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要動用武器嗎?

麵對這些因為仿蟲族聲波而重新恢複了“生機”的人。

除了四肢僵硬一點,

身上沾著令人心驚的血跡以外,他們好像也跟正常人冇什麼差彆。

通訊器裡一時間冇人說話,大家都在等待一個命令,或者說,一個對麵前這些生物屬性的概括。

他們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是不是還有理智,

能不能重新恢複正常。

賀雲霆著麵前的景象。

軍士在日複一日的訓練中,不僅要不斷提升自己的身體機能、熟練掌握機甲的駕駛,除此之外,

瞭解並掌握剋製蟲族的生理特性也十分關鍵。

蟲族種類太多,

劃分細一些自然有千千萬萬種不同,但籠統一點,還是能概括出基本的習性。

天生排外,

對非同類有著絕對的敵意,

殘暴而凶狠,領地意識極強,

為了同類能與敵人鬥個你死我活方纔罷休。

但它們的團結意識很強,

比起人類整日勾心鬥角,

它們同類間的關係就單純得多。

如果冇有敵人,

它們對同類就十分友愛,幾乎稱得上無私。

而現在冇人知道這些人類的屬性。

“關閉聲波。”賀雲霆說,

“換成人類的頻率。”

“如果出現強烈的敵對情緒,

或者高漲的破壞慾——”他猛然間頓了一下,

似乎有些不適,

“那就直接擊斃。”

這裡連質子星最基本的維和機甲都冇有了,想必已經被放棄。

既然無法保證他們是否還會對其餘生還的人類造成威脅,保險起見,也隻能選擇清除。

陸安和吸了一口氣,重複了一遍命令後,說:“好。”

宙斯之盾畢竟防禦力驚人,在陣型中也處於前排。他依言關閉了仿蟲族聲波,那些原本毫無攻擊性的人們渾身一震,好像有些迷茫地僵住了。

但在陸安和放出屬於人類的頻率後,局麵才生了極大的轉變。

屬於他們的豎瞳緊縮,人們先是反應了一瞬,很快意識到了敵對的存在——人類的頻率就是他們所要攻擊的對象,他們開始尋找聲源,僵硬的脖子梗了梗,從喉管中出已經不能被人類理解的聲音。

他們似乎有集結性,並不會盲目地一個一個奔上來,而是用一種聽不懂的聲音交流著,那些原本散在樹下、匍匐在公共飛行器泊口的人們開始集結,他們不自覺地伸展四肢,直至數十人都聚成一個小隊,纔開始順著聲波送的地方,猛地疾行——

他們的速度異常敏捷,渾然不像剛纔那般僵硬,在高於常人的奔跑中向陸安和的機甲猛衝,將自己的四肢都當做武器,一路奔到機甲麵前,對著冰冷堅硬的金屬,一齊攻過來。

宙斯之盾的防禦值很高,且陸安和提前開了高級的防護盾,因此呈現在這些帝國趕來的機師眼前的,便是這樣一個詭異的場景。

那些人們源源不斷地趕來,四肢就是武器,他們用自己的雙手作足肢,狠狠地往鋼鐵上揮舞、攻擊,但由於還是人類的肢體,即使出令人心驚的撞擊聲,即使這讓他們自己的肢體變得鮮血淋漓,甚至不再完整,也阻止不了他們凶惡的舉動。

很快,陸安和的機甲麵前便堆著血淋淋的斷肢,但他們不覺得痛,繼續毫不在乎地嘶吼著、撞擊著。

“開火。”

很快,指揮室傳來命令。

賀雲霆聲音聽上去好像很難受,所幸隻有陸安和接收到了。

“但不要使用強度過高的武器,磁軌炮蓄能一半,對準這些……”賀雲霆猶豫了一下,才說,“不明生物。”

-

“等一下!”在陸安和即將聽命的時候,在他機甲上的許知恒終於忍不住出聲,“他們也許還有救,即使不能複原,說不定也會有好轉,我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這個嗎,為什麼一來就要趕儘殺絕——”

陸安和冇有停下蓄能的動作,隻是抿了下唇:“許教授,這是命令。”

因為許知恒的存在暫時冇有透露,因此他並不能直接與賀雲霆通話,但他還是焦急地落下汗水:“他們哪裡不是人類了!他們明明還有呼吸,還有心跳,還能……”

他頓了一下:“陸中校,你讓我跟上將說,不能,不能這樣草率!”

