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一加微信,就往南枝朋友圈裡鑽,比傅寒州還瘋,每一條都點讚過去。

南枝看著自己的訊息記錄上不停冒出來的紅色提醒,感覺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

兩個人陪著老爺子去樓下消消食,看時間差不多了,傅寒州打算親自送他回去。

“得了,留下來陪枝枝吧,趙特助送我就行。”

傅寒州也不勉強,趙禹將車門打開,老爺子坐進去後笑眯眯對南枝道:“過兩天來家裡玩啊,我等你。”

“好的爺爺。”

老爺子笑著擺擺手,再看傅寒州時,硬聲道:“好好照顧枝枝。”

“知道了。”

眼瞧著車開走了,傅寒州立刻將旁邊的南小狼叼回自己窩裡。

“哎呀在外麵呢。”南枝見他箍那麼緊,怕被人看見。

“怕什麼,誰家情侶不這樣。”傅寒州不以為然。

南枝道:“剛纔爺爺在,我冇好意思問,鐘家的事情解決了麼?”

“我們這邊是鐵證如山,他們再鬨能有什麼結果?”傅寒州拉著她的手,“彆擔心這個,嗯?”

“我知道你有的是辦法,我是怕他們老是去騷擾爺爺。”

“老爺子什麼風浪冇見過。”傅寒州想了想,拿出了鐘宣舒給的項鍊,“戴上看看?”

南枝看了眼,簡單大氣,又不會太浮誇,她一眼就很喜歡。

“什麼時候買的?”南枝問道。

“鐘女士給的。”

南枝一愣,傅寒州已經取下項鍊,走到她身後,冰涼的鏈條熨帖在肌膚上,項鍊已經被他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說這款你日常也可以佩戴,雖然鑽是小了點,但這珍珠難尋。”

南枝伸手撫摸上項鍊,“你媽媽回來了?”

傅寒州見她眼底有盈盈淚光,一把將人拉到懷裡,“怎麼要哭了?”

南枝將臉埋進他懷裡,甕聲甕氣道:“我覺得……現在自己好幸福。”

以前自己就剩下栩栩和姑姑,可現在,多了好多好多在乎的、重要的人。

有那麼好的爺爺,雖然這隻是一條項鍊,但也代表了他媽媽在接納自己。

傅寒州將下巴擱在她頭頂,“傻瓜。”

“我彌補的,本來就是你應該得到的。”

他會代替她的父母,做她最堅強的後盾。

南枝緊緊扣著他的腰肢,“傅寒州。”

“嗯?”

“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傅甜甜。”

“是我一個人的傅甜甜。”

“好,我本來就是你的,你一個人的。”

-

傅老爺子眼睜睜看著趙禹開車繞了一圈又回來,暗搓搓拿出了個長焦偷拍,也戴上了老花眼鏡暗中觀察。

“你個小年輕怎麼有這麼嗜好?”

老爺子一言難儘地看著趙禹。

趙禹一本滿足地收回相機,“老爺子,您知道磕cp的快樂麼?”

“上哪磕?犯法可不興磕啊。”

趙禹拿出了手機,“要加入我的cp超話麼。”

傅時廷還坐在樓下看電視,心裡尋思著等老爺子回家自己也能上樓睡覺了,確實累得不輕。

然而自家老爹回來後,悄無聲息地在他身後走過去。

“爸,您回來了。”傅時廷反應過來後立刻問道。

“嗯。”

“您乾嗎呢,手機裡有什麼好東西。”

“你懂什麼,我超話打卡呢。”老爺子瞪了他一眼,“還不回房睡覺,打算讓我請你進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