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寒州洗了把臉出來,南枝一邊吃,一邊打量他,“動作挺快的嘛。”

傅寒州吃著她做的愛心早餐,“應該的。”

他現在的求生欲是穩步上升。

比起把她氣跑再追回來,表個態那是基本操作,不然他請公關部的那群人乾蛋吃?

吃完了早飯,傅寒州今天得去拜訪一位叔伯,司機會來接他,南枝直接去了公司,最近她在關注一些業內人士比較火熱的課程,不過要占據週末的假期時間。

到時候傅寒州肯定又有微詞,不過南枝不打算讓步,該學的還是得學,自己平時不已經多陪他了麼。

吃了午飯,林又夏推門進來,“枝枝,我想請半天假。”

南枝以為是林母的事,“去吧,替我給阿姨問個好。”

林又夏有點心虛的點點頭,這纔回到工位,拿起包要走。

蘇靜怡剛好回來,“嗯?你要早退呀。”

“我請假啦,手頭上的工作上午就做完了。”

蘇靜怡嘟囔,“走吧走吧,你自己找了個好的男朋友,也要替南主管想想的嘛,身邊有好的資源,不要便宜了外人呀。”

林又夏還能不知道她想說什麼,啥介紹給南枝,分明是想說把律師事務所的人介紹給她。

林又夏可不想趟這趟渾水,趕緊溜了溜了。

宋雲深的車就停在萬盛樓下,林又夏特地去廁所換了條嶄新的連衣裙出來,還照了好幾遍的鏡子,確定自己冇什麼問題了纔出現。

宋雲深依靠在車頭,男人身形挺拔,站在這還挺引人注目的。

他一看到林又夏,就展顏一笑,“今天很漂亮。”

說好的領證的日子……那肯定也要稍微拾掇一下的嘛。

宋雲深拉開了車門,“請吧,宋太太。”

林又夏又鬨了個大紅臉,上車的時候差點包還打到了宋雲深。

好在今天還算順利。

“證件都帶了麼?”宋雲深知道她丟三落四的毛病,還是想再三確認。

畢竟這裡離婚姻登記處,可有一段路,時間已經預約好了,要是忘了這個那個的,可麻煩了。

林又夏被他這麼一提醒,真的在包裡翻起來了,戶口本,身份證,嗯,都帶了。

“我帶齊了。”

看她一本正經,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一副向領導彙報的樣子,宋雲深就想笑,“那就好。”

那就不用擔心你跑了。

林又夏手指在戶口本上打著轉,等會他們就要正式地領取合法證書。

以後,她就要嫁給眼前這個男人了。

國家認可的夫妻關係。

“想好拍照什麼姿勢了麼?”

宋雲深問道。

林又夏納悶,“不都是寸照麼,還能有彆的姿勢啊。”

“我是問婚紗照。”

“新房裡其他東西你都陸陸續續佈置了點,怎麼就冇想到去訂個婚紗照?是不喜歡?”

林又夏低下頭,捏著自己肚子上的小肉肉,“我覺得,婚紗照,還可以再等等。”

“有具體時間麼?我也好做個準備。”

“這麼嚴格啊,那我爭取早點瘦十斤吧。”

宋雲深忍俊不禁,真是……太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