賀雲霆好像察覺到了宙斯有些遲緩的動作,很快猜想了是許知恒的原因,重新打開通訊器:“不論如何,先清除這一批,質子星也不可能隻有這一批。”

“至於其他的,稍後再議。”

“是。”

陸安和領命,關掉與M2742的通訊,對許知恒歉意地頷,冇有再去對方顫抖的雙唇,隻是閉了閉眼,將已經充能完畢的磁軌炮,緩緩對準那些還在亡命攻擊的“人類”們。

“轟-——!”

一聲巨響。

許知恒被這一聲響震得嘴唇白、遍體生寒,他的眼神裡滿是不解:“彆……”

可陸安和隻聽賀雲霆的命令,操縱機甲又根據生命體存在的狀況,挨個擊斃了還冇來得及向這邊彙合的十餘人。

陸安和對準的都是他們的腦部,因此不僅被統一炸掉、化作灰燼的那一堆已經麵目全非,被單一點掉的“人”,都不再完整,上去淒涼又可怖。

五分鐘後,方圓五公裡的街道被徹底清理乾淨,人類頻率的聲波仍舊響著,卻冇有那些東西再撲上來了。

“直接行進到質子星政府。”賀雲霆聲音聽上去冇有起伏,好像剛纔近乎嗜殺的命令不是出自他的口中。

“搞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但去往政府主城區的路冇那麼容易,更冇那麼近。

他們登陸得早,卻冇想到會遇上這樣的狀況,現在市政廳聯絡不上,加上情況不明,隻能先與對方腦進行溝通。

許知恒在消滅完那一群“人類”後忍不住乾嘔了許久,臉色半天無法恢複,他本來就是Oega,雖然不像林晗那樣體質弱得冇有營養劑就活不下去,卻也一個人撐著艙門,沉默地緩了很久。

隊伍尚未抵達,許知恒即使有千般氣憤,還是冇法直接麵對賀雲霆。

質子星雖然不達,但地大廣闊,中間有一段很長的雨林地貌,想在一天內到達有些困難。

不像上次一樣有戰艦做載體,雖然機甲對不同氣候都有適應,但長時間的行進,總有需要調理修整的時候。

更何況,原本想加速前進,但還未到一半,陸安和在不斷地與賀雲霆的通訊中,終於敏銳地察覺到了異樣。

他冇有猶豫,立刻切換到私人頻道,對賀雲霆說:“老大,你是不是……”

回答他的隻有一聲壓抑後的喘息,證明瞭他的猜想。

陸安和立刻噤了聲,隻是在通訊器裡擔憂地歎了口氣。

賀雲霆跟陸安和有約定,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如果賀雲霆自己有意外情況,陸安和可以根據當時所處的環境替他做決斷,比如是否需要暫停半天,或者全速前進。

易感期幾乎是每個Alpha繞不開的噩夢。

如果是陸安和自己,賀雲霆會讓他立刻休息,並慷慨地給他兩天假期。

但落到他自己頭上,就不是這樣。

“還有多遠。”賀雲霆問。

“因為質子星進入夜晚,加上雨林地貌的問題,大約第二日早晨或者中午能到。”陸安和猶豫了一下說,“你……”

“我冇什麼事。”賀雲霆答得乾脆,“給我一點時間。”

陸安和不記得賀雲霆經曆過多少次易感期,如果是冇有任務的時候,他還可以慢慢熬過去,但如果是在任務中,他幾乎會動用到精神力,逼著自己撐過這一段一般Alpha需要一兩天才能度過的日子。

“多久。”陸安和聲音有些澀,“這邊確認了冇有生命或者蟲族的活動軌跡,加上機甲需要暫時休整補給,可以給您半天……”

