“不能碰水,容易發炎,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林又夏懵懵地跟著他,等進了浴室,男人轉過頭林又夏才反應過來,他的潛台詞是,他要給自己洗澡!?

婚房自然是最高配置的設備,恒溫浴缸自帶按摩。

如果這裡冇有一個男人的話,林又夏一定會快樂地開始哼歌,然而現在這個男人捲起襯衫,露出精壯的小臂。

正在幫她試水溫,還貼心地放了一顆自己逛街時候買的沐浴球。

“不脫衣服麼?”宋雲深問道。

林又夏臉上的溫度迅速攀升。

她的小Jiojio在拖鞋裡扣了扣,宋雲深已經走到她麵前,“要我幫你麼。”

林又夏張了張嘴,頭差點埋進胸裡,如果她有的話。

“我……”

“我們是夫妻。”

宋雲深攬著她的腰,“我幫你?嗯?”

說話間,他的手已經落在了她包臀裙的拉鍊衫,白襯衣的釦子被他一顆顆打開,林又夏突然捂著胸口,“你等等!”

宋雲深:?

“太緊張?還是……不願意?”

男人略帶著試探的語氣。

林又夏小聲道:“你讓我去換個……”

“換個什麼?”

“換個性感點的內衣再過來。”

“……”

男人忍俊不禁,忍不住將她抱進懷裡,“寶貝,再性感,都是要脫的。”

“不穿最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