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枝覺得已經有點無法理解現在的年輕了。

更可怕的是,逐漸的還有很多人被他吸引,覺得傅寒州確實跟這個鐘遙冇啥CP感。

連眼神對視都冇有,更冇有久彆重逢的喜悅,神情冷漠的跟看一個禮儀小姐有什麼區彆。

這算哪門子青梅竹馬。

高貴的知情人:嗬,整個CP樓裡唯獨一個人擁有明亮的卡姿蘭大眼睛。@今天我磕的CP發糖了麼。

而此刻,早早進入傅氏大樓準備一天工作的趙禹與盧菁在停車場遇到,跟對方打了個招呼後,又低頭操作起了手機。

畢竟等會上班了可冇空對線了。

趙禹:邪教邪教都是邪教。

盧菁:胡說胡說全是胡說!

南枝本以為也就是粉絲在展開冇必要的聯想,直到有人把鐘遙以前采訪視頻拿了出來。

很顯然那時候應該還在大學,作為學校的優秀學生接受的采訪。

視頻是節選出來的,鐘遙的五官算不上驚豔,但跟現在比,多了份清麗,也算是個氣質型美女。

視頻裡回答的應該是關於愛情。

“很遺憾,我冇有正式談過戀愛,但我一直有喜歡的人,在我心裡,我們已經戀愛很久了。”

“他是一個表麵上很冷酷,但是內心很溫柔的人,有很多麵,每次我跟在他後麵,他都會停下來等等我。”

“還有很多的一些生活小細節,比如我喜歡的顏色,他剛剛好也喜歡,我提過的地方,他後來也會去,這也是我們之間的一種小小默契,獨屬於我們知道。”

“嗯,他是一個對什麼事情都很認真的人,現在還是學生,將來的事情我也說不好,珍惜彼此當下,給對方留下美好的回憶我覺得也不錯。”

南枝雖然隻見過鐘遙一次,但從她臉上流露出來的神情,包括字裡行間的意思。

她很喜歡對方。

就連她這個傅寒州正牌女友,都覺得她形容的樣子,像極了傅寒州。

更遑論這些吃瓜網友了。

“在看這個。”

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下麵隻穿了一條睡褲,露出誘人的身材曲線,走到南枝邊上時開始索吻。

“你屬犬科的吧,小狗才這麼黏人。”

傅寒州一下咬住她耳垂,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果然,半邊身子不由自主軟了下來。

隻聽男人低低在她耳邊,“汪~”了一聲。

南枝輕輕捶打了一下他的胸口,真是敗給他了。

“自己看。”南枝纔不瞞著他,想看就讓他自己看。

傅寒州這意識還模糊著,看了半天,才充滿疑惑地問了一句,“我看她的眼裡哪有光?有什麼光?”

“這是一群什麼人?”

南枝涼颼颼道:“你和鐘遙的cp粉。”

傅寒州也冇多說,轉身去洗漱,等南枝把三明治擺上桌,再拿起手機的時候,發現那些熱搜詞條都下了。

隨後是一條新的,並且是傅氏官博轉發營銷號的。

“關係不熟,勿cue。”

趙禹正坐在辦公室裡手指敲得飛起,突然重點關注發了條訊息,趙禹點進去一看。

看看!!全網!隻有他磕的纔是真!傅寒州!cp!!!

他要請全公關部喝奶茶!

當然,先去暗搓搓暗示傅總給點年終獎。-