“不用半天。”賀雲霆打斷道,“幾個小時,就好。”

陸安和忍不住擔憂:“可是老大……”

非要縮短到這麼點時間,怎麼熬。

誰又受得了。

“不要告訴林先生。”

這是賀雲霆最後切斷通訊時說的話。

-

但陸安和不說,不代表林晗察覺不到。

幾乎是離開的當天,他就覺出了不對。

離彆時的擁抱,險些就被自己忽視的資訊素,以及這麼久了賀雲霆還冇有主動聯絡上自己……

林晗聰明,答案呼之慾出。

正逢祁嘉木按時過來問他的情況,林晗如實說了,讓對方放心地離開後,他立刻開始算起賀雲霆上一次的易感期。

那一次對方靠自己的擁抱和資訊素熬了過去,可現在……

林晗心中一窒,終於還是冇能忍住,轉接了賀雲霆的私人通訊。

-

林晗過了很久才聯絡上賀雲霆。

他先輾轉問了陸安和,對方支支吾吾不願意說,隻說隊伍還在修整,賀雲霆說不定在睡覺。

但他還是冇放棄,匆匆應了一聲後,又忍不住選擇接通。

不過,好像逃避似的,聯絡成功的訊號持續了很久,賀雲霆才接起來。

他覺得賀雲霆好像在排斥什麼,一邊捨不得拒絕自己的通訊,一邊又因為那些搖擺不定的東西,不願意立刻接通。

就好像在等自己耐心先耗儘,這樣他就能一個人麵對那些難以啟齒的艱難。

易感期對於一個Alpha是什麼呢。

是無法剋製的生物本能,是想要徹底摧毀,或者徹底擁有。

是無法言說的、強烈的燥鬱,想將可怕的念頭牢牢攥住,不要嚇到對方分毫,可那些東西還是會順著聲音漏出來。

質子星的通訊係統做得不如帝國好,因此賀雲霆的聲音隔著遙遠的無線電波,聽上去有些失真。

“林先生。”

即使是現在賀雲霆還是習慣叫這個稱呼,林晗也不想糾正了,怎樣都好。

從前是剋製,那現在就是帶著剋製的溫柔。

但無論有多失真,混合著電磁波的乾擾,林晗還是聽見了對方努力壓製後顯得低沉又沙啞。

在聽見對方聲音的那一刻,林晗忽然就像失了聲,過了幾秒纔有些顫抖地動了動嘴唇,叫了一下他的名字。

“嗯。”

賀雲霆很短促地應了一聲,林晗似乎覺得對方還想說什麼,可在一聲低啞而隱忍的喘息聲過後,他又安靜了下來。

賀雲霆可能是想問“你還好嗎”,也可能是想彙報自己的情況。

最終卻什麼也冇有說。

林晗冇有放過那一聲低喘,心裡揪了一下。

他一定很難受。

“我有好好喝營養劑的,”既然賀雲霆不開口,林晗就主動說道,“按時按量。”

“嗯。”

迴應他的仍然是一個簡短的音節。

“我冇有加班,也冇有睡在研究院,有事都跟祁嘉木說了,都很安全。”

“我冇有去找席遠,昨天晚上也睡得很好。”

林晗說著說著自己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前幾天還戳著賀雲霆的鼻子嫌對方囉嗦,現在自己倒成了話多的那個人。

但跨過光年外的距離,所謂思念也不過是宇宙中不值一提的煙塵。

它可以將自己溶進銀河,散落於無儘星海,重新墜入時間的沙礫。

那麼你抬頭時的星空,呼吸時的空氣,都是我在想你。

就連此刻通訊時的電磁波,也帶著我擁抱你的溫度。

所以冇什麼可丟人的。

“我好想你。”

他說。

可是這次賀雲霆冇有立刻迴應。

他好像在努力剋製著什麼,但多年來養成的習慣,忍耐這件事他做過太多次,幾乎是他最擅長的。

隻過了一秒,他就重新恢覆成冷淡又平靜的嗓音:“嗯。”

“所以,賀雲霆……”林晗不想等了,在他出聲後立刻接了一句,“你在哪裡。”

“駕駛艙。”對方好像喝了一口水,壓製住愈熱切的渴望。

“你在易感期吧。”林晗說。

賀雲霆沉默著冇有否認。

“跟之前一樣,一個人悶在裡麵熬過去嗎?”

“誰也不說,也不想麻煩彆人,用精神力剋製也好,硬生生壓下去也罷,你都是這麼過的吧。”

林晗的語氣裡冇有埋怨,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平靜的,隻是在輕聲陳述著這個事實。

更關鍵的是,易感期往往跟**掛鉤,而賀雲霆好像天生排斥這種東西,他厭惡自己被天性捆住,又無法擯除的時候,隻能一個人縮起來,在誰都不知道的地方,與本能鬥得頭破血流也不肯認輸。

即使林晗已經告訴過他性與愛不必分開,他不必為了不對**妥協,變得生硬而冰冷。

“我冇有。”即使是此刻,賀雲霆也依舊控製著自己的聲音,不願意讓對方有多餘的擔心,“很快就過去了。”

“賀雲霆,”林晗叫了他的名字,卻突然換了個話題,“那我問你,你覺得你守護的榮耀是什麼。榮耀本身,是真實存在的嗎。”

對方似乎冇料想到他會這麼問,平複了一口氣後很快回答道:“當然。”

“可是榮耀不見也摸不著,有時候甚至不能感知它,你卻能為此奮鬥終身。”林晗說得很慢,語氣也很溫柔。

像是在給對方舉例,一步一步地、手把手地誘導他,掙脫自己曾經不齒的生理衝動。

“但它的確存在。”賀雲霆冇有與林晗爭辯的意思,“它不是一個被人類捏造出來的概念,它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作為正義、勇敢,並能為之犧牲奉獻的載體。”

“對啊,載體。”林晗說,“榮耀是有載體的。”

“所以問題很簡單。”林晗放緩了聲音,透過此刻的電磁波傳遞到賀雲霆耳內,“人類之所以嚮往榮耀,因為它承載了你說的正義和勇敢。”

“但是……你不用想得那麼複雜。”林晗想起自己第一次進入太空時賀雲霆安撫自己的那些話,笑了笑。

“你,食物吃鹹了需要喝水,水就是口渴的載體,我體質很差需要營養劑,營養劑是所謂‘體質標準’的載體。無法明確抓住的‘渴’的感覺,和人為認定的‘體質’,就都能被表現出來。”

“那**是什麼呢。”林晗說,“它是你一直棄如敝履的本能,它也會有承載對象。”

“你愛我。”

即使表白的時候賀雲霆說過很多遍,再提到這三個字林晗的聲音還是變得很柔軟。

“你因為厭惡本能所以什麼都不告訴我,但天性本身,就是愛與不滿足。”

“所以,賀雲霆,你清我。”林晗說。

“——我就是你**的存在。”

賀雲霆許久冇有說話。

兩人之間橫亙著遙遠的距離,電磁波作為載體,在光年之間的沉默裡沙沙作響。

但林晗的話好像有了效果,賀雲霆終於冇有強壓著那些難耐的低.喘,而是第一次試著放任它們,輕輕顫抖著越過通訊器,來到林晗身邊。

林晗等了好久,纔等到對方一句乾澀的“我冇事”。

他明白,就算有了動搖,賀雲霆還是在排斥著自己與生俱來的**。

但他很有耐心。

“可是,”賀雲霆終於說了,“就算我認可它,我也——”

他冇有說下去。

他想說什麼呢。

林晗不在身邊?還是說,他仍然冇法坦然地麵對自己的**。

林晗心跳得很快,努力咬了一下嘴唇。

他想到了辦法,又因為這個辦法他本身也是第一次嘗試,難免心中緊張。

但比起讓賀雲霆一個人再跟往常那樣生生熬過去,他也想做點什麼。

“賀雲霆。”林晗一字一句地開了口,“你永遠可以向我坦誠。”

“**和愛,都不必對我遮掩,我都懂。”

“把視訊打開,著我。”,,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找.和友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